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回家

第五百一十三章 回家


                下午4点28分,杨支队在南云同行陪同下赶到观察点。

这是一栋新建不久的二层小楼,户主在镇上做玉石生意,当过兵,协助公安破获过好几起毒案,在当地比较有威信,为人也比较可靠。

他家到国界线有一段距离,但视线开阔。站在二楼卧室,能通过望远镜观察界碑附近的风吹草动。

“杨支队,那就是老街。”

顺着同行手指的方向,杨支队怀着好奇把目光移向右前方的异国小城,也就是许多毒贩试图购买毒品的目的地——老街!

虽然老街是对面国家第一特区的首府,正式名称叫老街市,但在众人眼里这个市的规模只相当于国内的小镇。

离得太远,通过望远镜也看不清楚。

只能依稀看出道路是尚未硬化的泥路,街面没有斑马线、人行道、红绿灯等市政设施,可能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车辆和行人好像靠左行驶,看着头有点晕。

现在不是观光的时候,杨支队很快缓过神,低声问:“我们的人呢?”

“甘蔗地里,埋伏一下午了。”

“隐蔽得挺好,看了半天楞是没看出来。”

“山区,农村,跟你们东海那样的大城市不一样,只要熟悉地形,找个地方一窝,别说外的人,本地人都很难察觉。”

第一抓捕小组组长项成正说着,对讲机里传来一阵电流声,埋伏在暗处的民警汇报有情况。

不一会儿,两辆摩托车载着两个人出现在视线里,他们从一条小巷钻出,上了一条山林小路,极速飞弛,背后远远可见高大雄伟的国门口岸。往观察点方向行驶五六分钟,消失在甘蔗林和玉米地里。

项成遥手一指:“偷-渡的,已经过了国界线。”

“这么容易?”杨支队觉得很不可思议。

“边界线太长,巡不过来。一些当地人找不到工作,对地形又熟悉,干脆做起帮人偷-渡的生意,讨价还价,只需要二三十块钱,就能把人送过去。”

话音刚落,两辆摩托车又出现在视线里。后座上没人,不用问便知道刚才坐车的两个人已成功偷-渡出去了。

“偷跑过去的人不全是毒贩。”

项成递上根烟,苦笑着说:“有些人嫌办出境手续麻烦,又想去看看,于是选择偷-渡。有些人是冲那边的赌场去的,十赌九输,好多人不光把身上的钱输光还欠一屁股高利贷,被扣那儿回不来想起我们公安了,家里人报警请我们去解救……”

治安能不能搞好要看大环境,遇上这么个“邻居”,想想本地同行是挺不容易的。

杨支队正准备说点什么,手机突然响了,协助侦办的技术部门打来的,接通电话嗯了几声,不禁笑道:“项支队,刚才那两个是探路的,他们没发现异常,打算行动,马上偷-渡入境。”

对面虽然是另一个国家,但街上的商铺、金店、游戏厅、饭馆广告招牌全是汉字,“交通局”、“工商局”之类的政府机构,也是仿照国内设置的。不光街上的行人大都长着一副中国面孔,大多会说普通话,连用的电和无线通信都是国内的。

用卫星电话联系拿他们没办法,但只要接受国内电信运营商的服务,那他们的一举一动全在技术侦察的掌握中。

项成反应过来,立即举起对讲机:“各组注意,各组注意,大鱼即将上钩,大鱼即将上钩,认准目标,准备抓捕。”

“一组收到,一组收到,完毕。”

“二组收到,认准目标,抓捕抓捕,完毕。”

……

与此同时,三辆摩托车钻出山林,沿崎岖的山路越过国界线开进一片玉米地。

为确保万无一失,埋伏在草丛里的缉毒警没动,等他们深入国内大约一点五公里,轻轻挪动身体,对着耳麦轻声道:“洞幺洞幺,确认目标,确认目标,在第二辆摩托车上,三十五六岁,长发,上身穿灰色t恤衫。”

“行动!”

随着项成一声令下,两辆越野车冲出甘蔗林,第一辆摩托车一个急刹,驾驶员掉头想往回跑,几十名荷枪实弹的缉毒警从林子里钻了出来,用枪指着堵住他们的后路。

“不许动,歇火!”

“我们是公安,停车接受检查!”

