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大展拳脚(八)

第四百八十七章 大展拳脚(八)


                尽管杨志只是一个瘾君子,为不引起他的疑心,李固还是让他结账下楼,坐在他的英菲尼迪越野车里等。。: 。

送美-沙-酮的人也很谨慎,把摩托车停远远的,步行到马路对过观察好一会儿才拨通李固手机,才跑过来‘交’易。

美-沙-酮不是什么戒毒的新‘药’,早在二战后就发明出来了,五十六年代西方国家开始尝试用它来做替代治疗。

作为一种麻-醉-类的特殊‘药’物,它在合法渠道中它是‘药’物,一旦流入国家管制之外的渠道,那它就是毒品。与吸食其他毒品一样,服用美-沙-酮也会产生欣快感,且能成瘾。一旦滥用,会产生与其他毒品类似的危害。

但它能一定程度上替代吸毒者对海-洛-因的依赖,喝一小杯,至少在24小时内能控制住毒瘾。可正常生活、学习和工作,可以保持正常的生理和心理功能,不过可能会出现头晕、眩晕、无力、皮肤痛痒、上腹疼痛等副作用。

之所以用它作为一种替代‘药’物,其实是海-洛-因成瘾之后太难戒,身瘾戒掉了心瘾还在,接受过强制戒毒的人员只要能接触到毒品,他会毫不犹豫复吸,会自己哄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复吸率高达99.9%以上。

瘾君子一旦毒瘾发作且找不到毒品,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危害家庭、危害社会,所以一些国家只能采用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以“小毒换大毒”。

在安康医院美-沙-酮很便宜,喝一小杯只需要几块钱。

在黑市上,美-沙-酮比白-粉便宜不了多少,哪怕送美-沙-酮的毒贩其实是警察,收起钱来却不客气,开口就要800。

太难受,顾不上那么多,杨志数出八张百元大钞,抢过‘药’瓶拧开盖子一饮而尽。

“李哥,先走了,你看着点,喝这个一样会出事。”

“走吧,我盯着呢,有事再联系。”

喝下美-沙-酮,杨志紧闭着双眼在车上靠了四五分钟,长长舒了一口气,‘精’神比刚才好了很多,看样子‘药’劲儿上来了,喝这个有点作用。

“谢谢哥,如果没你帮忙,我今天不知道该怎么过。”杨志还算一个知恩图报的主儿,俯身打开储物箱,从里面取出一条小熊猫,往“救命恩人”身上一搁。

出手够大方,这一条烟价值**百。

李固也不客气,把烟往手边一放,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以后难受给我打电话,这东西能戒还是戒,知道刚才喝得什么,人家的口水!有人憋不住去公安局的医院买,公安局的医生让在医院喝,喝完才准走。

一帮浑小子胆大包天,居然敢打公安的主意,当面喝,出来吐,吐出来卖给需要的人。实在没办法喝一点顶一下也没什么,关键从嘴里到嘴里的东西容易带传染病,要是那个王八蛋有艾-滋-病怎么办,能喝还是不喝。”

居然‘混’到喝人口水的地步,杨志被搞得哭笑不得。

不能总喝口水,喝口水也不爽,老头子把钱管死死的,又不能离开南港,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攥住李固胳膊:“李哥,你路子广,再帮我想想办法,再打听打听,看能不能帮我买到真货。”

“我是看你顺眼,你当我是卖那个的,看看名片,我干正行,不是捞偏‘门’的。”

怎么看怎么不像干正行的,他的朋友更不像好人。

杨志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小伍跑过来敲敲车窗:“李总,钱三他们来了,听说你,要请你去对面吃烧烤,正在里面买单,马上出来。”

“你们呢”

“你们先去,我们下班早着呢。”

正说着,一帮身上衣服五颜六‘色’,头发染‘花’‘花’绿绿的家伙涌出滚石,不约而同跑过来发烟叫哥。

有的搞美发的,有当保安的,有在洗浴‘混’的,以前在一条街上干,关系处的不错,好不容易碰上当然要一起聚聚。

一个好汉三个帮,到了南港自然要‘交’几个南港朋友。

在老家一直不学好的杨志像是找到“组织”,并且想通过他们买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急忙道:“李哥,晚上喝多了,在里面惹事,对不住,晚上我请,我请弟兄们吃烧烤。”

“行,给你一个机会。”

用别人的钱招待自己兄弟,这种好事李固是不会错过的。能开英菲尼迪的人肯定有钱,一帮小兄弟也很热情,勾肩搭背一起来到马路对面的夜市大排档。

谁想吃什么点完,一个小兄弟突然道:“李哥,这是小陈,你头一次见,以前打工那个店老板压他一个月工资不给,这事你看怎么办?”

