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大展拳脚(七)

第四百八十六章 大展拳脚(七)


                夜幕降临,滚石娱乐城外的霓虹灯亮起,五颜六‘色’、纸醉金‘迷’的夜生活并没有正式开始,要再过一两个小时客人才会多,停车场上只有几辆车,显得有些冷清。.: 。

李固钻出出租车,抬头看看周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环境,正准备往里走,一个保安迎上来招呼道:“李哥,今天怎么有空?”

“来看看你。”

李固递上根香烟,小伍接过一看,嘿嘿笑道:“哥,你真发财了,‘抽’软中华,再有好路子别忘了兄弟。”

几十块一包谁舍得‘花’钱买,有这个钱不如带小兰出去吃顿好的,烟是帮烟草专卖局抓假烟贩子时人家给了,一共给了两条。“韩打击”不‘抽’烟,“程疯子”‘抽’,本打算送给“程疯子”,结果送去被他骂出来了,不收算了,留着见客。

“再有机会肯定带上,不过我那活儿你干不了。”

李固现在是有工作的人,“官方”身份是一家投资公司的业务经理,其实就是一个忽悠人买股票的公司。办公地点在市中心的长江大厦18楼,宽敞明亮的格子间里有他一个位置。

能不能发展到客户,能不能揽到业务没关系,反正公司不发工资只有提成。

干大半年,一个业务没拉到,不过跟经理关系不是一两点好,他指点人老太太投资股票,说起来肯定赚,结果老太太赔了十几万,老太太家里人找到公司。要不是李固在,经理会被义愤填膺的家属揍得头破血流。

总之,打名片上的固定电话,接线的小姑娘绝对知道李经理。按名片上的地址找过去,前台的小姑娘绝对会热情接待。

一起玩的弟兄隔三差五过去坐坐,看到那窗明几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工作环境很羡慕很佩服,在他们心目中李哥真发达了。

“不会我可以学,李哥,你小学毕业都能干,我初中毕业应该没问题,我会上网,会用电脑。”

“这不是会不会电脑的事,这是跑业务,在市区你认识几个人,没熟人这业务怎么跑?先老老实实在这儿干,有合适的工作我再给你介绍。”

“行,我等你信儿。”

兄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李固有些飘飘然。

其实今天还有一件更高兴的事,“韩打击”帮小兰找到一份工作,让小兰去海员俱乐部当会计,一千八一个月,‘交’五险一金,坐办公室,这才是工作!老板娘是从英国回来的华侨,老板以前在开发区分局当过警察,对小兰很照顾。

“韩打击”说得很清楚,这不只是一份工作,也是为小兰安全考虑。以后不让她再接触那些不三不四的哥们儿,防止一些王八蛋报复不到自己去网吧找小兰麻烦。

家也要搬,落脚点不能让太多人知道,总之,安全第一。

李固给自己也点上一根烟,看看入口:“小伍,王胖子在不在?”

“在又怎么样,他还能管你要‘门’票?直接进去吧,哥儿几个全在里面。对了,老陈辞职不干,刚招来一个愣头青,我喊一下大明,让大明介绍介绍,让那小子眼睛放亮点,别把李哥你不当哥。”

“什么哥不哥的,搞得跟黑社会似的。”

“那是,你现在是大公司经理,以后不喊李哥,喊李总。”

小伍说干就干,立马举起对讲机:“大明、二楞、老徐,李哥来了,以后别再叫李哥,叫李总。”

“李总李总,我大明,是不是带嫂子过来玩?”

“她没时间,我一个人来的。”

“快进来吧,外面那么冷,王胖子不在,我给你先搞一杯鲜榨的果汁。”

……

“老大”来了,弟兄们好不高兴。

刚到这儿上班的一个内保忍不住问:“明哥,哪个李总?”

“以前跟我们一起干的,现在发财了。看见李哥要叫李总,对李总客气点,李总脾气梗直、讲义气,不管哪个兄弟遇到麻烦都会想方设法帮忙。”

大明看看入口,一边等候李固到来,一边眉飞‘色’舞说:“小宇你知道的,王胖子天天讲,他鬼‘迷’心窍卖摇-头-丸,不光自己进去了还连累李哥在看守所蹲半个月。结果李哥出来干的第一件是去他家,给他爸妈留一千块钱,小伍同李哥一起去的。”

“仗义!”

“才知道,出‘门’在外不就靠兄弟么。”

进来娱乐城,别人或唱歌跳舞,或找漂亮‘女’孩搭讪,李固既不唱歌也不跳舞,更不沾‘花’惹草,坐在吧台边喝着免费的果汁跟一帮兄弟联络感情,嘴里聊着,目光则习惯‘性’留意进来的每一个寻欢客。

禁毒支队老同志一看能看出谁是吸毒人员,李固不仅同样能辨认出来,还能辨认出哪些‘女’孩是只是过来玩玩的,哪些‘女’孩是坐台的,跟着客人从其它地方过来的。

蚂蚱也是‘肉’,抓黄虽然奖金不多,要是遇到且确定是****的,自然要跟到开房的宾馆,搞清楚在哪个房间,然后给“程疯子”打电话。

不过今天不能抓黄,要等两个有好日子不过非要吸毒的“凯子”。

正跟二楞聊得高兴,要贴靠的其中一个目标果然出现了,油头粉面,穿得‘挺’洋气,只是‘精’神不好,看上去萎靡不振,失魂落魄。

难受,真难受!

