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五十七章 互惠互利

第五百五十七章 互惠互利


                被害人尸体没找着,顾新民去呈都没抓着牛小达,局里经费紧张他们不敢在外面呆多久,正在往回赶的路上。..

6.14案侦破工作陷入僵局,没线索没办法。

韩博只能让刑警大队联系东广各地同行,看有没有疑似被害人的失踪失联人员。等省厅刑事技术中心复检报告出来,再把dn数据提供给公安部失踪人口库,看能不能检索出被害人身份。

有人因为家庭矛盾、感情纠纷离家出走,有人因为欠一屁股债出去躲债,甚至有人想出去清净清净,失踪失联人员太多,公安根本管不过来。

报案没什么用,许多有亲人失踪失联的亲属对公安不抱希望,压根不报警。

比如因为跟一帮小混混打闹惨死在车轮下的王军,死一年多,被一帮胆大包天的小混混发了死人财,他父母一直以为他不学好、不知道跑哪儿玩去了,不仅没报案甚至从没出来找过。

至于部里的失踪人口dn数据库,一是刚搞没几年,二是许多地方经济不发达,公安局没采集和上传失踪人员dnn的条件,库里的失踪人员数据并不多。

换言之,想通过这两个办法搞清被害人身份希望不大,有那么点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

工作太多,韩博不可能把精力全放在这个案子上。

他忙着解决各基层所队办案经费,解决全雨山公安系统符合条件的辅警后顾之忧,去派出所、刑警队了解情况,去县委县政府、地区公安局乃至省厅找钱。

局长暂时搁置这个案子,法制科和预审科(刑警大队预审中队)却不能不闻不问。

嫌犯丁佩文交代出一起抢劫杀人案,同时涉及到另外两起案件,接下来要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算不算他自首,6.14抢劫杀人案又怎么算?

预审科张德均科长很头疼,同法制科长吕光宁带着材料来到打黑专案组所在的林业局城区执法中队,跟提前介入的检察院侦查监督员申亚强、公诉科长夏兆荣沟通。

检察院提前介入是上级要求的,一是坚持两个基本,保证打击效果。二是加强引导侦查取证工作,增强打击犯罪的合力。三是强化监督,严格执法,坚决防止和纠正打击不力。四是挂牌督办几起重点涉黑案件,充分发挥审查批捕职能。

其实还有一点,这次“严打”力度空前,大案小案数千起,检察院总共才几个人,不提前介入做接案准备,到时候根本忙不过来。

“老张,你是老预审,你们这要什么没什么,让我们这么办?”夏科长看完材料,连连摆手。

侦查监督员申亚强接过烟,同样表示很为难:“张科长,你们这不是证据不足,是压根儿没证据,带血的石块是不是凶器,无法认定。赃物,没有。被害人身份不明,连尸体都没找到,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死!”

“夏科长,现在的问题是丁佩文涉及的另外两起案件马上移诉!”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有没有自首情节就别提了。一码归一码,先移诉另外两起,反正他至少要判三五年,等你们有了足够证据再跟他算6.14的账。”

“看来只能这样了。”明明知道一个嫌犯涉嫌抢劫杀人,却不能将其绳之以法,法制科长吕光宁很郁闷。

由于业务关系,坐在这儿的全是经常打交道的。

天天看材料,侦查监督员申亚强看累了,放下工作好奇地说:“张科长,‘侦审合一’搞好几年,你怎么还是预审科长,快成预审钉子户了,你们韩局有没有说改革的事?”

“侦审合一”,也叫“侦审一体化”,要求侦查人员从立案开始,自侦、自审、自己提请逮捕、自己移送起诉一竿子负责到底。

好处有很多,比如能够落实破案责任制,建立高效的侦查工作机制。不会人为的割断侦查的连续性和完整性,能避免重复劳动和责任推诿。

能打破框架,提高责任意识。

办案民警受理一个案子,就要考虑到提请逮捕、移送起诉。

预审权分散下放之后还有利于提升办案水平,能促使一些民警改变之前会立案、破案却不会审讯、结案和固定证据等情况。

许多公安局推行了,办案民警负责到底,不再设立预审科或预审中队。

这是公安的事,似乎跟检察院没什么关系。

事实上关系很大,一旦雨山公安局也推行,检察院今后面对的就不再是预审科、法制科,而且全雨山县公安局的刑警甚至治安民警。

并且从周边几个县公安局的实践上看,实行侦审一体化之后,公安办理的刑事案件“批捕率”下降,“退补率”直线上升。也就是说检察院会不断接手案子,不断把案子打回去补充侦查,会非常麻烦。

张德均其实比他们更关心。

预审科不撤他是科长,预审科一旦撤消能去哪儿,新局长上任那几天着实患得患失过几天,但现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点上烟,嘿嘿笑道:“我们韩局谈过这个问题,韩局认为侦审合一是趋势,是我们刑侦部门的目标,但要因地制宜,要结合局里的实际情况。许多办案民警学历不高,让一竿子负责到底是为难他们。基层所队工作又那么繁重,现在推行侦审合一会给基层民警增加工作负担。”

“暂时不搞?”

