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政府经济顾问

第五百三十六章 政府经济顾问


                韩博忙着工作,李晓蕾、老卢、王大姐也没闲着。。: 。

上午去街上转了一圈,添置居家过日子所需的东西,顺便熟悉这个山区小县城的环境。买了一大堆出菜,中午简单点,准备晚上做一顿丰盛的,打算邀请对面的顾副县长和楼上的王县长等邻居。

“这地方的干部有问题,人也有问题。”

今天的所见所闻与良庄有着天壤之别,老卢感慨万千,手里摘着菜,嘴里嘟囔着:“穷则思变,穷成这样还好吃懒做,一帮二三十岁的人不务正业,要么围在路边赌博,要么蹲在路边烤土豆喝啤酒,不干活,不劳动,怎么脱贫,怎么改善生活水平?”

他有资格这么评价。

论吃苦耐劳,江省人尤其南港等江北地区的人真没得说。

许多人出去打工,年头出‘门’年尾回来,有文化、有一技之长的人进厂,没文化的人去工地干,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别看一年赚一两万甚至两三万,可人家赚的全血汗钱。

赚到钱之后也不挥霍,先把小洋楼盖起来,然后培养孩子。

自己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大累,谁也不希望孩子将来也吃苦受累,自然而然会重视教育,所以现在思岗大学生很多,计划生育又抓得紧,以至于县领导开始担心再过十来年农村没人种地。

李晓蕾同样能感受到这里的人没改变现状的意识,轻叹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觉得这里没形成良庄那种相互攀比、家家攀比、积极向上的风气。西川自然条件比这里好不了多少,但西川人有改变现状的意识,所以出去打工的人多,不像这儿个个窝在家里等政fu扶贫款。”

“出去打工也要有人带。”

王大姐把鱼炖好,坐下道:“大道理我不懂,我只知道要是没人带,在外面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去哪儿找工作?”

正聊着,外面传来敲‘门’声。

李晓蕾擦干手去开‘门’,原来是王县长夫‘妇’到了,还提着两个大西瓜。

“王县长,嫂子,请进。”

“晓蕾,卢调(调研员的简称),王大姐,在雨山习不习惯,雨山水质不太好,许多人过来之后水土不服。”

“谢谢王县长关心,我们还行。来,坐坐坐。”

老卢俨然成为“一家之主”,热情招呼王继发夫‘妇’坐,嗓‘门’一如既往地洪亮,只是普通话不太标准,需要认真听才能明白他的意思。

“卢调,我不坐了,我去厨房给王大姐帮忙。”王县长爱人非常谦和,微微一笑,径直走进厨房。

“晓蕾,你坐,我们坐下聊聊。”

下午打听过,眼前这位漂亮的‘女’士比她爱人厉害多了。只要上级重视,上级能下定决心,雨山治安绝对能搞好。但经济建设跟维护社会治安完全是两码事,上级再重视、再有决心也没用,需要真正的大能人。

当过一个产值上亿的集团bj公司经理,紧接着出任一个乡镇农民合作基金会董事长,并且把一个农基会发展成一个资产十几亿、储户存款上百亿的城市商业银行。

市县两级的“十大杰出青年”,“巾帼建功先进个人”,省级三八红旗手,有学历、有能力、有掌管大集团大银行的工作经验,这样的人才去哪儿找?

王继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婉拒了老卢递上的香烟,微笑着说:“晓蕾,在你们江省我也有几个朋友,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大吃一惊,为支持韩博同志工作,你连南港城市商业银行董事长都辞掉了。”

“王县长,您消息真灵通。”李晓蕾嫣然一笑,顺手拿起一靠枕搂在怀里,整个一贤惠的小‘女’人,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女’强人。

老卢把她当亲身‘女’儿一样看待,岂能错过这个显摆机会。竟起身跑进卧室,拿来一个大相册,打开封面,指着照片一张一张介绍起来。

“王县长,这是总-理亲切会见晓蕾时的合影,这位是我们江省前任省-委书记,这一张是晓蕾作为商务代表团成员随同国务委员出访时的合影……不跟你开玩笑,她辞职,我们南-港市领导真舍不得,思岗县委县政fu更舍不得放她走。”

“哎呀,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佩服佩服。”

“王县长,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只是机遇比别人好一点。要是大学毕业回bj工作,现在还不知道在干什么呢。”

“机遇是一方面,关键还是个人能力。”

王继发合上相册,饶有兴致问:“晓蕾,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有没有兴趣跟韩博一样来雨山工作?”

“王县长,我不是国家公职人员。”好不容易歇下来,李晓蕾真没考虑过工作。

“南港城市商业银行相当于事业单位,晓蕾,只要有兴趣,工作安排问题不大。”

“我不是没兴趣,关键我能做什么?”

