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新人新气象

第五百三十三章 新人新气象


                吃完早饭,王恒没跟其他住宿的机关民警一样去办公室,快步来到公安局大门口,先检查钉在墙上的信箱锁有没有被人故意损坏,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信箱取出一叠举报信。..

警务督察,管警察的警察。

刚设立时群众期望很高,由于种种原因,督察的作为始终没发挥出来,至少在雨山谁也不相信督察能办事,以至于督察大队只有一块牌子和两个民警。

新局长一上任,立即公布《雨山县公安局警务督察受理群众投诉范围及工作流程》,设立举报电话和邮箱。

政府部门从年头到年尾,几乎天天下发文件,关键在于落实。

老百姓同样没当回事,结果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群众意识到督察不是吃干饭的,督察大队居然真整顿起警容风纪。

到处明察暗访,看谁不按规定穿着制式警服,看谁警容不整。

在公共场所所举止不端,有失警察形象的,不按规定使用警车,滥装警灯、警报器,不按规定按装警车牌照的,不是警察乱穿警服的,只要在职权范围内警务督察大队全管!

不仅管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的法警一样管。

前天晚上几个检察院的警察开警车在一个饭店喝酒,一个群众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打电话举报,等了四五分钟,戴着白色头盔的督察到了,先让那几个警察结账,然后把人带到局里。晚上联系不到他们领导,关了一夜,昨天早上通知检察院领导来领人。

抓到一个处理一个,《公安督察通知书》、《公安督察建议书》、《公安督察决定书》一份接着一份,搞得“警不聊生”,不光政法干警看见戴白色头盔督察头疼,其他政府部门的行政执法人员乃至一些小区和厂矿企业的保安都怕。不许乱穿警服,不许滥用警察标志,看见就收缴,不但收缴还要处罚。

经过一个月整顿,街上看不见几个穿警察制服的,只要看见基本上是真警察。

干的是得罪人的事,单位同事不是很喜欢,但也不表露出来。王恒跟几个刚上班的民警点点头,面无表情走进办公室,拆开信封一份一份看。

“王大,通知书打好了,您过一下目。”

小丁从来没现在这么扬眉吐气过,工作热情高涨,拿来一叠打印好的文件,看样子昨夜又加过班。

“好,我先看看。”

王恒接过文件,仔仔细细看完,再次拿起举报信,面无表情说:“小丁,准备一下,等会儿去凤塘,群众反应凤塘派出所不出警,预设警情,看他们到底作不作为。”

钓鱼执法,群众十分反感。

但对警务督察大队来说“钓鱼执法”是工作方式之一,据督察工作任务的需要,经警务督察队队长以上领导批准,督察人员可以模拟设置警情,实地了解被督察对象工作的真实情况。只要督察任务结束后,及时撤销所设警情。

警察办理案件要证据,督察执行任务同样要收集并固定证据。

小丁从柜里取出录音笔、便携式摄像机,不无兴奋地说:“是!”

王恒看完举报信,锁进保险箱,拿起电话向督察长请示。他是局长的亲信,执行的是局长交代的任务,纪委书记兼督察长怎可能不同意。一切就绪,二人蹬蹬蹬跑下楼,开着局里唯一的一辆喷涂督察标志的警车开出大院儿。

“不知道谁又要倒霉。”柳贵军站在窗口,冷不丁冒出句。

“督察算什么,这才是狠的,接下来有好戏看。”姜文利拿起一叠文件往茶几上一扔,满脸幸灾乐祸表情。

柳贵军拿起文件看了看,惊诧地问:“来真的!”

“一下子开六个,好大的魄力。”

“开除公职,哪有那么容易。”

“人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所以说接下来有好戏看。”

对于公职人员的处分有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和开除六种,“开除”是最高的行政处分。

这跟免职、撤职不一样。

免职属于中性词,既可以是正常调动的免职,也可以是犯错误而免职。撤职一般是犯了错误,撤销其行政职务,被撤职的人还是公务员,只是没权了。

开除公职就是开除出公务员队伍,被开除的人不再是公职人员,其社会养老保险账户自动被冻结作废,相当于砸他的“铁饭碗”。

政府绝对是最有人情味的雇主,虽然处分中有开除这一条,但考虑到“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习惯“批评教育、治病救人”,真正开除的极少,有些地方甚至出现过公职人员违法犯罪被判刑还没开除公职,还有工资拿的怪事。

“笑面虎”不光要开除民警,一下子还要开除六个,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柳贵军越想越忐忑,禁不住问:“姜局,他有没有回来?”

