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我也是刑警”(三)

第五百四十八章 “我也是刑警”(三)


                国道车来车往,且全是大车。,: 。

这边是建材批发市场,对面是家具市场,建材市场后面山腰上是雨山农业工程技术学校,家具市场后面有一个村子。

车流量大,人流量大。

这一段又是下坡路,遇到紧急情况,大货车根本刹不住,属于事故多发路段。下午又发生一起死亡一人的‘交’通事故,幸好肇事车没逃逸,不然‘交’警队又要头疼。

老百姓喜欢看热闹,事故车又没来得及拖走,马路上人山人海,只有两个车道的国道被堵得水泄不通。

作为一个‘交’警,首先要学会记车牌。

县委县政fu的车,地委和地委行署的车,‘交’警二中队民警一看能认出来,顶头上司的车更不在话下。

韩博刚停下车,一个‘交’警挤出人群跑过来汇报:“报告韩局,肇事车司机已控制住,我们正在勘查现场,正在想办法联系死者亲属。”

“死亡几人?”

“两人,一大一小,应该是一对母子,现场惨不忍睹。”

这个路段总是出‘交’通事故,前面有提醒标志,有限速标志,已经限到40了,你还能怎么限。让外地车绕道想都不用想,这里是雨山不是思岗,附近就这一条路,想修一条绕城公路的成本高得惊人。

天桥,看来这里必须要建一个天桥。

韩博打定主意回去“磨磨”王县长,跳下车说:“抓紧时间勘查,勘查完赶紧把肇事车拖走,后面估计堵几公里了,不能影响‘交’通。”

“是!”

堵成这样,局长的车一样开不过去,众人只能提着勘查箱步行。

又来五六个警察,其中一个似乎是领导,老百姓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许多人一直跟到建材批发市场北侧两百多米处的命案现场。

这么多人,这怎么搞!

怎么赶都赶不走,顾新民急了,立即举起对讲机:“巡警队巡警队,我刑警二中队顾新民,韩局正在建材批发市场附近勘查现场,请安排民警过来维持现场秩序。”

“巡警队收到,巡警队收到,驴角卡口的人员马上过去。”

驴角卡口是出城检查站,离这里不远。

等了大约五分钟,一辆无牌的旧面包车,闪烁着警灯,拉着警笛从北边缓缓开过来,包里司机在内的六名巡警跳下车,迅速拉起大前天才装备的警戒带。

举着警棍,举着对讲机,声‘色’俱厉喝呵道:“往后推,往后推,全部往后推,公安执行公务,有什么好看的?”

“说你呢,没听见,还往前挤,信不信我拘你!”

……

不能怪民警工作作风粗暴,这些群众太喜欢看热闹,不光看热闹还跟你捉‘迷’藏,这儿不许过来,我从那边绕,能走近一点是一点,好像走近有什么奖励似的。

韩博这个名字有一定威慑力,韩博却不敢轻易表‘露’身份。

一旦被他们知道公安局长来了,天知道会不会有人跑过来告状,接-访是应该的,但不能因为接-访影响工作。

不管怎么样,随着巡警到来,秩序总算维持住了。

“应该把那个丁佩文带来的,算了,下次再押他过来指认现场。新民,介绍案情。”

“是。”

顾新民指指前面堆满垃圾的一片‘操’场,简明扼要汇报道:“报告韩局,嫌犯丁佩文‘交’代,去年6月14日晚9时许,他与另外两名嫌犯小达和包全业,在河滨路夜市大排档喝完酒去前面包全业租住屋时,看见一辆长途大巴停在市场‘门’口。”

“三人游手好闲,晚上在大排档吃饭喝酒没给钱,身上也没钱给。摊主同样不是省油的灯,找了几个社会闲散人员跟他们打过一起,那几个人在我们的抓捕清单上,已经落网。总之,他们穷凶极恶,觉得被害人落单,周围又没什么人,决定干一票。”

“谁先提出来的?”

“丁佩文说是包全业先提出来的,不过这个情况要等另外两个嫌犯落网之后才能确定。”

就这么说不够形象,顾新民根据已落网嫌犯‘交’代的情况,从被害人下车的位置,一边比划一边介绍。

“被害人身上斜挎一个皮包,还有一个黑‘色’旅行包,大概有这么大。他可能在雨山有认识的人,下车之后先四处张望,然后开始打手机。有手机应该是有钱人,包全业就是这么提出的。”

“丁佩文声称包全业提出来之后他有点怕,说小达跟包全业一拍即合,三个人连自行车都没有,步行的,两手空空。作案需要工具,小达看看四周,没找到棍子之类的东西,大概从这个位置,捡起一块石头。”

“丁佩文说出于哥们义气,他也捡起一块,包全业又捡了,三个人背着手,把石块藏在身后,不动声‘色’走到这个位置。他们是惯犯,根本不需要刻意策划,包全业故意走到目标面前,吸引目标注意力。”

