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调研(二)

第五百二十一章 调研(二)


                县城不大,东西走向一条大街,南北方向有几条小街。。: 。只有主干道路灯亮着,几条小巷‘阴’森森的,大半夜看不见几个人,一路之上冷冷清清。

人民路主干道两侧有几栋新建的楼,其它全是旧楼,还有一些居民自建的民房。

污水横流,垃圾随处可见,镇容镇貌实在不怎么样,作为县委县政fu所在地,比思岗最边远的良庄差多了,且进城时没见到几个企业。

接风宴摆在如意大酒店,一栋新建的五层楼,一楼大厅,二楼包厢,三楼洗浴和ktv,四楼和五楼是客房。

不用问便知道这是公安局的定点饭店,经理和服务员对范书记和蒋政委很熟悉,非常热情,直接把众人请到二楼最大的一个包厢。

进来时注意到‘门’口停着两辆警车,范金福招呼韩博三人坐下,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解释道:“今天客人不少,地区公安局张副局长和警卫处徐处长过来安全保卫工作的准备情况,过几天省委关副书记要来视察。省报来了两位记者,政治处路主任接待的,全住在这儿。”

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

上级部‘门’三天两头来检查,基层接待任务一个接着一个,招待费用一年下来不是个小数字。

韩博点点头,坐下笑道:“今天太晚了,明天拜访地区公安局的领导,范书记,到时候麻烦您介绍介绍。”

“没问题,明天一早我过来陪您吃早饭。”

范金福拿起菜单,又说道:“晚饭还没吃,倒说起早饭了。韩主任,您先点,我们这边的菜偏辣,也不知道合不合您口味。”

“我们路上吃过,真不饿,我随便点两个凉菜,您二位自便。”

经济落后,消费‘挺’高。

菜单从头翻到尾,最便宜的炒菜都在28元以上,韩博点了两个小凉菜,把菜单放回原来位置。

“太简单了,再点几个,小贺,你来。”

“范书记,我们真吃过。”

“别客气!”

“不是客气,是真吃不下。”

小伙子没让人失望,韩博从服务员手中接过茶杯,笑道:“范书记,蒋政委,您二位的盛情我们心领了,吃饭,又不是其它事,调研一个月,以后有的是机会。简单点,来点小凉菜,喝喝茶,聊聊天。”

“哪能喝茶!”

“我是过敏‘性’体质,不能喝酒,一喝酒浑身起疙瘩,就要去医院。来日方长,以后您二位就知道了。”

烟酒不沾,这样的人不多见。

范金福不再矫情,又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饮料,坐下来聊起天。

“韩主任,实不相瞒,戴上贩毒外流重点县这个帽子,我们雨山县委尤其政法系统压力很大。这个问题我们早注意到了,上上下下也很重视,过去两年组织过好几次专项行动,禁毒委也在不遗余力宣传毒品的危害,但以现有的条件和能力,只能打掉本地的毒贩,外流出去我们实在有心无力。”

“理解,我担任过禁毒支队长,非常清楚毒案有多难破。一些案件不光要有足够的人力财力,还有要上级公安部‘门’组织协调。”

“理解万岁,要是个个领导都能像韩主任您一样能够体谅基层的难处,我们的工作要好做得多。”

韩博一脸诚恳,至少从他脸上看不出半点作伪的表情。

范金福赫然发现他不是很难打‘交’道,稍稍松下口气,说起第二个上级可能很重视的问题:“韩主任,您可能有所耳闻,地委前段时间搞了一个公务员遴选,在全地区范围内选拔年轻干部去地委机关工作,我们雨山政法系统有不少干警报名,事实上不光政法系统,其它部‘门’也有不少人报名。”

“基层条件艰苦,谁不想往机关调。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们想进步我们也应该支持,但要是让他们走,基层的工作谁去干?警力本来就很紧张,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局党委乃至县委的态度是坚决的,不能开证明,不能放他们走。”

“我确实有所耳闻,不过范书记,您能留住基层干警的人,能不能留住他们的心?他们的心不在这儿,工作又怎么可能干好?”

“说到底还是经费,全县年财政收入三千多万,吃财政饭的人那么多,公安这一块基本工资都很难保证。作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我比谁都想从优待警,老蒋知道的,该争取能争取的我全争取过,跑地区公安局,跑公安厅甚至省政法委。关键僧多粥少,就算争取到一点经费也是杯水车薪。”

正在聊的全是机密,至少对王恒而言是。

他习惯‘性’站起身,借口出去‘抽’烟,拉开包厢‘门’站着外面当起警卫。

范金福和蒋政委觉得有些奇怪,韩博非常清楚他之前十几年从事的是什么样的工作,装着没看见一般沉‘吟’道:“公安经费是一个问题啊,皇粮不够吃只能吃杂粮,直接影响警民关系。”

