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收网(二)

第五百四十四章 收网(二)


                ‘摸’黑走二十几里山路,带浙省的几个同行和十几名武警去抓嫌犯。

好不容易抓着嫌犯,把人带回所里,要连夜审讯,确认浙省同行有没有没搞错。一直折腾到凌晨四点,让同行把嫌犯押走,上级又有命令,让配合打黑专案组去三峰村抓一个嫌犯。

三峰比凤崖村更远,路更难走。

又困又饿,脚上走出两个大泡,双‘腿’跟灌满铅一般几乎失去知觉,王彬累得像一条死狗,回到所里倒下便睡。

8点45回来的,睡不到三个小时,教导员过来叫,起来一看,小院里聚满人,男‘女’老少全有,哭哭啼啼,看见民警就抱着‘腿’不放,打探消息,哀求民警放他们夜里被抓的亲属。

夜里给刑警、武警带路的不只是自己一个,在绿竹乡抓的也不止两个嫌犯。王彬回头看看四周,终于明白教导员喊自己出来干什么了,群众太多,要维护好秩序。

“闹有什么用,哭又有什么用?”

教导员又被三个背着孩子的‘妇’‘女’缠住了,声嘶力竭地吼道:“你们男人老实本分,遵纪守法,公安能抓?一个不务正业,敲诈勒索,拦路抢劫。一个有好日子不过非要去贩毒,贩毒是什么罪,杀头的大罪!现在知道怕了,现在跑过来闹,早干什么去了?”

“松开松开,把手松开!”

民警老丁啪一声拍下桌子,警告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行为,你们是在扰‘乱’国家工作机关秩序,是在妨碍公务。夜里在凤凰抓七个,全是胡搅蛮缠的。再不松手,我连你们一起抓!”

基层工作不好做,全是老弱‘妇’孺,难道你真能抓。

王彬反应过来,拍拍桌子,唱起白脸:“你们来所里有什么用,人是打黑专案组、扫毒专案组和浙省的刑警来抓的。派出所管治安不管刑事案件,找我们没用,人又不在我们这儿。”

“找你们没用,找谁有用?”一个老人泪流满面问。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说句不中听的话,现在找谁都没用。再说专案组是干什么的,他们不在局里办案,别说你们,连我都找不到。回去吧,都回去吧,回去等消息,有消息我们也通知你们。”

连哄带吓唬,折腾近一个小时才把这帮嫌疑人亲属打发走。

王彬累,教导员和老丁同样一夜没睡觉,同样很累,不约而同瘫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说:“赵所和小王刚去头角村,带高鹤他们去的,这是第三‘波’。我们都别睡了,靠在这眯会儿,指不定等会儿又有任务。”

一‘波’接着一‘波’,当年“严打”也没这么大声势。

老丁点上根烟,神神叨叨问:“教导员,姜局真被双规了?”

这不是什么秘密,至少现在不是。

教导员点点头,确认道:“不光姜文利,钱光明、章兵、孙亚东也进去了。让他们收黑钱,现在抓瞎了吧。还有黄天,原来韩局早就开始谋划,先调虎离山,这会儿人应该从省城押回来了。”

“局里查处?”

“局里先控制住人,接下来肯定要移‘交’给纪委。赵军不是调走了么,一样躲不过去。韩局要么不出手,一出手真是雷霆万钧。”

问题主要出在城区及城区周边几个乡镇,绿竹是全县最穷的乡镇之一,用老百姓的话说是“没油水”,韩博清理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跟绿竹派出所没什么关系。

新任局长比想象中更厉害,居然拿下了姜文利。

之前不止一次举报过,因为地区机关遴选公务员的事还给省政法委寄过反应材料,王彬一直忐忑不安,生怕被打击报复,现在终于松下口气,禁不住问:“教导员,吴金宝、王海涛、于‘波’几个罪大恶极的全落网了?”

“一个不拉,抓捕于‘波’时好像还开了枪。你知道昨晚出动多少人,包括武警,出动一千多人。吴金宝的一个手下,不知道是收到风声还是巧合,在行动前开车跑了,结果还没跑上国道就被卡口民警逮了正着。”

聊着聊着反而不困了。

教导员‘抽’完最后一口烟,接着道:“陈大打黑,卫大扫毒,高鹤说大小毒贩抓40多个,毒鬼抓了两百多,毒贩进看守所,毒鬼进戒毒所。这会儿看守所、戒毒所人满为患。向大抓完吴金宝,立马带人扫黄,高鹤说今天一早汽车站好多‘女’人,没被逮着的小姐不敢在我们雨山呆了。”

老丁感叹道:“乌烟瘴气这么多年,雨山的天总算晴了。”

“夜里不光打黑、扫毒、扫黄,赌一样抓。韩局上任那会儿,吴金宝警觉‘性’还是很高的,让手下马仔把赌场搬到新陵。后来见韩局没什么动静,又让马仔搬回城东,结果便宜了王大海,夜里抄了一下,抓获参赌人员三十多个,缴获赌资六十多万。”

正聊得起劲,手机响了,刑警大队长陈百川亲自打来的。

教导员急忙摁下通话键,起身道:“陈大,我温子牛,有什么指示,是不是有新任务?”

