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又截胡

第四百七十七章 又截胡


                “李行长”跟小絮絮一样吃饱睡、睡醒了吃,平时难以下咽的各种汤拼命喝,生怕小家伙没奶喝。

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笑容,真是“有子万事足”。不过现在却笑不出来,抱着小絮絮愁眉苦脸。

丈夫要担任禁毒支队长,禁毒支队长就是缉毒民警,缉毒警有那么好干么。

作为一个警嫂,她对南港市局各下设机构尤其刑侦部门并非一无所知。“弟妹”李佳琪经常说起他们单位的事,在所有单位中禁毒大队最苦、最累、最危险,堪称“走在刀尖上的警种”,伤亡多、比例大,居各警种之首。

小絮絮刚出世,幸福生活刚刚开始,他要是出什么事,娘儿俩以后怎么过?

“老公,趁正式任命没下来,给陈局再打个电话,请他帮帮忙,收回成命。你不自己着想也要为我们想想,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你当爸爸了……”

李晓蕾泪水潸潸而流,让她这么担心韩博很难受。

禁毒工作确实危险,《刑法》第347条规定,贩卖毒品海--洛--因或冰-毒50克以上,可判死刑,较其他普通刑事犯罪更严厉,贩毒分子遭遇抓捕时往往铤而走险、拼死对抗。与此同时,办案中民警为固定极易毁灭的犯罪证据,必须想方设法人赃俱获,这极大地增加了职业对抗的风险。

提起毒品人们会自然而然想到艾-滋-病。

吸毒人员随着吸毒量增大钱会越来越少,会逐渐由最初的口吸发展为注射吸毒,而他们当*用注射器的现象很普遍。一旦毒瘾上来时,常常几个人凑在一起共用一只注射器吸毒,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感染了艾-滋-病毒,注射器就会被污染,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吸毒者。

吸毒者的性-行为也比较混乱,他们(她们)通过***感染艾-滋-病的几率也随之增大。同时吸毒者因为吸毒会导致体质逐渐下降,免疫力差,又为艾-滋-病毒的感染和发病创造了条件。

近年来,各地不断发生涉毒的艾-滋-病-病人和病毒携带者抓伤、扎伤、咬伤民警的情况,对缉毒民警而言传染病的威胁也如影随形。

总之,每一次缉毒行动,禁毒民警面对的都可能是亡命之徒。

在银幕上,人们经常看到穷凶极恶的贩毒分子拒捕;在现实生活中,毒品世界里同样是腥风血雨。老百姓在电视里见到贩毒分子持枪甚至手持自制**进行反抗的场景对战斗在一线的缉毒民警不足为奇。

现在的市局禁毒大队总共*个人,过去几年先后有16人次在抓捕毒贩中受伤,平均下来每人受伤近两次。

很危险,同样具有挑战性。

对筹建禁毒支队、出任禁毒支队第一任支队长,韩博既期待又有那么点兴奋,且认为自己能干出一点名堂。

全市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1000余人,按照国际通用计算办法,吸毒人员最起码在五倍以上,也就是说全市吸毒人员极可能高达5000。

钱晋龙现在的办法不行,既治不了标也治不了本。

当然,对禁毒工作而言永远没有休止符。

改革开放引进来好东西也流进一些坏事物,想从根本上铲除毒品不太可能,除非停止改革开放,再次关上国门。但可以狠抓毒品特别是合成毒品的整治工作,通过教育、打击、管控、帮教多措并举,把毒品对社会危害将到最低点。

韩博抽出纸巾,轻轻帮她擦拭掉眼泪,跟哄孩子般慢声细语地说:“没你想那么危险,我是支队长,不需要冲锋陷阵。再说南-港毒品问题不算严重,不是毒品泛滥、毒贩很多的西南边境。”

“我知道你喜欢当警察,可是我们现在有孩子!”

