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百章 又一个突破性进展

第五百章 又一个突破性进展


                蔡小勇一开始谎话连骗,后来发现不说实话公安不会放他走,只‘交’代出真实姓名及家庭住址。

用别人身份证,身上一分钱没有,却有一部手机。

站前派出所民警觉得他有问题,又没他犯罪的证据,关了24小时,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所长接到一电话,让民警把他直接送收容所。

南港不是东海那样的大城市,就算大城市也不是今天收容明天就遣送的,要等凑够人数再组织警力、安排车辆统一将其遣回原籍。合理合法,就这么让他在收容所呆着,等打掉骆豪团伙再跟他算贩毒的账。

一个问题解决了,应该没引起毒贩的疑心。

事实上确实没有,郭青山消息很灵通,通过一个客户打听到蔡小勇在收容所,但没过去探望也没必要探望。在他看来蔡小勇已失去其价值,而且‘色’胆包天,太不听话,就算公安把蔡小勇遣送回去也不能再用。

他现在整天想着李固,恨之入骨,一心要给李固点颜‘色’瞧瞧,胆敢黑吃黑的小‘混’‘混’过不了这个年。

吃完午饭,再次驱车赶到长江大厦斜对面的超市停车场,靠在座椅上观察写字楼‘门’口的动静,试图搞清李固的活动规律,为接下来的报复计划收集情报。

“大哥,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急什么。”

“耽误生意,他能盯上我一个客户就能盯上第二个,这个钉子不拔掉我生意怎么做?”

神秘人也在外面,在东海市的一座立‘交’桥下。

他坐在一辆奥迪轿车副驾驶,遥望着远处的一辆桑塔纳,说话间一辆黑‘色’轿车悄无声息滑了过去。对方连车都没下,摇下车窗,递给站在桑塔纳边的人一个包。那人接过包,把装有三十多万现金的袋子往车窗里一塞,然后分道扬镳。

“小西川”落网影响很大,许多下家断了货源。

虽然自己生意没受影响,但神秘人还是觉得不能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这是老二联系到的新供应商,之前从来没打过‘交’道。

南港有个小‘混’‘混’黑吃黑,东海鱼龙‘混’杂,一样存着黑吃黑的可能。

考虑到只要是生意不可能没点风险,他事到临头还是决定相信对方,没验货,按照对方提出的方式‘交’易。

一次购入一点五公斤原货,这么大量的‘交’易,顺利得不可思议,没有电影桥段里那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氛,或者说没来得及紧张,‘交’易就已经完成了,整个过程不到10秒。

老二和他的几个手下开车走了,神秘人示意司机开车,淡淡地问:“你缺钱吗?”

“大哥,谁不缺钱?我刚看上一个‘门’面,其实是一栋楼,我打算买下来开饭店或者开宾馆。”

“现在知道钱不够,早干什么去了。”

兄弟投资房产打算做正经生意,神秘人很欣慰,语重心长:“以前让你们省点,赚点钱别‘乱’‘花’,不听,赚一万‘花’两万。你算醒悟了,老三、老五还是‘花’天酒地,一想到他们就头疼,总说再干一年再赚点钱,过了一年又一年,我上辈子欠你们的,迟早会被你们害死。”

大哥确实早想金盆洗手,确实一直被几兄弟拖着,郭青山很是内疚:“大哥,我们……”

“不说了,我后天回老家过年,你过来,哥儿几个吃顿团圆饭,有什么事过来再说。”

“行,我现在就去。”

‘花’了三十万,不知道买得是不是一包洗衣粉。

神秘人不太放心,给前面车上的老二打了个电话,让司机七拐八拐,最后拐进一高档小区。

二人习惯‘性’观察四周,确认没人注意,钻进‘门’‘洞’乘电梯来到十二楼“货房”。这是前段时间新租的房子,老二和老五先到的。老二打开袋子,只见里面装着几袋芝麻糊,其中一包**的,取出来一看,是报纸包装的块状物,这块状物品应该是原货!

