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大展拳脚(四)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大展拳脚(四)


                李固小日子果然过得滋润,头上喷啫喱水,上身一件带着油亮发光大‘毛’领的皮夹克,下身一条休闲‘裤’,脚上一双擦锃亮的皮鞋,腋下还夹着一皮包。

“韩支队,有什么事一个电话就行了,还要你亲自来。”

“上车,上来说。”

“好的。”

韩博示意他系上安全带,把车开上中山路主干道,啫喱水的味道太刺鼻,也顾不上冷不冷,顺手摁下左边车窗。

李固不明所以,嘿嘿笑道:“韩支队,我知道你不‘抽’烟,不能闻烟味儿,我不在你车上‘抽’烟。”

“跟‘抽’不‘抽’烟没关系,开一下午会,头有点晕,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韩博回头看看他,饶有兴趣问:“听程大说你谈了个对象,很漂亮,还是中专生,打不打算请我们喝喜酒,吃你们的喜糖。”

人真是靠机遇!

李固再也不觉得身边这位讨厌,打心眼里感‘激’,认为身边这位是命中的贵人,一脸不好意思说:“结婚肯定要请你,就怕你和程大不赏光。”

“准备什么时候结?”

“明年吧,今年钱不够。”

李固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一提起这个就兴奋不已,绞着双手说:“摆酒的钱够,我存好几万,我家亲戚不多,她家亲戚也不多,她家也没要多少彩礼,我是想在镇上买块地皮盖栋楼房,老家房子不像样,不盖新房子怎么结。”

“非要盖在镇上,我听说地皮不便宜。”

“镇上热闹,买什么、去哪儿方便,我还想多赚点钱在镇上开个什么店,做点小生意。”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机会在良庄镇上生活谁愿意回胜利村。

何况这对他来说不仅仅是盖一栋楼房娶一个媳‘妇’那么简单,也是衣锦还乡、扬眉吐气乃至光宗耀祖的一种体现,被你们瞧不起那么多年,现在我发达了,过得比你们好……

韩博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又问道:“跟烟草稽查是怎么搭上的?”

“我有朋友,韩支队,烟草稽查其实就是保安,我有一个兄弟在烟草公司上班,从保安公司过去的。他有关系,要是有关系我也能进去。他们天天查烟酒店,个个认识他们,想查假烟哪有那么容易。

我跟他们不一样,那些卖假烟的不提防我,虽然我也‘抽’烟,但有些假烟真看不出来,也‘抽’不出来。还有些不是假烟,是人家从江南的烟草公司进的,比从我们南港烟草公司拿便宜。

我让他教我怎么辨认,再去盯那些卖假烟的店,反正我有得是时间,没想到盯一个多月真被我逮着一个倒腾烟的家伙,他在东风路批发市场有‘门’面,生意做‘挺’大,不光倒腾假烟还倒腾假酒。”

这“侦查员”真敬业,韩博不禁笑问道:“后来呢?”

“后来烟草公司只罚他卖假烟的事,假酒不管,提都没提,他还在倒腾。我今天刚去长江工商局,问他们管不管,要是管,奖励怎么说。”

“他们管不管?”

“管,我找的是史警官介绍的人,现在还不能动手,他店里没假酒,我要先找到他仓库,等找到仓库再带工商去抄。”

聊起“业务”,李固头头是道。

见韩博对此感兴趣,又眉飞‘色’舞说:“韩支队,我刚发现一个新机会,举报工厂污染一样有奖励。环保局管,已经登报纸了,主要是污水排放,不许往河里排,也不许往江里排,最高奖励50万!”

环保局不是工商局,更不是烟草专卖局,说起来权力很大,一些项目环评过不去可一票否决,但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招商引资容易么,领导引进来的客商,“大差不差”谁敢否决。

现在开发区的很多企业,全是在东海呆不下去,跑东州去东州不要才跑南港来的。环保局查超标排污比公安查案容易多了,用得着登报征集线索吗?

不管举报什么都有风险,举报有钱人风险更大。

韩博不想他奖励没拿到反而被报复,提醒道:“李固,这是个机会,不过这涉及到取证。你说他排了,他说没排,没证据拿他有什么办法?就算你拍照,拍到的水是浑浊的,可水里到底有没有污染谁也不知道。”

“可以检测啊!”

