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七十二章 “焦头烂额”

第四百七十二章 “焦头烂额”


                工作重要,人家女儿女婿的婚事一样重要。

聊了一会儿,送常援建回老家。

跟老卢三天两头通电话,没什么好说的,让注意身体他甚至嫌烦,从老常家出来直奔派出所,在所里呆一个多小时。

刘旭和王燕拿出好几套方案,跟老卢当年打算热烈庆祝良庄乡升格为良庄镇一样,考虑得很全面,搞得很夸张。

领导们谁在乎吃喝,纪念品同样没什么必要,韩博建议他们采用最简单的一套,到时候肯定是要回来的,帮着打打圆场,简单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从派出所出来,再次赶到基金会,老卢已被他老伴儿“抓”回去了。

韩妈李妈早收拾好行李在营业厅门口等候,脚边放着一堆塑料袋,里面装得全是蔬菜瓜果,搞得像市里没得卖一般。

“走吧,回家!”

“全安排好了?”韩博把东西装上车,探头往营业厅里看了看。

韩总对未来孙子或孙女的户口有“怨念”,五六年前就跟人吹牛一个孙子在东海,一个孙子在首都。可惜只有两个孩子,要是当年生三个,韩芳韩博有个弟弟或妹妹,还有一个孙子或外孙在东广该多好。

总之,娶了个bj儿媳妇,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必须是bj人!

按照bj市的规定,李晓蕾这种情况在外地生孩子一样可以落户,但各种手续比较麻烦,所以先回市里休息几天,然后回bj待产。

今天这一走,要生完宝宝才回来。

李晓蕾早安排妥当,爬上副驾驶笑道:“有卢书记和王总在,没什么大事。而且该办能办的事全办完了,刚让你老单位发一笔横财。”

“什么意思?”

“守库押运以后交给公安局的保安公司,人员调过去,押-款车作价卖给他们,昨天签的合同,还上了保险。要是金库被抢,押-款车被劫,保险公司要赔钱,最高赔3000万。”

金库安全、押运安全和枪支管理是个问题,谁敢保证基金会的保安个个可靠,移交给公安局最好,出了事她不用像以前一样担主要责任。

韩博微微点点头,表示赞同。

李晓蕾回头看看常援建老家的方向,突然笑道:“我以为你要喝完喜酒才能走,常师长没请你?”

“请了,不过人家是明天办事,我哪有时间,只能道歉。”

“人情呢,有没有给人包个红包。”

“我昨晚就准备好,他不收,不光不收我的,他家亲戚一样不收。人情往来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对别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如果家家都这样就好了。”

韩妈这两天忙里偷闲回了一趟丝河老家,扶着椅背说了一会儿老家的事。李妈过得更充实,不是下地摘菜就是跑河边等人家倒笼网,等着买野生的大鲫鱼、黑鱼,聊起这些在大城市不可能接触到的事兴高采烈。

一家人说说笑笑把家还。

赶到家,刚安顿下来,崔局亲自打来电话,下达一个新任务。

“什么事?”正准备一起去江边转转,李晓蕾多少有些不太高兴。

韩博再次拉开车门,苦笑道:“上级过几天来检查,要纠正超期羁押的违法行为,避免案件久拖不决。不光我,韦支队刚回来一样要参加。分局没几起,主要是县局,集中清理,是不能再拖。”

“你们知法犯法?”

“我们又不是白痴,谁愿意知法犯法,只是一些案件确实麻烦,尤其命案,那些嫌疑人谁敢放。”

“没证据就应该放人。”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没这么容易。影不影响破案率放一边,光被害人亲属那一关你就不好过。”

作为一个警嫂,李晓蕾非常清楚办案民警的难处。

美国命案破获率多少,一些治安问题严重的城市不到40%。南-港命案破获率多少,这几年高达98%以上,跟全世界治安最好的瑞士差不多。

再加上“人命关天”的传统,在老百姓看来只要是命案公安必须破,要是破不了就是没本事,甚至不作为,是渎职。

丈夫办大事要紧,她不再耍小脾气,拍拍车门:“去吧,路上开慢点,晚上要是回不来打个电话。”

“主要是看材料,应该不用熬夜。”

