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以权谋私”

第五百一十五章 “以权谋私”


                出差大半年,补休十天。

从市委出来,韩博驱车赶到程文明家,打算先探望下老战友,再回滨江小区载上家人一起东海,与父亲、岳父、姐姐、姐夫团聚。

久别重逢,一聊就收不住话匣子,不知不觉已到中午,只能在老战友家吃饭。

“刚回来就要走,走那么远,坐火车要几天几夜。”老领导说走就要走,程文明非常舍不得,端着酒杯唉声叹气。

韩博示意林新霞坐下,笑道:“坐飞机只要几个小时。”

“几个小时,你以为我没去过大西南?”

程文明放下杯子,从身后拿起刚看完的中国地图,盘算道:“南港没直飞那儿的航班,你要去东海坐飞机。下飞机要转车,那边路况不好,估计要四五个小时,算上坐飞机的时间,到那儿也要一天。”

“是有点远,但比起援藏援疆又算得了什么。”

“好男儿志在四方,你跟我不一样,不光没家庭拖累,晓蕾和韩总他们还支持。能担任公安局长,这个机会是要把握住。不过那边情况复杂,民风彪悍,可能有还有少数民族,你人生地不熟,当地方言都听不懂,事事要小心。”

“我会注意的。”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信得过的人没有,你怎么开展工作?要不问问领导,看能不能带两个人去。”

“带两个人去,那边的同志会怎么想怎么看?那边队伍士气确实不高,不过是由于种种原因造成的,我相信绝大部分同志是好的。孤身上任,以诚待人,肯定能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同事战友,我们不就是这么成为朋友的么。”

他是什么人,他是“韩打击”!

既会做人又会做事,不管在哪儿都能干得风生水起,程文明现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不禁笑道:“到底是当领导的,想得就是跟我们不一样。”

“又来了,说正事,猴子现在怎么样。”

这涉及到公安机关的机密,程文明下意识看了一眼妻子,林新霞反应过来,端起碗筷借口去看电视走进房间,带上房‘门’把客厅让给二人。

“让他执行贴靠任务的案件办结了。”

程文明点上根香烟,微笑着介绍道:“不是我们公安的案子,是纪检部‘门’的案子。他帮着讨债的那家公司老板,涉嫌伙同他人侵占国有资产,涉案金额高达一千多万,证据确凿,前段时间刚移送检察院。”

“一千多万,大案!”

“牵扯到一个副区长和一个副行长,他们真是胆大包天,借剥离不良资产的机会,把一千多万的贷款变成烂账,把债权低价转让给猴子那个公司老板,完了再让债务人买回去。也就是说只要‘花’一百多万就能销掉一千八百多万的账。”

贪污**有纪委和检察院反贪局管,韩博对这些不关心,追问道:“猴子呢?”

“回良庄了,五一结婚的,我叫上刘旭、王燕、小任一起去喝过喜酒。他买了块宅基地,把楼房盖起来了,加盟快递公司在镇上搞快递。老家企业不少,快递收快递的不多,生意不是很好,新娘子又怀孕了,他觉得钱不够‘花’,这段时间天天给我打电话,想回市里继续当线人。”

“在老家呆不住?”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韩博不想李固出事,沉‘吟’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要不我打个电话,做做他工作,让他呆在良庄踏踏实实过日子。”

“这个工作不好做,归根结底还是经济原因。”

“那怎么办,总不能给点钱他吧?”

“我倒是有个办法,不过要你出面,我分量不够。”

“什么办法?”

程文明同样不是绝情的人,这些天一直在为李固考虑,不无兴奋地说:“他以前不是收了两个吸毒的小弟么,正在接受强制戒毒。他们不是第一次被处理,来南港前被他们老家的公安局抓过几次,多次吸毒,吸毒成瘾,甚至聚众吸毒,够得上劳教了。”

“什么意思?”韩博追问道。

“他们的父亲托人向钱支队求过好几次情,认罚,罚多少款都没问题,就是不想看着他俩被劳教。治安案件不是刑事案件,可大可小,劳不劳教支队意见很重要。一次吸毒终身戒毒,劳教也不一定能达到戒毒的目的。

陈文兵陈书记前几天来招商引资,我觉得这是个机会,问问那位老板有没有兴趣去良庄投资个分厂,让他两个儿子去管,让李固帮着盯他们。戒毒先戒友,跟以前那些狐朋狗友断掉联系,在良庄买毒品没那么容易,又有李固盯着,或许真能帮他们戒掉。”

那两兄弟的父亲有的是钱,但只有两个儿子。

只要能帮助他两个儿子戒毒,去良庄投资兴建一个分厂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多难的事。作为“监督戒毒”的监护人,李固在分厂绝对能‘混’个一官半职,既有事干又有钱赚,他自然不会再想回市里当线人。

韩博乐了:“这算不算以权谋‘私’?”

