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九十章 大展拳脚(十一)

第四百九十章 大展拳脚(十一)


                “韩警官,对不起,我不太懂,我法盲,您帮帮忙,高抬贵手,我保证以后坚决不放。。 ”

“高抬贵手,陈经理,这是罂-粟壳,是毒品,这可不是高抬贵手的事。这样吧,为了不影响你做生意,等会儿先做个笔录,明天上午8点,去我们支队二大队接受处理。”

“一点不能通融?”

韩博摇摇头,陈老板急了,脱口而出道:“韩警官,您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放一点壳子要处理,南港宾馆用罂-粟籽油做菜你管不管,他们光明正大放,有一道招牌菜就是用罂-粟籽油做的。”

南港宾馆是政fu招待所,禁毒禁出麻烦了,群众举报你管不管?

令陈老板不敢相信的是,韩博笑道:“之前不管是不知道,是没线索,现在知道了肯定要管,不光要管,而且要按规定处罚。”

……

给涉嫌往汤里添加罂-粟壳的老板做完笔录,带着勘查箱回到车上,小陈忍不住问:“韩支队,真管真罚?”

“难道还是假的,人家都说了‘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可不想被老百姓戳脊梁骨。”

“那是南港宾馆,治安部‘门’平时都不怎么去的。”小陈小心翼翼提醒道。

“治安管的什么案子,我们管得又是什么案子,没有可比‘性’。”

火锅店老板觉得倒霉,细想起来南港宾馆才真正的倒霉,禁毒禁出这些事,韩博觉得很是好笑,掏出手机拨通市委张副秘书长电话。

“小韩,什么事,活动不是搞完了么。”韩打击无事不登三宝殿,无事也不打电话,张光浩倍感意外,但非常高兴。

“张秘书长,您忙不忙,要是不忙,我想麻烦您跟我去一趟政fu招待所。”

“去招待所干什么,午饭吃过了,晚饭还早。”

“办案。”

张光浩一楞,下意识问:“小韩,你有没有搞错,你是说有人在政fu招待所吸毒!”

“这倒是没有,确切地说是政fu招待所涉毒。有群众举报,我不去不群众有意见。说我办事不公,说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刚上任,又正在搞禁毒宣传,搞禁毒专项行动,真不能不管。”

“开什么玩笑,政fu招待所能涉毒?”

“怎么说呢,只能怪我们法律滞后。但既然是法律法规就要遵守,既然有法律法规我作为执法人员就要秉公执法。如果查实,我肯定是要处罚的。”

张光浩越听越糊涂,想到“韩打击”从来不会开这种玩笑,沉‘吟’道:“小韩,真要是有问题肯定要追究责任,不过政fu招待所归政fu办管,你先过去,我给政fu办吴副秘书长打电话,我们马上到。”

“谢谢。”

“禁毒怎么禁到政fu招待所头上了,你把情况搞清楚,别等会儿闹出笑话。”

“群众举报,说得有鼻子有眼,就算闹笑话我也得去。”

“好吧好吧,你先去,我倒想知道谁胆大包天在政fu招待所涉毒。”

认识市委副秘书长有好处,‘弄’了一张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通行证,车可以进出市委市政fu,开进南港宾馆更不在话下。

一路畅通无阻,一直开到餐厅‘门’口。

这里是招待领导的地方,停车场上好几辆市委小号车,丰田考斯特停了三辆,估计多功能有重要会议。大‘门’口停着一辆警车,市局警务处的,不用问就知道省里来大领导了,等会出去要给领导开道。

小陈愁眉苦脸,提着勘查箱不敢下车。

“箱子放下,要是有,应该没人敢抵赖,这种事也没必要抵赖。”韩博笑了笑,经过自动‘门’快步走进餐厅。

副处级干部在县里很大,在局里也不算小,在这里实在排不上号,更何况还是个副处级警察。

影响还是要注意的,韩博不敢跟去二胖火锅店一样横冲直闯,先“观察地形”,装出一副等人的样子,趁服务员不注意带着小陈溜进后厨,明明来缉毒的,搞得像做贼一般。

“同志,这是厨房,是‘操’作间,这里不能进。”

“不好意思,我随便看看,参观参观,马上走。”

