韩警官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新的角色

第五百六十五章 新的角色


                经过几个月调整、整顿、磨合,公安局的工作基本走上正轨。 考虑到以后不可能天天呆在局里,需要调整下局领导班子,对班子成员重新进行下分工。

以前调整局领导班子很麻烦,要获得县政法委支持,要经过县-委组织部。

现在不是以前,作为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在公安局的人事问题上,韩博有了足够话语权。

政委蒋正午负责政治思想工作,主持局里的日常工作。

柳贵军副局长不再分管刑侦和治安,让他分管装备财务科,负责审计和绩效考核。同时协助政委主持局里的日常工作,相当于负责后勤的副局长。

张向阳副局长分工不作调整,依然分管政保大队、内保大队、巡警大队和保安公司。

经县委同意,任命刑警大队长陈百川为副局长,分管刑侦。任命治安大队长向天宇为局党委成员。城东派出所是重点单位,所长王大海同向天宇一样提正科,进入局党委班子。

刑警大队张副大队长晋升大队长,法制科副科长贺小杰出任经侦大队长,王恒出任督察大队长。

在打黑和扫毒行动中表现突出的同志,等整治行动结束之后再评功评奖。

能者上,庸者下。

等他们交出一份实打实的成绩,再对基层所队来一次大换血!

刚搞过一次大行动,连姜文利都拿下了,公安局的工作不难说,政法委的工作比较头疼。

公检法司,像一张桌子的四条腿。

虽然现在是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但兼任公安局长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公安局长这条腿一下子粗了几倍,检察院怎么监督公安局,法院又怎么**办案?

上级让尽快进入状态,关键要进入什么样的状态,今后位置怎么才算摆正。

韩博苦思冥想一夜,第二天一早召开县委政法委书记办公会,研究对县委政法委领导工作分工进行部分调整。

作为政法委书记,他必须要主持政法委全面工作。

政法委副书记兼县综治办主任李玉明,负责机关日常工作及综治办工作,分管办公室、政法队伍建设、执法监督、涉法涉诉信-访、重大突发**件协调处置、机关党务、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出租房屋与流动人口综合管理等工作,联系县法院;

政法委副书记兼610办公室主任付中亮负责县610办公室及维稳工作,分管防范和处理邪教、国家安全、维护稳定、信息调研宣传、文字综合工作,联系县检察院和县司法局;

公安局不用他们管,自己也不管检察院和法院,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而是这样才能体现出法治精神。

忙完这一切,王县长一行也回来了。

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主中心,不能辜负上级的期望,韩博正式搬到县委办公,每天同跟班似的和关书记、王县长一起参加这个或那个会议,为思岗政商代表团到来做最后准备。

最搞笑的是,每次开会都能遇上老婆和老领导!

政府经济顾问不是雨山独有。

在思岗,政府经济顾问是一种荣誉,全县上交利税超过1000万的企业老总几乎个个是。县里对他们只顾不问,他们对县里干脆不顾不问,有名无实,真是一种荣誉。

一些落实上级要求不是很彻底的县市,居然聘请上级党政部门退下来的领导干部出任顾问,政府经济顾问成了一种福利。

李晓蕾和老卢跟那些顾问不同,身份极其超然,享受县处级政治待遇,对县里的事既顾也问。在昨天下发的文件中,明确写着她们可以参加县里的各种活动,列席政府工作会议。韩博暗想只要她们愿意,甚至可以列席常委会。

“卢调,晓蕾同志,这是县委办和政府办草拟的日程,你们二位再过过目,看有没有问题。”关书记真是把她们当财神爷伺候,每次开会都热情邀请二人坐在身边,现在又满面笑容,不耻下问。

能不能打个翻身仗,不仅关系书记县长的前程,在座的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几位常委很严重很认真,甚至有那么点担心,生怕准备工作不到位。

老卢戴上老花镜,摆出一副大领导的架势。

韩博尴尬不已,下意识朝妻子看去,她倒没摆什么架子,只是习惯性在面前摆上笔记本电脑,时不时点点鼠标,搞得很专业,穿得很时尚、很洋气,跟她一比这些人全土包子。

“晓蕾,我看完了,你看看。”老卢没发表意见,把日程安排递给李晓蕾,摘下老花镜又捧起不知道从哪儿搞的新茶杯。

“关书记,王县长,我觉得没必要这么夸张。”

李晓蕾看完日程安排,抬头笑道:“我们是国家级贫困县,经济本来就很落后,条件本来就很艰苦,我们省吃俭用以最热情的方式欢迎,但客人却不一定会领情,甚至会误认为我们打肿脸充胖子,搞太夸张极可能会适得其反。”

怎么接待,关书记很头疼。

李晓蕾说得这些他之前考虑过来,他摸摸脖子,愁眉苦脸说:“晓蕾同志,接待工作跟老百姓请客是一个道理。你把饭菜搞得很丰盛,客人会认为你不会过日子。你要是搞得很简单,让客人吃糠咽菜,客人一样会认为你太小气,没诚意。”

接待工作是书记负责的,王县长不好说什么,干脆笑而不语。

徐副书记抬头道:“晓蕾顾问,礼多人不怪,我认为搞正式点好。再说不光有客人,也有上级领导。”

这点事还研究,有什么好研究的!

