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异地交流

第五百一十七章 异地交流


                市局综合楼最左侧的一间办公室,钱晋龙坐在茶几上有些魂不守舍。。: 。

今天上午,市-委组织部组织召开“南港市500名干部基层机关双向‘交’流挂职锻炼报到大会暨援贵援藏援疆事迹报告会”,对全市2003年选派的500名干部双向‘交’流挂职锻炼工作进行部署。挂职干部派出单位和接收单位分管领导、组织人事部‘门’负责人及挂职干部本人近1000人参加会议。

干部基层机关双向‘交’流很正常,警力下沉其实跟双向‘交’流差不多。

援贵援藏援疆也很正常,每年都有干部去,有干部回来,但援贵援藏援疆跟公安局关系不大,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公安民警‘交’流到西部去挂职。

今年有,‘交’流人员名单上赫然有“韩打击”的名字,这一去至少两年,禁毒支队长他显然干不成,估计最迟明天下午,局党委就会宣布新的支队长人选。

“一出一进,韩博过去,贵省那边肯定会派个副处级干部过来挂职,这是双向的。”韦国强早预料到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放下报纸笑了笑。

笑就是有希望,钱晋龙变得更紧张了。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机会,“老帅”不想再钓他胃口,不无感慨地说:“中午吃饭时崔局说韩博推荐你接任禁毒支队长,对你评价很高。陈局开始还担心你缺乏大局观,韩博极力帮你争取。昨天下午的局党委会上,汤局、常局、崔局、邓局和董局都支持,陈局当即拍板由你接任。”

“他帮我说好话?”

“你以为呢,要不是他帮忙,就你的臭脾气,就你在局领导心目中的坏印象,这个支队长怎么轮也轮不着你。不过从这件事上也能看出,他下这么大决心‘交’流出去是对的,个个知道陈局器重他,跟常局是同乡,跟邓局和董局,尤其老董关系太好。不管他多能干,想在市局担任更重要的职务别人都会说闲话。”

人家多会做人,跟局领导关系那么好。

“老帅”瞥了他一眼,接着道:“陈局说他跟其他援贵援藏援疆的同志不一样,‘交’流只是一个过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办正式调动手续,如果不出意外他不会再回来了。”

“说走就走,知不知他最终会调到哪个单位去?”想起前年‘春’节拍桌子的事,钱晋龙特别歉疚,沉默好一会突然抬起头。

“好像是去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担任公安局长,那边的省政法委书记点名调他过去的。”

“我给他打电话,晚上聚聚,好好欢送一下。”

“打电话可以,欢送就算了,他担心你们迎来送往,参加完上午的会就走了,走前给我打过电话,让我代他向你表达歉意,也请你代他向支队的同志们致歉。”

“这么快?”

“他的担心有一定道理,你们欢送,刑技中心、技侦支队、经侦支队和思岗县局一样会欢送,这个头一开没完没了,不如早点走,省得参加一个又一个饭局。”

……

正如“老帅”所说,韩博担心没完没了的应酬,此刻已经坐在飞完贵省的飞机上。职务调整不是第一次,这次的心情与之前完全不同。

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对那里一无所知,有那么点兴奋,也有那么点担心,生怕干不好。

“请问三位需要点什么?”

“给我来一杯可乐,加冰的。”

“我喝橙汁。”

飞机爬升到飞行高度,空姐开始提供餐饮服务,韩博缓过神,接过一份炒面,微笑着说:“麻烦您给我一杯白开水,谢谢。”

“不客气。”空姐嫣然一笑,麻利地倒了一杯水。

机票越来越便宜,飞机上提供的食品越来越简单,一份炒面只有一点点,三口两口便吃完了。

韩博拿起纸巾擦擦嘴,喝完杯中水,把盒子和纸杯塞进纸袋,收起小桌子正准备继续闭目养神,身边的旅客一脸不好意思地说:“您好,我第一次坐飞机,能不能换个位置,我想看看外面。”

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孩儿,瓜子脸,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一身白‘色’连衣裙,看上去楚楚动人。

韩博早注意到她了,不过漂亮归漂亮,作为一个有妻子有孩子有家庭的人,不会有别的想法,更不会主动跟一个陌生‘女’孩搭讪。

“没问题。”韩博解开安全带,起身提醒道:“飞机上不能用电子产品,其中也包括数码相机。”

‘女’孩坐到窗边,探头看看前面的空姐,诡秘一笑:“我就拍一张。”

“就一张。”

“就一张,谢谢。”

这丫头坐飞机跟老卢一样不安生,偷‘偷’拍完照,收起相机又问道:“先生,您什么地方人,听口音不像贵省的,是不是去旅游?”

