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四十二章 最长的一天(二)

第五百四十二章 最长的一天(二)


                县-委书记办公室,烟雾缭绕。

关书记抽烟,王县长抽烟,政法委书记范金福也抽烟,三人一根接着一根,比平时抽的更多更勤。

“鉴于我县治安问题严重,考虑到我县公安队伍存在严重问题,上级原打算异地用警、异地关押、异地审讯的,但这涉及到我雨山县委县政府的威信,作为副县长兼公安局长,我必须据理力争。

周书记原则上同意由我们县局组织指挥打击行动,并负责后续侦办。同时也明确要求吴金宝、王海涛、于波等四个民愤极大的涉黑团伙主要成员,需异地羁押、异地审讯,将来要移送异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由异地法院审理……”

韩博兑现了承诺,行动前向县委汇报,不过这个时间有点紧,直到行动前最后一刻才汇报。

此时此刻,地区公安局异地抽调的六百多名干警,正从四面八方往雨山赶。

这只是参与抓捕行动的公安干警,包括驻扎雨山在内的十二个县的武警(内卫),也会参加今晚的行动,配合交警和治安民警封锁雨山通往外地的大小路口,要对抓捕清单上的几百个嫌犯来一个瓮中捉鳖。

除此之外,还有70多名来自外省的刑警。

他们之前来雨山执行过抓捕任务,要么因为当地人阻扰甚至围攻,要么因为雨山公安不提供协助,一直拿逃回雨山的雨山籍嫌犯没办法,今夜要给人家一个交待,积极主动联系兄弟公安机关,请他们过来把人抓走。

改革开放以来搞过好几次严打,但规模、声势、范围远无法与这次相比。

关书记何尝不想打掉危害雨山多年的那些黑恶势力,何尝不想把那些瘾君子送进强制戒毒所,关键这会拔出萝卜带出泥,尤其那几个黑老大,在雨山编织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抓他们必然会牵扯到一批党政干部。

他瞻前顾后,既没说支持,也没反对,就这么一声不吭。

范金福跟他的想法差不多,担心会引发雨山官场大地震,欲言又止,想让韩博把握好尺度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王继发最高兴,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啪一声拍了下大腿:“关书记,箭在弦上,容不得我们再犹豫。长痛不如短痛,想改变雨山现状,必须把那些毒瘤铲除掉!”

“继发县长,我理解你的心情,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要冷静,要顾全大局。稳定压倒一切,因为羊的事刚闹出过一个大笑话,我们雨山再也经不起折腾,不能再上头条。”

关书记的言外之意很清楚,打击可以,但不能造成恶劣影响。

范金福不失时机问:“韩博同志,能不能先把账记下,把姜文利先调到政协,等时机成熟了再由纪检部门查处?”

就是因为你们优柔寡断,雨山治安才会差成这样。

别人可以放一马,姜文利不行!

韩博抬头道:“范书记,姜文利是副处级副局长,不是县管干部。刚才忘汇报,省纪委派了一个督导组,地区纪委已经立案调查了。我在回来的路上接到地委通报,地委领导要求我们公安局配合纪委工作,我们局纪委书记田南辉同志也应该接到了上级命令。”

绕过县委直接下命令,可见地委决心有多大。

关书记意识到局势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猛然站起身:“既然上级如此重视,对于接下来的严打县委全力支持,三位,时间不早了,一起过去吧。”

……

检察院、法院和司法局一把手全到了,正在楼下等。

他们不知道要开什么会,关书记、王县长和政法委范书记面色凝重又不敢问,只能满腹狐疑地跟上考斯特客车,一起赶到县公安局。

一进公安局大院,气氛明显不对。

门口本来是保安站岗的,今天换成了荷枪实弹的武警,正值下班时间,机关民警和职工却只进不出。

下车上楼,武警更多。

楼道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连厕所都有武警战士执勤。

众人走进会议室,政委蒋正午上前敬礼汇报:“报告关书记,雨山县公安局副科级以上干部集合完毕,应到62人,实到41人,请指示!”

“请稍息。”

“是!”

随着蒋正午一声令下,齐刷刷站起来的四十多名干警又齐刷刷坐下来,县领导走上主席台就坐,检察长和法院院长是副处级,有资格坐在台上。

司法局长只是正科级,本来没资格坐台上的,但公检法司像一张桌子的四条腿,缺一不可,在韩博的邀请下也走上主席台,坐在最左边。

形势很明朗,从王恒收手机和枪,从政委和张副局长缠住姜文利的那一刻,与会民警就意识到这个会议不简单,就意识到新任局长要“大开杀戒”。

几家欢喜几家愁。

心里没鬼的民警不仅不紧张反而很激动,屁股不干净心中有鬼的民警则魂不守舍。姜文利更是如坐针毡,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关书记盯着姜文利看了几秒钟,再回头看看检察院、法院和司法局一把手,淡淡地说:“韩博同志,开始吧。”

“是。”

韩博接过王县长递来的话筒,清清嗓子,大声道:“同志们,根据地区政法委要求,经县委、县政府同意,决定今天召开‘打黑恶、扫毒害、追逃犯、治乱点’专项整治行动动员大会。”

打黑!