“你不是一直觉得劳教制度有问题么,你没申请办理过劳教,良庄派出所也没有,这么多年一个都没有,够得上追究刑事责任的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够不上的拘留十五天放人。”

生怕他不同意,程文明又说道:“在良庄群众看来我们这些走出来的人什么不是,在镇领导心目中我们是良庄走出来的干部。不管陈书记还是钱镇长,只要镇里有人来市里开会,只要有时间就来看看。他们找不着你,于是找常局,甚至找我,如果能促成这件事也算为家乡经济建设作出了点贡献。”

良庄人非常团结,尤其走出良庄的良庄人。

程文明不是土生土长的良庄人,但在良庄工作那么长时间,自然而然产生了强烈的“家乡观念”。韩博一样不是土生土长的良庄人,但作为曾经的良庄镇党委委员,对良庄的感情比他更深,又受过那么多良庄籍地方领导和部队长影响,对良庄的“家乡观念”比他更强烈。

“反正我是快调走的人,以权谋‘私’一次。”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程文明‘露’出会心的笑容,脱口而出道:“我有杨老板电话,把他约出来谈谈。”

“安排在晚上吧,把李固叫过来,请陈书记和钱镇长一起过来。”

“这样最好,韩支队,要不让刘旭和王燕也过来,两个臭小子身边有李固,外面有派出所盯着,镇领导又重视,杨老板才会放心,对两个臭小子能不能真正把毒戒掉才有信心。”

“行,请他们过来正好聚聚。”

……

接到韩博电话,王燕愣住了。

刘旭不明所以,抬头问:“教导员,怎么了,韩支队说什么了?”

“刘所,韩支队要调走,要调大西南去。”

“什么,去大西南!”

“他让我们保密,等市-委组织部的干部‘交’流名单出来再跟其他同志说。”

“好好的,干嘛要调走?”

“晚上见面再问,先办正事,他让我们叫上李固,同陈书记钱镇长一起去南港招商引资。”

“招商引资,招商引资关李固什么事?”

“好像李固跟那个客商有点关系,不管那么多了,他和程大正等着呢,赶快安排一下,赶快过去。”

“靠山”要调走,刘旭、王燕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接到韩博电话,李固则欣喜若狂。

“韩打击”没事绝不会打电话,肯定又有什么案子。

良庄的生活太平淡,快递生意又不好做,李固静极思动,一边手忙脚‘乱’收拾行李,一边嘿嘿笑道:“小兰,跟妈说一声,我晚上不回来了。你先在店里盯着,没生意早点关‘门’,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不能瞎说,反正是好事,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你等我电话。”

结婚这么久,小兰知道丈夫年轻时误入过歧途,但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

婚礼那天,来了许多公安。

人家不是来查什么,不是来警告的,是来祝贺的,甚至一人上了一份礼。派出所的王教导员,经过‘门’口都会进来拉拉家常,非常关心。小兰不是傻子,隐约猜出丈夫在市区时总神出鬼没,很可能是在给公安做事,不然公安不会以礼相待。

“你小心点,早去早回,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我肚子里的孩子着想。”给公安办事有危险,小兰忍不住提醒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南港我有多少兄弟,别担心,等我回来。”

接到韩博电话,良庄镇党委书记陈文兵更高兴。

现在不比以前,能帮上忙的家乡人越来越少。尤其在招商引资上,就算像老卢一样有威信,良庄走出去的干部和军官也帮不上什么忙。

时代变了,现在是市场经济,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作为一名官员,最重要的客观现实之一就是能否出政绩。

年年排名,政绩考核上大榜,“以招商论政绩,以项目论英雄”,评分有三档,每档有排名。人有脸,树有皮,就算镇党委书记不在乎个人的政绩和声望,也不能让整个镇领导班子跟着遭殃。

想越前任镇党委书记焦汉东很难,但不能比其它乡镇比下去。

有项目必须拿下,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争取,他紧握着手机兴奋不已地说:“韩支队长,谢谢,非常感谢,钱镇长在县里开会,我和江副镇长一起去,好好好,麻烦你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