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来一个,留一个”

第五百六十三章 “来一个,留一个”


                工资发不出,饭都吃不上,谁会去管市容市貌。

不过这一切已成为历史,一夜之间,县里对环境卫生突然重视起来。

“门前三包”、“整治六乱”,不光平时难得一见的清洁工全在路上,县直机关、政府有关部门乃至城区的企事业干部,全在县-委书记关瑞龙亲自率领下,拉开轰轰烈烈的“大扫除”帷幕。

有人用铁锹铲,有人用大笤帚扫。

有人推工地上的那种小车,有人蹬三轮车拖垃圾。

公安局同样有包干区,通知上写得很清楚,各单位“一把手”要带头,韩博也摇身一变清洁工,装着执勤服,戴着手套,清理公安局门前路段的垃圾和杂草。

事关招商引资大局,不能敷衍了事。

关书记这会儿在县政府附近干活,下午就会过来检查,哪个单位负责的路段不合格,哪个单位领导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打扫卫生是一方面,在主次干道违建的要拆除,在主次干道占道经营的要赶走,一些影响雨山形象的广告牌和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通通要在四天内清理掉,并且要把环境卫生、市容市貌一直保持下去。

太脏,多少年没人管,确实有必要搞搞卫生。

韩博把最后一锹垃圾铲上三轮车,站直身问:“政委,一下子清理出这么多垃圾,有没说往哪儿送?”

“填埋!”

蒋正午摘下手套擦了一把汗,从路边拿起杯子,看着东南方向笑道:“沿海地区不好处理,我们这好办,随便找个山沟直接往里倒,倒满搞点石头一盖,如果舍得投资再搞点土,一块耕地就平整出来了。”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

坑坑洼洼的地方不要太多,填埋点垃圾想想真算不上什么事,只是一些垃圾不容易分解,埋下去甚至会污染地下水源,不过现在顾不上那么多,条件摆在这儿,想发展只能牺牲点环境。

辛辛苦苦干一天,结果傍晚过来检查的关书记还是不太满意,跟鸡蛋里挑骨头似的检查出好几个死角。

公安局人还算好,人多力量大,死角不算多。

文化局和气象局日子才难过,他们人少,卫生包干区却不小,第一次检查严重不达标,关书记大发雷霆。

两个局长没钱出去雇人,只能连夜动员干部职工家属,第二天接着干,连续干了三天,被通报批评了两次,才在最后一次检查中勉强合格。

所有人的精力全放在“大扫除”上,谁也没想到环境卫生刚搞完,地-委组织部副部长到了,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当着全县两百多科级以上干部面,宣布调整雨山县委县政府班子。

“……经研究决定,免去范金福同志雨山县委委员、政法委书记职务,另有任用。免去韩博同志地区公安局党委委员、雨山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职务。”

会议开得很突然,但与会人员对这个“免去”倒不是特别意外。

全地区十二个县公安局长,十一由县委常委兼任,只有韩博是副县长兼公安局长。虽然年轻,可他是从省里“空降”过来的干部,范金福早晚要给他让位置。

何况他一上任就“严打”,不只是打击犯罪、整治治安,还清理公安队伍里的害群之马,姜文利都被“双规”了,天知道兼任过公安局长的范金福有没有问题,会不会被牵连进去。

同样是副处级,政法委书记是县委常委,跟之前的副县长是完全不同的。

局长要“高升”,蒋正午比韩博还高兴,跟参加会议的大多干部一样,下意识朝韩博看去。

令所有人倍感意外的是,地-委组织部领导居然宣布道:“……经研究决定,任命韩博同志为中国-**雨山县委委员、常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

县委副书记!

这不是升一级,是连升两级,不仅进入常委班子成为真正的县领导,而且排名靠前。

台下一阵骚动,众人觉得太不可思议。

过去几天,韩博一直在想能不能胜任政法委书记这个职务,从未想过能成为县委副书记,同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以为听错,直到领导点名上台才缓过神,平复心情,讲了几句不辜负组织和人民群众期望的场面话。

“同志们,招商引资工作迫在眉睫,朱部长宣布任免文件前,县委开过一个常委会,研究了一下分工,利用这个机会,一起宣布下。”

关书记接过话茬,捧起等会儿统一下发的《关于调整县委领导班子成员分工的通知》,直接略过“各乡镇党委、政府,县直各党委(党组),县委各部、委、办,政府各局、委、办,县直各企事业单位,各垂管单位”等抬头,抑扬顿挫宣布起来。

“县委书记关瑞龙同志,也就是本人,主持县委全盘工作。主管党风廉政建设、党建工作。”

“县委副书记、县长王继发同志参与党委集体领导,主持县人民政府全盘工作。”

“县委副书记徐文通同志参与党委集体领导,分管工业企业(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招商、经贸、科技、统计、工商联、工商、旅游、环保、工会、妇联、邮政、电信、移动、技术监督、保险、烟草管理以及供电工作。”

“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韩同志,参与党委集体领导,主持政法委全面工作,主持县公安局工作,协助县-委书记联系人大、政协工作,协助县委副书记、县长分管招商引资工作……”

相比协助县长招商引资,协助县-委书记联系人大、政协的工作显然不是很重要。

联想到县里为即将到来的思岗县党政代表团和商务代表团所做的各种准备,众人猛然反应过来。

别人升官“上面有人”,新鲜出炉的副书记升官不仅“上面有人”,“娘家也有人”,地委显然想以此“讨好”他的“娘家人”。

三十岁出头的县-委副书记,在常委里排名第四,这也太夸张。

经济建设重要,组织原则难道就能不要?

