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磨刀不误砍柴工

第五百二十八章 磨刀不误砍柴工


                哪个“一把手”上任不调整干部,姜文利上任时全县局派出所长、刑警队长、交警队长,只要有点权的几乎调整了一遍,只有古向宇和王大海没动。

政法委书记范金福兼任公安局长,他只是兼任,一直在县委办公,平时极少去公安局,也调整过十几个人职务。

像韩博这么调整的极为少见,基层所队一把手只调整几个,居然把几十名事业编民警从派出所、刑警队、交警队、看守所全调到县里,暂时编入巡警大队,集中学习。同时把许多坐办公室的民警赶到基层,填补事业编民警调走造成的人员缺口。

正如所有人预料的一些,六十多名事业编民警激动不已,一下子成了最拥护新任局长的人。

在此之前,谁也没把他们当回事。

穿同样的警服,干同样的工作,工资比正式民警少,编制决定一切,没立功受奖机会,更不可能获得晋升。只有顾新民在一次抓捕行动中立过大功,差点连命都丢了,地区公安局都知道,最后让他担任刑警四中队副中队长,还是政法委承认组织部不承认的,相当于以工代干。

这么多年,就韩博把他们当回事,想方设法帮他们解决编制,他们自然拥戴,一接到政治处下发的文件便交接工作、收拾行李去巡警大队报到。

他们积极,别人可没他们积极。

公安实行准军事化管理,在编在岗的民警没办法,只能满腹牢骚收拾行李下基层。一些在编不在岗的,尤其那些已退居二线的,不把文件当回事。

找各种理由不去,有的身体不好,有的在外地,有的说上个月工资还没发,还有人说医药费没报销。

韩博早预料到会发生这些事,先让政委和政治处主任做工作,自己则在姜文利陪同下慰问老干部,紧接着去消防大队调研,然后去慰问驻扎在雨山的武警中队。

消防大队一样是武警,至少穿武警制服,属于公安现役。

挂的是“雨山县公安局消防大队”和“武警消防雨山县中队”两个牌子,大队长是少校,正营级,既是大队长也是中队长,兵力编制只有一个中队,但兵力只有一个中队。

武警中队隶属于武警支队,他们是内卫,不归公安管,最高领导机关是武警总部。但越往基层,内卫武警越少有齐装满员的单位。一个中队不可能有一百人,只有四十多个官兵。

三个地方一转,半天时间过去了。

回局里食堂吃完饭,去巡警队看望刚报到的事业编民警,讲了几句勉励的话,希望他们珍惜机会、认真学习,跟几个事业编民警谈谈心,便马不停蹄赶到县委,向县委关书记和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范金福汇报工作。

“韩博同志,动作不小啊,一下子调整那么多人。”

“报告关书记,调整幅度是不小,但主要是平调,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样有利于干部成长,也是对他们负责任的一种表现。至于新干部选拔任用,不光需要时间来考察,还需要县委支持。”

派出所长调来调去,在他的权限范围之内。

想提拔一个民警担任派出所长,那就涉及到行政级别,现在派出所长和教导员大多副科,那要经过县-委组织部,要把干部档案从人事局转到组织部,成为县管干部。

表面上看他没麻烦组织人事部门,事实上是避开了组织人事部门,关书记此前没料到他会这么干,所以把第一次听汇报的时间定在今天下午,还琢磨着要通过这件事让他意识到公安要在县委领导下开展工作。

好吧,你今天不需要,将来终究需要。

关书记微微点点头,不动声色说:“韩博同志,既然需要时间考察,那我们就把人事调整的事放一放,我想知道是对接下来的工作,你有什么设想,有什么好的思路?”

妥协是政治艺术。

关键你妥协太多,甚至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都作出了妥协。

虽然在雨山站稳了脚跟,基本上掌控住了大局,但手脚也因此被束缚住了,一些该清理出干部队伍的害群之马清理不掉,一些该调整职务的干部没法调整,笼罩在雨山官场的歪风邪气也刹不住。

韩博知道他非常不容易,但不想变成他一样的官员,意味深长说:“关书记,我认为磨刀不误砍柴工,想扭转全县的治安形势,必须先整顿队伍。既要加强管理,组织学习,也要想方设法解决民警的实际困难。”

“不打算搞几个专项行动?”

“饭要一口一口吃,许多事急不来的,暂时没其它打算。”

“要是有了,希望你能够提前向县委汇报,考虑到有可能造成的影响,县委要有所准备。”

“请关书记放心,也请范书记放心,雨山县公安局是雨山县人民政府的组成部门,要在县委县政府领导下开展工作。”

“好,我没什么问题了,老范,你有没有?”