拆开报纸,里三层外三层用塑料薄膜包得严严实实,老五取出剪刀准备剪开,老二低声道:“等等。”

“怎么了?”老五紧张起来。

老二顺手拿来一张报纸铺在茶几上,嘿嘿笑道:“用纸垫着,这玩意几百块一克,撒了可惜。”

神秘人微微点点头,老五想想也是,小心翼翼剪开两层塑料薄膜,一种难以形容的酸味渐渐弥散开来。

司机阿军以前是送货人,不光“兢兢业业”从未出过差错,而且前段时间刚办过一件大事,值得信赖。

生意越做越大,需要新鲜血液。

他表面上虽然是司机兼保镖,其实也是兄弟,刚加入的兄弟,不再拿月薪而是分红,跟老二、老三、老五拿一样多,一碗水端平,只有这样才不会闹矛盾,弟兄们才能齐心,至少神秘人是这么认为的。

也正因为如此,弟兄们才干到今天,才一直没出过事。

他从来没见过原货,神秘人微笑着解释道:“阿军,现在知道为什么要包得这么严实了吧,因为原货酸味很浓,不包严实容易‘露’馅儿。”

“里面有个化学成分,叫二什么酸的。”

老五想显摆一下,又想不起来到底什么名字,不无尴尬地笑了笑继续干活,他将塑料薄膜全剪开,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块比巴掌稍大的白褐‘色’块状海-洛-因,此时的酸味更加浓烈,还伴着一股涩味。(海-洛-因的化学成为二-乙-酰-吗-啡,它是由吗-啡与醋-酸-酐反应制成的。其中的醋-酸-酐带有酸味,这种酸味会在海-洛-因制成后保留,所以无论是闻还是吃都是酸的)

老二捏了捏:“好硬,把剪刀给我。”

他接过剪刀,用剪刀尖挑出一点粉末放在锡纸上,点燃打火机在锡纸下面一烧,只见那丁点海-洛-因在热力侵袭下冒出一股黑烟,那股酸涩味四散开来,纸上的粉末随即被烧成粘稠的流质。”

三十万没打水漂,神秘人见状舒了一口气:“不用再验了,是四号。”

“四号?”阿军好奇地问:“大哥,四号这么正,一号是不是更好?”

神秘人被问住了,‘摸’‘摸’头笑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一号、二号,但别人都把高纯度的叫做‘四号’,我们就跟着这么叫。没想到姜胖子能‘弄’到这么好的货,老二,以后一个月管他进两公斤,贵就贵点。”

公安越抓越紧,进货渠道越来越少,少赚点钱固定一个渠道,这是有备无患。

老二怎可能有意见,放下剪刀说:“好的,一个月进一点。”

“注意防盗,不要让邻居起疑心。”神秘人打开几个房间看看,回头道:“这儿平时不住人,只是加工货时才来。所以进来办事时,比如现在,该把热水器打开使劲放热水,把燃气灶点开干烧,不然水电气用量会让人起疑。”

刚进入核心圈的阿军更佩服大哥了,这思维多缜密,禁不住问:“电呢,电怎么消耗,要不一直把灯开着?”

神秘人‘摸’‘摸’鼻子,说道:“东海的天气比较湿,原货放衣柜几天就受‘潮’,买个白炽灯泡吊在衣柜里烤着,既防‘潮’又能消耗电。对了,这套房子的锁有没有换?”

“租过来就换了,房东进不来。”老五回答道。

“你是怎么给他说的?”神秘人还是不放心。

“我跟他说我大学毕业,是搞野外工作的,在家的时间不固定,让他有事电话联系,再加上我大方,预付一年租金,房东高兴死了,房东方面不会有问题的。”

老五一样是后来加入组织的,二十六岁很年轻,看上去像刚毕业的大学生。

神秘人满意的点点头,又说道:“老四今天过来,到了一起吃顿饭。老二,货明天再加工,你回去抓紧时间算账,吃完饭把钱分了,分完钱,把货加工好散出去,然后都回家过年。”

……

他们商量着分脏过年,1.28专案移动指挥部里则在商量怎么收拾他们。

随着技侦的加入,又获得一个突破‘性’进展,专案组虽然没搞清郭青山与其同伙联系的手机号,但他的车上有技侦民警安装的监听设备。

现在知道他是老四,知道有一个老大,还知道他们马上要见面。

韩博坐在行动技术支队刚配备的监听车上,‘激’动不已地拨通省厅禁毒总队领导手机:“王总队,我南港市局韩博,您关于骆豪团伙的分析非常‘精’准,我们南港果然只是该团伙贩卖毒品的一个小市场,该团伙主犯在东海,包括已掌握的郭在内,现在基本可确定有5个主犯。”

“身份有没有落实?”

“没有,我们正盯着郭,他会带着我们去找其同伙。”

“我就知道这帮家伙没那么简单,小韩,我帮你联系东海市局禁毒总队,请他们协助你们接下来的行动。”

……………………

ps:担心各位书友嫌烦,很久没求过订阅。

新的一个月,全新的开始,厚颜求各位兄弟姐妹订阅,光靠兴趣是很难坚持的,你们的支持就是牧闲码字的动力,拜托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