“正是因为有絮絮,我才更应该当警察,更应该去搞禁毒。现在青少年违法犯罪呈上升趋势,不能说与毒品问题没有关联。青少年大多比较单纯,他们接触毒品,有些是好奇心趋势,寻找刺激。有些是所谓的‘寻找安慰’、‘排解烦恼’而被毒贩欺骗引诱。

最可怕的是被周围环境影响和社会不良现象‘污染’,有好多沾染上毒品的青少年是在朋友圈内不慎染上的。有一些吸毒人员出于各种心态,有意拉拢身边的人吸毒。有的把吸毒作为社交手段,更有甚者,认为吸毒是一种时尚!”

韩博抱过小家伙,轻拍着他叹道:“吸进去的是白色粉末,吐出来的却是生命。珍爱生命,就必须远离毒品。一旦沾染上,整个人生就毁掉了。我既是警察也是一个父亲,我决不能让他生活在那种环境中。”

“净说这些大道理。”

“不管大道理还是小道理,重要得是有道理。老婆,你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你不是给我买了防弹衣么,以后天天穿,里面一件外面一件,两件全穿上。”

……

这边在绞尽脑汁做妻子工作,刑警支队办公室里,钱晋龙正无精打采坐在“老帅”对面抽闷烟。

去年被“韩打击”截胡,与副支队长失之交臂。

“老帅”强烈建议局里设立禁毒支队,本以为机会很大,结果“韩打击”半路上又杀出来,又要截胡。

一而再,太过分了!

再而三不太可能,年龄摆在这儿,“韩打击”年轻,他有得是时间,有的是机会截胡,可以自己哪有时间,哪有机会再给他截。

钱晋龙越想越憋屈,狠狠掐灭烟头,板着脸欲言又止。

“这跟他没关系,这是政法委、是陈局的决定。”

想在退居二线前推老部下一把,结果却搞成这样,韦国强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倍感无奈说:“上级让他负责筹建,让他担任支队长,有上级的考虑。禁毒工作不是我们公安一家的事,需要政府各部门,需要全社会参与,这方面他比你有优势。”

“什么优势?”

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跟人家的差距在哪儿,韦国强真有那么点恨铁不成钢,淡淡地说:“什么叫大禁毒,去看看禁毒委员会成员名单。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亲自兼任禁毒委员会主任。市政法委王副书记、市委张副秘书长、市政府徐副秘书长、市卫生局长和我们汤局兼任副主任。

法院副院长、检察院副检察长、市计委副主任和教育局、民政局、司法局、财政局、交通局、文化局、广播电视局、林业局……副职兼任委员,这些领导你认识几个,领导们认不认识你,让你担任禁毒办副主任兼禁毒支队长,具体工作你怎么开展?”

原来是这个原因!

钱晋龙彻底服了,气呼呼冒出句:“他认识领导多,他关系比我硬。”

“你是老同志,怎么说话的。”

韦国强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说:“不就是个支队长么,不就是一个副处,当不上又怎么样。田国钢跟你一起参加工作的,是学历没你高还是能力没你强,老田干几十年现在还是科员,你已经提正科你还想怎么样,让你当局长,当厅长?”

“韦支队,我是说这件事,我干多少年缉毒,他办过几起毒案。”

“跟人比功劳,春节不是比过么,你比得过人家么,怎么不跟人家比比谁年龄大,谁参加工作时间长。这么大年纪了,还一点沉不住气,没出息。”

他的思想工作必须要做好,不然以后真会闹矛盾。

韦国强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循循善诱:“晋龙,将心比心,不管谁遇到这事谁心里都不舒服,所以有句话怎么说的,人生……人生不如意十之*。况且这事不能怨他,把刑事技术划回刑警支队,让技侦支队专门负责技术侦察,全是他主动提出来的。

以后技侦支队是大编制,不光给办案单位提供技术支持,也是实战部门,要设行动技术大队。他要是揽权,会主动提出拆分?他真要是那种一门心-思只想当官的人,别说技侦支队长,接替我担任刑警支队长都有可能。”

