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零四章 峰回路转

第五百零四章 峰回路转


                联合专案组成立,考虑到张桂新团伙从事贩毒活动的范围广、从事贩毒活动的时间长,以及给他们供货的两个上家暂时没完全掌握,专案组内部进行过分工。。: 。

钱晋龙和程文明负责南港,东海禁毒总队二支队负责东海,韩博率领‘精’兵强将赶赴东广,在东广禁毒总队协助下重点侦查两个极可能与金三角毒枭有直接关系的上游贩毒团伙。

抵达东广六天,刚查出一点头绪,负责跟踪监视张桂新团伙主要成员的专案组副组长汇报一个重要情况,该团伙老二荣正丰和老四郭青山制定了一个报复计划,作案所需的车辆、凶器全准备了。

只要搞清李固的落脚点,刚进入该团伙核心的老六刘军,立即带东海及东州的五个“送货人”赶赴南港。

郭青山负责指认目标、接应和协助撤离。

突然跑过去杀人,杀完就跑,整个计划讲究的是一个“快”。更让人担心的是,郭青山通过盯李固所在公司的老板,已掌握李固和小任的行踪!

不能拿李固的安危开玩笑,韩博再次拨通程文明手机。

“韩支队,我刚收到通报,正在想办法,看能不能让猴子和彪子在不引起他们疑心的前提下甩掉郭。”

开什么玩笑,万一盯上李固二人的不只是郭青山,还有通过其它方式安排公安却没掌握的人怎么办?

那帮家伙太危险,他们正在待命,郭青山一旦找到适合下手的时机,一个电话他们就会赶赴南港要贼猴子的命。

韩博不知道他在犹豫什么,凝重地说:“猴子不光是我们的线人,也是我们的老乡,我们要为他的安全负责,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我怎么跟他母亲,跟他未婚妻,跟姐姐‘交’代?你我到时候还有脸回良庄吗?”

程文明退无可退,沉默了良久,冷不丁爆出句:“韩支队,李固不能撤,这是陈局的命令。”

“陈局的命令?”

“韩支队,你别问了,我不会假传圣旨,不会跟你开这样的玩笑,更不可能拿猴子的安危当儿戏。还是那句话,我会想方设法确保他安全,他要是出事,你拿我是问。”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韩博猛然意识到正在使用李固的不只是禁毒支队,还有其它办案单位,办得可能也是一起大案。

他的档案在程文明手里,在程文明手里等于在刑警支队手里。严格意义上说,禁毒支队是在借用刑警支队的线人。

要说违规,自己违规在先。

韩博悔之不及,暗骂自己当时不应该把李固‘交’给程文明。可不‘交’给程文明当时又能‘交’给谁,当时的技侦支队是支撑全警的单位,没案件管辖权,不是办案单位。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韩博下定决心等李固把正在办的事全办完之后立即打发他回良庄。再这么下去,他迟早会出事。

“程大,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快想办法,一定要确保他的安全。”

“对不起。”

“别说了,我等你消息。”

……

就在程文明苦思冥想任何应对之时,郭青山同样在为怎么才能干掉李固头疼。

“老四,已经猫着他了还等什么,早点办完事早点开张,耽误一天少赚好几万。”收拾一个小‘混’‘混’儿而已,老二荣正丰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又一次打电话催。

郭青山坐在车里,遥看着正在斜对过饭店吃饭的仇家,紧皱着眉头说:“二哥,那‘混’蛋有一个保镖,五大三粗,个头有一米八。我打听过,他年前才从里面出来的,因为打伤人蹲了五年,当时他一个打六个没输。”

“能打?”

“不好对付,估计阿军不是他对手。”

这种事讲究的是万无一失,万一几个“送货人”被那刚刑满释放的‘混’蛋吓住,老六又打不过他,别说收拾姓李的王八蛋,甚至会被姓李的王八蛋收拾。

老毒贩遇上更横的,这事可不太好办。

荣正丰愣住了,郭青山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跟踪好几天的目标突然打起手机,二人接着研究对策,研究大约十来分钟,饭店‘门’口来了几辆出租车,从车里下来十几人,挨个给目标打招呼,一看便知道全是目标的手下。

“点子硬,二哥,能不能让老三想想办法,从东广搞两把枪。”

“大哥不许碰枪,大哥说得对,同样收拾一个人,用刀比拳头严重,用枪更严重,枪一响就是枪案,公安会像发了疯一样查。”

正说着,又来几辆出租车,又下来十几个人。

黑-社-会开会,饭店里的食客纷纷结账走人,老板和服务员小心翼翼伺候着,生怕得罪这帮‘混’‘混’儿。

贩毒是专家,跟黑-社-会火拼荣正丰可不在行。

听完老四“现场报道”的最新情况,拨打老大刚换的新手机号。

“他身边不可能总带几十个人吧?”这事也问,张桂新觉得很奇怪。

“大哥,老四说他这些天忙着讨债,身边最少四五个人。他们是在道上‘混’的,身上不可能不带家伙,所以这件事比较难办,除非让老三搞两把那个。”

“说多少次了,那个不能碰,想其它办法。”

“那只有等,等他落单,但老四不可能天天这么盯着,而且耽误生意。”

想收拾一个人有一万种办法,为什么非选最愚蠢的?

