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三十章 打黑扫毒

第五百三十章 打黑扫毒


                尽管公安局机关换过一部分血,吴金宝的消息依然灵通。.: 。不光知道韩博今天要去地区公安局开会,甚至知道是禁毒工作会议。

韩博没隐瞒,他更放心,暗想哪只猫不吃荤,只要拿出诚意,只要舍得下本钱,搞定一个公安局长不难。

韩博确实是去参加禁毒工作会议的,但这个会议对雨山县局接下来要采取的大行动非常重要。

刑警大队长陈百川、禁毒大队长卫小鹏,一起去地区公安局参加会议。

陈百川是局党委委员,一个从普通民警一步一个脚印干出来的干部,四十七岁,雨山乃至凯山地区有名的老刑警。

各级信-访部‘门’收到那么多举报信,同样有举报他的,不过从举报信的内容上可以看出,大多出自对他心怀不满的犯罪嫌疑人及嫌疑人家属之手,经济问题没有。

当刑警,尤其刑警大队长,哪有不得罪人的。

要是不得罪人,要是没人举报,只能说明他没干事。

值得一提的是,他跟常务副局长姜文利的矛盾几乎公开化。刑警队抓一个犯罪嫌疑人,带到队里正准备讯问,姜文利一个电话到了,让放人,陈百川因为这种事不止一次跟姜文利拍过桌子。

刑警队长不能轻易调整,不然发生影响恶劣的命案或枪案谁去破。

他资格也够老,姜文利一直拿他没办法,只能调整他手下的人,把他这个局党委成员、刑警大队长几乎架空了。

禁毒大队长卫小鹏是今年初上任的,同样是局党委成员。

来雨山之前一直在地区公安局禁毒支队工作,能到雨山担任禁毒大队长,能进入局党委班子,跟雨山成为公安部重视的贩毒外流问题重点县有关。来的时候踌躇满志想干一番事业,结果手里既没钱手下又没人,空有一腔抱负却施展不开。

他们二人是值得信赖的,去凯山的路上,韩博凝重地说:“黑恶势力主要是求财,吴金宝、王海涛等几个黑老大已拥有一定经济基础,养一帮前科人员是为垄断经营、欺行霸市。对手下马仔有一定约束力,时不时因为经济利益相互火拼,在火拼时也可能误伤无辜群众,但不会无缘无故跑街上去砍人。”

“瘾君子作案同样是求财,但他们没经济基础,有多少钱也不够他们吸的。毒瘾一上来,父母妻儿都不认,为筹集毒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过去两年发生的抢劫案乃至杀人抢劫案,大多是吸毒人员干的。”

领导能说这些是对自己的新任,陈百川的心热乎起来,深以为然说:“韩局,您是说得对,光打掉大大小小十几个黑势力团伙,吸毒人员如果问题不解决,雨山治安依然得不到好转。”

“所以说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个个说雨山治安差,到底差在哪里,要找到根源,然后对症下‘药’。相比那些黑恶势力,吸毒人员才是雨山最不稳定的因素。”

韩博深吸口气,接着道:“在江省工作时,我从来没办理过劳教。不光我,我工作过的好几个办案单位也不考虑。鉴于雨山治安恶劣到如此程度,看来只能破戒,只能重症下猛‘药’。”

他是法学硕士,他首先考虑的当然是法律法规。

卫小鹏反应过来,禁不住问:“韩局,您打算把毒鬼全送去劳教?”

“成瘾的全要强制戒毒,复吸的接受完强制戒毒之后全送去劳教。有一个算一个,关他们两年,雨山就能平安两年。出来后要是复吸,再抓,再强制戒毒,再劳教!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要积极配合兄弟公安机关,尤其兄弟禁毒部‘门’协查雨山籍的毒贩。严防死守,坚持三五年,我就不信雨山治安搞不好。”

“关键禁毒经费主要来源于政fu财政,县里哪有钱拨给我们建强制戒毒所?”

“就算有经费,人员编制也很难解决。”

“国家级贫困县不光荣,但要是谁想把这个贫困县的帽子摘掉,我估计县委县政fu肯定不会高兴。一旦不再是贫困县,一年少多少扶贫资金、补助和专项经费?这个道理用在我们身上也合适,我们不仅是贩毒外流重点县,本地人吸毒问题同样严重。

参加完今天的会议,我去趟bj,去部里跑跑,看能不能争取到一笔专项经费。回来时去省政法委,看能否争取到五六十个政法专项编制。我们辖区人口不算多,但我们辖区大,地形复杂、‘交’通不便,警力反而比那些辖区人口多的县更紧张。”

姜文利当局长时,天天忙着迎来送往,只能在饭店找的他。

范金福兼任公安局长,就刚开始来过局里几次,后来根本不来。局里穷成那样,也没什么重大经费开支需要他过来拍板。

身边这位完全不一样。

作为副县长兼公安局长,县政fu有他的办公室,结果他不光在局里办公,而且住局里宿舍,吃局里的食堂。

过去几天省厅来过一位处长,他见了,汇报过工作,但没参加接待。

由政委出面,局里就去了政委一个人,两个人能吃多少钱,不像以前来一个人去几桌人相陪,一年下来能省多少经费?

