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上任!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上任!


                王继发谈吐不俗,极具远见,满腔抱负,踌躇满志。

从他的话中能听出有问题的不只是公安局,雨山官场“家族化”问题严重,许多副科级以上干部是裙带关系,排排坐、分分果,山头林立,各有各的圈子。

上级也看到这一点,这两年加大领导干部交流力度,现在的主要领导大多是异地调任。

但具体工作终究要基层干部去做,雨山经济落后,财政紧张,条件艰苦,基本工资都没保证。要是把那些不称职的干部全撤掉,又有谁愿意来?可能上级担心他用力过猛,搞不好会导致勉强维持的乡镇一级瘫痪,才让他来担任县长而不是县-委书记。

现任县-委书记虽然没什么耀眼的政绩,但在雨山终究有一定威信,像一根“定海神针”,有他在至少能维持住大局。

一个求稳,一个求变。

在一些问题上虽然有分歧,总得来说配合的还算默契,并没有多大矛盾……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韩博只想当好公安局长,到底怎么整顿吏治、怎么才能把经济发展起来,那是书记县长操心的事。

得到王继发的明确支持,又有省和地区两级政法系统一把手“撑腰”,还有两笔宝贵的“启动资金”,韩博仿佛吃下一颗定心丸,一边继续调研,一边琢磨上任之后该从哪方面打开突破口。

毕竟上任之后只是代局长,你一个“外来和尚”,说不定是来镀金的,干几天就走,人家凭什么相信你?

局党委成员态度重要,基层民警的态度更重要。

要是树立不起威信,没人拥护,那就会成为一个政-令不出办公室的光杆司令。雨山的治安终究要由雨山公安局维护,光靠异地用警是远远不够的,标都不一定能治好,更不用说治本。

一个派出所一个派出所跑,跑完派出所跑刑警队,然后是禁毒队和交警队。

跟基层民警谈心,实地了解情况。

事实证明调研的时机恰到好处,一些基层民警因为局里不开证明,不允许他们去参加地区机关干部遴选面试,跟局领导彻底撕破脸,矛盾几乎公开化。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只能“背水一战”。

调研期间,政治处主任路明杰寸步不离跟着韩博,他们没机会反映情况,于是找王恒、找贺小杰,一圈转下来收到六十多份举报材料。

8月6日,韩博结束调研,从雨山赶到地区行署所在地凯山市。

地委委员(地委委员就相当于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地区公安局长周铁军很热情,将韩博请进办公室,坐下笑道:“韩博同志,久闻大名,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

办公室既不大也不奢华,但极具历史韵味。

刚进地委大院时注意到,门口有一块石碑,碑上刻着这里是省级重点保护的历史建筑,古色古香,历史比南港市公安局长江分局更悠久。

韩博好奇地看看周围环境,坐下道:“周书记,您过誉了,您怎可能听说过我?”

“不是客套,97年,我们地区打拐办去你们江省解救被拐妇女,去了四个人,是你们思岗县公安局打拐中队接待的。他们回来说,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天下公安是一家’。要解救的妇女不在你们辖区,你们不光管吃管住,还派人派车协助,一直把他们和解救出来的妇女送到汽车站。”

“有这事?”

“韩博同志,你记不得,我们记得清清楚楚。等会儿去局里,刑侦支队老刘肯定要当面感谢你,今晚让他请客。”

曾经有一段时间,江边地区的光棍买南云、贵省及西川媳妇成风,成了全国有名的拐卖案件拐入地。

当年的良庄公安分局和新庵县城东分局是“打拐基地”,在省厅打拐办领导下协助西南同行去周边市县解救过很多被拐妇女。现在的良庄派出所荣誉室里,挂满当年打拐中队民警与西南省份同行及解救出来妇女的合影。

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西南几个重点拐出省份非常重视,省市县三级设有专门的打拐办,从公检法司、妇联、团委等部门抽调人员,不只是公安在打拐。凯山同样是拐出地,地区打拐办去执行过解救任务很正常。

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的事人家还记在心里,韩博感慨万千,不禁笑道:“可能当时我在执行其它任务,不在所里,真没印象。”

凯山经济案件不多,拐卖案件不少。

“打拐圈”就那么大,当时的思岗县公安局打拐中队乃至他这个打拐队长,在全国打拐民警中非常有名。

周铁军并没开玩笑,同样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六七年过去了,当时我担任地区公安处长,一次解救回六名妇女,印象深刻。”

“周书记,现在拐卖案件多不多?”

