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调研(三)

第五百二十三章 调研(三)


                提起不足,几位局领导大倒起苦水。。: 。

归纳起来主要有两点,一是经费,二是编制。

公安经费紧张全国普遍存在,雨山是国家级贫困县,地方政fu没钱,这个问题显得尤为突出。事实上不光公安民警工资没保证,政fu其他部‘门’和全县教师工资一样不能按时足额发放。

编制问题更令人头疼,雨山县公安局迄今为止仍有八十多个事业编民警。

严格来说,警察是公务员,是行政编制,但国家对于公务员数量卡得非常严,当地一些部‘门’会根据实际工作需要,招录一些事业编警察,这些同志成了政法系统中的一个特殊群体,待遇比协警稍微强一点,但没有公务员身份,不能提拔,立功受奖也没机会。

尽管同工不同酬,可这些同志还是奋斗在第一线的主力!

总之,种种原因导致队伍士气不高,虽然干出一点成绩,但雨山总体的治安形势还非常严峻。

韩博这一趟是来调研的,不是来给基层解决问题的,主要是听,主要记,不会轻易发表意见。

常务副局长介绍完,韩博抬头道:“柳局,您能不能介绍下全县基层所队的情况?”

“可以。”

分管刑侦的治安的副局长柳贵军清清嗓子,用带着浓浓口音的普通话说:“报告韩主任,我县下辖17个乡镇,分别为雨山镇、城东镇、新场镇、庙仪镇、凤塘镇、东林镇、西观镇、云州乡、山溪乡、‘花’渡乡、湖溪乡、大雅乡、绿竹乡、坪土乡……和东坝苗族乡,共有152个行政村。

常住人口为48.33万人,其中城镇人口10.95万人。户籍人口639526人。每个乡镇都设有派出所,一共十七个派出所,基层治安民警98人。设4个责任区刑警中队,每个刑警中队负责四至五个乡镇,包括大队长领导、重案中队和技术中队在内,共有刑警48名……”

平均下来一个派出所不到6个民警,刚才上楼时看了一眼,刑警大队坐办公室的不少,估计一个刑警中队也不会超过7个刑警。

一个地方治安好不好,主要看在一线执法的治安民警和刑警多不多。

全公安局在编人员四百多,真正在一线的才一百多人,治安当然搞不好,这里比其它地方更需要“警力下沉”!

当着这么多局领导面,跟治安大队和刑警大队民警的座谈会开不开没多大意义,领导坐在这,就算有什么话基层民警也不敢说。

听完介绍,韩博提出去基层派出所。

范金福不好反对,作为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也不可能一路陪同,于是安排政治处主任随行。

韩博一行刚离开县局,楼上楼下各办公室顿时议论纷纷。

局办公室民警张军探头看看走廊,神神叨叨说:“晓彤,省政法委韩主任估计是王彬他们招来的,不让他们去地区面试,到处告状以为范书记和姜局不知道,等韩主任走了有他们好果子吃!”

人员编制紧张,这两年能靠近公安局的每年不会超过三人。

正在整材料的刘晓彤是其中之一,过五关斩六将经过公务员考试进来的,参加工作刚满一年,虽然对现状不是很满意,对许多事甚至很反感,但一个新人又能说什么。

家在雨山,父母身体不好,她没想过调走,更不想卷入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心不在焉说:“告状,我不知道。”

“你又没报名,他们不会找你联名。”

“什么联名?”

“联名告状。”

“他们找你了?”

“他们怎么可能找我,没事找事,范书记和姜局肯定很头疼。”

刘晓彤对张军没什么好感,也不想得罪他,装着对这事丝毫不敢兴趣一般继续整材料。

然而,心思有点‘乱’,总是出错,三行字就出现两个错别字。作为雨山县公安局的一个民警,她不可能真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要说经费紧张,周围几个县局哪个经费不紧张?

说警力不足,兄弟县局哪个警力充裕?

人家治安搞得虽然没沿海地区那么好,但也不像雨山差成这样,自己这个公安民警晚上都不敢单独出‘门’,想想就憋屈。

正胡思‘乱’想,办公室电话突然响了。

“晓彤,找你的。”话机在张军办公桌上,他跟往常一样起身让刘晓彤接,走出办公室‘抽’起烟。

“小洁,你怎么知道这个电话的?”表妹打过来的,刘晓彤‘激’动不已。

“我不知道,你爸知道啊,我回来了,东海不是我呆的地方,只能灰溜溜回到,刚找到一份工作,有时间过来玩。”

“什么工作,在哪个单位?”