“严打”得罪过太多人,不光有群众一样有干部,一些不太喜欢韩博的干部暗暗地想,要是思岗县的那两个代表团过来转一圈什么没留下就走,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到时候看地委会对你能有什么后印象。

他们有意见,但这是组织上的安排,只能把意见放在心里。

会议结束,各回各家。

别人能走,韩博不能走,作为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工作重心从现在开始要放在县委。

“韩博同志,该谈的全谈过,我相信你能够胜任新职务,抓紧时间安排好公安局的工作,尽快进入状态。继发同志不在家,有些工作你要帮他负责起来。”

地-委组织部朱副部长语重心长,韩博欲言又止。

之前是谈过心,不过没提可能担任县委副书记的事。

他回头看看满面笑容的关书记,愁眉苦脸说:“朱部长,关书记,这太突然了,我一点心理准备没有。”

“那就当成一个惊喜。”

朱副部长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笑道:“时间不早了,下午有个会,我先回去,工作方面的事,关书记跟你谈的。好好干,充分发挥优势,你是老党员,学历那么高,工作经验那么丰富,绝对能胜任的。”

送走组织部领导,再次回到书记办公室。

关瑞龙点上根香烟,如释重负。

事情办成了,雨山乃至凯山地委对接下来对口合作的诚意完全体现出来了,思岗政商代表团没理由,更没道理变卦。

“韩博同志,时间紧急,我们直入正题。”

他真是争分夺秒,戴上老花镜,拿起一份王县长昨晚发回的传真,兴致勃勃说:“思岗县领导非常关心我们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王县长说你们老家的县委县政府正在动员全县干部群众捐款捐物,善款已经有了两百多万,衣服、被褥和书本文具等学习用品堆了一仓库,正安排专人整理打包。”

罗红新关心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思岗干部教师看样子要倒霉了。

他已经站稳脚跟,越来越强势,越来越像老卢,捐款捐物这种事需要动员吗?

捐款直接从干部教师工资里扣,捐物完全可以当成任务分派到县直机关和各乡镇,让干部教师把不穿的旧衣服全送到县里,或许连全县中学生都要捐。

韩博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只能笑而不语。

两百多万,等他们来时估计会更多。

天上掉下个馅儿饼,谁不高兴?

关瑞龙笑了笑,接着道:“必须承认,晓蕾有水平。了解我们雨山的情况,知道远水解不了近渴,又给我们想出一个锦囊妙计。她说得非常有道理,现在是土地经济,想解燃眉之急,想获得宝贵的发展资金,我们只能从土地上想办法。”

一天一个想法,现在又想卖地!

看样子老婆大人后来居上,得到了侯厂的真传。

韩博忍不住问:“关书记,我们雨山有那么多土地么,就算有,又能卖给谁?”

“耕地是不多,正如你所说,就算有,想搞房地产,想卖给客商投资建厂,不太现实。但我们有山地,有林地,到处都是!投资林业一样有前途,而且这符合国家退耕还林的政策。”

这是一个短平快的项目,能在短时间内解决财政危机,能很快出政绩。

关瑞龙越想越激动,拿起一份早上专门让秘书找来的文件,不无激动地说:“林权转让,能转多少转多少,50年使用权,晓蕾说沿海地区的大老板感兴趣。只要能转出去,县里不光能拿到一笔卖地款,还能按退耕还林政策拿国家补贴。”

雨山有几个林场,但那不是县里的。

韩博反应过来,他是想把山地变成林地,让征用到自家山地的老百姓下山,给他们点钱,来个一次性买断,或许还打算帮那些老百姓盖房子。

县里既能赚钱,又能出政绩,老百姓有征地款,有新房子,还有机会去投资林业的公司打工,这不就是扶贫么,有什么政绩能比帮老百姓脱贫更耀眼?

“晓蕾联系了几个大老板,好事你父亲也帮着联系过,王县长明天去东海,跟大老板们谈。前线干得很漂亮,我们大后方不能拖后腿,你先回去安排一下公安局的工作,安排好就回来,晚上开个常委会,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研究。”

关瑞龙越说越激动,最后居然紧攥着拳头总结道:“王县长、晓蕾和卢调能把客商引进来,我们这些看家的就要把客商留得住,来一个,留一个!”(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