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大调整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大调整


                基金会营业厅每天早上开门时最忙,取款的、存款的、来看报纸凑热闹的,里面全是人,外面停满自行车、三轮车、电瓶车和摩托车。

10点左右就没什么人了,大厅里显得有些冷清。

基金会以前有枪有金库,是良庄保卫工作的重中之重,良庄派出所所长教导员时不时过来转转很正常。刘旭和王燕信步进来看看,然后走出大厅站在南门打了个电话,从南门进入院子没引起什么人注意。

“他们搬走之后会更冷清。”王燕轻叹了一句,不缓不慢走进大厅。

县汽车站斜对面的良发大厦装修好了,要搬过去的不只是基金会,建工集团、良工集团、良粮集团、良锅集团等十七家大企业也要把总部搬过去。

“财神爷”全走了,王燕不习惯,刘旭同样不习惯,回头看看停在门口的奥迪,岔开话题:“卢书记果然来了,不说这些,上去一起等消息。”

董事长办公室的气氛很温馨!

会议桌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婴儿床、一辆婴儿推车,边上放着一大堆玩具,李晓蕾坐在大老板桌后面打电脑,老卢、老马、老崔三位良庄老干部同李妈韩妈一起逗小絮絮。

一帮“老弱妇孺”兴高采烈,笑声不断,知道的这里是掌管几十亿资金的基金会董事长办公室,不知道的真以为这里是一帮老人享天伦之乐的地方。

“小刘,小王,你们怎么来了?”

在老卢面前就是“小”,刘旭可不敢跟他摆谱,嘿嘿笑道:“卢书记,我们不放心,过来打听打听消息。”

“有什么不放心的?”

老卢眉毛一挑,拉着絮絮的小手嘀咕道:“吃良庄的饭,操市委市政府的心,咸吃萝卜淡操心,说得就是你们。”

王燕暗暗地想你还不是一样,已经退休了管那么多事干嘛。这是在良庄的,换作其它地方谁待见你。

当然,这些也只能想想。

别看他退休了,可是在良庄这地方,他的话比镇党委书记好使,可以得罪所有镇领导,唯独不能得罪他。

“卢书记,我们关心不行么。”

王燕跟李晓蕾做了个鬼脸,从他怀里抱过小絮絮,先亲了一口小脸,旋即一边摇晃着一边笑道:“常副师长既是我们良庄人,又转业安置在我们公安系统,跟韩支队一样是我们的领导,他分管什么我们能不关心?”

在常援建申请转业这一问题上,老卢非常不高兴。

不是申请转业本身,而是他“先斩后奏”,几个月前他带女儿女婿回来补办婚宴时以为只是一个想法,结果人去年12月份就下定了决心。

按照军官转业程序,每年12月份对干部转业情况进行摸底,2月份确定转业人选,3月份填写《转业审批报告表》,5月份转业干部档案移交至各省军区转业办,6月初,转业干部档案由省军区移交至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军转办审档。

7-9月份组织军转干部考试、选岗,分配快的地区在10月份确定单位,分配慢的地区要到第二年的2、3月份,然后去部队办理转业手续,安家费在办理转业手续时结算。

也就是说,常援建上次回来时他的档案已由省军区移交到了省军转办,这么大事居然没跟他商量,他当然不会高兴。

不高兴归不高兴,良庄级别很高的部队军官转业安置到市公安局,作为很“重视”这些问题的老书记不能不关心。今天市-委组织部送常援建去公安局上任,完了之后要开局党委会研究分工,所以他早早地拉着老马和老崔过来等消息。

事实上今天不光是市-委组织部送常援建去上任,市公安局这段时间的单位编制和人员调整幅度很大,支队长、支队政委和各区县公安局领导全去了,再过一会儿应该有“重大”消息。

李晓蕾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但市局领导里能有一位良庄老乡当然好,抓紧时间忙完工作,抱过小絮絮去隔壁喂了一下奶,把他哄睡着回到办公室。

小家伙被他奶奶和外婆带走了,老卢百无聊奈,干脆有板有眼泡起功夫茶。

跟韩总学得,很认真很严肃,动作一丝不苟,马主席和崔副书记很羡慕,饶有兴致学了起来。一看见他们泡茶李晓蕾就想笑,跟王燕说了一会儿悄悄话,电话终于响了,消息终于来了。

“韩博,卢书记、马主席、崔书记全在,刘所和王燕也来了,我开免提,你跟他们说。”

