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好消息连连

第五百五十四章 好消息连连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房主提供的情况基本上全能对上,王大海欣喜若狂,立即走出院子向领导汇报。.: 。

“韩局,我王大海,我正在头角村一组‘摸’排,头角村民徐勇提供一个情况,去年六月中旬,山脚下也就是国道上确实发生过一起‘交’通事故,大货车撞一个人!他当时是从亲戚家喝酒回来的,正好遇到几个小年轻跟肇事司机谈‘私’了的事。”

事实证明,只要工作到位,线索总能找到。

韩博欣喜若狂,顺手拿起笔:“老王,我听着呢,接着说。”

“韩局,他认出其中一个小年轻,曾在头角一组村民苗干臣家租住过,叫什么名字不知道,记得那个小年轻的长相。离他家不远,我正在往苗干臣家走,以前外来人员管理虽然比较‘混’‘乱’,但房主一般会记下租房人的身份证信息,找那小子应该不难。”

“好,太好了,老王,你们辛苦了!”

“韩局,我王大海辛苦点无所谓,所里同志尤其治安员真扛不住了,一个行动接着一个行动,几乎天天加班,工资才三四百,好几个人要撂挑子。没人工作不好做,我们的治安罚款能不能多返还点,给他们加一百块钱工资,看能不能把他们留下来。”

要钱这种事别人不敢开口,王大海敢,何况城东派出所刚下一大功。

城区和城东治安压力最大,经费不能没保证,这些情况韩博早考虑到了,只是不想坐收坐支,想把几起涉黑案件办完再给几个重点单位解决经费,给治安员提高点待遇。

看样子不能再拖,毕竟工作终究需要人去干,不能不给马儿草又要马儿跑。

顾不上那么多了,韩博笑道:“老王,治安罚款怎么返还要按规定来,你就别打这个主意了。不过局里会尽快解决你们的经费问题,不光要帮你们解决经费,还要把辅警的后顾之忧解决掉,给他们‘交’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再适当提高点工资。”

“‘交’保险!”

“光加一百块钱工资你能留住人?就这样了,抓紧时间过去落实那小子的基本情况,我在办公室等你消息。”

局长言出必行,他说帮治安员‘交’保险那就会‘交’。

在经济发达地区这算不上什么,在凯山地区这绝对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对大多人来说能‘交’保险的就是正式工作,军心一下子就稳了!

军心稳了队伍好带,工作好做。

王大海乐得心‘花’怒放,挂断手机转身哈哈笑道:“老赵,你苦尽甘来了,韩局要帮你们‘交’保险,‘交’上保险记得请客。”

“王所,你说‘交’养老保险?”老赵以为听错了,一脸将信将疑。

“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这是铁饭碗!”

“韩局真说了?”

“嗯,刚说的,以后要好好干,别再发牢‘骚’。”

……

有线索,进展神速。

上午8点,韩博走进刑警大队办公室,举起一份材料,不无兴奋地说:“同志们,有眉目了,城东派出所连夜‘摸’排出一个情况,去年6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头角村群众见到这个鲁占朋出现在‘交’通肇事现场。

接到城东派出所汇报之后,我立即让小陈把鲁占朋办理身份证时的照片,拿去给另一个目击者辨认,结果另一个目击者段页兴确认正是这个鲁占朋在‘交’通肇事现场掏刀子威胁过他。”

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陈百川接过材料,急切问:“韩局,这家伙现在在哪儿?”

“这我就不知道了,姓名,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全有,接下来看你们的,抓紧时间安排人去‘花’渡了解情况,要是在家,就把他带回来。”

找到第一个就能找到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甚至第五个!

只要隔壁实验室的检验鉴定结果出来且比对上,只要能从这些嫌疑人身上确认被抢的外地人当时已死亡且找到尸体,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兵贵神速,陈百川一分钟不想耽误,一把抓起手机:“韩局,我亲自去。”

“路上注意安全,抓捕时也要注意安全。”

“您放心,不会有事的。”

今天真是个幸运日,送走陈百川和另外两名刑警,刚回到办公室,第二个好消息来了。

远在呈都的顾新民打来电话,‘激’动不已地说:“韩局,我们跑过十几个工地,终于打听到牛小达的消息。他去了呈都的一个郊县,在一个饭店当服务生,饭店叫什么名字不清楚,但县城应该不大,应该不能找。”

上网追逃能不能逮住嫌犯全靠运气,想尽快破案不出去找找怎么行。

经费没白‘花’,韩博很高兴,走到窗边笑道:“新民,家里也取得一些进展,陈大估计很快会跟你通报,你先办好眼前事,走访询问一定要注意,千万别让那小子从你们眼皮底下溜了。”

“韩局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好,先拿下牛小达,把他逮回来之后再追捕包全业,乘胜追击,一鼓作气,争取把这个案子破了。”

“是!”