“回来了,夜里到的,小胡说来了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漂亮女人,应该是把家搬来了。”

“我们是不是打电话问问,要是他家属来了,可以请他们吃顿饭。”柳贵军不想跟顶头上司对着干,想跟新任局长搞好关系。

姜文利同样不想跟韩博撕破脸,沉吟道:“现在打电话问不合适,夜里到的,我们一大早就知道了,搞不好以为我们在监视他。等他自己说,然后再开口。”

“也行。”

与此同时,新任治安大队长古向宇正在一楼办公室里接电话。

刑警大队长陈百川打来的,想请治安大队协查几个矿上的爆炸物采购和使用情况。他提出这个要求,说明打黑专案组准备采取行动,先搞清几个黑老大手里有没有炸-药雷-管之类的爆炸物,动手时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事关重大,必须配合。

古向宇打开门看看,确认周围没人,沉声道:“老陈,我尽快组织一次民用爆炸物大检查,搞完之后及时向你通报。”

“谢谢,拜托了。”

“都是为了工作,别这么客气。”

挂断手机,古向宇回想起过去一段时间发生的一切。

第一次看见韩局是在西观派出所长,他当时还是来调研的省政法委研究室副主任,谈了半个多小时,当着政治处主任路明杰面,谈得并不深。

那天晚上他没回县城,住在派出所,吃完晚饭去集市上转了转。

相比其它乡镇,西观治安算不错的,可能给他留下的印象比较深刻,一上任就把自己调到局里接任治安大队长。

走马上任的第六天下午,他去湖溪、花渡检查工作,让自己陪同。

一路上说了很多,直到那一刻才知道他决心铲除吴金宝、王海涛等黑恶势力,决心整顿队伍、清理队伍中的害群之马。

几个黑老大为害一方好几年,要说没人给他们当保护伞真见鬼了。

至于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谁没点关系。

拔出萝卜带出泥,查一个会牵连出一串,甚至会涉及到级别很高的领导干部,这需要下多大决心、多大魄力。也只有他这样的“钦差大臣”才能干,换作别人真不行。

他真想为六十多万雨山百姓干点事,真想还雨山一个朗朗乾坤,这样的领导必须支持。

决不能打草惊蛇,搞大检查必须找个由头。

古向宇权衡了一番,起身走到隔壁,敲敲办公室门:“小刘,治安支队前几天不是下发过一份文件么,找出来,拿给我看看。”

“好的,我找找。”

……

9点21分,韩博赶到局里,开一辆悬挂江省牌照的商务车来的。

别人8点准时上班,他9点多才到,并不意味着他这个局长没以身作则,带头迟到早退,而是先去县政府参加过县长办公会。

经过局办公室,韩博停住脚步。

“晓彤,有没有驾驶证,会不会开车?”

“有,韩局,您有什么指示。”主任出去了,副主任发配去了基层派出所,办公室就剩下刘晓彤一个人,急忙起身相迎。

韩博指指停在院里的商务车,笑道:“我抽不开身,请你帮我跑一趟交警队,给这辆车换一副本地牌照。档案和行驶证全在车里,我身份证也在,储物柜里有几百块钱,按规定办。”

“韩局,这是您的车?”

“嗯,开好几年,开习惯了。”

雨山很穷,公安局更穷,局领导却个个配有专车。

局长和政委各一辆帕萨特,常务副局长是桑塔纳两千,另外几个副局长全是桑塔纳警车。

社会舆论对o牌车意见很大,韩博一上任就要求收回公安民用专段牌照,同时提议把钱用在刀刃上,把收回牌照的两辆帕萨特和三辆桑塔纳两千拍卖掉,局里设个小车班,以后局领导合用三辆警车。

刘晓彤暗想原来他自己有车,不用担心出行,急忙接过钥匙。(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