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零五章 困难重重

第五百零五章 困难重重


                老家的事帮不上忙、使不上劲,干着急也没用。

韩博干脆不去想,一心一意做眼前的事。

然而,单位和人一样,终究有力所不逮的时候,正在监视的对面三楼里,住着一个给张桂新提供原货的毒贩。距这里六十多公里的一个市,有一个同时给张桂新提供原货的毒贩。

他们可能只是马仔,真正的大毒-枭隐藏得更深。

他们不只是给张桂新供货,而是像两个分销商,随着侦查工作不断深入,会查出一个又一个像张桂新团伙一样的下家。

光一个张桂新团伙就把南港禁毒支队搞焦头烂额,为调查其主要成员在东海从事贩毒活动的事实,为收集足够证据,不得不与东海同行合作。

现在不再是打链条,是要打击整个贩毒网络,南港市局禁毒支队总共三十多个民警,为打掉张桂新团结已从刑警支队、行动技术支队和经侦支队抽调了二十多人,就算南港的其它禁毒工作不做,把警力全压上来也完成不了如此艰巨的任务。

警力不够,经费不够,技术设备不足,且人生地不熟,韩博越想越头疼。

毒贩今天很安生,没出门。

韩博把望远镜交给负责这个点的民警,从阳台回到客厅,朝刚打完电话的东海同行问:“杨支队,蒋总队有什么指示?”

“这块硬骨头你们啃不下,我们一样啃不下,蒋总队建议你们尽快上报部禁毒局,由部禁毒局组织各省市禁毒总队侦破。”

“我已经给我们局领导和王总队汇报了。”

“那一起等消息吧。”

目标定太大,结果发现凭自己力量根本完成不了,杨支队觉得有些讽刺,轻叹一口气又说道:“发现就抓倒是简单,关键治标不治本。张桂新能派人常驻这里留意上家动静,上家一样可能派人留意张桂新团伙动向。动一个惊动一串,不是惊动一串是惊动一片,想治本只有部里组织协调。”

韩博掏出手机看看,摇头苦笑道:“打掉这一片一样治不了本,只要有市场就会有不法之徒铤而走险,只要源头依然在他们就能接上线。我发现我们跟割韭菜似的,割完一茬过不久又会冒出一茬又要割。”

“想一劳永逸?”

“你不想?”

“谁不想,关键我们有难处上面一样有难处,金三角有多少毒枭,一年生产多少毒品,难道还能派部队去把他们剿灭掉。就算顶着国际舆论压力出兵,过不久又死灰复燃,总不能把部队驻扎在那里占领吧。”

两个禁毒支队长聚在一起自然聊禁毒。

杨支队伸了个懒腰,点上根香烟接着道:“年前我看过一份联合国的通报,金三角毒源地年生产加工海-洛-因70至80吨,其中大部分通过中缅边境陆路进入我国,我国消费的海-洛-因绝大部分来自金三角。各省市毒贩聚集在南云边境地区贩毒,通过车辆运输、人体藏毒、邮寄等方式,把毒品贩运至内地消费市场。

为逃避打击,境外贩毒集团又开辟新的贩毒路线,采用‘大迂回’方式,通过印度、尼泊尔将毒品转运到我们中国。金三角生产的冰-毒片剂也大量向我们国内走私贩运,在东北地区已经形成一定的消费市场。”

提起刑警,人们会自然而然想到“703”,想到东海刑警总队。

东海是国际大都市,禁毒工作一样走在大多兄弟省市同行前面,他们紧跟国际形势,看看联合国禁毒署的通告,知道的比别人多很正常。

韩博下意识问:“他们又开辟新的贩毒路线?”

“何止开辟新的贩毒路线。”

杨支队磕磕烟灰,咬牙切齿说:“禁毒形势比想象中更严峻,西北境外,阿富汗年鸦片产量超过3600吨,对我们现实的危害和潜在威胁在不断扩大。”

“这么多源头!”