“什么店?”这种事不是第一次遇到,李固叼着香烟问。

“东丰洗浴城。”

正好认识那儿的大堂经理,李固掏出手机翻出号码,拨通之后慢条斯理说:“张经理,我李固,正在滚石对过跟弟兄们一起喝酒,跟你打听个事,我一个小兄弟有一个月工资在你那儿。你也是打工的,不为难你,帮我问问黄老板,是我带弟兄们去你们那儿消费一下,还是早点帮人家帮工资结了。”

要是斗勇斗狠,李固排不上号。

不过那些斗勇斗狠、敢打敢上的几乎全进去了。

在市里‘混’的一帮大哥小哥,李固属于资格很老的角‘色’,不设赌不带小姐更不沾毒,大事不犯但哪儿热闹哪儿保准能看到他身影。

给他面子,遇到点小事他能帮帮忙。

不给他面子,他就会给你制造点小麻烦,比如哪天晚上窗户玻璃突然碎了,追出去一看却找不到人影。又比如客人停在‘门’口的车胎被扎了,甚至会打电话报警说你这儿有小姐提供特殊服务。

这种小地-痞小流-氓比那些大哥更难缠,大堂经理能做这个主,不想惹他这个老‘混’‘混’,笑道:“李哥,你肯定听错了,不是压着不给,我们这到月底才开支,28号,你让他28号来。”

“不要我去?”

“不要不要,多大点事,有时间过来玩。”

一个电话把事办了,一帮小兄弟顿时马屁如‘潮’。

杨志把南港当成他们老家,很直接地认为能开洗浴的谁没点黑社会背景,李哥绝对是大哥,在南港绝对排得上号,不然对方怎么可能买他账。

找到“组织”,结识一个“大哥”,以后在南港可以横着走了,买货的事估计问题也不大。大哥说没有很正常,卖白-粉不是卖白菜,不知根不知底谁特么敢卖给你。

一顿烧烤吃得宾主尽欢,打发走一帮小兄弟,准备把杨志也打发走之时,一个家伙鬼鬼祟祟的出现在停车场,站在角落里朝这边张望。

喝了美-沙-酮,杨志已恢复正常了,脑子很清醒,一眼便认出是前晚买货给他的人。

“李哥,你等会儿,我去跟他说点事。”

“认识?”李固一把拉住他胳膊。

“就是,就是前晚那个人,他有东西。”

“原来是他。”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韩打击”要抓的不是这种敢来滚石兜售的小毒贩,要抓的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豪叔”,事实上证明盯着这个家伙然后顺藤‘摸’瓜往上查不好使,就算逮着“送货人”也没用,只有采取非常手段!

计划是跟“韩打击”、“程疯子”一起拟定的,给小兰安排工作,让搬家全是为这个计划。

第一个小目标终于出现了,李固兴奋不已,松开手,让他过去买货。然后不动声‘色’走到越野车左边,朝站在滚石‘门’口的几个保安使了几个眼‘色’。

晚上聊天时提过一些事,小伍反应过来,背对着停车场举起对讲机说了几句。

就在杨志买到货兴高采烈往回跑之时,小伍朝他跑来的方向飞奔过去,小毒贩见势不淼,扭头想跑,结果被从后‘门’绕过去的大明等人堵了正着。

“王八蛋,往哪儿跑。”

“敢在老子底盘上卖货,活腻了你!”

几个保安把毒贩揪了过来,二楞还在背后踹了他一脚,杨志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想跑车又在这儿,一时间没了主意,吓得魂不守舍。

“别担心,没你事。”

李固从他口袋里掏出一小包货,用手机照着确认无误,往自己口袋里一揣,旋即像公安一样搜毒贩的身,从头搜到脚,只搜到一小包货没发现武器。

“外面说话不方便,把他‘弄’上车。”

“老实点,上去。”

李固把杨志的越野车当自己的车了,大大咧咧爬上副驾驶,扶着椅背问:“叫什么名字?”

毒贩二十多岁,‘精’神萎靡,一声不吭。

“不说是吧,不说就送你去派出所。”

“你,你不是警察。”

市区口音,原来是本地人。

李固掏出两小包粉在他眼前晃晃:“看来你平时不怎么来滚石,不知道这是谁的底盘,在滚石卖这个,跟我打过招呼么,睁开眼看看,出去打听打听,这是你想来卖就能来卖的地方么。”

毒贩一头雾水,杨志算明白了。

这一带是李哥的底盘,在李哥底盘上卖白-粉却不跟李哥打招呼,不给李哥‘交’保护费是非常不对的,坏了道上的规矩。自己只是消费者,不关消费者的事,他忐忑不安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