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大收网

第五百一十一章 大收网


                非-典很可怕,不过**也没那么容易传染。

隔离观察七天,各项生理体征正常,不光韩博安然无恙,一起隔离的七十多名旅客也没出现哪怕一起疑似病例。

走出隔离点,回到专项行动指挥部继续工作,一干三个多月,直到7月13日下午4点,确认最后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毒贩身份,上级终于下达收网命令。

从东明市赶往中缅边境全是险峻的山路,车很多时候是在悬崖边上行驶,路边连简易护栏都没有,同去抓捕主犯的杨支队一路上不停招呼驾驶员开慢点,注意安全。好在这一路上风景很美丽,如画般地自然风光多少能缓解一点众人的惊骇。

他们担心行车安全,韩博不担心,确切地说是走神,想不起来去担心。

李海强的提议很难不让人动心,侯厂没明说,意思很清楚,想在公安系统干出一番事业,只有走出南港,必须走出南港!

自认为不是一个官迷,但那是公安局长。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不想当局长的警察一样不是好警察。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换作六七年前,韩博会毫不犹豫答应。

关键现在不是六七年前,现在有妻子、有孩子、有家庭,有器重自己的领导、有配合默契的同事战友,在南港有太多割舍不了的东西。

去,还是不去。

这些天一直在不断权衡,反复权衡,现在依然在权衡,不知不觉间车已抵达南云省沧临市加康县政府所在地----新伞镇,在傣族语里的意思是送给公主的地方。这里与缅甸接壤,距赫赫有名的老街只有几公里。

车在镇上缓慢穿行,随处可见公安局的公告,大意是边境地区,情况复杂,广大游客要自律,注意安全,不可私自越境等等。

杨支队干几十年缉毒,几乎天天把金三角挂嘴边,距离金三角如此之近却是头一次来,他侧头看了一眼,小声嘀咕道:“越是宣传越是问题多,估计私自越境现象很普遍。”

一路陪同的南云省厅同志点点头:“这些边民在生产生活上交集很深,所以管理不是很严。边境地形又复杂,许多地方根本拦不住,不过也只是我们中国人去那边比较容易,缅甸人想过来比较难。”

情报显示主犯下午会入境,南云省厅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他自投罗网。

协助侦办不是组织侦办,到最后阶段二人能做的并不多,甚至连亲手抓捕毒枭的机会都没有。

有头便要有尾,有始就要有终,案件线索是南港市局禁毒支队发现的,之后的主要侦查工作是东海禁毒总队干的,二人今天过来相当于旅游,或者说见证一下“收官”。

韩博缓过神,觉得两个生面孔同时出现在小镇上太扎眼,提议道:“杨支队,要不你去跟俞支队汇合,我去检查站看看。”

今天不光要抓人,同样要缴获偷运入境的毒品。

杨支队想了想,欣然笑道:“行,我们兵分两路。小王同志,去前面找个人少的地方让韩支队换车。”

“是。”

从镇上到检查站大约16公里,换乘悬挂地方牌照的第二辆车,赶到检查站三十几名全副武装的边防武警正检查往东明方向去的车辆。

在南云省,尤其边境地区,边防武警是重要缉毒力量,每年缴获的毒品数以吨计。

禁毒总队民警小魏刚停好车,正准备跟另一位总队过来战友打招呼,一辆面包车遵照指挥缓缓滑进检查站,一大群荷枪实弹的武警立即围了上去。

“您好。”武警少尉先敬了一礼:“麻烦您出示一下身份证。”发现面包车内乘客全是年轻男性,马上又追加了一句:“麻烦你们都下车。”

旅客听从命令下车,其他武警都上前询问查验。

韩博发现这些武警训练有素,配合得相当默契,没有人下令指挥,他们就直接上前将一行数人分别围开询问,大约每三、四个武警一组,一人负责询问,另外的负责警戒,站在旁边以防意外;

另有一组武警打开面包车行李箱查看。

“你们从哪里来?”

“西川。”

“来做什么?”

“边贸。”

“你们几个什么关系?”