老卢有些不耐烦,再次接过日程安排,顺手拿起笔,在上面一连画十几道杠,跟领导似的来了个一锤定音。

“条幅彩旗这些不能少,动员群众夹道欢迎就算了。组织中小学生到时候看天气,天气好就组织,天气不好就算了。文艺会演没必要,现在不比以前,年年看春晚,省电视台的晚会都没人看,搞再好人家也不感兴趣……”

姜还是老的辣,他取消掉这些活动有一定道理。

关书记从善如流,正准备让县委办主任落实,李晓蕾突然道:“民族歌舞留下,我们接下来要发展旅游,几个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不光要保护好,要传承下来,还要挖掘。”

“嗯,这个想法非常好。王县长,回头让文化局去东坝好好挖掘挖掘,民族歌舞、民族习俗、民族工艺品,这些都属于民族文化么。”

关书记看完老卢修改过的日程安排,又说道:“客人后天到,王县长,你负责具体项目,利用最后一天审核各单位的准备情况。我们继续负责后勤,明天再组织一次卫生大检查,我负责城区和城东,文通同志负责考察路线上的几个乡镇。

韩博同志,治安、交通、警卫方面你全权负责,综治维稳也要考虑到。组织力量,严防死守,坚决维护我雨山的招商引资环境,防止居心叵测之徒破坏我雨山的经济建设大局。”

当上县委副书记,负责的还是这些工作。

韩博觉得有些好笑,连忙表态。

会议结束,县委办和政府办开始不断下命令,县直各部门和涉及到的各乡镇干部再次忙碌起来,有人加班加点搞卫生,有人加班加点准备项目谈判所需的材料。

公安局一样有事干,交警全部上路查车,重点整治在城区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摩托车。治安民警查城区和城东的流动人口,刑警队又四处出击,抓捕一批涉嫌刑事犯罪但情节相对轻微的嫌疑人。

作为政法委书记,不能只管公安局。

韩博下达了上任之后的第一道命令,要求各乡镇盯住那些喜欢上-访闹事的人,思岗政商代表团看见无所谓,就怕省里和地区领导过来时他们跑出来告状。

安排好一切,回家吃团圆饭。

满载而归,老卢眉飞色舞,极具成就感。

能帮雨山做点事,能把丈夫送上县委副书记宝座,李晓蕾也很高兴,兴高采烈说:“我不是临时起意,投资林业,搞商品林,真大有可为。受过去定价过低影响,现在林权的溢价变得异常迅猛。以交易所处理过的两块浙省林地为例,从98年到2003年年中,浙省山江市的一块林地拍卖时涨了50%,昌遂县的一块林地,交易时翻了一倍半。”

“种树卖木头能赚钱?”对这些真不懂,韩博忍不住问。

“赚不到钱谁会投资,但想赚大钱,苗木必须与景观绿化链接,才会有爆发力。景观林的好处显而易见,两年就能长成。如果是懂行的人管理、品种组合好、时效性考虑好,每两年的正常投资收益,会在50%以上,这比普通工业企业高得多。”

老婆大人一套一套的,韩博彻底服了,想了想又问道:“那几个有投资意向的老板,这次有几分把握能留住?”

“这我就不知道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或许一个留不住,毕竟雨山优势不是很明显,或许全能留下来。如果全能留下来,卖它个几万亩,县里日子就好过了,你日子一样好过。”

“卖几万亩,涉及多少农户,有人愿意卖,甚至求之不得,同样有人不愿意卖。新陵争取到一个扶贫项目,让山里人搬出来,给他们提供土地乃至建好的住房,结果故土难离,人家不愿意,宁可在深山里受穷。”

“所以你们的工作要做到位。”

老卢接过话茬,老气横秋说:“搞房地产有钉子户,搞扶贫一样有钉子户,你这个分管综治政法工作的副书记要有心理准备,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别到时间把好事变成坏事,被老百姓在背后戳脊梁骨。”

之前为什么不愿意调入党政机关,就是担心这些麻烦事。

现在躲不掉,只能面对。

韩博打定注意,要是真有大老板原因投资林业,到时候一定要把工作做好,绝不能因为土地转让和房屋拆迁搞出事。

他若有所思,老卢又聊起即将到来的家乡父母官。

“罗红新是说大话使小钱,捐款县里没出一分,那些项目全是对思岗有利的。侯书记多少年前就看出来了,我们思岗人有问题,红眼病,看别人搞什么发财,一个个跟着上。你办缫丝厂,我也办。你开变压器厂,我也搞。

结果一个县居然有几十家缫丝厂,几十家变压器厂,开关柜厂好像也不少,电缆厂有四五家,自己人跟自己人竞争,拼命杀价,最后都没钱赚。电力系统也有问题,部门保护主义,设置门槛,没他的入网证不许用。

这次说是来对口合作,其实是来帮这些厂打市场。这边电力建设落后,农网没改造好,许多地方甚至不通电,市场多大,那些搞电气的厂比缫丝厂还积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