“厨房有什么好参观的。”在政fu招待所工作,大领导见多了,正在打扫卫生厨师业务他是哪位领导的秘书,虽然不是很高兴很欢迎,同样没赶他走。

厨房好大,一大排柴油灶,最忙时估计有十几个厨师一起炒菜。

‘操’作台、立式冰箱也是一大排,全不锈钢的,墙上瓷砖干干净净,地面干干净净。凉菜间搞得跟刑技中心的实验室差不多,进去要经过几道‘门’。

韩博看看周围环境,注意力集中到调料车上,各自调料琳琅满目,搞得跟实验室的试剂一般。暗想要是有这些调料,家里一样能做出好吃的菜,不过吃得不是菜味,全是调料味。

正大发感慨,正胡思‘乱’想,小陈指指旁边小车上一瓶包装‘精’美的油,鬼鬼祟祟说:“韩支队,应该是这个。”

“罂-粟籽油,进口的,别大惊小怪。”厨师走过来看看,抱着双臂,一副你们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进口的,多少钱一瓶?”韩博拿起来饶有兴趣问。

“小心点,别摔碎了,这瓶油贵着呢,顶你我一个月工资。”

让你们参观已经很过分了,万一摔碎把油洒了,厨师长会发火的。厨师急忙接过瓶子,小心翼翼放回原位。

标签上是繁体字,应该是从香港进口的。

韩博正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查处,张光浩和一个五十多岁的领导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工作人员。

“老吴,这位就是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长韩博,小韩,这位是吴副秘书长。”

“吴秘书长好,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韩打击,公安局的“明星警察”,享受市政fu特殊津贴,据说破过好几起大案,市领导个个知道他,很器重。

吴副秘书长没有倚老卖老,紧握着他手笑问道:“韩支队,怎么回事?”

“现在不是搞禁毒宣传,禁毒专项行动么,群众举报政fu招待所使用罂-粟籽油,也就是这个油。”韩博拿起瓶子,一脸倍感无奈。

吴副秘书长乐了,哈哈大笑道:“我以为多大事呢,实不相瞒,招待所换了一批厨师,有个东广来的厨师要做一道特‘色’菜,要用这个油。提到罂-粟谁不担心,我看到菜单专‘门’打听了一下,罂-粟籽和罂-粟壳两码事,罂-粟籽里面的那个什么成分极低,榨的油可以食用,欧美国家一直将罂-粟籽油奉为营养极品。”

“我还头一次听说有这种油。”张光浩接过瓶子自言自语。

“吴秘书长说得对,罂-粟籽中的吗-啡成分极低,不光西方国家一直将罂粟籽油奉为营养极品,我国史书上一样有记载,当年唐王李世民受伤后得恐惧症,后来有个白发长者赠送罂-粟籽煮饭。吃了之后方痊愈,李世民封罂-粟籽为‘御米’。”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它确实无毒、无依赖,长期食用不会成瘾。‘药’用吗-啡和可-卡-因的国家限量标准为300~600微克/毫升。而这个油中所含的极微量天然吗-啡及可——卡-因不足国家限量标准的1/1820。所以有专家风趣的说:每人每天食用罂-粟籽油不超过180公斤,在不间断服用4000年之后或许会成为轻度瘾君子。”

张光浩乐了,指着瓶子笑道:“既然没事你跑来干嘛,跟群众解释解释,解释清楚不就行了。”

“张秘书长,刚才我们讨论的是成分问题,因其营养价值巨大,引起营养学界、医‘药’界的广泛关注,2000年时全国数十家医‘药’学、营养学机构近百位专家联合呼吁‘开禁’罂-粟籽油,围绕着这个问题开过很多次专题学术研讨会。

但这件事涉及到的却是一个法律问题,受近代毒品影响,罂-粟籽油在国内受禁!其实不仅在国内,国际上一样禁止任何机构开发罂-粟籽产品。也就是说在没有‘开禁’之前,别说做菜,买卖、运输乃至持有它都是违法的。”

“小韩,你明知道这个没事……”

“吴秘书长,法律法规就是法律法规,作为执法人员,我要秉公执法。作为领导干部,您当然要配合我们工作。”

“以后不用这个油行不行?”

“已经采购的全要‘交’给我,让经理明天早上8点去我们支队接受处理。群众举报的,要是不公事公办,不光影响我们公安形象,也影响市委市政fu的公信力。”

这小子,居然公事公办。

吴副秘书长苦笑着问:“小韩,你不会拘留他吧?”

“拘留倒不至于,主要是批评教育,再象征‘性’罚点款。”

该帮忙的时候不能袖手旁观,张光浩拍拍吴副秘书长肩膀:“老吴,正在搞禁毒专项行动,群众举报小韩也是没办法。群众都说了,你们公安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只有一晚上端平,不然工作没法儿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