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大展拳脚(五)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大展拳脚(五)


                打击贩毒,管控易制毒化学品市场只是禁毒工作的一部分,相比打防管控,禁毒宣传更重要。.: 。

以前也搞禁毒宣传,主要在国际禁毒日和12.1国际艾滋病日搞。

普通老百姓只过‘春’节、元宵、清明、中秋等传统节日,以及近几年兴起的五一黄金周,商家为促销把圣诞节也引起来了,对禁毒日和艾滋病日不感兴趣,看见电视里有这样的新闻才知道原来今天是什么什么日。

总之,赶在那几天宣传意义重大,效果却不怎么样。

禁毒支队是全市禁毒工作的主阵地,必须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韩博第二天一早没去单位,直接去市委,找张秘书“走后‘门’”,以市禁毒办副主任身份向市禁毒委主任汇报工作。

“元旦搞?”

“从元旦到元宵节,搞一个半月,然后是五一黄金周、6月26号禁毒日、十一国庆节,12月1号艾滋病日,再接上元旦、‘春’节、元宵节,从年头宣传到年尾,把禁毒宣传工作常态化。”

新官上任三把火,本以为他会搞一次专项行动,没想到居然是宣传。

总是那么出乎意料,陈局饶有兴趣问:“打算怎么搞?”

韩博递上一份材料,微笑着汇报道:“带动全市各级禁毒部‘门’采取多种形式大力宣传,推动禁毒宣传进企业、进单位、进场所、进学校、进家庭、进农村,在全市营造深厚的宣传氛围。

活动形式多种多样,比如发放禁毒宣传资料,张贴宣传标语,举办禁毒知识竞赛,开办禁毒培训班,组织观看禁毒题材专场电影。如果有条件,可以联合宣传、文化、教育等部‘门’在6.26禁毒日搞一个专题晚会。

过几天就是元旦,我打算在全市人流量较大的车站、商城、旅游景点‘门’口集中宣传,多准备一些宣传材料,多组织一些同志参加,把各单位禁毒专管员、禁毒志愿者、禁毒社工发动起来,把声势搞大点。”

“这个想办法不错,禁毒光靠打击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宣传,必须宣传。”

陈局点点头,又补充道:“材料宣传是一方面,最好找几个吸毒人员去主活动会场现身说法,让年轻人知道毒品的危害,让他们不用好奇、不能动心、不可尝试。”

“感谢陈局提醒,我回头去一趟戒毒所,找几个戒毒积极分子。”

“用不着你亲自去,打电话就行了。”

陈局笑了笑,点上香烟说:“禁毒支队才几个人,搞如此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需要各单位参与,我安排一下,后天开一个全市禁毒工作会议,禁毒委成员全参加,你准备一下材料,到时候统一部署。”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全市政fu组成部‘门’的副职几乎全是禁毒委员会成员,有市委副秘书长、市政fu副秘书长帮着牵头,工作要好做得多。

韩博欣喜若狂,急忙赢了一声“是”。

韩博忙,陈局更忙,难道见一次面,谈完正事陈局聊起‘私’事。

“小韩,这段时间有没有给侯主任打电话?”

“没有,整天忙这忙那,一直没顾上。梁老师倒是给晓蕾三天两头通电话,问絮絮怎么样,有没有长牙之类的。对了,晓蕾好像说晶晶元旦打算来南港过,江城没什么朋友,总呆她姥姥家也没意思,准备过来看絮絮。”

关系不到一定程度,不会说这些家长里短,他能说这些显然没把自己只当领导。

陈局很高兴,不无感慨说:“前天去省里开会,跟省委的朋友聚了聚,朋友说马上要机构改革,要把体改委和经贸委部分职能并入发展计划委员会,成立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

权力很大,经济方面的事务什么都管,行政审批权几百项,不管上什么项目都要过发改委那一关。国家发改委跟‘小国-务-院’差不多,省发改委相当于‘小省政fu’,侯主任正在筹建,省发改委成立后他就是常务副主任,正厅级副主任。”

“这么快!”