有志不在年高,他真是干事的人!

陈百川很佩服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局长,忍不住问:“韩局,您出差,局里工作谁主持?”

“姜局,他是常务副局长。”

“可是……”

“陈大,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现在通信这么发达,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再说我最多出去一星期,一星期能出什么事?”

韩博‘胸’有成竹,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突然脸上一正:“我走之后请你们二位尽快从巡警队‘抽’调‘精’兵强将,成立打黑和扫毒两个专案组。我跟老古和老王打过招呼,他们会全力配合你们工作。

陈大,打黑专案组由你全权负责,办案地点设在森林公安分局的两个派出所,明天一早进驻森林分局的工作组会给你们打掩护。考虑到犯罪分子非常狡猾,我请地区公安局技侦支队安排技侦民警携带技术装备过来协助你们办案,现阶段主要收集证据。”

等了好几年,终于等到了!

陈百川欣喜若狂,急切问:“吴金宝、王海涛、高树清、于‘波’?”

吴金宝很有名,王海涛同样不差。

他是本地人,长期‘混’迹于社会,以争强斗狠、打架斗殴为业。不断发展势力,共网罗团伙成员40余人,逐步形成一定规模的违法犯罪团伙。

他们有组织地多次通过骗取贷款、开办企业、聚众赌博、垄断山货收购市场、垄断客运营运线路等手段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为使团伙确立强势地位,他们购买猎枪、钢珠枪、消防枪、砍刀以及镐把等作案工具。至少可确定他们实施故意伤害5起,寻衅滋事18起,聚众斗殴3起,故意毁坏财物犯罪7起,致死1人,致重伤8人,致轻伤21人,致轻微伤数十人,违法事件多起。

高树清也是本人,组织领导黑社会团伙在东林镇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他网罗十几名前科人员和社会闲杂人员,有计划有分工地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承包山林,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涉嫌故意伤害、骗取贷款、寻衅滋事、聚众斗殴、聚众赌博。

于‘波’同样是本地人,长期在大雅乡、绿竹乡一带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他与吴金宝差不多,主要通过行-贿、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承包煤矿,纠集十几名前科人员,因与吴金宝存在竞争,不止一次同王海涛合作,与吴组织领导的黑社会团伙火拼。

他干得最嚣张的一件事,当属去年8月29日下午4时许,得知其姑父徐某在县城被王某殴打,便纠集张某、刘某、王某某等马仔,持猎枪、砍刀等工具乘车赶到王某家,将王家的窗户玻璃砸碎,从窗户跳进屋内用砍刀架在王某的脖子上,将其‘逼’到院子里,扒光上衣,用砍刀‘抽’打其后背,而王某家对面就是雨山派出所!

……

韩博点点头,冷冷说:“不光这四个民愤极大的,在蔬菜批发市场欺行霸市的袁小军,开托运站的夏立民,包括那些未成年人组织的帮派,全是这次打黑专项行动的打击目标。”

“请韩局放心,只要有人,有足够经费,我陈百川坚决完成任务!”

“人有的是,巡警队那么多事业编民警随你挑,经费我管地区公安局借。至于为什么借,而不是直接从县局划拨,你心里应该清楚。总之,一定要谨慎,决不能打草惊蛇。”

“是!”

“韩局,我呢?”

“你们扫毒组的办案地点设在武警中队,我帮你们跟他们支队领导打过招呼,人员同样从巡警队‘抽’调,经费也是地区公安局先提供。毒贩必须严厉打击,吸毒人员要想方设法‘摸’清底数,等时机成熟统一收网,组织警力同时抓捕。”

局长要么不动,动起来便雷霆万钧。

卫小鹏‘激’动得无以加复,想了想忍不住提醒道:“韩局,我们一下子‘抽’调那么多事业编,会不会引起那些家伙警觉?”

你以为我“做大做强”保安公司光为搞好治安,光为从银行和信用社搞钱?

韩博拍拍他肩膀,似笑非笑说:“保安公司招了80多人,接下来还要招。特巡警大队只有个架子,接下来要把人员配齐,多招些特勤。我了解过,省警校和司法警官学校许多学员一下子入警比较困难,我打算要几十个学员过来。

森林公安分局存在不少问题,执法队伍需要整顿,把他们全拉到巡警队去集中学习、训练,另外返岗的老同志也接受相应的培训才能上岗。这一拨那一拨,什么人都人,想想就知道有多‘乱’。

到时候找个借口,就说太吵太杂,同志们没法安心学习,给他们找个清净点的地方,顺理成章地把他们拉走。已经集中学习那么多天,并且我们确实在想办法帮事业编民警解决编制问题,回来之后我再搞点其它动静,那些害群之马应该不会起疑心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