“我们说这些地方是源头,人家还说我们是源头呢。”

“什么意思?”在禁毒方面韩博真是一个新人,遇到前辈自然要请教请教。

“东广和闽省制造贩卖苯-丙-胺类毒品犯罪问题突出,其冰-毒缴获量和捣毁制毒窝点数超过全国总数的80%,不光往内部省份蔓延,并且生产的新型毒品已经走私到了菲律宾、韩国、日本。当年列强往我们中国倾销鸦-片,他们现在往国外走私冰-毒,搞不清楚的真以为他们是民族英雄呢。”

杨支队摇摇头,接着道:“再就是易制毒化学品,全球范围内制毒活动日益猖獗,导致对易制毒化学品需求持续增加。金三角毒源地用于生产海-洛-因的易制毒化学品仍有一部分来自我国;我国生产的苯-基-丙-酮、胡-椒-基-甲-基-酮被走私到荷兰、比利时用于制造冰-毒和摇-头-丸,麻-黄-素及其片剂则通过东北边境口岸流向俄罗斯……”

难怪那些国家说中国是源头呢,不过易制毒化学品首先是化学品,它不光能制成毒品一样能制成其它东西,甚至是救命的药品。

禁毒不是公安一家的事,同样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事,需要展开国际合作,一起打击制造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

正聊着,上级指示到了。

不光韩博手机响了,东海禁毒总队领导也给杨支队打来电话。

这个监视点是两室一厅,两个人很有默契的走进两间卧室,互不干扰,同时接上级电话。

“韩博同志,鉴于案情越来越复杂,涉及的范围及贩毒人员越来越多,部领导指示将1.28案作为打击金三角毒品入境和跨区域贩毒活动专项行动的一部分。你立即去东广省厅禁毒局向正在东海协调专项行动的部禁毒局领导汇报,然后参加全国禁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再然后呢?”

韩打击,当年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打到一小半就打不下去了。

现在查一件不起眼的小毒案结果拔出萝卜带出泥,顺藤摸瓜找着一个又一个上家,又跟当年一样打不下去了。

王副总队长觉得有些好笑,干脆给他透露点消息:“涉及地区的禁毒部门各扫门前雪,你临时抽调进专项行动指挥部,协助部禁毒局领导工作,负责与各省厅禁毒单位协调。主要是掌握时机,时机一到,同时收网。”

这么大一锅饭根本吃不下,上级这么安排最好。

韩博想了想又问道:“王总队,线索移交给各兄弟公安局,我们支队的同志是不是可以撤?”

“留一两个熟悉案情的,不然你一个人忙不过来,牵一发而动全身,搞不好就会打草惊蛇,必须24小时有人盯着,掌握各地禁毒部门的侦破进展,不然你怎么把握火候?”

“明白。”

“景副厅长让我转告你,你现在代表不是南港市局,代表的是我们江省所有缉毒民警,好好干、狠狠打,打出我们的声威。”

“是!”

……

韩博的麻烦解决了,李晓蕾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就在韩博去东广省厅禁毒局参加全国禁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之时,李晓蕾正坐在良发大厦顶楼的大办公室里唉声叹气。

“接班人”有能力有后台,老卢没什么好担心的,干脆当起甩手掌柜,坐在大沙发上又跟韩总一样泡起功夫茶。

“路到桥头自然直,别着急,慢慢想办法。”

夹子呢!

好像少一个夹子,是不是搬家时搞丢了,老卢左看看右看看没找到,干脆用手把小杯挨个递给包括建工集团汪总在内的几位基金会大股东和基金会王总经理。

他有模有样的先闻闻茶香,很“秀气”的品了一小口,一脸陶醉地说:“汪总,王总,尝尝我手艺。韩总这茶叶不错,晓蕾应该从他那儿多拿点。”

本想着入股开银行,以后集团贷款方便点,而且入股本身也有分红。

结果思岗走出去的“大能人”侯秀峰帮着打听到一个消息,允许有条件的金融机关申请成立农商行的口子今年估计能开,但成立银行的门槛太高。

汪总有那么点失望,接过杯子正准备说点什么,分管这方面工作的徐副县长到了,众人急忙起身相迎。

“晓蕾董事长,卢书记,到底什么情况,侯主任怎么说的?”

顶着压力支持基金会,早点解决基金会的身份问题悬着心才能落下来,徐副县长可没兴趣品尝老卢的手艺,一坐下就直入正题。

“徐县长,上次跟您汇报过,银监会正在抓紧制定农村商业银行方面的法律法规,侯主任这几天在bj开会,帮我们打听到将来设立农村商业银行应当具备一些条件。”

“有哪些条件?”

“发起人不少于500人,这个没问题。注册资本金不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资本充足率达到8%,这个也没问题。主要是设立前的总资产要在10亿元以上,不良贷款比例在15%以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