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第五百一十二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广场上,武警牵着警犬开始检查大货车。..

韩博回想起半小时内检查过的行人和车辆,突然道:“不对,刚过去的两辆车有问题!”

“韩支队,哪里不对劲,哪辆车有问题?”姜副支队长一楞。

“我刚到时的那辆面包车和大客后面的桑塔纳。”

从春节前就盯这个案子,期间从未回过家,半年没抱过儿子,付出那么多,韩博不想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拉着姜支队快步走进监控室,请执勤武警调出刚才的监控视频。

“这几个西川人说是来考察,行李中却没有土特产,从那么远跑过来,不可能不买点玉器。”

韩博指着显示器,接着道:“第二辆车上是两男一女,男的短发,女的也短发,很精干。接受检查时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往北看,像是在追谁,生怕追不上或跟丢。姜支队,他们一前一后,把那些藏毒的妇女所坐的大客夹在中间,你不觉得奇怪么。”

南云省尤其边境地区,缉毒“山头”有很多,情报来源也很杂。

比如小小的新伞镇,靠近中缅边境的几个村归边防派出所管辖,另外几个村归地方派出所管辖。边防派出所既打击走私、偷渡、贩毒,也负责辖区内的一般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地方派出所有线索一样缉毒。

新伞镇是县政府所在地,县公安局设在镇上。只要有线索,别说缉毒队、刑警队,连治安大队都不会错过机会。

边防派出所虽然挂得是某某县公安局边防派出所牌子,但其上属单位是县、区边防大队,大队上面是边防支队,支队上面是边防总队或公安边防局,事实上与县、区公安分局是业务关系,并不是隶属关系。

职权与地方公安有许多重叠,不仅仅负责和边防业务有关的工作,也负责户籍管理和外来人员管理,有着与地方公安同等权威,一些地方的边防派出所甚至有权像交警一样抓摩托车。

一点点大的地方,有那么多办案单位。

出于保密考虑,今天的行动只有市局禁毒支队和边防支队知道,基层办案单位和边防派出所对此一无所知。

撞车的事不止发生过一次,经常“大水冲进龙王庙”,抓毒贩无意中把自己人给抓了,有时候是武警抓公安,有时是公安抓武警,还发生过当地公安抓异地同行的笑话。

毒枭还没入境,关键时刻绝不能打草惊蛇!

姜支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掏出手机:“韩支队,我追上去看看,不管他们是何方神圣,先想办法把他们拦下来。”

“小心驶得万年船,只能这样了。”韩博同样觉得刚才那几个人是同行,从他手上接过对讲机,跟守候在一边的武警少校微微点点头,暂时接过检查站这边的指挥权。

姜支队率领几个便衣走了,检查仍在继续。

好几辆大货车,至少要把其中一辆上的甘蔗卸下来看看,没一两个小时检查不完。拖时间,把他们拖住,省得开出检查站之后夜长梦多。

广场上几十名荷枪实弹的武警,韩博并不担心这边,坐在监视器前等电话,等埋伏在边境的第一抓捕小组消息。

与此同时,姜支队终于追上疑似同行的桑塔纳。

确认尾随跟踪大客车的毒贩所驾驶的丰田轿车,距他们约有三百多米,果断命令道:“小胡,超过去,在前面转弯口把他们截下来。”

“是!”

“老吴,我姜国兴,你们前面或后面有一辆形迹可疑的灰色面包车,车号‘西e78190’,想办法把他们截住,绝不能打草惊蛇,绝不能让大客上的嫌犯和尾随大客的毒贩起疑心。”

第二抓捕小组组长老吴探头看看,猛然发现总是让出超车道,试图让自己上前的面包车确实可疑,一下子却没了主意。

运毒的人就坐在后面的大客上,大客后面还有一辆车,车上有两名跟踪监视毒品是否安全运抵目的地的毒贩,想把面包车截下来又不打草惊蛇谈何容易!