刹那间几杆自动步枪和十几把微冲齐刷刷瞄准三辆摩托车上的五个人,冲在最前面的三个缉毒警用枪抵住两个年轻男子,顺手拔掉车钥匙。突然其来的变故把毒贩们吓傻了,围在旁边的民警一拥而上将他们按翻在地,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

“公安同志,我们就是过去玩玩。”

“我们是中国人,不是缅甸人,我们不是毒贩,身上没毒品,不信搜我身。”

偷-渡而已,被抓住顶多罚几千块钱。既没带毒品又没走私枪支,他们有恃无恐,竟挣扎着嚷嚷起来。

匆匆赶到的杨支队托起其中一个嫌犯的头,验明正身,冷冷地说:“宋玉桥,别狡辩了,我盯你很长时间了。刘家庆、曾伟、黄二幸,还有你,罗小仪。哼哼,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两年一直用假名,尤其做生意的时候。

真名一个接着一个被点出来,几个毒贩吓出一身冷汗,面面相窥,谁也不敢开口。

任务完成,可以回东海跟家人团聚。

杨支队非常高兴,几个家伙一押上车,立即拨通韩博手机:“韩支队,我这边完事了,主犯从犯无一漏网,要不要帮你订机票,明天一起回去?”

“行,一起来的一起走。”

杨支队给韩博打电话,项成也在给省厅禁毒局领导打电话汇报,第一抓捕小组副组长正在给第二抓捕小组通报。

这边还没说完,楼下几十名武警战士已经把车队司机全控制住了,按计划将几辆大货车开往最近的修理厂,去修理厂卸货检查。

乘坐大客的运毒人员同样在第一时间控制住,去最近的医院照x光,藏在下体的毒品拿出来,肚子里的安排民警监督她们排出体外。

上线打掉了,下线一样要打,不过这跟韩博没什么关系。

向部禁毒局领导汇报,跟南云同行道别,同杨支队一起乘坐第二天最早的航班飞往东海,再从东海换乘汽车返回阔别已久的南港。

回到南港不等于可以直接回家,先向陈局、汤局和崔局领导汇报,再去单位了解过去几个月的工作,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江滨小区。

“终于回来了,这一去几个月,到底什么任务。”

李妈笑而不语,韩妈一个劲儿埋怨,李晓蕾把箱子里的衣服取出来送进洗手间,回头笑道:“睡着了,在妈房里,去看看,不要把他弄醒。”

“想死我了,我先去看看。”

半年没见儿子,韩博不是一两点想,蹑手蹑脚走进房间,坐在婴儿床边看着小絮絮睡觉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在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是不是大了?”

“大很多,刚生下来时只有这么大。”

“长牙了,不高兴就咬人,脾气坏死了。”李晓蕾挽着他胳膊,一脸幸福。

“咬人,你学会咬人了,这可不是好习惯。”韩博又忍不住亲了一口,小家伙似乎不喜欢被人打扰,吧啦吧啦小嘴,干脆把头背过去继续睡,这么点大的人鼾声倒不小。

李妈走过来窃笑道:“先吃饭,吃完饭再看,真要是舍不得,等会儿抱楼上去,跟你们一起睡。”

韩博真想抱儿子一起睡,李晓蕾可不想,嘀咕道:“跟他睡提心吊胆,生怕把他冻着压着。”

“不是可以休息几天么,明天再抱再看。”李妈拍拍韩博肩膀,催促女婿赶紧去吃饭。

知道他回来,准备一大桌子菜。

在单位吃过,韩博其实不饿,不想让老人失望,干脆敞开肚子又吃了一点。

小别胜新婚,何况久别。

吃完饭洗完澡,一走进二楼卧室便是一阵暴风骤雨,激情过后,李晓蕾跟往常一样趴在他身上,幽幽地说:“幸好不是总有这样的任务,要是三天两头有,一年到头不着家,当警嫂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韩博无言以对,心中只有歉疚。

“非-典对装饰市场生意影响挺大,两位老爷子咬着牙给商户免掉两个月租金,好在疫情终于被控制住了,不然各行各业全要受影响。”

“吴娜跟以前那个复婚了,我去江城参加的婚礼。她前几天刚来过,一家子来的,你妈没客气,狠狠数落了她家那口子,估计他这辈子也不愿意再登咱家门。”

“佳琪怀上了,没休息,还在上班。对了,老天有眼,程大左腿恢复了知觉,医生说简直是一个奇迹,现在能用拐杖站起来。新霞嫂子说还是老家的土地庙灵验,她春节回去许过愿的,没想到恢复得这么好,家里老人一有时间就去上香……”

家长里短,听着却很温馨,这才是生活!

韩博为程文明左腿能够恢复知觉高兴,同时又情不自禁想起自己的未来,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

ps:更新晚了,请各位书友见谅,第二更稍后奉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