在杨志心目中南港跟穷山僻壤差不多,竟然连粉儿都买不到,前晚倒是遇到一个,也买到一小包,结果只有一小包且味道不是很正。他在大厅坐了一会儿,拉住几个服务生打听,今年刚扫过毒,关‘门’整顿过好几天,老板被罚过款,这里哪有卖那些东西的。

服务生一如既往地摇头,杨志失望到极点,想走又不知道能去哪儿,干脆上二楼找了一个包厢,叫了三个小姐,关上‘门’让小姐唱歌,一个人拼命灌酒,打算等前天那人找上‘门’。

吸毒的人尤其毒瘾上来的人脾气暴躁,不一会儿,一个小姐惊慌失措地跑出包厢,紧接着,另外两个小姐也飞奔出来。

李固留意他半天,一把拉住一个小姐:“琳琳,怎么了?”

“李哥,那家伙是瘾君子,问我们能不能买到粉儿,我们说买不到,不认识人,他就跟我们发火,燕子还被他‘抽’了一耳光。”

“走吧,这里‘交’给我。”李固示意刚过来的几个内保稍安勿躁,大摇大摆走进包厢,顺手带上‘门’。

杨志抬起头,用‘迷’离的眼神看看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不快地问:“干什么,我又不是没给消费。”

“找姑娘唱歌就要给小费,搂搂抱抱‘摸’‘摸’也没多大关系,打人算什么?”

李固一把揪住他头发,顺手拿起酒往他脸上一泼。杨志清醒了一些,意识到麻烦大了,这种地方怎可能没看场子的,强龙不压地头蛇,在老家不怕,关键这里不是老家。

“对不起,我,我喝多了。”

“喝多了,喝多就能打人?”

“哥,我赔钱,我再给她两百。”杨志不敢瞎动,就算敢不是眼前这位的对手,老老实实,态度非常之端正。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李固从他手上接过两百块钱,喊道:“大明,把钱拿给燕子,再给这个老板上一个果盘,再来点其它小吃,鸭舌不错,上两份儿。”

“好的,马上来。”大哥收拾这小‘混’蛋还不是易如反掌,大明等几个保安相视而笑。

果盘和小吃上得很快,点歌的小妹‘欲’言又止,李固反应过来,再次拍拍杨志胳膊,杨志反应过来,急忙又从钱包里掏出两百。

“忙去吧,这儿‘交’给我。”

不用再伺候这个难缠的客人,还能抓紧时间接待一拨客人,小妹接过小费乐得心‘花’怒放,说了一声“谢谢李哥”忙不迭收拾东西跑了。

“吃啊,吃几块水果解解酒。”

‘门’再次关上,李固跟主人一般招呼起来,杨志只想买粉过瘾,只想找到那种飘飘然‘欲’-仙-‘欲’-死的感觉,吸毒吸得口腔溃疡,嘴里根本没有味儿,哪吃得下水果。

他不吃李固吃,吃一根鸭舌来一片水果,再来两块鸭脖,渴了有啤酒,不够再点,反正有身边这位“老板”买单。

杨志越来越难受,竟大胆地问:“哥,你有没有货?”

“什么货?”

“这个。”杨志抬起手腕,在鼻子下比划了一下。

果然是“‘药’娃”,见人就问有没有粉儿。李固用牙签叉上一块水果,回头笑道:“你当我是做什么的,那东西我既不吸也不卖。”

“哥,你肯定有‘门’路,我有钱,不会让你白帮忙。”

“兄弟,我们也算不打不成‘交’,听我一句劝,吸那东西没好处,能戒就戒,早戒早好。”李固‘抽’出纸巾长擦擦手,点上根香烟往他嘴里一塞,然后自己给自己点上。

“哥,我戒过,戒不掉,没有会死的,求你了,帮帮忙……”杨志是病急‘乱’投医,觉得看场子的不是好人,只要不是好人就有‘门’路,就能帮他买到货。

李固伸了个懒腰,不慌不忙说:“以前这儿有人溜冰(吸-冰-毒),后来公安抓过一次,抓走好多人,没人再敢卖。粉儿没见过,以前这儿都没得卖。”

“我不溜冰,我只要粉儿!”

“难受?”

“嗯,快死了,没有真会死的。”杨志鼻涕都流下来了,显然毒瘾已经发作,如果有白-粉,这会儿让他跪地上叫亲爹都没问题。

幸好立场坚定,跟蒋辉‘混’那么久都没碰冰-毒片,不然现在也跟他差不多。

李固心有余悸,又吃了一块水果,掏出手机慢条斯理地说:“兄弟,看你确实难受,粉儿我是没‘门’路,不过可以帮你问问能不能搞到点美-沙-酮。”

美-沙-酮,开什么玩笑,那东西虽然能让人好受点但不管用,喝下去没那个感觉,杨志愁眉苦脸,不知道该怎么哀求。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那东西真搞不到,这是看你顺眼的,要是看你不顺眼,才不会跟你提美-沙-酮。你知道么,美-沙-酮在公安那儿是戒……戒那个的‘药’,谁敢‘私’下卖就是贩毒。”

实在受不了了,美-沙-酮就美-沙-酮吧,杨志千恩万谢,连连点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