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大鱼上钩了!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大鱼上钩了!


                一连三天,风平浪静。

布控的民警倒是发现不少可疑人员,其中甚至有几个极可能吸毒,但是不是骆豪团伙成员就两说了,需要与之前掌握的材料交叉比对,就算确认其是团伙成员也只是小角色,大鱼没浮出水面之前不能打草惊蛇。

春运安全,春节安全,每到春节,公安就特别忙。

禁毒支队不同于其它单位,不需要上街巡逻,也不需要参加节前整治的专项行动,只派出两名缉毒民警和两名警犬训导员带着搜毒犬,在长途汽车站和机场参与安检。

搜与不搜是完全不一样的,不仅能够震慑犯罪分子,而且今天上午真从一个回老家过年的三十多岁男子行李里,成功搜出三十多克冰-毒。

初战告捷,尽管搜毒犬和带犬民警现在隶属于禁毒支队,刑技中心警犬技术室主任兼警犬队长张文彬依然很兴奋,毕竟犬是他警犬队训出来的,人是从他们警犬队抽调的,非要请“老领导”去警犬基地检查指导。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要经费,要警犬编制,要人员编制。

看完表演,回到车边,韩博给他指点起迷津:“老张,你不要总想着要这要那,你的思想要转变,要与时俱进。”

“怎么变,怎么进?”警犬队一直不受待见,能在禁毒上发挥作用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能搞出什么名堂,张文彬愁眉苦脸。

韩博回头看看训练场,微笑着说:“现在警种越来越多,专业性越来越强,你们要跟得上时代,要重新定位自己的目标。我们禁毒队要了你两只犬两个人,如果在其它方面一样能发挥出作用,其他单位也会有这样的需求。

我建议你们既要考虑实战,同样考虑到训练,把这里变成名副其实的警犬训练基地。主动与业务支队、与各区县公安局联系,‘推销’你的犬,‘推销’你的人,还可以‘推销’培训业务。”

“这倒是一条出路,关键我们……”

“你应该反过来想,如果禁毒支队的搜毒犬和带犬民警是从你这儿出去的,巡警支队的搜爆犬、治安犬和带犬民警是你们训练和培训出来的,各区县公安局的犬也是你们这儿的,谁能否认警犬技术室的成绩,谁还能说警犬队是吃闲饭的?”

“韩支队,我明白了,只是我去找领导,领导不一定有时间,有时间也不一定有兴趣。”

警犬是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

训练一条刑侦犬(追踪)太难,局里对他们确实不重视,许多刑警甚至当他们是一个笑话,事实上他们也的确闹出过不少笑话,但不意味着警犬真没作用。

韩博能理解他的心情,鼓励道:“要对自己有信心,先跑巡警支队和监管支队,街面巡逻需要警犬,看守所更需要。我可以帮你走走后门,再去局里汇报工作时跟常局提提。”

常局跟他是老乡,常局分管巡警支队,联系机场分局,常局要是点头,巡警支队和机场分局肯定会要警犬。

要警犬同样会要人,同志们窝在警犬队能有什么出息。虽然官不大,只是副科级,但在同志们眼里就是领导,既然是领导就要为部下着想。

张文彬反应过来,嘿嘿笑道:“谢谢韩支队,我晚上就打报告,明天就去找领导推销。”

“也不急在一时,马上春节,领导一个比一个忙,等节后再说。”

“行,我听您的。”

从警犬队出来正好下班时间,今天不回支队,“李行长”从江城回来了,两口子一星期没见,怎么能继续“分居”。

赶到家,客厅里堆满各种年货。真空包装的盐水鸭几十袋,餐桌上也摆着一盘子切好的。

江城特产,上大学时没少吃。

她其实喜欢吃烤鸭,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

女强人变成了小厨娘,正在厨房里忙碌,韩博放下包走过去搂着她腰,笑问道:“老婆,做什么好吃的?”

“刚跟吴娜学的,不过现在变成李氏私房菜了。”

西兰花炒虾仁,还“李氏私房菜”,韩博彻底服了,卷起袖子帮她洗炒好菜的锅,不无好奇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侯厂说有没有希望?”

“希望是有的,侯厂打听到银监会正在制定农村商业银行管理暂行规定,今年估计能颁布,政策方面应该没什么问题,信用社突然提出一个意见,有点麻烦,要想办法。”李晓蕾把做好的菜和汤端上桌,又取出两双筷子,嘴上说有麻烦,脸上却是笑容。

韩博糊涂了,不解地问:“信用社能有什么意见,农基会又不跟他合并。”

“名称有问题,省联社有规划,以后符合条件的信用社全要申请成立农村商业银行,我们变成思岗农村商业银行,信用社以后叫什么名字?”