武警问询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几个旅客神情自若,对答如流,韩博注意到这些武警态度虽然客客气气,但眼睛一直死死盯住被问人,如果被询问的人神情紧张或口齿含糊,那这一关就没那么容易过了。

训练有素,查得很严。

类似这样的大小检查站在南云全境数不胜数,不管走哪条线路沿途都会有不少检查站。从中缅边境能到达东明的可选线路并不太多,正因为运输困难,一克原货在境外大约70元,一运到东明市就能卖到140元甚至更高。

事实上不仅运输困难,购买本身风险也很大。

老街有线人,新伞镇上有线人,这里几乎全民都是线人。一个陌生面孔,一个外地人,在镇上瞎转,不管你有没有买毒品,也不管你是不是毒贩,你前脚刚走,后脚就有线人举报。

宣传到位,缴获一克奖励一元。

摆摊的,开摩托车拉客的,开饭店的,开旅馆的,对他们而言举手之劳,能查获毒品最好,有钱谁不赚,查获不到也没什么损失,但依然有毒贩通过人体藏毒等方式,绕过检查站把毒品运往内地。

这一车旅客看样子是真来考察边贸前景的,表面上看没什么可疑,随身物品检查过,面包车有可能夹带毒品的地方也检查过,连备胎都拿出来敲击听声音,最后让警犬嗅了一遍,确认没问题,武警少尉示意放行。

“韩支队,上楼吧,楼上视线好。”

“走,去楼上看看。”

韩博随同市局禁毒支队姜副支队长来到楼顶,接过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可以步行绕过检查站的几个地方,回头问道:“姜支队,他们有没有可能从更远的地方绕?”

“可能性不大。”

姜支队对这一带太熟悉不过,胸有成竹地说:“在我们这儿,禁毒工作打得是人民战争,越偏僻的地方他们越容易暴露,武警巡逻的频率也越高。而且这只是第一个检查站,他们能绕过一个绕不过第二个、第三个,所以他们会铤而走险,从我们眼皮底下把毒品运进内地。”

今天要抓捕的毒枭,采取双管齐下的办法。

试图将一半毒品通过人体藏毒混过去,将另一半毒品藏在一个车队的其中一辆大货车上,车改装过,藏得非常隐蔽,且这个车队经常跑这一线,很容易被他们蒙混过关。

利润高得惊人,只要有一半能顺利运到东广,他们目的就达到了。替他们运毒的人和司机就算被抓,也很难查到他们身上。

“幸亏有线索有情报,不然又会让他们得逞。”毒贩太狡猾,韩博轻叹了一句,又举起望远镜观察起来。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今天要抓捕的毒贩,过去两年一直用这种办法蒙混过关的,姜支队苦笑道:“每天过往那么多人和车,我们不可能全带医院去做x光,更不可能把所有车拆七零八碎。”

“动用车队运毒,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难为你们了。”

“这个门确实不好守,理解万岁。”

正聊着,一辆大客缓缓开进检查站,韩博通过望远镜看车号,确认无误,沉吟道:“看样子只能放她们走。”

毒枭不入境,车上那些为一点钱甘愿运毒的妇女不能抓。

姜支队再次看看手机,确认没未接,立即举起对讲机:“洞叁洞叁,我洞幺,时机没成熟,仔细检查完放行。”

“洞叁收到,洞叁收到。”

人可以放,检查必须进行,如果太顺利,在后面跟踪监视的毒贩会起疑心的。

边防武警跟刚才一样,把旅客全叫下车,由于要检查的人多,营区又出来二十多人,一起检查,一起询问。

下来九个妇女,有的挺着大肚子,有的抱着或用兜子被着小孩,有的背一个手里还牵着一个,她们显然不是头一次运毒,面对武警叽叽喳喳说着话,一点不紧张。

“九个,大手笔!”一想到接下来会多少麻烦,姜支队就头疼。

“走路姿势不对,应该是下体藏毒。”韩博想了想,又说道:“不过从这次走私入境的原货总量上看,光下体藏毒是运不了那么多的。”

“左边第二、第三和右边第一个男的也有问题。”

姜支队放下望远镜,接着道:“如果不出意外,女的不光下体藏毒可能还吞过包装好的,那几个男的估计也是。真是要钱不要命,一旦包装破了怎么办。”

归根结底还是经济没能发展起来,要是经济条件好,她们又接受过系统教育,应该不会铤而走险干这种事。

韩博暗叹一口气,没再说什么。

这批涉嫌运毒的嫌疑人走了,没带毒的毒贩接受完检查继续跟踪监视,等候已久的便衣民警悄悄跟了上去。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情报中的车队终于出现了。

六辆大货车,满载甘蔗一溜烟开来,第一辆和第二辆进入检查站,另外两辆停在外面等候检查。

毒品不是藏在甘蔗里,是藏在刻意改装过的车里,焊死死的,敲击听不出异响,警犬嗅不出气味。只有一辆藏毒,司机甚至不知道自己所驾驶的车里藏有毒品。

……………………

ps:这两天在上-海参加活动,存稿用完了,第二章稍晚点更新,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