“省报业集团,刚应聘上,估计要分到晚报。”

“大记者,无冕之王!”

“现在是实习记者,等有了证才是无冕之王,你怎么样,有没有谈?”

“没有,我妈又住院了,哪顾得上那些。”省政法委的韩主任刚走,政委和姜局还在隔壁,刘晓彤不敢多说,急忙道:“小洁,我正上班呢,下班再给你打过去。”

“你知道我电话么。”

“打你家电话,你晚上不回去?”

“行,晚上再告诉你手机号,刚办的卡,我也记不得。”

与此同时,人民路一栋新楼的三层办公室里,两个男子正坐在沙发上‘抽’烟。

这间办公室装修得豪华气派,大老板桌后面是一排红木书柜,柜子里摆满书籍和奖杯、证书。

左侧墙上是一幅大照片,仰拍,高光,净白的背景,一个光头的男人穿着剪裁合度的西装,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他牙齿洁白,脸‘色’红润,面对镜头,双手自信地摊开,气度不凡。

肖像旁边是一幅主人与领导的合影,下面有一行文字:xx领导亲切会见雨山县政协委员、雨山县南湖商会会长、雨山县晨鑫矿业集团董事长吴金宝!

吴金宝这个名字,雨山老百姓如雷贯耳。

一个外地人,在雨山‘混’得风生水起,不仅开矿,还涉足娱乐业,县城规模最大的凯乐迪ktv就是他投资的产业之一。其它地方治安很差,他的矿和他投资的产业治安却很好,连那些毒瘾发作的瘾君子都不敢去他地盘上惹事,因为得罪过他的人全没好下场。

两个男子等了一会,‘门’开了,吴金宝走进来,坐到办公桌后面问:“什么事,这么急?”

“吴总,钱光明说省政法委来了个什么副主任要在雨山调研一个月,还说过几天省里有一个大领导要来视察,让我们注意点。”

“省委副书记要来视察我知道,那个副主任什么来头,一来还是一个月。”

“我问过,钱光明说人马上到他们所里,没时间细说,可能他也不是很清楚。”

“知道了,我打电话问问。”

“那城东生意做不做了?”

猪脑子!

吴金宝暗骂了一句手下,冷冷地说:“他呆一个月我们就要歇一个月,他要是赖在这儿不走,我们是不是要歇一年?你又不是没长‘腿’,换个地方,离他远点。”

“好的,我去打电话。”

毒贩子太可恶,什么事不能干,偏偏要贩毒。

这下好了,把雨山变成了什么贩毒外流问题重点县,地区公安局、省公安厅三天两头来人,把雨山搞得‘鸡’犬不宁。

吴金宝越来越窝火,打发走两个马仔,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老三,这段时间风声紧,你们收敛点,别再没事找事。”

“大哥,矿上能有什么事?”

“矿上没事,你手下那帮人有事,管好他们,这几天别让他们进城。”

“知道了,我知道该这么办。”

吴金宝的第六感非常敏锐,就在他让手下收敛之时,韩博正跟城东镇派出所长钱光明座谈。

他身材瘦削,肤‘色’黝黑,眼角皱纹很深,但眼放‘精’光,炯炯有神。跟他其握手时感觉他的手筋骨嶙峋,但结实有力。

他穿着一身旧警服,脚上没穿皮鞋而是一双球鞋,‘抽’的是很廉价的烟,看上去很朴素,可是许多举报材料中都提到过他,群众举报他与黑恶势力勾结,给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一些材料一看便知道出自民警之手,韩博这次调研既要了解实际情况,也想找到那些敢怒不敢言,只能匿名反应问题的民警。

跟局领导一样,一让他畅所‘欲’言,他便大倒起苦水。

“韩主任,办案条件您全看见了,局里和镇里对所里没有任何经费拨入,水、电、电话费和‘交’通费全要自已解决。我们常常被供电局、水厂等债主找上‘门’,要断水断电。前段中央二台说一个派出所的报警电话欠费停机,人家主持人听着还觉得新鲜,其实这样的事在我们这儿见怪不怪……”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