“吴队,怎么办?”同车民警小顾更着急,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部里下过死命令,要打源头,必须将毒枭绳之以法。

从东海和江省抽调来的两位禁毒支队长全程协助侦办,七个省市、二十多个地级市公安局枕戈待旦,就等毒枭落网再统一收网,老吴可不想问题出在自己这边。

他绞尽脑汁想了想,毅然拨通第二抓捕小组副组长手机:“陈敏,我吴青云,你们后面的面包车形迹可疑,姜支队命令我们把他截下来。关键时刻只能采取非常手段,大客交给你们,我加速撞撞他,发生交通事故他只能停下来,跟我们一起等交警来处理。”

“吴队,干这个我比你们有经验。”

“别说了,你车上人比我这边多,大客上那么多藏毒人员,大客后面还有毒贩,办正事要紧。”

吴青云真顾不上那么多了,挂断手机,紧握方向盘,猛踩油门,果断加速,看准位置,转眼间边追上面包车。

面包车司机窃喜,尽可能往边上靠,恨不得越野车赶快上前。

然而,越野车司机的驾驶技术实战不敢恭维,只听见“轰隆”一声,迎来一波剧烈撞击,越野车撞上面包车身左后侧,然后一直剐蹭到车前,两辆车后视镜全撞掉了,幸亏靠着山体,要是在相反方向,真会被它撞进悬崖。

面包车司机包括车上的乘客吓出一身冷汗,被夹在山体上开了不车门,他们尚无缓过神,肇事的越野车上居然下来三个人,从没受损的左辆开门跳下车,绕到刚歇火的面包车前大发雷霆。

“怎么开车的,有你这样开车的么!”

“一会开到中间,一会儿开到边上,一会儿快一会儿慢,跟蛇游似地,你有没有驾驶证,你会不会开车?”

……

恶人先告状,面包车司机懵了。

副驾驶上的那位先反应过来,指着老吴怒骂,可惜他坐在车里,说什么外面人听不清,想下车理论又被夹在车里出不来,只能跟他们干着急。

说话间,大客车擦肩而过。

可能是想看看热闹,经过时还刻意放缓车速,不管怎么样它终于走,不光它走了,一直尾随跟踪它的毒贩轿车也走了,确认第二抓捕小组的另一辆车跟上毒贩轿车,吴青山终于松下口气,示意部下把车开前面去,把面包车上的人放下来,看看有没有人受伤。

“你个王-八-蛋,你怎么开车的!”

车上人发现目标消失在视线里,想追又被肇事的越野车拦在前面,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攥住老吴胳膊。

天知道他们是不是毒贩,小顾和小白早有准备,一个掏出手枪,一个亮出警官证,老吴同样不是吃素的,在其中一个人攥住自己的同时,也用右手攥住目标胳膊,喝道:“放手,我们是公安,我们正在执行任务。”

谁先拔枪谁占优势,小顾用枪指着刚下来的几个人,警告道:“我们是省厅禁毒总队一支队民警,把手举起来,趴在车上不许动!”

“听见没有,不许动,说你呢。”小白拔出手枪,将其中一个试图拉开包的男子摁到车边。

面包车司机肺都快被气炸了,恨恨地说:“干什么,我们是边防武警!”

“武警,哪个单位的?”

“证件在上衣口袋里,掏出来自己看。”

“真是。”小顾掏出来一看,回头苦心道:“吴队,大水冲了龙王庙,真自己人。”

“什么大水冲了龙王庙,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我们在执行任务,毒贩跑了你们负责!”

没人员受伤,只是车被撞坏了。

老吴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掏出香烟笑道:“看来我们盯的是一伙毒贩,放心,毒贩跑不掉。”

“跑不掉,说得倒轻巧,你知道我们盯了多长时间,算了,我跟上级打电话,你跟我们上级说。”

“等会儿,我先给我们上级打个电话。”毒枭还没落网,老吴不想解释太多,拍拍面包车司机胳膊,走到一边打起电话。

果然是同行,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

接完电话,再次拨通杨支队手机:“杨支队,我们这边发生一个突发情况,边防派出所也盯上了这伙毒贩,一直跟到检查站,发现不对劲及时把他们截住了。他们应该没掌握隐藏更深的毒枭,甚至不知道还有一批毒品藏在车上,想顺藤摸瓜看毒品最终到底交给谁。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提醒提醒第一抓捕组的同志,请他们留意留意,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功亏一篑。”

“有这样的事?”

“虽然发生一点小误会,但也不是什么坏事,一切还在掌握中,我向蒋局汇报,请领导出面跟边防的同志解释。”

“只能这样了,要解释清楚,不然人家真以为行动组在抢功呢。”

………………

ps:报告各位书友一个好消息,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韩警官》获得优胜奖,刚从上-海参加完颁奖活动回来。

这个荣誉来之不易,能获得这个荣誉与各位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密不可分,感谢大家,接下来“韩打击”将会调离南港,从担任“管条”的支队长成为“管块”的公安局长。

精彩剧情即将开始,再求各位兄弟姐妹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