“韩主任,您了解情况,您是省政法委的领导,如果有机会一定帮我们说说话。不怕您笑话,兼任这个公安局上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可又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因为经费和人事的问题头发都愁白了。”

“韩主任,范书记不是危言耸听。”

第一印象很重要,蒋政委不失时机地说:“尽管条件如此困难,局里主要工作没受影响。在范书记的领导下,我们深入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妥善处置各类突发*件。2003年以来,组织民警深入辖区开展了18次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全县共排查矛盾纠纷3637起,化解率达98%。

我们组织力量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各类邪-教组织活动。采取强硬的管控措施,严防死守、看死盯牢重点人员,进一步加强对‘lg’人员的监管、教育和转化,坚决落实‘四包一’、‘五包’责任制,严防其进行破坏活动。

我们坚持日常破案与专项行动相结合,深入开展严打整治斗争。‘春’节以来,全县共立刑事案件1985起,破1817起,刑拘356人,逮捕567人,移送起诉690人;共查处行政案件2493起,行政拘留处罚2140人……”

做的工作是不少,尤其在命案侦破上。

据他介绍,全县今年发命案6起,破6起。

今年3月16日,新阳镇发生一起两人死亡的命案,县局全警动员,通力协作,经过15天艰苦奋战,成功将嫌疑人吴炳德抓获。上月25日,三坳乡九龙村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件,县局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命案必破,要是连影响恶劣的命案都迟迟不破,他俩也不会坐在这里介绍情况,上级早调整他们的职务了。

现在的问题不是看雨山公安干过多少工作,而是有多少该干的工作却没干。

韩博耐心听完介绍,期间掏出笔记本记录一些,等二人说完,抬头笑道:“范书记,蒋政委,我打算明天上去先去局里看看,跟治安大队和刑警大队民警开个座谈会,然后去基层所队调研,争取一个月内把基层所队全走完。”

人家调研只需要几天,他调研居然要一个月。

范金福心里又没底了,‘欲’言又止问:“韩主任,您这次调研,主要想了解哪方面情况?”

“全方面的,范书记,您千万别误会,我只是按上级要求实地看看,汇报材料整理出来之后,我会先给您过一下目,有一说一,不夸大也不隐瞒,主要是让政法委领导知道我们基层的难处,说不定能为局里争取一点经费,解决一点困难。”

“韩主任,太感谢了,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不客气,来,我敬您。”

……

总得来说,初次见面气氛还是很融洽的。

晚上就住在规模并不大的如意大酒店,局里订了三个房间,出发前韩博打过招呼,不给基层增加负担,贺小杰主动下楼退掉一个,同王恒合住一个房间。

二人刚洗好澡准备上‘床’,房间电话突然响了,蒋政委打来的,想请贺小杰下楼坐坐。

家乡公安局领导约见,不去不好,就这么下楼也不合适,贺小杰想了想,拨通教官手机:“韩主任,我小杰,蒋政委刚才给我打电话,想请我下楼单独坐坐,可能想从我这儿打听什么,您说我去还是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还是那句话,要跟局领导搞好关系,但不能给局里增加负担。”

“是。”

贺小杰挂断手机,来到楼下,蒋政委正在大堂等,握了下手,朝‘门’外指了指,招呼他上车,一直开到距公安局不远的一条巷子口,才让司机停下,才笑道:“小贺,你可是我们家乡人,早知道你在省厅工作,我和范书记早去省厅拜访了。”

“蒋政委,您千万别说拜访,我只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普通民警。”

“省厅晋升机会多,现在是普通民警,将来就不是了。你能陪同韩主任回雨山检查指导工作,我们很高兴。你不是外人,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跟你打听打听,韩主任这次调研主要是针对什么?”

果然是打探消息!

贺小杰被搞得啼笑皆非,苦着脸说:“蒋政委,要说认识,我在公大时就见过韩主任,他当时是我们侦查系经侦教研室的教官,给我们上过几次课,但接触得却不多。他跟其他教官不一样,既是教官也是研究生,在公大时间比较少,在北大时间比较多。

后来他去了江省,到底担任过什么职务跟您一样今天才知道。我早上还在厅里上班,接到通知去省委报到,见到他时我大吃一惊,不敢相信他居然调到我们贵省来了。至于这次调研主要针对什么,我一样一无所知,我就是个向导兼翻译。”

“今天才见到他的?”

“不光我,王恒也是。”

“韩主任为人怎么样,好不好说话。”

“为人没得说,在公大时跟我们区队长关系很好,很谦虚,待人和气,他真不‘抽’烟不喝酒,刚才不是客气也不是不给面子。”

……………………

ps:推荐一本好友新书《抓只妖魔当老婆》,这书名,够毒的,各位神农可以去试试毒。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