张桂新从阿军手里接过茶杯,坐下问:“他有点人,在南港有点势力?”

“老四是这么说的,手下马仔不少。”

“这样的人能嚣张几天,公安又不是瞎子,既然要货就给他货,要多少给他多少,只要他有真金白银。”

荣正丰反应过来,不禁笑道:“大哥,你是说让南港那个姓钱的收拾他。”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有本事不被姓钱的盯上,就让他替我赚钱,老四也不要再冒险,等熟了有的是机会。被姓钱的盯上最好,省得我们动手。”

他人多,卖起货来肯定快,卖得越多越快死得也越快。

荣正丰乐了,追问道:“大哥,让谁跟他‘交’易,上次的那笔账怎么算?”

“老四是本地人,老四不合适,让老五安排个送货的跟他联系,上次那笔账必须算,先把账算了再谈‘交’易的事。”

“行,我来安排。”

程文明只是让李固多找些人虚张声势,看能不能唬住对方,能不能让他们知难而退。没想到这帮毒贩比想象中更狡猾,居然及时调整出这么一个计划。

正为收集其罪证发愁,现在好了,他们主动往里面跳。

只要他们拿出毒品与李固‘交’易,到时候来一个人赃俱获,一条证据链就形成了,不管张桂新有没有碰毒品,一样能将其绳之以法。

韩博接到电话已是傍晚时分,被这个结果搞得啼笑皆非,沉‘吟’道:“既然他们被唬住了,那将计就计,等他们联系猴子,准备点钱让猴子跟他们‘交’易。”

“现在你可以放心了,这边‘交’给我和钱支队。”

“放心,一天不收网我一天不放心,‘交’易一样有风险,千万别演砸了,到时候搞成一锅夹生饭。”

“猴子没问题的,再说不是有我们么。”

“好,我等你们消息。”

……

知道被毒贩盯上,李固真吓出一身冷汗,不过危险已暂时解除,他又神气活现起来,哼着小调,带着几个兄弟再次赶到滚石娱乐城。天知道那帮‘混’蛋会不会改主意,必须多带几个人。

“李总,要不要开个包厢?”

“王总,你打折我就开,不打折算了。”

小王八蛋‘混’得风生水起,听老板说他跟一个有点背景的大老板‘混’,专‘门’给银行、给移动公司讨债,好几个保安被他挖走了,现在手下十几号人。

王胖子不敢跟以前一样对待,从他手上接过一根软中华,嘿嘿笑道:“李总,老板说了,你带朋友来玩包厢免费,酒水什么的打八折。”

“吴总就是大方,帮我谢谢吴总。”

正跟几个暂时去不了公司的保安打招呼,手机在口袋里突然震动起来,这里太吵,李固朝二楼指指,带着一帮手下直奔包厢。

“哪位,什么事?”陌生号码,应该是那帮毒贩打来的,李固示意其他人在‘门’外等等,一个人先走了进来。

“李总么,我骆豪。”

“骆豪,我还李豪呢,少特么装神‘弄’鬼,也不想想声音像不像。”

“李哥,我真是骆豪,想跟你谈谈阳光小区的事。”

“都说了别特么装神‘弄’鬼,想谈让你们老大跟我谈。”李固毫不犹豫挂断手机,敲敲‘门’招呼弟兄们进来喝酒唱歌。

骆豪这个名号在南港“毒圈”流传十年,几乎成了一个传说,让如此年轻的送货人自称骆豪,姓李的不鸟他很正常。荣正丰意识到对手比想象中难缠,一时间忘了老大不让直接接触的告诫,接过手机再次拨通李固号码。

“你小子烦不烦,老子正忙着呢。”

是‘挺’忙的,手机听筒异常嘈杂,不用问便知道他此刻在ktv。

荣正丰暗骂了一句‘混’蛋,冷冷地说:“李总,我骆豪,阳光小区的事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说法?”

“你真是豪叔?”

“如假包换。”

“豪叔!,失敬失敬,你是前辈,兄弟一直想拜拜你的码头,一直找不到机会。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只能跟你手下开个小玩笑。豪叔,我在滚石,你来这儿也行,我去找你也好,坐坐,一起唱唱歌、洗洗澡,联络联络感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