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九十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四百九十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程大程大,二组没发现异常,二组没发现异常。”

“程大程大,三组没发现可疑人物。”

“程大,四组报告,四组没发现异常。”

……

送货人只是小鱼小虾,当务之急是找出隐藏在送货人背后的大鱼。

为打击骆豪团伙,韩博、钱晋龙和程文明采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战术。让本应该很低调、很隐秘的“李固团伙”冲在前面,让缉毒民警秘密布控、暗中监视,不动声悄悄观察。

参与行动的民警全是刚结束培训不久的新同志,有的在饭店里装作吃饭,有的开出租车,有的坐在面包里,有两个伪装成搞推销的业务员混入小区。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只监视,只留意可疑人物,绝不出手,绝不能暴露身份。

程文明回头看看韩博,举起对讲机:“二、三、四组继续观察,一组待命,随时跟上去。五组继续拍照,进出小区尤其打手机的人员全拍下来。”

“是。”

他不断下达命令,韩博趴在方向盘上仔仔细细观察在小区门口徘徊的几个路人。技侦支队副支队长沙海健放下其它工作,亲自协助禁毒支队侦破,采用技术手段锁定送货人的手机。

骆豪团伙是在省厅禁毒总队挂过号的,省厅对这个案件非常重视,技侦支队在核查送货人本地通话记录的同时,在省厅禁毒总队和技侦总队协调下,组织民警随禁毒支队同志奔赴东广、东海等地,请兄弟省市公安部门协查送货人手机通话记录上的每一个外地号码。

多警种协同作战,动用那么多警力,投入这么多资源,在之前是不敢想象的。

钱晋龙对能否打掉骆豪团伙充满信心,只是他太有名,尤其对毒贩而言堪称如雷贯耳,许多贩吸毒人员见过他,不能轻易路面,只能坐在支队办公室里一份一份研究阳光小区业主资料,试图找出他们中有没有人与之前破获的毒案存在某些关联。

战役打响,一切全在有条不紊进行。

表面上却风平浪静,小区保安跟往常一样靠在门卫室的墙上晒太阳,居住在小区的老人三三两两聚在刚进门的花坛边聊天,一个业主带着妻子和女儿说说笑笑从里面走出来……谁也不知道周围有十几个警察,更不知道后面那栋楼里几个人正跟打劫一般翻箱倒柜。

“李哥,找到了!王八蛋,原来把东**这儿。”

租的房子,里面没什么家具,不管藏多严实,想不被发现很难。尤其对杨辉这种经常藏毒的吸毒人员而言,找毒品甚至比公安更专业。

四根拇指粗的白粉从衣柜底的夹层中翻出来,杨辉欣喜若狂,以前是几克几克买,这里起码两百多克,价值十几万,慢慢吸能吸多长时间!

杨志更高兴,掏出烟盒,取出里面的锡纸,捣鼓着吸毒工具,兴高采烈说:“李哥,我试试货,看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试可以,别弄那么多,搞过量会死人的。”

“没事,我只弄一点。”

“哥,我也来试试。”

这两兄弟哪禁得住这么大诱惑,三下两下就做好了工具,熟练的用指甲挑了一点白粉末放在锡纸上,就着打火机就吞云吐雾吸食起来。李固、小伍和二楞见过别人吸毒,也见过他俩吸毒,不觉得新鲜。

小任虽然是缉毒警,但这是第一次见人吸,看着他俩陶醉的样子,不仅有一丝担忧,同时油然而生起一股强烈地制止他们吸的冲动。不过现在不能制止,不光他俩自己想过瘾,他们的行为也是破案需要,需要他们吸给“送货人”看。

杨志吸了两口,心情更好,嘿嘿笑道:“李哥,真货!”

“办正事要紧,彪子,把货收起来。”

李固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边翘起二郎腿,点上根香烟,斜看着跪在地上的蔡小勇说:“小子,我今天心情好,放你一马。货没收了,你老大问起来就说被我没收了。不服气让他来找我,帮我转告他,南港有南港的规矩,这就是不懂规矩的下场。”

黑吃黑,原来这真是黑老大!

信哥问起来说被你“没收”了,你是谁,只知道你姓李,你让我怎么说。蔡小勇愁眉苦脸,欲言又止,话到嘴巴愣是没敢问。

小伍对毒品不感兴趣,这东西不能沾,沾上有多少钱也不够糟蹋的,但对钱感兴趣,忍不住:“李哥,这些,这些钱怎么办?”

