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发死人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发死人财”


                从丁佩文‘交’代的情况看,另外两个嫌犯不太可能返回抛尸现场重新毁尸灭迹的可能。.: 。他们作案是见财起意、临时起意,属于偶发‘性’犯罪,不是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犯罪。

尸体去哪儿了,没尸体怎么搞?

韩博很头疼,所幸的是陈百川进展顺利,根据嫌犯邻居提供的线索,在大雅乡的一个采石场成功抓获涉嫌敲诈勒索‘交’通肇事司机的嫌犯鲁占朋,正在从大雅回县局的路上。

赶到局里,在刑警大队办公室等了十几分钟,陈百川把嫌犯押回来。

鲁占朋十**岁,看上去有些稚嫩,浑身脏兮兮的,双手被反铐着,蹲在墙角里吓得浑身发抖。

陈百川一样失望,凑到韩博耳边说:“韩局,搞错了,不是同一个人。”

“先审讯。”

“好的。”陈百川走进办公室,一把将嫌犯揪坐到椅子上,回头道:“小俞,做笔录。”

“是!”

有这么多刑警,韩博不需要再亲力亲为,同法医老徐一起坐在边上。

陈百川掏出警官证,在嫌犯眼前亮了亮,旋即点上根香烟,冷冷地说:“鲁占朋,我是雨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陈百川,这位是我们大队民警俞蓝城,现在我们依法对你进行询问,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想争取宽大处理就要老老实实回答问题,明白吗?”

“明白。”嫌犯点点头,双‘腿’抖得更厉害了。

姓名、年龄、家庭住址……按照程序把基本情况问完,陈百川进入正题:“鲁占朋,去年6月14日晚上你在什么地方,跟哪些人在一起,干过什么事?”

去年6月份哪天干什么谁会记得,但鲁占朋能猜出公安为什么要抓他。

现在正“严打”,全县抓那么多人,连吴金宝那样的大哥都抓了,公安既然把他带这儿来,既然问起去年6月份的事,说明公安知道了,说不定有人已经‘交’代了。

鲁占朋不敢隐瞒,忐忑不安说:“在城东,跟大友、新山、王军他们一起玩的。”

“怎么玩的,发生过什么事?”

“大友新山没工作,天天住我那儿,晚上没事干,准备去城里逛逛,从租的房子走到下面,新山和王军闹着玩,王军跑,新山在后面追,王军被车撞了。”

“然后呢?”

“大晚上,周围没什么人,跟王军也是刚认识,大友说要么搞点钱,我们就没报警,让撞死王军的驾驶员赔钱。”

这帮小王八蛋,居然敢发死人财!

法制宣传任重道远啊,韩博暗叹一口气,抱着双臂一声不吭。

陈百川抬头看看韩博,追问道:“驾驶员有没有赔钱?”

“赔了,赔了五万,他身上没那么多钱,我们跟他一起去新陵取的。”

“怎么去的,怎么取的?”

“坐他车,去取款机取的,他有卡,拿到钱就让他走了。”

“驾驶员叫什么名字,车牌号多少?”

“忘了,大友知道,驾驶员跟他立过字据,摁过手印,字据在大友那儿。”

虽然很可恶,态度还是不错的。

陈百川没问大友等人的全名,给他造成一种同案犯已落网的错觉,先问其它重要问题:“鲁占朋,王军的尸体呢,你们当时是怎么处理的?”

“当时要驾驶员赔钱,来不及埋,放在驾驶员车上,拿到钱,驾驶员顺路把我们送到坪土,我们把尸体抬下车藏在路边,第二天在坪土街上买了两把铁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他埋了。”

“埋哪儿记得么?”

“记得,离公路不远。”

“你们当时一共几个人?”

“五个,算上被撞死的王军,一共6个。”

“驾驶员赔的钱怎么分的?”

“一个人一万。”

“钱呢?”

“他们的不知道,我的‘花’了。”

不用问也知道你分到的赃款早挥霍掉了,不然绝不会跑深山里采石头,干那么辛苦的活儿。

只要开口,接下来的事就好办。

另外几个嫌犯的名字、年龄、家庭住址,被撞死的王军年龄、家大概在什么地方,鲁占朋一五一十全‘交’代了,为争取宽大处理,为立功赎罪,还‘交’代出嫌犯蒋大友偷摩托车和有人坪土乡盗砍盗伐林木的事。

偷摩托车这事肯定并案侦查,盗砍盗伐林木的事移‘交’给森林公安分局,当务之急是带他去坪土指认掩埋王军尸体的地方,挖掘王军尸骨,联系王军家人。同时组织警力抓捕另外个嫌犯,通过主犯蒋大友追查肇事车辆及司机。

刑警大队、‘交’警大队和森林公安分局又有得忙,6.14案侦破工作却陷入僵局,只能安排两个民警追查另一个嫌犯包全业的下落,同时耐心等待顾新民那一组的消息。

本以为案件破获在即,结果希望又全寄托在自己身上。

收到通报的顾新民心急如焚,拿着牛小达的照片,在当地派出所民警带领下一个饭店一个饭店打听嫌犯消息。

“贵省的,有印象,是这我们这儿干过,手脚不干净,偷吧台的钱,老板娘没证据,只好让他走人。”

跑了二十几家大小饭店,终于打听到有价值的线索,可是人已经走了。

顾新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局领导‘交’代,急切地问:“师傅,他走多长时间,知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饭店大师傅从另一个民警手中接过烟,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说:“走一个多月,他也知道名声臭了,没跟我们说去哪儿,走后也没回来过。”

“在县里他有没有老乡或其它落脚点?”

“应该没有,他一个人来的,吃在店里,住在店里,没见他出去找过朋友,也没见有人来找过他。不对,他请过一次假,出去过两天,说是去呈都,在呈都应该有朋友。”

看样子还得回呈都。

既然来了,当然要把情况搞清楚,顾新民从包里取出笔记本,又问道:“师傅,你们店里丢多少钱?”

“具体丢多少要问老板娘,今天不巧,老板娘正好出去了,不过我听她提过,账总是对不上,前前后后加起来有三四千。他有事没事总往吧台凑,除了他没别人,只可能是他干的。”

“谢谢师傅,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他回来,或者在其它地方看见他,麻烦你给我打电话。”

“就知道他不是好人,我怀疑我上个手机也是他偷的,我也想收拾他。”

“好,这就麻烦你了。”

………………

ps:好久没求订阅了,掉得厉害,再次厚颜求各位书友订阅支持,拜托,谢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