“连续搞过几次专项行动,打掉几个团伙,拐卖妇女比以前少了,拐卖儿童案件现在呈上升势头。刑侦支队刚抓获几个女人贩子,她们专门在凯山几个医院作案,趁产妇、产妇家属和医护人员不备抱走婴儿,真是丧尽天良。”

“看样子我接下来也要注意。”

“韩博同志,你可是赫赫有名的打拐英雄。有你在,我相信雨山的拐卖案件不用地区公安局操心。”

“周书记,我什么没干,您就开始表扬了。”

“别谦虚,我相信你的能力。”

周铁军抬头看看时间,热情洋溢地说:“任命文件已经到地委,你跟其他干部不一样,省-委-组织部和地委非常重视,地-委组织部赵副部长早上给我打过电话,要亲自送你上任,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去局里,然后再去雨山。”

“是。”

接上赵副部长赶到地区公安局,召开局机关副处级以上干部会议,赵副部长宣布任命韩博为地区公安局党委委员,紧接着召开局党委会,研究分工。

局党委一结束,又同周书记、赵副部长一起马不停蹄赶到雨山。

公安局长要经过县人大选举表决,韩博暂时只能出任代局长,并且这个代局长要由县里任命。

韩博坐在外面等,周书记和赵副部长先参加县里的常委会,传达地委指示,统一思想,开会常委会再开大会。

赵副部长先抑扬顿挫地宣布任命韩博同志为雨山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紧接着,县-委关书记宣布免去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范金福同志的公安局长职务,由凯山地区公安局党委委员、雨山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韩博同志兼任雨山县公安局党委书记、代局长!

参加会议的常务副局长姜文利和政委蒋正午懵了,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尤其姜文利,他原来就是公安局长。

去年政法委书记范金福兼任公安局长,他变成了常务副局长。现在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韩副主任不仅变成韩副县长兼公安局长,还是地区公安局党委委员,虽然不是县委常务,但在公安系统内比刚被免掉局长职务的范金福更强势。

“韩副县长,欢迎你来我们雨山工作,等会儿你要参加政府工作会议,参加完政府工作会议还要去公安局跟干警们见面。今天时间来不及,放在明天下午吧,明天下午我们好好聊聊。”

正常情况下公安局长任命,县委意见很重要。

现在地委直接任命眼前这位年轻人担任雨山县公安局长,说明上级对雨山政法工作有多么不满,认为雨山治安已经到了不得不整顿的程度。关书记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紧握着韩博手有那么点言不由衷。

“感谢关书记关心,明天下午两点,我准时来县委向您汇报工作。”

“就这么说定了,王县长,我陪同周书记和赵部长,韩博同志刚上任,你们政府这一块抓紧时间,尽快帮韩博同志进入状态。”

“好,周书记,赵部长,您二位稍坐,我们先去前面开个会。”

“去吧,别管我们,我们等会儿就走。”

会议一个接着一个,研究新任副县长的工作分工,常委会上已定下调子,王县长在政府工作会议上直接宣布韩博协助他负责公安、司法、林业工作。分管公安局、司法局、交通局和林业局。

副县长分管公安和司法很正常,分管林业局不多见。

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因为雨山有两个公安局,除了政府组成部门的雨山县公安局,还有设立在林业局里,接受林业局领导,接受县公安局业务指导的雨山县林业公安局。

韩博在县政府开会,公安局已经炸开了锅。

“怎么可能,韩主任怎么可能来雨山担任局长。他那么年轻,在省政法委多有前途,来我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

“张军,韩主任不只是局长,还是地区公安局领导,还是副县长。”

“我说他怎么调研一个月,调研那么长时间,看样子这是上面早定好的,他是先过来了解情况。”

一个月时间,跑完所有基层所队,跟那么多人谈过心。不像范书记,兼任公安局长一年多来,别说下基层,局里都很少来。

刘晓彤发现新任局长跟其他领导有些不一样,鬼使神差地冒出句:“你担心什么?”

自己的事自己知道,张军心里真有点发慌,点上烟,故作镇定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别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就算烧六把火我也不怕。”

你一个办公室副主任,一个月才多少工资,一身名牌衣服,用得是最高档的手机,天天抽好烟,经手的发票问题一大堆,居然有脸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就见鬼了!

刘晓彤打心眼里希望新任局长烧它几把火,将这些害群之马清理出队伍,狠狠整治下雨山治安,若无其事笑了笑,拿起笔继续写材料。(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