“三五年内不太可能,队伍要换血,等年龄较大的同志退休,等学历较低的同志接受完成业务,全部达到考核标准再搞。”

“你们韩局有水平,考虑得很全面,要是贸然推行天知道会闹出多少笑话,知道新陵检察院一个月给公安局打回去多少起,有的不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是因为材料上一堆错别字。”

……

韩博的部下正同检察院的人讨论韩博,远在千里之前的思岗县良发大厦三楼多功能厅济济一堂、宾主尽欢,也在说说笑笑谈论韩博。

对口支援省份一个县的县长率团来学习考察,还是思岗“大名人”李晓蕾和曾经的良庄“土皇帝”老卢带回来的,县-委书记罗红新非常重视,不仅同杨县长、顾副县长、农业局王局长一起会见客人,还请丝绸集团和全县大小二十三家缫丝企业老板过来座谈。

“王县长,说起茧丝绸,韩博和晓蕾都不是外行。”

罗红新回头看看丝绸集团老总,兴高采烈说:“韩博同志参加工作就在如今的丝绸集团、曾经的思岗县丝织总厂担任保卫科副科长。他调往公安局之后,晓蕾又进了丝绸集团,比韩博高,担任集团bj公司总经理。

论对我们思岗茧丝绸乃至整个轻纺行业发展,晓蕾作出的贡献比韩博大多了。专攻出口,专门搞外贸,每年都拿回上亿订单,解决多少人就业,让多少蚕农增收,为县里创造多少利税,完成了多少创汇任务?”

“罗书记,我早听说晓蕾是大能人,所以来了个先斩后奏,没跟韩副县长打招呼就聘请晓蕾出任我们雨山县人民政府经济顾问。”

“我们思岗的两个大能人全被你们雨山挖走了,王县长,晚上你要表示表示,不然我们心理不平衡啊!”

罗红新开了个玩笑,旋即话锋一转:“王县长,各位远道而来的雨山朋友,在推广蚕桑生产,发展茧丝绸,带动群众增收,让雨山人民脱贫这个问题上,我们思岗县委县政府全力支持,晓蕾刚才说得非常有道理,这也是一件优势互补、互惠互利的事。”

副手两口子在他们老家的影响力惊人!

昨天在南港,三位市委常委和一位区委书记、两位区长接待,真是受宠若惊。

今天到思岗,县-委书记不仅亲自接待还召集这么多茧丝绸行业的老板,把农业局和搞蚕桑指导的专家也请来了。

这趟没白来,这次的路费没白花。

王继发感慨万千,回头看看坐在身边的李晓蕾,拿着笔洗耳恭听。

茧丝绸和建筑一样是思岗的支柱产业之一,对蚕茧思岗确实需求,罗红新不是唱高调,不是说漂亮话。

他顿了顿,接着道:“从接到晓蕾顾问第一个电话那天,我和杨县长就在认真考虑这件事,通过县工商联和茧丝绸行业协会,邀请我们思岗的茧丝绸行业企业家进行座谈,结果今天在座的企业家非常感兴趣,座谈会气氛非常热烈。”

“谢谢,谢谢罗书记杨县长,谢谢各位老总。”

说是招商引资,说是洽谈项目,其实是出来哭穷讨饭的,王继发姿态放得非常低,又一次诚恳真挚地感谢起来。

对这件事,思岗的缫丝厂老板真支持。

竞争不过财大气粗的丝绸集团,年年去外地采购高价茧,损失数以千万计的利润,对去西南省份开辟茧源,他们比丝绸集团更积极,一个个连连点头,喜形于色。

“应该的,支持西部大开发么,不用谢。”

这也是帮县内企业解决困难,罗红新兴致同样高,摆摆手,继续抑扬顿挫地说:“考虑到雨山的实际困难,我们打算采纳晓蕾顾问的方案。政府这一块,抽调三名在之前的丝绸公司工作过的同志,去雨山协助设立丝绸公司。再组织20名蚕桑技术指导人员去雨山工作,协助雨山县委县政府推广蚕桑生产。”

杨县长放下杯子,微笑着补充道:“王县长,各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你们雨山自然环境和气候,到底适不适合发展蚕桑,我们确实没调查研究过。但从卢惠生同志和晓蕾顾问提供的材料上看,应该比较适合,问题不是很大。”

“谢谢,谢谢杨县长。”

除了“谢谢”,王继发想不出其它话,事实上抵达南港之后他一直把谢挂在嘴边。

罗红新点点头,接着道:“企业这一块,由行业协会牵头,包括丝绸集团在内的23家缫丝企业共同出资也成立一家丝绸公司,先给雨山丝绸公司提供800万启动资金,用于桑苗采购、嫁接及相应的宣传推广和技术指导。

等雨山的新桑种植达到一定面积,形成一定规模,再提供800万资金,用于建设蚕茧收购站及引进烘干处理等设备。但有一点,企业家们既然投资了就要有汇报,你们县委县政府不光要重视蚕桑生产,还要确保蚕茧不外流。”

这是原则性问题,老板们可不想给别人做嫁衣。

一个缫丝厂老板忍不住说:“王县长,这是典型的企业加农户模式,我们提供桑苗、蚕种和相应的技术指导,根据市场行情确定最低收购价,将来生产出来的鲜茧只能给我们,不能卖给别人。”

必须垄断,不垄断收购县里也没钱!

何况人家说得清楚,你没本钱先借给你800万,这样的好事去哪儿找,王继发正欣喜若狂,岂能反对,一口答应道:“统一收购这一点,请罗书记、杨县长和各位老总放心,我代表雨山县委县政府明确表达,会把这项工作坚定不移落实下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