“谁先注册,谁先拿到营业执照谁叫呗,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韩博乐了,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以为这是商标,可以抢注?”

李晓蕾噗嗤笑道:“在思岗,信用社搞不过我们农基会。出了思岗,他们比我们牛,有市联社、省联社,明明不是银行一样把自己当银行,不光把自己当银行还瞧不起我们农基会,觉得他们是李逵,我们是李鬼,其实全是李鬼。”

农基会名不正言不顺,比后台真比不过信用社。

韩博问道:“那怎么办?”

“下午去了趟市政府,向许市长汇报这个情况,许市长说不叫就不叫,建议我们与城市信用社合作,共同组建南港城市商业银行。”

“越搞越大了,先是走出良庄,现在又要走出思岗!”

“听起来是这样,不过城市信用社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开车在市里转一天都看不见几个营业厅,根本竞争不过几大行,又不像农村信用社一样有根据地,客户全被几大行抢走了。”

“效益不好?”

“南州信用社还是农村信用社,港区没有,开发区更没有,南港城市信用社其实就是长江区的信用社,几大行在老-城区有支行、有那么多营业厅,他们效益能好到哪儿去,储户存款只有我们的三分之一。”

“跟他们合并不合适?”

“有根据地没关系,没根据地不行,离开思岗县里也不同意,慢慢谈,不着急,这也不是着急的事。”

“死猪不怕开水烫。”

“你才死猪呢,赶快吃,吃完给家打电话,我想听听絮絮声音。”

当上妈妈就是不一样,人在这儿,心在丝河老家,想七八天没见的儿子。正聊着,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程文明打来的。

“去接吧,别看我。”李晓蕾习以为常,举起筷子指指门外。

各有各的事业,互不干扰,韩博很喜欢这样的生活状态,起身走到院子里接通手机。

“韩支队,大鱼逼出来了。”

“真的?”

“那家伙比想象中更狡猾,我们发动线人,他发动吸毒人员,躲在暗处运筹帷幄,跟我们斗智斗勇,也不想想我们拥有多少资源,我们有什么样的技术手段。不上钩没办法,一上钩立马暴露原形。”

程文明看着十几名缉毒干警从一堆照片和材料里找到的蛛丝马迹,顺着蛛丝马迹在技侦支队协助下锁定的嫌犯照片,大发起感慨。

这绝对是一个突破性进展,韩博同样激动,急切问:“到底是何方神圣,是怎么找到他的?”

“郭青山,男,34岁,本市人。十二年前,因涉嫌盗窃被处理过,判了三年。出狱之后去南方做什么生意,赚到一笔钱,回南港买客车从事客运业务。现在有两辆大客车,营运线路是南港至东海,具备运毒条件。

这家伙警惕性极高,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我们通过行动当天拍到的可疑人员与这几天在各娱乐场所打探猴子消息,以及去站前派出所打探过已落网的送货人消息的可疑人员进行比对,发现了三个目标。

钱支队以这三个人为突破口,请技侦支队锁定这三个人手机,结果发现他们无一例外地收到过一个神秘人指令,指使他们打听猴子和送货人消息的手机号不一样,全是新号,且每个号码只使用一两次。

但拨打时的位置几乎全在阳光小区,有前科的小区业主并不多,钱支队组织民警秘密监控,他是其中之一。结果最后一个电话证实了他的身份,他当时开车离开小区,躲在猴子公司附近打的。”

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事实上为找出这家伙不知道做多少工作。

锁定他接下来就好办了,韩博想了想又问道:“那几个给他跑腿的人认不认识他?”

“为避免打草惊蛇,我们没动那几个人。从他如此谨慎的做法上看,他应该没与那几个人正面接触过,应该是打着骆豪的名号,以提供毒品作为报酬的方式,指使那些人帮他打听消息的。那几个人也不知道他手机号,只接到过他电话。”

“立即调整部署,盯死他,看他下一步有什么动作。”

“放心吧,不上钩拿他没办法,一上钩,一浮出水面,他肯定跑不掉。他有好多手机号,当务之急是搞清他与其同伙联系使用的号码,只要搞到这个号码,就能找到第二个乃至第三个主犯。”

禁毒支队负责侦查,技侦支队提供技术支持,刑警支队派程文明这个正科级侦查员参与侦破,刑警支队的刑事技术中心同样在提供技术支持。

已经动用这么多资源,不在乎再动用一点。

韩博权衡了一番,毅然道:“我向陈局和崔局汇报,请经侦支队提供协助,参与侦破,不光要查他的通话,也要查他的银行账号,看能不能通过资金流向找到其同伙。”(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