说曹操,曹操到。

人没到,电话到了。

韦国强打了个噤声的手势,接通手机笑道:“小韩,晓蕾恢复得怎么样,孩子还好吧。”

“好,她们挺好的,谢谢韦支队关心。”

钱晋龙出了名的难搞,何况一个萝卜一个坑,稀里糊涂占了他的坑,至少他认为是他的坑,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陈局让现在就开始筹建禁毒支队,人员问题必须考虑到。

韩博笑了笑,直言不讳问:“韦支队,市里关于禁毒委员会人员调整的通知你肯定看到了,可能也听到一些传言。其实我跟您一样突然,真有点措手不及。我只是措手不及,钱支队(现在是刑警支队副支队兼禁毒大队长)的心情估计不会好,这事闹的,我都不好意思回去见他了。”

“既然吃这碗饭就要服从组织安排,他是老同志,这点觉悟应该是有的。”韦国强下意识看看老部下,意味深长。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们毕竟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的人,对一些事不可能没想法。”

韩博不想绕圈子,接着道:“我刚给陈局、汤局打过电话,汇报了一些初步设想,关于禁毒支队人事方面的,局领导很支持。您帮我问问钱支队,愿意继续禁毒,那就跟我一起干。要是想换个岗位,我也可以帮着争取争取,当然,这事也离不开您,我们一起帮着争取。”

“小韩,你是说即将升格的便衣支队?”

“钱大是老刑警,工作经验丰富。苏海冰同志虽然工作经验一样丰富,但他才副科,本来就没机会。我们一起争取争取,希望还是比较大的。”

正常情况下,“韩打击”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发言权的。

但现在正是局里要设立好几个支队,人事调整幅度最大的时候,而他又同时负责建设技侦支队、筹建禁毒支队,从工作能否顺利开展的角度出发,帮钱晋龙争取到一个副处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这么一来,钱晋龙的名声可就彻底臭了。

在局领导心目中他就是一个刺儿头,一个影响即将设立的禁毒支队的绊脚石,就算当上便衣支队长也不会受局领导待见。

可以晋升副处太难,机会实属难得。

韦国强不想替钱晋龙做这个主,沉吟道:“让你费心了,我问问,他想好了再给你回复。”

“行,麻烦您了。”

挂断电话,韦国强紧盯着老部下双眼一声不吭。

办公室就两个人,手机声音挺大,钱晋龙一字不漏全听见了,他是有些冲动,但他不是傻子,非常清楚有得必有失的道理。

“说话呀,人家等我回信呢?”韦国强指指手机,掏出香烟目光转向窗外。

“韩打击”是陈局面前的红人,他既然给“老帅”打这个电话,说明这件事问题不大。便衣支队长一样是支队长,一样是副处,说不心动是假的。

关键要是作出这个抉择,便衣支队长估计也干不了几天,等有了更合适的人选,局领导会毫不犹豫调整支队长,说白了就是给提个副处。

事实证明钱晋龙脾气大,同样也有几分傲气,猛地抬起头:“他把我当什么人了,继续干禁毒,我不想换岗位。”

“机会难得,想好了。”

“想好了。”

令他倍感意外的是,韦国强啪一声猛拍桌子,哈哈笑道:“钱晋龙啊钱晋龙,过去这一年你整天鬼迷心窍,终于清醒了一次。继续干禁毒就对了,去便衣支队算什么,别人会怎么看?

何况韩博什么人,干一年技侦支队长就要调任禁毒支队长,他这样的人禁毒支队长又能干多长时间。不会超过两年,不信我们打个赌,到时候不是上调就是担任分局乃至县局局长,禁毒支队长这个位置到时候还是会空出来。”

“韦支队,我真没想那么多。”

“不想最好,不为部下考虑的领导不是好领导,这些事根本不需要你想,只要跟着他踏踏实实干,他自然而然会帮你考虑到。”

……………………

ps:衷心感谢“我真是王老师”、“巡山老妖”等书友的慷慨打赏,让你们破费了,谢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