“我没有。”

“今天到这儿,韩博同志,再次欢迎你来雨山工作。公安经费确实紧张,我昨晚跟继发同志研究过,想办法帮你解决一点,但主要还要你们自己想办法。”

“谢谢关书记,我知道县里也很难。”

“理解万岁,去吧,王县长好像在,抓紧时间找他签字,花钱地方太多,财政局账户上那点钱,今天在,明天就不知道在不在了。”

“再次感谢二位领导对公安工作的支持,那我就先过去找王县长化缘,过几天再来向二位领导汇报工作。”

很谦虚,很礼貌,笑起来很真诚,握手很有力。

不像一些从省级机关下来的干部盛气凌人,也不像一些年轻干部把自己搞得很老成。既有朝气又很世故,办起事来四平八稳,甚至绵里藏针,关书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沉默良久。

“关书记,我打听过,他本来有机会留在公安部机关工作的,结果主动要求回南港市公安局。在南港工作的两年里,参与和组织侦破过好几起大案。调到我们省之前,刚协助公安部禁毒局领导组织侦破一起特大贩毒案,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或许不是林书记调来的,很可能是公安部安排的。”

“有这个可能,谁让我们雨山是贩毒外流重点县。”范金福长叹口气,一脸沮丧。

关书记沉思片刻,抬头道:“他说得很清楚,磨刀不误砍柴工,正在磨刀。等磨好了就要出鞘,就要行动。”

拔出萝卜带出泥,搞不好就是一场雨山官场大地震。

范金福不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牵连进去,而是同关书记一样担心这一届领导班子能不能扛过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一旦问题严重到上级无法容忍的地步,上级必然会调整班子成员。

他想了想,冷不丁冒出:“我觉得还是应该以批评教育、治病救人为主。”

“嗯,看样子只能这么办,最好把工作做在前面,我跟青贵同志打个招呼,你们一起找个别同志谈谈,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问题,积极主动地向组织承认错误。”

……

关书记求稳,王县长则比较激进。

在申请拨款的材料上签完字,放下笔问:“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韩博回头看看身后,接过价值60万的批复,禁不住笑问道:“王县长,我不跟您交底,您是不是就不给我钱?”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干活,我凭什么给你钱?”那晚谈得很投机,办公室里又没外人,王继发说话非常随意。

“再等两个月,两个月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两个月,我的韩副县长,你就不能提前点。你知道两个月时间意味着什么,不光耽误招商引资,耽误全县的经济建设,还会有许多人民群众生命受到威胁,财产遭受损失。”

“王县长,要说急,我比您急!关键我不只是要抓他们,还要把他们送上法庭,让他们受到法律制裁。我要收集足够证据,要防止走漏风声,要等他们松懈下来,再组织力量统一收网,将为害雨山几年的黑恶势力一网打尽。”

“两个月,开什么玩笑,抓回来再审不行?”

“不行,我不能搞出一锅夹生饭,更不能知法犯法。”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非常时期就要采取非常手段,一个月,最多一个月,不然你拿着我的签字,财政局也不会给你钱。”

韩博既想要那些混蛋的命,也想要那些混蛋的钱!

公安局穷成那样,要么不出手,出手必须要有斩获,办理这样的案件,要同时办理那么多案件,两个月时间都有些仓促,何况一个月。

不过县长的心情可以理解,他好不容易请到几位客商来考察,一看到雨山治安差成这样,人家调头就走,谁敢来投资。

韩博早有准备,笑道:“王县长,要不这样,那些家伙暂时不动,我先组织警力搞好治安防控。比如安排民警上街巡逻,让内保大队牵头搞好校园治安,重点整治下汽车站、批发市场、农贸市场、木材市场和娱乐场所的治安,营造安全感,让群众晚上敢出门。”

“这还差不多,就这么说定了,两个月,两个月之后必须给我把那几颗毒瘤铲除掉!”

“请王县长放心,我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太久的。”

…………………………

ps:卓嫂怪我去上-海领奖没带她(现实主义题材征文的那个),居然决定也码字写文,也参加了个征文活动,信心满满,好像奖是为她准备的。

想法不错,脑洞也不错,可是一天只更一章,还是2000字的(还要我帮着修改),每五分钟刷一次后台看数据,搞的像那么回事。

刚刚又管我要章推,不推可以,后果严重。

万般无奈,推一下,书名叫《大旅行家》,旅游题材的(她喜欢旅游,整天研究这个),恳请各位兄弟姐妹去点击收藏一下,如果能给几张推荐票更好,谢谢o(n_n)o~(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