骆豪这段时间很谨慎,既不让送货也不对账,甚至没让送货人把货款存进指定账号,刚才抄到四万多元毒资。

这不是小数字,他们动心很正常。

毒资是赃款,绝不能瞎分,不然将来会有麻烦的,而且他们没见过多少钱,一到手就挥霍,要是分掉将来想追回都很难。

不分又不合适,毕竟人家出了力,干这种事又有风险。

李固权衡了一番,拍拍大腿:“给你们也存不住,就知道乱花,先存我这儿,回头帮你们在公司入个股份,以后拿分红。彪子,把钱也收起来。对了,照相机呢,给这小子拍个照,跟货一起拍,敢报警就把照片交给公安。”

“彪哥,我来拍,我最喜欢拍照了。”李哥多讲义气,他说有大家伙的份儿肯定有,入股也行,到时间可以拿分红,这一票没白干,小伍乐得心花怒放,接过相机咔嚓咔嚓帮蔡小勇拍起照来。

货,没收。

钱,没收。

随身听,没收。

手机本来要没收,李固想想还是让留下了,几个家伙带着战利品大摇大摆下楼,钻进英菲尼迪扬长而去。

嘴上胶带撕了,手上的胶带没撕。

蔡小勇急忙跑进厨房,双手反绑在背后,够不着菜刀,只能回客厅找一尖锐的地方慢慢蹭,好不容易蹭开急忙收拾东西下楼。他们能找到,公安一样能找上门,这地方一刻不能久留,没钱坐车步行,有多远走多远!

李固的任务完成了,行动组的任务才刚刚开始。

蔡小勇一出现在小区门口,程文明立即举起对讲机:“一组跟上,一组跟上,二组三组注意观察。”

“沙支队,我韩博,小鱼游出来了,手机依然在他手里,刚才有没有跟谁通话。”

“报告韩支队,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有通话。”

“帮帮忙,帮我盯死这部电话。”

“韩支队放心,一有动静我会及时汇报。”技侦支队不只是换了一个行动技术支队的单位名称,过去半年添置了许多先进的技术侦察设备,而且有自己的行动人员,正在前线的第五组就是行动技术三中队,对能否盯住小鱼,能否盯死“老领导”要求的这个电话沙海健充满信心。

蔡小勇像没头苍蝇般到处瞎钻,没有车又没有钱能跑哪儿去,跟踪这样的嫌犯太容易不过,第一小组四个民警一个在他前面,三个在他后面,第二、第三小组在外围,密切注意一切可疑人员。

跟了两个多小时,蔡小勇觉得已脱离危险,躲在一栋楼后面掏出手机打起电话。

“信哥,出事了!”

“什么事?”

“一帮黑社会找到我住的地方,抢走了货,抢走了钱,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还没说完,电话里传来忙音,对方挂断了,再打里面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听”,一连打了几次全是这个声音。

蔡小勇意识到被抛弃了,身上一分钱没有,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怎么生存,就在他又漫无目的走了四十多分钟,打算找个收二手机的把手机卖掉搞点回去的路费时,手机奇迹般地又响了。

“信哥,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你在什么位置?”

“我在外面,好像是青年路。”

“谁抢的,长什么样,一共几个人。”

“五六个的,本地人,一个大光头,个子很高很状,一个二十多少,小分头,他是老大,另外几个叫他李哥。他说南港有南港的规矩,说我不懂规矩,还说什么骆豪,说你不服气可以去找他。”

“他怎么找到你的?”

“不知道,我一出门就被他们架上车,两辆车,一辆面包车,一辆越野车。他们吸粉儿,有两个家伙抄到货就吸。”

“账本呢?”

“没对账的没烧,被他们抢走了,对过账的烧掉了,他们没抢到。”

账本上有客户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相比被抢走的货,账本被抢走的损失才大,神秘人沉思了片刻又挂断电话,这次不管蔡小勇怎么打都打不通了,一直等到天黑都等到他打过来。

晚上没地方去,身上又没钱,想变卖手机都卖不掉。蔡小勇百逼无奈,想起小琴,再次拨通小琴电话。

借钱,开什么玩笑!

小琴既不想借钱给一个毒贩更担心被他连累,一挂断电话就收拾东西换地方坐台。小琴如此,其他客户同样如此,整个南港没人能帮他。

白天冷,夜里更冷。

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吃饭,蔡小勇饥寒交迫,实在没地方去,打算在汽车站熬一晚,刚在汽车站里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站前派出所民警带着几个治安员查身份证。未完待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