“小达绕到目标身后,挥起石块就往目标头上砸,就这样连续猛击,丁佩文声称他当时吓傻了,没动手。到底砸过几下,他记不清,只知道砸了几下目标倒下了,自始至终都没惊叫。”

“包全业捡手机,小达翻被害人衣袋,翻找出钱包,然后撒‘腿’就跑。往那个方向跑的,跑到建材市场后面的小树林,把手机卡取出来扔掉,借助手机的光分钱,分完钱把钱包也扔掉了。”

“丁佩文‘交’代他们看了一眼身份证,知道抢的是东广人,但钱包里只有800多元钱。包全业说那人脖子里有金项链,应该值不少,刚才忘了揪下来。小达也认为外地人身上不可能只有这点钱,怀疑被害人把钱藏在旅行包里。”

“三人鼓起勇气,再次回第一现场,在前面拐角他们停了一下,观察有没有人注意,确认路上没人,跑过去揪金项链。考虑到在路上翻包太容易暴‘露’,三人一不做二不休,将被害人抬到市场后面的小树林……”

胆子真够大的,居然敢回现场!

韩博一边走一边根据他的描述在脑海中重建现场,老徐则边走边问:“顾队,落网的那个丁佩文,凭什么确定被抢的外地人已死?”

“这涉及到是不是命案,这个问题很重要,我反复审问过。他说后脑勺砸破了,头发和背上全是血,只有出气没进气。抬到前面树林包全业探过鼻息,说已经死了。他们三人也搞一身血。”

所说的树林其实是一个缓坡,林子并不密,也不大,下面是一条小山沟,蜿蜒曲折,污水横流,韩博抬头看看身后,坡上是职业学校,不过没有路,上面还有一道两三米高的围墙。

从下面能看见上面,从上面应该看不清树林里,何况案发时正值深夜。

韩博跟老徐等人一样随时折下一根树枝,拨拉脚下杂草,试图寻找血迹,时间过去太久,风吹日晒,雨水冲刷,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尸体往哪个位置抛的?”韩博扔下树枝问。

“这,丁佩文说是这。”

“昨天带他来指认过现场?”

“来两一趟,白天一趟晚上一趟。”

一个涉嫌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打架斗殴的嫌犯,不太可能为立功赎罪编造不存在的事实,更不可能把自己也编造进去。

况且他供出两个人,如果瞎说,等另外两名嫌犯一落网,他的谎言就会被拆穿,到时候别说争取宽大,反而要加上一条诬陷的罪名。

他应该不会说谎,可是一具尸体怎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韩博在老徐的帮助下‘摸’到沟底,跟着顾新民踩在石头上磕磕绊绊往前走,一直走出四百多米,回头问:“新民,你有没有查过,案发后到现在有没有发过大水?”

“韩局,我们这气候您知道,天无三日晴,这里地势地,现在沟里没什么水,一下雨,尤其连下几天雨,水位就高了。不过这条沟跟其它沟不一样,不长,前面有一个水塘,养鱼的人担心发水时鱼会跑掉,在前面设置好几道网,尸体要是被冲下去,不可能不被发现。”

“周围群众全询问过?”

“询问过,不光我们问过,还请王所安排治安员问过,谁都没看见。”

韩博想了想,转身问:“老徐,这一带有没有野兽,比如狼之类的?”

“野‘鸡’野兔有,狼没有。”

“可能是野狗”,技术民警小王低声道:“周围很多人养狗,有家狗,有流‘浪’狗,不能排除野狗撕咬,把尸体撕碎拖走的可能‘性’。”

老徐摇摇头:“理论上有这个可能,但事实上不太可能,一具尸体那么大,就算十条饿急的野狗也吃不完。”

“一天吃不完,十天半个月呢,狗改不了吃屎,屎都吃,**的尸体估计一样会吃。”

在南港工作时,曾参与过清理积压案件。

南州分局辖区有一起命案,因为被害人尸体火化了,当时没进行严格的法医病理检验,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把案子打了回来。

这个案子比那个案子更棘手,那个案子至少有骨灰,至少知道被害人身份,这个案子什么都没有,怎么往下查?

韩博沉思了片刻,凝重地说:“老徐,我车上有试剂,有特种灯源,你们辛苦一下,晚上从第一现场开始勘查,仔仔细细勘查,从第一现场勘查到抛尸现场,看能不能提取到点生物检材。”

“是!”

“新民,你去看守所把丁佩文提出来,晚上让他指认。今晚主要是勘查,明天一早请城区和城东派出所协助,必要时可发动群众,先搞清那个小达的身份。”

……………………

ps:推荐一本好友的书《我的1979》,同时获得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奖项的作品,非常不错f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