思岗人的普通话不标准,怎么学都学不好,因为口音不知道被妻子笑过多少次,没想到出‘门’也被人听出来了。

韩博挠挠头,心不在焉说:“去工作。”

“怎么去那儿工作,工资低,消费还高。”

“你是贵省人?”韩博下意识问。

“嗯,在省城长大的,来东海上的大学,东海工作不好找,想想还是回去。对了,您是去省城工作吗?”

“去县里。”

“去县里?”全省五十多个国家级贫困县,条件一个比一个差,他看上去不是普通人,‘女’孩觉得很不可思议。

韩博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放下座椅继续闭目养神。

一个大美‘女’陪你聊天居然不搭理,‘女’孩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感觉很没面子,做了鬼脸,取出相机又‘偷’拍起照来。

要出远‘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过去十天先去东海,再回思岗老家,天天抱着小絮絮,韩博累极了,闭上眼就睡,对身边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一直睡到空姐提醒调整座椅,飞机马上降落。

“这么大人,还流口水!”‘女’孩噗嗤一笑,‘性’格不是一两点外向。

韩博擦擦嘴,嘿嘿笑了笑,依然保持沉默。

飞机安全降落在跑道上,滑行到停机坪,韩博掏出手机打算给约好来接机的省政法委黄秘书打电话,‘女’孩突然可怜兮兮说:“我行李多,能不能帮个忙?”

东西是不少,上飞机时手上提着、肩上背着,那会儿就纳闷她为什么不搞个大箱子,把东西装进去办托运。

“举手之劳,不过只能帮你提到取行李的地方,我也有两个箱子。”

“帮我拿到那儿就行了,我爸过来接,到时候让他盯着这些,我跟你一样去取托运的箱子。”

原来东西比想象中更多,一起托运会超重。韩博彻底服了,打开行李箱先取下电脑包背上,再帮她拿下东西,一手帮她提一个。

“谢谢,您人真好,我叫姚洁,认识您很高兴。”

“韩博,能为您效劳也很荣幸。”

乘摆渡车赶到出口,她家里果然有人来接,把东西先‘交’给她家人,手机突然响了。

“韩支队,我小黄,我看见你了。”

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举着牌子,牌子上写着“南港韩博”四个字,刚才只顾着“义务劳动”没注意到,韩博急忙收起手机,举手笑道:“黄秘书,不好意思,我还要拿一下行李。”

林书记点名调过来的人,必须以礼相待。

小黄放下牌子,扶着眼镜说:“没关系,你去拿,我在外面等。”

拿上行李,坐上省委的车,再次感谢小黄和司机师傅。

这里没外人,小黄苦笑道:“韩支队,林书记去bj开会了,他让我跟你解释一下,情况发生了点变化,雨山县党委班子刚换届,这么快调整不太合适,本打算等你熟悉完情况进县委班子的,现在只能让你先去地区公安局,进入局党委班子。”

几个月人家就让自己过来,结果在专案上,根本‘抽’不开身。党委换届这么大事不可能等一个人,发生点变化很正常。

既来之则安之,韩博并没有失望,毕竟是来继续当警察的,不是来当多大官的,若无其事笑道:“能进地区公安局党委班子对我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在原单位我只是普通支队长。”

“但将来工作如何开展可能会受一点影响,十二县有十一县的公安局长是由政法委书记兼任,只有你不是。”

“没关系,真没关系,黄秘书,不怕你笑话,我从来没想过能担任县政法委书记。”

“不过有弊也有利,等熟悉完情况,等上任之后你的职务将是地区公安局党委委员、雨山县人民政fu副县长兼公安局长。雨山县公安局不光队伍士气不高,极个别的民警可能还存在一些问题,作为地区公安局党委成员,必要时你可以异地用警。”

听黄秘书这一说,韩博意识到问题可能比想象中更严重。

让自己进地区公安局党委班子,而不是跟之前说的那样进县委班子,可能不只是“小变故”那么简单。林书记或许就是这么安排的,希望自己能够把‘精’力放在公安局,而不是跟其他局长一样在县委办公。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