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第五百二十六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夜幕降临,晨鑫矿业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灯火通明。。: 。??

今天下午生的事太令人震惊,从接到政法委书记范金福不再兼任公安局长,前段时间在雨山调研的省政法委的什么副主任出任副县长兼公安局长的消息到现在,吴金宝一直心惊‘肉’跳,坐立不安。

“家芹,准备5o万现金,有急用!银行下班了,那就明天一早。”

“老二,公安局长换了,新官上任三把火,千万别撞他枪口上。歌厅几个有前科的,给他们点钱,打他们出去避避风头。眼睛给我放亮点,从现在开始,不许放毒鬼进歌厅,那些小姐也让她们收敛点。”

“老三,公安局长换了,我们树大招风,那些不服气的王八蛋肯定会搞事。这几天安生点,矿上那几个犯过事的赶紧给他们点钱,让他们滚蛋,有多远滚多远。把该藏的东西藏好,没事别拿出来,有事也不能拿出来。”

“大哥,有人找事这么办?”

“报警,打11o!”

吴金宝冷哼一声,挂断之后又拨通另一个号码:“大头,这几天风声紧,你们别在新场搞了。跟那些赌鬼说清楚,安全第一,去新陵,去新陵找个地方。”

该‘交’代的还没全‘交’代完,一个熟悉的号码打了进来。

吴金宝心神一凛,只听见对方紧张地说:“吴总,他到局里了,在楼上开党委会。不知道底细,不知道他为人,我不敢开口,要不你找别人吧,最好请个领导出面。”

新公安局长上任,就像往一潭死水里扔了一颗大石头。所有人全在观望,生怕‘激’起的‘浪’‘花’溅到自己。

想请新任公安局长出来吃顿饭,看能不能搞好关系,结果曾经一起喝酒、一起洗澡、一起唱歌的,甚至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那些当官的,不是借口有事,便是说什么让他出面请不合适,个个把自己当成瘟神,唯恐避之不及。

吴金宝越想越窝火,冷冷说:“我不找别人,我只找你。出来吃顿饭,又不是请他帮什么忙,有什么好怕的?”

“吴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强人所难!”

“强人所难,哼哼,搞清楚,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吴金宝完蛋,你一样没好日子过。”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段。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不快地说:“吴总,我一直以为你耿直、讲义气,没想到你会说出这样的话。”

搞定一个警察不容易,吴金宝意识到威胁不是办法,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说:“我是打个比方,你别往心里去。我不是怕他,是为大家着想,跟他搞好关系,‘交’个朋友,你心里也踏实。”

王八蛋,居然敢威胁老子!

你既然能说,一样干得出来。

站着‘阴’影里打电话的人,抬头看看灯火明亮的二楼会议室,淡淡地说:“我什么身份,有资格请副县长吃饭吗?吴总,你还是找姜局吧,姜局开口,这个面子他不可能不给。”

姓姜的是个老狐狸,请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让出这个面他绝不会答应。

吴金宝暗骂一句全是王八蛋,咬牙切齿说:“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我等会儿帮你问问他手机号。”

“行,等你消息。”

姓韩的在雨山整整调研了一个月,鬼晓得他知道些什么,从今天下午的“突击任命”上看,他绝对是有备而来。

想到那些身份迟迟没得到解决的事业编民警,想到那些想调走局里却不放的在编民警,会不会跟姓韩的捅出一些事,‘阴’影里的人更担心更紧张。

吴金宝民愤那么大,如果姓韩的真是铁面包公,肯定要拿吴金宝开刀立威。万一吴金宝落到他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阴’影中的人一连‘抽’了几根烟,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表哥,什么事?”

“老四,跟王海涛那帮人熟不熟?”

“请我喝过几次酒,表哥,他们请我还不是看你面子。”

“他们不是跟吴金宝有仇么,问问他们,为什么忍气吞声。”

“哥,你是说?”

“我什么没说,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

“哥,我知道你的意思,关键那是吴金宝,王海涛估计没那个胆,要是有胆还能等到今天。”

“吴金宝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身边应该没几个人。”

“行,我问问他们。”

“问完去你表姐那儿拿点钱,去东广避避风头。等我电话,让你回来再回来。”

“好的,我办事你放心。”

……

不是猛龙不过江,韩博到任,有人忐忑不安,有人提心吊胆,有人急得团团转,有人冷眼旁观。由于调研时始终没表过态,那些曾递过匿名信的基层民警,对新任的期望也不高。

相比严峻的治安形势,他们更关心自己的前途。

他们非常清楚不管谁当局长,都不可能同时放那么多人走。要是人全借地区机关干部遴选的机会调走,局里工作谁去干?

姜文利倒不是很担心,他是副处级副局长。自认为没什么把柄落于人手,就算有同级纪委也查不了。何况在雨山干这么多年,老部下那么多,一个孤身上任的副县长兼公安局长,手下没人怎么查。

“韩局,大概情况您调研时我全汇报过,今天没什么汇报的,政委,要不你给韩局汇报。”

你汇报过,我一样汇报过。

蒋正午暗暗腹诽了一句,一脸尴尬,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自己上任跟别人上任不一样,之前做过很多功课,韩博不想为难他们,微笑着说:“各位,正如姜局所说,该了解的我基本上全了解过。时间不早了,不做无用功,不‘浪’费时间,我先说说对接下来工作的一点想法,大家一起议议。”

“韩局,您尽管下指示,我们坚决执行。”

“那不成一言堂了?”