“是可以检测,关键怎么认定检测出的污水是他们排的,听我一句劝,别瞎掺和。从维护环境的角度出发,你可以举报,匿名举报,他们什么时候排放,你什么时候打举报电话,叫环保局的人去排污口看。”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李固不是傻子,之前没有想到其中风险完全是只想着奖励,韩博一提醒他猛然反应过来,不无失落地说:“知道了,不掺和,这不是我能掺和的事。”

“你能有今天不容易,好好珍惜眼前生活,好好待那个姑娘。”

本打算请他帮忙的,现在却开不了口,相比举报一些企业污染环境,让他贴靠吸毒人员更危险。一旦因此沾上毒品,有了毒瘾,他未来的生活,他美好的憧憬就全没了。

韩博没开口,李固先问了:“韩支队,是不是有什么案子,只要用得着我,你尽管说。去其它地方不好使,在南港没我办不成的事。”

“本来想让你帮个忙,想想不合适,一起吃顿饭,我请客。”

“有什么不合适的,韩支队,我知道你现在是禁毒支队长,要查的是毒案。不就是毒品么,我又不是没见过,蒋辉够狡猾吧,我一样帮你们拿下了。”

“跟一些毒贩相比,蒋辉算不上狡猾。”

“有更狡猾的,我一定要见识见识。韩支队,没你就没我李固的今天,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毒案是大案,大案的奖金不会少,李固兴奋不已,跃跃‘欲’试。

实在找不出比他更合适的人选,韩博权衡一番,低声问:“在南港这么多年,有没有听说过豪哥?”

“豪哥没听说过,只听说过豪叔,贩毒的,没见过。”

“怎么听说的?”

李固回忆了一会儿,低声道:“以前汇源洗浴干,一个客人吸-粉,那会儿也没摇-头-丸。一次吸多了,在包厢里呕吐,经理没见过吸毒的人,以为他生病了,赶紧打120,让我扶他下楼上救护车。

跟现在一样是冬天,一出‘门’凉风一吹他清醒了,打死不上救护车。客人不能在店里出事,经理又让我打车送他回去。一到家‘药’劲儿上来了,拉着我不许走,非要我陪他说话,我能说什么,他说我听,他提到豪叔,说豪叔的货就是正,还要请我吸。”

“他家住哪儿记得吗?”

“记得大概位置,几楼忘了,不过记得也没用,他是外地人,房子是租的,要是没吸死估计早搬走了。”

韩博想了想,追问道:“就听说过这一次?”

“那是第一次,豪叔都有名,吸毒的人个个知道,蒋辉也知道,去办驾驶证的时候跟我吹牛,要取代豪叔垄断南港市场,不过他好像也没见过,也只是听说过。”

李固挠挠头,接着道:“韩支队,我觉得这个豪叔就是一个名号,可能根本没这个人。在南港‘混’过的几个老大我都知道,还见过几个,有的搞赌,有的看场子收保护费,也有搞毒的,结果一个接着一个全进去了。

捞偏‘门’没好下场,谁敢跟你们公安对着干,只要你们想收拾谁,谁保准完蛋。真要是有这么个人,不知道被枪毙几次了,怎么可能兴风作‘浪’这么多年。”

他这番话有一定道理,跟公安对着干绝对不会有好下场,斗智斗勇纯属扯淡。

现在的问题是“骆豪团伙”在跟公安机关“捉‘迷’藏”,不断物‘色’“送货人”在南港贩卖毒品,只贩毒不从事其它违法犯罪活动,非常隐蔽,非常谨慎。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有人在暗中监视“送货人”,一旦发现不对立即切断与“送货人”的联系。

“送货人”很难找,想找到暗中监视“送货人”的人更难,以前又没有好的技术手段,一直拿他们没办法,一直让他们逍遥法外。

这个团伙必须打掉,不打掉南港的毒品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韩博不再犹豫,毅然道:“李固,既然你听说过豪叔,那就请帮一个忙,帮我想办法盯住两个瘾君子,他们是两兄弟,浙省人,家里在开发区开厂,有钱。我会尽快搞清他们的活动规律,给你创造条件,跟他们‘交’朋友,看看他们能不能在南港买到毒品。”

“家里开厂的?”有两个凯子可以玩,李固乐了。

“嗯。”

韩博微微点点头,接着道:“对毒贩而言,你首先要获取信任的那两个瘾君子属于‘安全客户’,只要两个瘾君子在市区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找毒品,毒贩肯定会上钩。要是他们买到毒品,你要想方设法贴靠上毒贩,像以前贴靠蒋辉一样,顺着这条线一点一点往上‘摸’,跟上次一样搞清源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