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五十九章 荣归故里

第五百五十九章 荣归故里


                陈百川去快,回来的也快,带回一张疑似被害人的名片。,: 。

孟经纬,呈都市兴达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业务经理。

年龄不详,手机欠费停机,固定电话拨过去是空号,公司地址倒是‘挺’详细,不过请工商部‘门’查询发现该公司已有七八年没年检,属于一家吊销但未注销的“休眠公司”。

“郭超只见过他一面,火车上认识的,相互‘交’换过名片,对他印象不是很深刻。外面倒腾煤炭的骗子太多,一个东广人跑西川做生意,在火车上他夸夸其谈,郭超觉得这人不是很靠,证实去年6月份接过他一个电话但没当回事。”

“案发时郭超在哪里?”

“当时出去要债了,生怕对方不给,叫好几个人一起去的,有证明人,在省城呆七八天才回来。”

韩博放下名片,又问道:“有没有上网查这个名字?”

陈百川坐下道:“查了,小俞查的,同名同姓的太多,光东广就两百多个。我‘交’代过,年龄、相貌,只要有一点相像的就给户籍所在公安局发协查函。”

“给新民打个电话,让他逮着牛小达后去名片上的地址看看。手机号码也是线索,局里出一份介绍信,给他快递过去,拿介绍信去呈都移动公司调孟经纬的通话记录。”

“三管齐下,这样最好。”

三个凶手作案时正值深夜,又非常紧张,根本没看清被害人相貌。

小煤矿老板郭超只见过孟经纬一面,还是火车站认识的,时间过去这么久,同样说不清其体貌特征。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陈百川心里没底,韩博一样没什么底,潜意识里真担心又是一个乌龙。

但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能想到的全想到了,该安排的全安排下去,接下来所能做的只有等消息。

一天过去了,东广同行陆续有反馈,纷纷证实不是同一个人。

刚抵达呈都的顾新民一行兵分两路,一个人去查名片上的“皮包公司”,另外二人在牛小达出现过的浴室蹲守。

韩博上任雨山公安局长遇到的第一起命案,一‘波’三折,迟迟没取得突破‘性’进展。

李晓蕾这个雨山县人民政fu经济顾问却干得风生水起,南港之行收获巨大,刚协助敲定蚕桑推广项目,又迎来一件事先根本预料不到的大好事!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罗红新书记和杨县长这两天‘春’风得意。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他们沾了1980年时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大光,中央电视台来思岗采访,要给思岗县委县政fu和教育系统拍纪录片《23年扶贫支教路》,深情讲述思岗教师群体23年来远赴8000里外大山深处,对口支教南云省一个自治县的事迹。

思岗各乡镇中学几乎都有支教经历的教师,思岗教师去大西南支教这件事,思岗人几乎个个知道。

市-委宣传部很重视,谢部长亲自来了。

县领导非常忙,李晓蕾不想打扰他们,管城市商业银行借了两辆商务车,同县政fu办沈主任一起陪同王县长一行去良庄参观。

看看窗外熟悉的景‘色’,李晓蕾回头介绍道:“支教这件事有历史了,这些年一直支教的蒗宁县也是国家级贫困县,少数民族比雨山还多,经济落后,教育连年在他们地区倒数第一,蒗宁蒗考生在录取时比邻县要降200分。

当时的蒗宁县长认为贫困落后的根本原因在教育!说他们比内地发达地区吃得差些、住得差些、穿得差些,这没什么,上千年都这样过来的,但教育不能再差,不从根子上治穷,子孙后代还要穷下去!”

23年前人家就看到这一点,王继发有些惭愧,感叹道:“贫困落后的根本原因在教育,那位老县长有眼光啊。”

对这件事老卢知道得比李晓蕾跟清楚,哈哈笑道:“王县长,论自然资源,我们这边除了土地比较‘肥’沃,其它方面真不如大西南。当时物资匮乏,木材资源紧张,正好那位彝族老县长过来考察,发现我们这边教育水平很高。

经友好协商,两县达成木材换人才协议。蒗宁给思岗提供当时很紧张的木材,从我们思岗群体引进教师去办一所学校,协议一签十年,分两轮实施,首批老师一去五年,后来木材不紧张了,但支教一直延续到今天,已经换四五批了。”