韩博摆摆手,不缓不慢说:“第一件事,我在调研期间注意到很多民警家庭困难,工资不能按时放,日子过紧巴巴的,还承担扶贫任务。自己的贫困问题都没解决,怎么去帮别人解决。

我知道这是县委的要求,明天下午去县委向关书记和王县长汇报时,我会据理力争,请求县委撤销类似于扶贫的这些非警务工作。术业有专攻,就算我们再重视再努力也干不好,不能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地,结果别人的田也没种好。”

不再管那些‘乱’七八糟甚至啼笑皆非的事,让民警一心一意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

到底是警察出身,非常清楚基层民警的难处,包括姜文利在内的局党委成员不约而同点头,表示赞成。

韩博没表现出哪怕一点强势,跟拉家常一般娓娓而谈:“第二件事,其实跟第一件事有点关系,刚才说到许多民警家庭困难,诸位在县局工作的时间比我长,非常清楚这一点。部队有句话叫吃饱了不想家,人吃不饱不仅会想家,工作都干不好。

个人困难,单位一样困难,几乎所有派出所刑警队外债累累,经费不足,不光影响正常工作,也影响到我们公安的形象。债主三天两头上‘门’,诸位说说,这么下去我们的干警有何威信可言?”

“韩局,经费问题我跟您汇报,我们又想过很多办法,只是……”

“我知道诸位为此伤透过脑筋,说句丧气话,我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但工作是第一位的,为保证工作正常开展,我们只能下决心下狠心,砸锅卖铁,先保障干警工资,先把最基本的装备配齐。”

“砸锅卖铁?”政委蒋正午下意识问。

“对,就是砸锅卖铁!”

韩博抬头看看会议室环境,轻描淡写说:“这房子一时半会塌不了,只要不是危房就能住。吴局上次好像提过,局里省吃俭用筹集了五百多万,打算建办公楼。事有轻重缓急,改善办公环境先缓缓,把这笔钱先用在刀刃上。”

说不建就不建,开什么玩笑!

姜文利头大了,想反对又没足够理由,紧皱眉头一声不吭。

韩博可不管他怎么想,接着道:“过两天我去省厅跑跑,看能不能争取到点专项经费。再向县里诉诉苦,刚刚上任,第一次跟关书记和王县长开口,两位领导应该不会让我空手而归,没个多也有个少。

争取是一方面,我们既要开源也要截流,明后天我们安排个时间,再研究研究招待费能不能压缩压缩,公车费用是不是能节省节省,看下半年能不能少订一些报纸刊物。总之,从现在开始,我们勒紧‘裤’袋过日子。”

行,你是局长,你说了算。

上级来视察,来检查指导工作,到时候看你怎么接待。

节省公车费用,也没问题,你带头,你不‘私’用我们也不用,一匹马大家骑。至于那些报纸刊物,别说你不想订,我们一样不想订,全是上面压下来的。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你这个局长不怕得罪上级,不怕得罪媒体,我们有什么好怕的?

众人依然保持沉默,等着他烧第三把火。

韩博没让他们失望,接着道:“再就是事业编民警的问题,我了解过,他们大多是经过考试进来的,一直参照公务员管理,却享受不到公务员的待遇。他们战斗在一线,许多同志已成长为骨干。同工不同酬这个问题不解决,直接影响几十名事业编民警的士气。

不为部下考虑的领导不是好领导,于公于‘私’,我们都要想方设法帮他们解决。编制那么紧张,几十个人一下子全过渡为公务员,显然不太现实。我打算去省城请两位老师,把他们组织起来,集中学习,让他们参加公考。

基础他们有,强化培训,针对‘性’培训,今年考不上明年继续。实在考不过的,我们再想办法争取编制,帮他们过渡成公务员。这么一来,他们就有盼头,既有利于工作,也能提高队伍士气。”

在雨山,没点关系谁你忙?

韩博不按常理出牌,不光要帮忙,而且要帮那么多事业编民警的忙。众人面面相窥,觉得很不可思议。

“韩局,这是一件好事,我举手双手赞成。关键这么一来有两个问题,他们要是考走了,局里工作谁去干?另外他们大多在派出所、刑警队、‘交’警队,在一线执勤,把他们组织起来,集中培训,基层所队警力不是更紧张了!”

“第一点是以后的事,路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到时候再招。至于他们集中培训带来的基层所队人员缺口,我打算来个警力下沉,组织局机关的在编民警下基层执勤,既能体验生活,又能增强队伍凝聚力,又解决了问题,一举三得。”

哪里是一举三得,很可能是一举四得、五得。

事业编民警在雨山就是民警,他们由于没公务员身份,不可能被委以重任。

这么一搞,他们绝对死心塌地跟你干,让他们上来,打局机关的民警下去,这哪是什么培训,分明打算对局机关来个大换血!

笑眯眯的,看上去‘挺’和气,事实上就是一“笑面虎”,要么不出手,一出手比谁都狠。

姜文利愣住了,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韩博又笑了笑,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省厅有个干部‘交’流计划,机关干部下基层,基层干部去机关挂职。有利于干部培养,这是好事。考虑到工作‘性’质要对口,我打算让治安大队长黄天同志去省厅治安总队挂职,西观派出所长古向宇同志是公安部一级英模,有他接通黄天同志担任治安大队长,诸位有没有意见?”

古向宇的资历别说担任治安大队长,当副局长都没问题。只是不太会“做人”,一直没得到提拔。

由于他太有名,有那么多荣誉和光环,

不管前面几任局长有多不待见他,但西观派出所长这个职务一直没调整,全雨山公安系统就这么一个英模,要是调整,上级肯定会有看法。

这个人事调整,谁也没理由反对,只能硬着头皮赞成。

有人去省厅,省厅一样有人来。

韩博宣布省厅治安总队民警贺小杰不走了,留着雨山县局挂职,担任法制科副科长,为期两年。王恒更简单,人家是转业干部,编制是戴着帽子下来的,直接任命王恒为督察大队副大队长。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