果然是打黑!

前城东派出所长钱光明吓出一身冷汗,收过黑老大钱的前刑警副大队长章兵整个人已经吓傻了。

姜文利自认为从来没出过面,一切全是赵军经手的,赵军又调走了,“笑面虎”应该没证据,反而稍稍松下口气。刚才变相控制过他,蒋正午反倒有些担心,怕他过了这一关会报复。

这时候,两个身材黑色西服的中年干部走进会议室。

长相陌生,台下的人之前从来没见过。关书记似乎认识,朝两位不速之客微微点了下头。他们没跟关书记打招呼,直接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台上的韩博。

“同志们。”

韩博接过看完,抬头道:“会议正式开始之前,先宣布中-共凯山纪委关于实施‘两规’措施通知书,雨山县委、雨山县纪委、雨山县公安局: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第二十八条之规定,经地区纪委研究,对雨山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常务副局长姜文利同志实施‘两规’措施……”

韩博的话如晴天霹雳,姜文利吓得浑身发抖,额头上渗出黄豆般大的汗珠。

纪委干部走到他面前,掏出盖有凯山地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大红印戳的《“两规”决定书》,递上一支笔,冷冷地说:“姜文利同志,签字。”

令所有人倍感意外的是,姜文利很快缓过神,不仅老老实实签字,而且站起来强作镇定地说:“我拥护上级决定,积极配合组织调查。”

这样的人见多了,比他更夸张都见过。

纪委干部收回签好的决定书,面无表情说:“姜文利同志,请跟我们走吧。”

又进来两个从未见过的纪委干部,开始进来的另一位纪委干部则朝主席台上说道:“关书记,王县长,韩县长,感谢各位领导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打扰各位了,不好意思。”

说完之后,同另外三位同事一起把姜文利带出会议室。

姜文利都拿下了,其他人还不是易如反掌?

就在蒋正午琢磨着新任局长会怎么收拾钱光明等害群之马之时,关书记突然淡淡地说:“韩副县长,关于其他涉嫌违法违纪的同志,现在通知县纪委估计来不及,干脆由你们局纪委先介入。”

“这样也好,把这些事办完再开动员大会。”韩博点点头,起身道:“南辉同志,关书记已下达指示,请你贯彻落实。”

“是!”

大鱼是地区纪委的菜,小鱼局纪委不能错过。

干了两年公安局纪委书记,田南辉等的就是这一刻,站起来转过身,指指钱光明等人:“王恒同志,把他们带走。”

“关书记,王县长,韩局,我是冤枉的!”

“韩局,我错了,求您高抬贵手,给我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我举报,我检举揭发。”

……

大祸临头,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

钱光明不服气,一边挣扎一边喊冤叫屈。章兵嚎啕大哭,泪流满面,逮着东西就死死攥住,一个劲哀求。

正在开大会,台上坐着县领导。王恒岂能让他们在此久留,同涌进来的武警战士一起把他们架出会议室。

当这么多中层干部面抓人,一抓好几个,其中包括一个副处级的常务副局长。极具震撼力,谁也不敢再小瞧台上的年轻局长,估计今后谁也不敢再阳奉阴违。

问题严重的害群之马全被带走了,看着台下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韩博觉得顺眼得多。

他再次清清嗓子,抑扬顿挫地说:“同志们,会议正式开始,根据省和地区两级党委指示精神,县委决定成立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县委关书记亲自兼任组长,政法委范书记和我兼任副组织,加强对打黑、扫毒、追逃及治乱工作的组织领导,细化工作方案,强化责任落实,做好相关保障,全力推进专项行动深入开展!”

“坚持坚持‘黑恶必除,除恶务尽,打早打小,露头就打’的方针,按照‘有黑打黑、无黑除恶、无恶铲霸、无霸扫痞、无痞治乱’的原则,对12类重点行为予以打击!”

“多措并举,全警参与,将拳头挥向那些为谋求经济利益,非法垄断矿产资源开发、交通运输、建材市场、批发市场、物流行业,插手征地拆迁,以及隐匿在歌舞、娱乐、餐饮等娱乐服务行业场所的黑恶势力。”

“在城区,要对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活动展开严厉打击,挤压其违法犯罪空间;在农村,各派出所、刑警队要广辟案件线索,对采取暴力等手段横行乡里、称霸一方、长期滋扰群众、强买强卖、强装强卸的地霸、村霸、路霸等黑恶痞霸团伙予以严厉打击!”

“要选择有重大影响或群众反映强烈的黑恶线索为突破口,实施重点经营,精准打击;灵活运用‘两级联办’及异地办案、异地用警、异地关押、异地审讯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工作制度,充分发挥‘证据册’作用,全面收集、固定证据。”

“此外,在办理涉黑案件过程中,预审和法制部门要负责好材料审核、证据把关,便于对案件方向上有总体把握和证据材料的融会贯通,始终保留适当警力与检、法机关无缝对接,及时开展必要的补充侦查,把案件办成铁案,确保诉得出、判得下!”

………………

ps:上一章被屏蔽了,晚上找不到编辑,不知道这一章会不会被屏蔽,搞不清现在的尺度,有点郁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