雨山经济落后,教育一样落后。

王继发暗暗琢磨雨山有没有思岗需要的资源,能不能跟那位彝族老县长一样从思岗引起一批高素质教师。

思岗教育真没得说,思岗中学昨天下午参观过,国家重点中学,副总理前年来视察过。

思岗中学教学质量高只是一方面,全县教育水平整体也很高。

九年义务教育人家早普及了,年轻人几乎全是高中或职中以上学历,小学辍学这种事在这里根本看不见,只要有一点希望家长都要想方设法把孩子培养成大学生。

“卢调,支教效果怎么样?”王继发忍不住问。

“现在怎么样不清楚,以前知道一些,效果非常。89年我担任良庄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从良庄中学送走两位教师,送行时教育局同志说当年中考,我们思岗教师支教的那所中学,两个毕业班88名学生,22人考取中专,26人考进县内外重点高中。人均考分、升学率在蒗宁各校名列前茅。”

良庄出人才,老卢最重视教育了,聊起这些如数家珍。

他得意地笑了笑,接着道:“之后几年,该地区的语文、数学、政治学科的‘状元’,全出在我们思岗教师支教的中学,一炮打响!”

“思岗教师水平高啊!”一位在教育系统工作过的随行干部感叹道。

“主要是领导重视。”

老卢习惯‘性’地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又说道:“当时两县的领导同志或许没有意识到,他们以‘木材换人材’的想法会惊天动地:在全国首开群体支教的先河,比党-中央号召西部大开发先行了10年!”

好不容易来一趟,有机会当然要争取。

王继发微笑着问:“卢调,您说我们雨山能不能群体引起一批高素质教师回去?”

退休了,说不不算。

就算没退休,这么大事一个副调研一样说了不算。

老卢挠挠头,嘿嘿笑道:“王县长,这事要研究研究,要争取。不过我觉得借中央电视台来采访这股东风,希望还是比较大的。回头我做做工作,晓蕾,你也帮着做做工作。”

虽然把皮球踢过来了,但总算没大包大揽。

李晓蕾越想越好笑,微微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不知不觉,车已进入良庄地界,“良庄人民欢迎您”的牌子非常显目,紧接着是一个接一个大广告牌。

第一个是*平同志的大肖像,下面一行大字“发展才是硬道路”。

第二个是镇政fu的良庄行政规划图,大路小路全有名字,紧邻柳下河的良庄工业园标注得很明显。然后是企业广告牌,一块接着一块,一两百米一个,从丁湖一直绵延到镇区。

公路宽阔平坦,街道整洁,两侧不是农民自建的小洋楼就是一排排商品房。

兴业路、乐业路、建业路、创业路……镇区的几条主要街道一条比一条漂亮,银行、商城、超市、饭店、商铺应有尽有,这哪是一个边远乡镇,这比雨山县城还像县城。

王县长一行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被眼前的一切震撼到了。他们不知道的是,良庄这样的百亿元镇全思岗县就两个,找不出第三个。

“王县长,陈县长,这就是良庄派出所,全国公安系统一级所,韩博一手建起来的。当时我是党委书记,他是乡长助理兼派出所长,后来升格为镇,我去县委推荐,让他进入镇党委班子,成了镇党委委员兼派出所长。”

“这个营业厅也不得了,以前的农基会,现在南港城市商业银行的前身,晓蕾在这儿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卢惠生没办成的事晓蕾办成了,把我一手搞起来的农基会变成正儿八经的银行!”

……

回到根据地,老卢兴致勃勃、兴高采烈,介绍起良庄发展历程。

总结起来只有一点,这里的一草一木,这里的每一栋房子、每一条路、每一个企业,都是他一手搞起来的,都有他这个老书记的汗水。

别人或许会认为他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李晓蕾不这么认为,打心里眼承认良庄能发展成现在,他这个老书记功不可没。

“卢书记好,欢迎卢书记回良庄检查工作!”

“卢书记,这段时间身体怎么样,王大姐呢,王大姐怎么没回来?”

“卢书记,李行长,想死我们了,西南怎么样,衣食住行方面你们习不习惯?”

车开进镇政fu大院,在家的镇干部不约而同迎出来,连镇政fu对面的几个商铺老板都跑过来看热闹,气氛非常之热烈,王燕站边上根本挤不进来。

如今的老卢有几分当年黄书记回乡时的样子,一边挨个握手,一边‘激’动不已地说:“好好好,同志们,我才离开几天,用不着这样,用不着这样。”

“陈书记好,麻烦陈书记了。”

李晓蕾则表现得比较谦虚,先跟镇领导挨个打完招呼,转身提醒道:“卢书记,介绍一下客人,王县长正等着呢。”

“哦,光顾着高兴。”

老卢反应过来,立马清清嗓子,抑扬顿挫地说:“同志们,我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共雨山县委副书记、县长王继发同志,这位是雨山县人民政fu副县长陈祥辉同志……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王县长一行,来我们良庄镇参观考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