“实不相瞒,我们雨山缺一位招商局长,如果您有兴趣,其它工作我去做。”

是金子在哪儿都能发光!

就知道自己提拔的干部和自己培养的接班人,不管到什么地方都能得到重用,老卢乐得心‘花’怒放,不过对这件事却有不同意见。

不来不知道,到了这儿一看他心里就有了数。

韩博十有**是省里派来当“救火”的,这个副县长兼公安局长干不了几年,小两口好不容易团聚,不能再跟以前一样因为工作分开。

他拍拍大‘腿’,口若悬河地吹起牛:“王县长,退休前我也主政过一方,当过十几年一把,我担任党委书记的良庄镇,现在是我们思岗第一大镇,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经济发展得也最好,去年工农业总产值89亿,今年力争超百亿。”

一个镇工农业总产值超百亿,一个县财政收入会有多少!

王继发很羡慕,洗耳恭听。

“论经济建设,我多少有一点心得。首先,主要领导要有魄力,干部要得力,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么,再就是要因地制宜。”

老卢顿了顿,跟作报告似的打着手势,抑扬顿挫:“王县长,我脾气比较直,说句不中听的话,雨山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不适合大张旗鼓招商引资。客商投资建厂首先要土地,雨山土地资源如此紧张,没那么多工业用地。

就算县委县政fu能征到地,给出一系列优惠政策,其它方面的成本还是太高。比如这里的油价,就比其它省份贵一块多,工业用水、工业用电估计也不便宜,再算上运输费用,在雨山的生产成本可能比沿海地区还要高。客商为什么投资,人家是为赚钱,这些情况他们会综合考虑,如果无利可图,他们是不会来的。”

话糙理不糙,王继发苦笑着点点头。

老卢越说越来劲儿,接着道:“想让老百姓富起来,我看只有两条路,一是鼓励青壮年外出务工,赚外地的钱回来建设家乡。我们良庄镇现在不只是赚外地人钱,从三四年前就开始赚外国人的钱。

你有机会可以去考察考察,镇上有六家涉外劳务中介,镇里开办了一家缝纫、厨师培训学校,基金会也就是现在的南港城市商业银行提供出国务工贷款,良庄派出所也就是韩博一手建起来的派出所,现在是全国公安系统一级所,配合镇里积极主动地帮出国务工人员办理相关手续,上上下下重视。”

这不光能赚钱,还能赚外汇。

王继发对涉外劳务输出非常感兴趣,禁不住问:“卢调,效果怎么样?”

老卢指指接班人,把机会留个李晓蕾。

“现在全镇出国务工的有三千多人,去新加坡和韩国的工资稍低一些,一个人年收入折合人民币大概十来万,去日本、欧美和中东地区的工资比较高,年收入折合人民币高的能达到三十万。”

光一个镇,一年出国劳务至少能赚3000万,一个县会有多少!

王继发不是没见过世面,只是没在沿海地区工作过,不知道这些细节,被这个数字震撼到了,暗想如果雨山也搞,出国务工的人回来肯定要消费,有些人甚至会在县城买房,房地产要是能搞起来县里不就有钱了。

老卢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再次接过话茬:“第二条路是发展旅游业,雨山风景多好,有山有水,青山绿水,据说还有一个民族乡。好好包装包装,宣传宣传,推广推广,再在旅游接待方面下下功夫,绝对能搞起来。”

“王县长,我也觉得想发展只有靠旅游。”

来之前李晓蕾从网上查过雨山资料,轻声道:“全县虽然有不少矿产资源,但相当于其它地区,开采成本太高,而且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从长远看,得不偿失。”

“不怕二位笑话,我一样清楚靠开矿发展经济很难,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县财政太紧张,现阶段还不能关停那些污染严重的矿。”

“理解,仔细想想您这个县长真不好当。”

“那就帮帮忙,跟韩博一样留在雨山工作,对招商引资没什么信心,对发展旅游感兴趣,完全可以来旅游局么。”

自由惯了,尤其担任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董事长之后是“一把手”,李晓蕾对进政fu部‘门’真没兴趣。

可人家盛情相邀又不能断然回绝,只能笑道:“王县长,事实上直到现在我还是思岗县人民政fu经济顾问。我可以当当参谋,出出主意,没必要搞那么正式。”

江省的朋友帮着打听过,眼前这位不光有本事、有人脉,而且家里非常有钱。有钱、有身份、有地位,没必要来这个穷山僻壤当什么旅游局长?

她跟她爱人不一样,她爱人本来就是国家干部,有政治报复,想在政法系统干一番事业。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王继发想了想,欣然笑道:“晓蕾,看样子只能退而求其次,热情邀请聘请你出任我们雨山县人民政fu经济顾问。不过你不能只问旅游,卢调关于劳务输出的提议非常好,你经验丰富,又有人脉,涉外劳务输出方面你也要帮我问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