没办法,他关心这个。

韩博关上车门,遥望着站在大门口跟汤局谈笑风生的常援建,决定吊吊老卢胃口:“卢书记、马主席、崔书记,我韩博,这次调整幅度很大,市局职能都有所调整。上级明确规定,涉税走私犯罪案件和监管区内的非涉税走私犯罪案件的立案侦查职能划归南-港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同时明确市局查处经济(涉税)案件的职能。”

“就这些?”老卢才不关这个,他只想知道常援建有没有当上副局长。

“不止这些。”

韩博强忍着笑,煞有介事说:“信息科技处一分为二,变成信息通信处和科技处;设立对外联络办公室;交巡警支队更名为巡警防暴支队;技侦支队更名为行动技术支队,同时设立水上警察支队、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便衣支队和禁毒支队。

8个直属支队各设支队长1名,政委1名,计16名;各支队设副支队长、副政委各1名,一正一副,各支队副支队长正科、副政委正科,也是16名;包括大队长、教导员和副大队长在内的正科职数119名……”

难怪基层民警想去机关工作,一个县局才几个正科职数,市局光8个直属支队就一百多个,调到市局晋升机会肯定多。

好不容易评上一级所,级别提正科,局里同事羡慕死了,可跟机关一比又算得上什么呢,刘旭越想越不是滋味儿,心里酸溜溜的。

老卢意识到韩博是在吊胃口,不禁笑道:“小韩,说重点,支队的这些事你等会儿跟小刘小王说。”

“我说得就是重点!”

“好啦,我的小祖宗,说常副师长,什么级别,什么职务?”

“局党委成员、副局长、市委6-1-0办公室主任,跟常务副局长一样正处级,分管国保支队、巡警防暴支队和警务处,联系机场公安分局。”

“正处实职!”

“6-1-0办公室主任就是正处级,对了,开会时他穿的是白衬衫,三级警监警衔,高级警官。”

在部队没当上将军,转业回地方当上“少将”(在老卢看来穿白衬衫、肩上有花的跟少将差不多,其实差很多),而且是正处级实职,老卢非常高兴:“好,好,太好啦,现在给他打电话不方便,晚上再打,祝他心想事成。”

这个“心想事成”很不容易,为他的事找过四位市委常委。一个副处级支队长帮一个副师职军官“跑-官”,越想越离谱。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老马比老卢清醒,凑到电话机前:“小韩,常局长没在公安系统干过,没公安工作经验。该提醒的多提醒,该帮助的时候多帮助,帮他尽快熟悉环境、进入状态,尽快站稳脚跟。”

“马主席,常局当那么多年部队首长,分管的工作又比较对口,不需要我提醒,更谈不上帮助,没问题的。”

老卢反应过来,急忙道:“一个好汉三个帮,他刚进入一个新单位,谁都不熟悉,你不能不管。都是良庄人,能在一个单位工作太不容易,相互帮衬着点。”

“您放心,我一定支持他工作的,他本来就是我的领导么。”

一个正处级副局长,一个副处级支队长,再加上刚评上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刚被任命为刑警支队正科级侦查员的程文明,良庄派出所的“靠山”越来越硬、“后台”越来越强。

刘旭激动不已,禁不住笑道:“韩支队,我刘旭,有时间回来看看,同常局一起回来,回所里检查检查工作。”

“有时间一定回去。”

韩博笑了笑,话锋一转:“小任的调令下午发,下周一8点准时到支队报到,你们抓紧时间欢送一下。”

“好的好的,我们全准备好了,我亲自送他上任。”

“上什么任,在良庄他是刑警队长,到我这儿只能是普通民警,一切从头开始。”

“韩支队,怎么说也是上调!”

“刘所,你以为禁毒支队什么单位,你以为他过来是坐办公室?能调到市局很不错了,想进步要先干出一番成绩,他还年轻,着什么急。”

“现在的年轻人,太不踏实,就知道升官。”老卢感叹一句,毫不犹豫把刘旭赶到一边。

小任晋升是不可能的,但当个副中队长没什么问题。

韩博不想再聊这个话题,突然问:“晓蕾,晓蕾在不在?”

“在,什么事?”

“下周末忙不忙,不忙回来一趟,我打算请支队民警和职工家属去单位看看,开个座谈会,一起吃顿饭。我们的工作具有一定危险,作息时间又不规律,三天两头加班,需要家属支持,过来认识认识,以后保持联系,以后遇到什么事可以互相帮助。”

他是支队长,自己这个支队长夫人必须以身作则。

李晓蕾苦笑道:“有时间,支持你工作,没时间都要抽时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