“老陈,任务暂时没有,只有一件事。打黑力量不足,警力太紧张,韩局指示把你们所的王彬临时‘抽’调进专案组,让他立即移‘交’工作,下午3点前到专案组报到。”

“好的,他就在我身边,我让他赶快去。”

“我?”

“你也听见了,不是你还有谁。这是个机会,好好把握住,表现出‘色’说不定能留在城里,别跟我们一样总窝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沟。”

“赶快去吧,你那摊事没什么好移‘交’的,教导员说得对,要把握住机会,至少要利用这个机会跟刘晓彤把关系确定下来,那么好一个姑娘,可不能让人捷足先登。”

所领导和所里同事没得说,真非常好。

王彬困意全无,连忙收拾东西往县城赶。

本来打算开摩托车的,教导员担心他没休息好,容易出‘交’通事故,请隔壁水利站的小王开摩托车送。

太‘激’动了,忘问专案组在什么地方办案。

陈大太忙,估计也没想起来忘了说。

王彬没办法,只能先来局里,风风火火赶到公安局,大‘门’口热闹非凡,有群众在燃放鞭炮庆祝吴金宝等黑老大落网,有群众敲锣打鼓送锦旗,这一幕是雨山公安局从来没有过的。

政委和政治处路主任估计同样一夜没睡,眼球里全是血似,但‘精’神却非常好,正笑容满面接待群众。

领导正‘露’脸呢,王彬自然不能往前凑。

感谢完乡水利站的小王,背着包绕过人群,一口气跑到局办公室。

夜里抓那么多嫌犯,看守所、戒毒所,特巡警大队、雨山派出所、城东派出所,刑警二中队、三中队、‘交’警一中队、‘交’警二中队……只要能用的办公用房,这会儿全成了询问室。

机关民警要么‘抽’调去参与审讯,要么去抓捕落网嫌犯‘交’代出来的嫌犯,要么协助治安大队查处治安案件,上上下下忙得焦头烂额,整个二楼就剩下刘晓彤一个人值班。

“王彬,你怎么来了?”她放下刚打印好的材料,一脸不解地问。

“陈大让我来的,让我去打黑专案组。”

“赶快去啊,他们正缺人手,来局里干什么?”

“我不知道专案组在哪儿办案,不来局里能去哪儿。”

昨晚开会时韩局说过“专案组经过一个多月的‘摸’底”,事实上不说也知道打黑扫毒两个专案组早成立了,不然怎么会有那么长一张抓捕清单。

刘晓彤反应过来,拿起电话说:“专案组在哪儿办案我也不知道,我帮你问问。”

陈大手机占线,张副大队长手机一样打不通,估计全在忙。又不能因为这事给其他局领导打电话,刘晓彤只能放下电话等会儿再打。

王彬探头看看热闹非凡的大‘门’口,好奇地问:“晓彤,韩局呢?”

“睡了,刚睡。”

“他也熬了一夜?”

“他是局长,是总指挥,这么大行动他能甩手不管?”

刘晓彤给他倒了一杯水,笑盈盈解释道:“夜里11点半送走县领导就去看守所组织审讯,然后去戒毒所,大行动接近尾声开始送地区公安局、武警支队和周边几个县局的同志,来那么多人,送走一拨又一拨。把帮完忙的援兵全送走,又同陈大、卫大、向大他们开会,研究下一阶段行动部署。”

“睡在办公室,没回家?”

“嗯,办公室有张钢丝‘床’。”

对雷厉风行的新任局长,王彬既敬佩又害怕,毕竟越级反应情况,而且反应的是想调走局里不让走的情况,在局领导看来自己属于不安于现状,无心在雨山工作的民警。

他喝了一小口水,‘欲’言又止问:“晓彤,韩局有没有跟人说过我跟何路联名反应情况的事?”

明明知道局里不会放人,还干那样的蠢事!

刘晓彤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问:“现在知道怕了?”

“搞这么大阵仗,一下子抓那么多人,连姜文利都拿下了,谁不怕?对对对,你说得对,当时我不应该挑这个头,但也是没办法。二十好几的人,辛辛苦苦念完大学,好不容易考上公务员,结果连自己都养不活。”

“工资不是补发了吗?”

给领导留下那么坏印象,以后想进步就难了,刘晓彤反问了一句,嘀咕道:“韩局虽然从来公开没提,其实对你们搞的事很重视。局里马上设立指挥中心,还要成立经侦大队,人员会从我们这些年轻民警中选拔,政委负责这事,说是要搞公开竞聘,也不知道你有没有机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