接一个电话又有电话打了进来,是老单位领导打来的,说的是老单位老部下的事。

得意部下走这么长时间,走那么远,南港市局陈局怪想念的,微笑着说:“小韩,先通报一个好消息,程疯子没让我们失望,右‘腿’也恢复知觉了。市二院吴院长,其实是副院长,主任医师,他说只要能恢复知觉,站起来就没多大问题了。”

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一个令人欣慰的好消息。

韩博打心眼里为程文明高兴,由衷佩服程文明的毅力,感叹道:“老天有眼,老天有眼!他要是永远站不起来,我会内疚一辈子。”

“你呀,总是把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不过这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具体恢复得怎么样,你回头打电话问他本人,再给你通报第二个好消息,你的老领导不再是发改委常务主任了,昨天下午省-委组织部宣布,侯秀峰同志调任海港市委委员、常委、书记!”

老领导真是厚积薄发!

在企业,在县(区)干那么多年,一走上厅局级领导岗位就开始连续受重要。

先是经委副主任,紧接着出任发改委常务副主任(正局级),去海港市工作虽然级别不变,但去担任的是一把手,接下来要主政一方。

“陈局,我一点风声没收到,看来要打个电话祝贺祝贺。”

“过两天再打吧,他现在是刚上任的市-委书记,工作有多忙,电话有多少,我一早上都没打通,估计你一样打不通。”

“也是,新官上任,正是最忙的时候。”

这么好的干部怎么就跑大西南去了,陈局越想越疑‘惑’,没好气地说:“小韩,现在看来你真是太急了,要是别那么急再等一段时间,去海港投奔侯书记多好?别说县公安局长,县政法委书记都有得干。”

“瞧您说的,这不成任人唯亲了。”

“什么任人唯亲,这是举贤不避亲,不说这些了,这个世界又没后悔‘药’卖。调那么远,档案关系都过去了,现在人家说了算。说晓蕾的事,她刚给我打过电话,你们两口子真是以雨山为家,她居然带着一帮县领导回来挖墙角,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我做东,请谢部长作陪。”

“陈局,这也太夸张,她哪有这么大面子!”

“一码归一码,这是‘私’‘交’,晚上是家宴,你回来我一样要招待,不光我,谢部长也要招待。”

“‘春’节回去给您拜年。”

跟老单位领导聊完,先给程文明打电话。

人逢喜事‘精’神爽,从语气中能听出“程疯子”‘精’神状态有多好,嗓‘门’跟老卢一样洪亮,笑声不断。

“韩局,能恢复知觉要感谢你和晓蕾,你们介绍的那位中医厉害,针灸、推拿按摩、用中‘药’泡‘腿’,搞了几个疗程,真见效了!”

韩博岂能听不出他是在捡好话说,岂能不知道能够恢复知觉他在家锻炼多长时间,流过多少汗,摔过多少跟头,半开玩笑说:“老程,其实你更应该感谢嫂子,感谢伯父伯母,他们一有时间就去老家的土地庙上香,菩萨保佑,要感谢她们,有时间也要回去还愿。”

“烧香还愿,韩局,你什么时候也信这个了。”

“以前不信,现在信,不然你能站起来?”

“越说越离谱,你是副县长兼公安局长,不能带头搞封建‘迷’信,我明天回老家,不是去还什么愿,是一亲戚家小孩结婚,顺便看看李固和杨总家那两个臭小子,你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

“帮我给李固带个好,其它没什么好说的。”

“行,保证带到。”

程文明想起另一件事,本来不想提的,可想想还是说道:“韩局,记得我们在良庄时办的那起水漂案吗?”

“记得,我俩办的第一起命案,怎么可能忘。”

“是这样的,这些年我一直跟东山方面保持联系,请他们代为留意被害人丈夫的消息。其实不拜托他们一样会留意,毕竟一个大活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失踪。上周二他们给我打电话,说镇里搞水利工程时挖出一具尸骨,离被害人家不远。”

两个与被害人有关系的男人全消失了,这个疑点一直萦绕在韩博脑海里,甚至跟安乐市局刑警支队长谈过合作追查的事,不禁问道:“想确认尸骨是不是被害人丈夫,是不是带被害人‘私’奔的那个弹棉‘花’的,应该不难吧?”

“是不难,但他们没这个条件,应该说没这个经费,打算作为无人认领的尸骨处理。”

万一与那个案子有关,尸骨一火‘花’这个谜团就再也揭不开了。

韩博脱口而出道:“老程,他们没这个条件,你有啊!再说这又不光思岗县局一家的事,去年我跟安乐唐局聊过,新庵那边范局和宁局又没退,你联系联系,我觉得他们不会袖手旁观。”

追查一起已经破获多年的命案,在领导看来极可能是没事找事。

程文明想了想,‘欲’言又止地说:“韩局,我分量不够,你能不能帮我跟范局和宁局打个电话,只要新庵那边愿意查,思岗这边的工作就好做。”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但这不是其它事,要请帮忙的也不是老单位,何况这是去年约定好的,韩博一口答应道:“行,我打,先不惊动安乐市局,直接找范局和老宁,多少年的朋友,这个忙他们应该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