“对别人来说从副厅到正厅不足一年是很快,相当于火箭式提拔,不过对他来说不算快。他在企业干多少年,要不是当年市委舍不得放人,早上调省里,早正厅了,真正的厚积薄发。市里有好几个项目,徐市长打算这两天去江城走走后‘门’,请他关心关心家乡建设。”

老领导又要升官,韩博打心眼里替他高兴,想了想之后突然笑道:“晓蕾知道这个肯定比我们高兴,基金会不能总名不正言不顺,有侯主任帮忙或许能早点合法合规经营。”

陈局对金融业不是很熟悉,但知道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现在绝对是全国最后一个农基会。

农基会中的“钉子户”,在中央三令五申明令取缔的情况下居然坚持了几年,居然一直坚持到今天,简直是一个奇迹。

这不同于一般的“违法违规”,涉及方方面面利益,上级不是不想取缔,是轻易取缔不了,牵一发而动全身,以前担心一个乡镇的储户挤兑,现在是担心一个县的储户挤兑,据说存款已高达80多亿,想想就怕人。

卢惠生胆大包天,李晓蕾也不是省油的灯。

再加上一心发展经济,连这种擦边球都敢打的思岗县--委书记罗红新,竟然搞出这么一个尾大不掉的庞然大物。

陈局越想越好笑,忍俊不禁说:“前段时间跟许副市长吃饭,许副市长提过这事,他去部委跑项目,专‘门’去过一趟人行,一个处长接待的,人家知道良庄农基会,批评我们南港搞地方保护主义,在人家那儿挂了号,估计上级也想解决。”

为基金会的事,市县两级领导‘操’透心。

只要去bj办事,就会顺便拜访相关部‘门’,思岗分管这方面工作的副县长和基金会副总经理几乎常驻bj,“李行长”以前是鼎着大肚子去,现在是时不时抱着小絮絮去,连老卢都隔三差五戴着口罩去。

韩博同样觉得好笑,‘摸’‘摸’鼻子说:“抗战打了八年,不知道基金会这场仗要打几年。”

能坚持到今天不容易,有些事不得不服气,陈局感叹道:“归根结底,打铁还得自身硬。基金会虽然名不正言不顺,但各方面管理没问题,尤其风险管控,不良资产率控制得那么低,也确确实实为良庄乃至思岗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自己没问题,要是有问题,上级会毫不犹豫取缔。”

聊完基金会的事,陈局关心起程文明。

得知程文明找工人在家里焊了几根钢管,每天跟做引体向上似的锻炼身体,以坚强的毅力想方设法恢复,并没有自暴自弃,陈局很欣慰,打算元旦期间再去探望,再去慰问家属。

别人汇报工作不超过一小时,他们在里面竟然聊了一个多小时,可见领导对“韩打击”的器重。

张昊位置摆的很正,双方也没有利益冲突,没有因此不高兴。韩博出来之后他一直送到楼下,约好有时间聚聚。

离开市委去局里,先向禁毒办主任崔局汇报全市禁毒工作会议的事,在机关食堂吃完午饭,参加新任局党委成员、刑警支队长葛爱军发起的会议。

全市公安系统几个区县公安局,新东市公安局(县级市)韩博去得最少,葛爱军调任刑警支队长前就是新东市市长助理兼公安局长。

他1980年参加工作,成为一名刑警。从警22年,一直主抓刑侦,即使后来担任公安局长,也非常重视刑侦工作。很厉害的一个公安局长,在新东威望很高。

新东马上换届,政法委书记要兼任公安局长,他只是市长助理,资历不够,不能让这么能干的人当副局长,于是调到市局担任刑警支队长。

韩博新官上任要烧几把火,他一样要烧几把火。

他提出“合作共赢”的理念,提议与指挥中心、治安支队、行动技术支队、禁毒支队、信息通信处等部‘门’共建平台,资源共享,多警种协同作战。好处不言而喻,不仅能节省办案成本,也能提高破案速度。

事实上韩博早有这个想法,只是资历太浅,没资格发起这样的部‘门’合作。

他不一样,他是局党委成员,有这个资格。

经过一下午磋商,几位支队长、处长一致同意在指挥中心设立一个临时‘性’的情报中心,信通处负责平台建设,各支队派一个民警过来协同作战,资源共享,合作共赢。

与此同时,长江区一个高档住宅小区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正在房间里小心翼翼忙碌。

书桌上摊着报纸,报纸上有半截大拇指般粗细的条状白‘色’粉末,用一根两头粗细均匀的筷子当秤杆,把刚从小区外买的两包红塔山香烟外面的透明包装纸小心拆下来,分别用棉线穿好吊在筷子两头当秤盘。

固定好之后,找到筷子中间的平衡点,拿起小刀切一下再绑线,不然一滑就不准了。这个点就是提手,不一会便制成一个简易天平,最后用红塔山当砝码,一支烟大约一克。

客户要几克往其中一个透明包装纸里放几根烟,再往另外一个透明包装纸里缓缓倒入白-粉,直到秤杆平衡为止。秤好用小塑料袋装上,用‘毛’巾擦擦塑料袋,不能留下指纹,再在塑料袋外面包一层纸巾。

“信哥”‘交’代过,纸巾吸汗,抓着纸巾不容易留下指纹。

秤完一包又一包,按照客户需要全秤完,把剩下的小半截白-粉藏好,换上羽绒服下楼送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