韩博笑了笑,把车倒出小院,匆匆赶到市局。

刑警支队会议室里坐满人,桌上堆满案件材料,不光“老帅”在,法制支队段庆辉支队长也在,神情一个比一个复杂,因为接下来要办的事很憋屈很窝囊。

“韩支队到了,开始吧,今天先研究第一起。”

“老帅”点上根香烟,示意重案大队长介绍案情。

全市过去几年发生过几起大案,在座的大多知道,韩博刚回来一年多,不太清楚,可以说是专门给韩博介绍的。而崔局之所以让韩博参加这个“专家会诊”,并非因为他会破案,而是因为他既会破案又懂法律。

“是!”

王大清清嗓子,捧起材料念道:“1999年9月22日,南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群众丁国良报警,居住在南州市芦花镇湖滨村的其兄丁国财被其嫂陶玉玲毒死在家中。接警、后,刑警大队迅速赶到现场,开展侦查工作。”

“陶玉玲,女,47岁,小学文化,在亲属追问下,她承认投毒杀人。由于跟丈夫长期闹家庭矛盾,于9月20号下午4时许,在其丈夫丁国财喝的菜汤里投入‘万灵’苍蝇药,将丁国财毒死在家中,然后伪造丁服毒自杀的假现场。”

“侦查员于22号晚9时传讯陶玉玲,陶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同时,侦查人员收集了16份证人证言,对陶玉玲供述的主要犯罪事实进行了印证。10月12号,陶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当时的南州市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0日,当时的南州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南州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分局局长、南州分局刑侦副局长、刑警大队长全在,听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案情,看着“老帅”、“少帅”及法制支队领导欲言又止,想开口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女嫌犯先是在被害人亲属追问下承认杀人,被公安机关传讯之后一样承认杀人,这个案子应该不会搞错。

韩博糊涂了,很难相信这么多人会坐在这儿研究这个案子。

谜底很快揭开了,王大下意识看了一眼分局领导,话锋一转:“由于被害人亲属是丁国财被害后两天才报的案,犯罪现场已被破坏。因此,刑事技术人员没有进行现场勘查。9月25号,在陶供认犯罪事实之后,法医在殡仪馆对被害人尸表进行检验。

全身没发现明显损伤,排除了机械性损伤导致死亡的因素,没有做病理检材提取,仅提取了胃内容物、部分胃腔组织和7ml尸血,拍摄了尸体的颜面部照片。同年12月28日,省厅刑事技术检验报告结论:死者胃内容物及尸血中均未检出常见毒药成分!

2000年1月18日,我市局技术大队法医吕静晨同志应南州市局请求,对检验鉴定结果进行过分析。老吕认为从案情上看,死者丁国财喝了有毒的菜汤,对胃内容物及尸血均应检出毒物。但尸体解剖时,被害人已死亡超过60小时,且尸体中度**,食物中药物浓度小,可能是未检出的原因。”

明白了,问题出在死因上。

人怎么死得你都没搞清楚,检察院当然要打回来,对他们来说这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正如韩博预料的一样,王大拿起一份材料:“检察院送达补充侦查通知单,同时送达《陶玉玲故意杀人案退侦提纲》,提出,案发现场装‘万灵’苍蝇药的药袋是否提取?药袋是否残留有药?如有药应化验出是什么药?是否能毒死人?

提出应提供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应提供尸检照片。同时提出化验报告中未检出常见毒药成分,应排除其它死因的可能性。总之,在这些情况没搞清楚之前,不具备起诉条件。”

检察官很负责,韩博下意识点点头。

“老帅”知道这个案子,知道大概情况,但当时南州是县级市,南州市公安局不是分局,只是业务指导,不太清楚后来又发生过什么,又点上根烟,冷不丁问了句:“后来呢?”

南州分局刑警大队长接过话茬,一脸尴尬说:“后来根据提纲要求,提取案发现场装有苍蝇药的袋子及袋内残留粉末送省厅检验,检出白色粉末含义‘万灵’成分。但由于时过境迁,现场早已破坏,尸体早已火化,无法提供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也没有尸检照片。

由于当时没有对尸体进行病理检验,同样不能排除其它死因的可能性。2000年8月,检察院出具《检察意见书》,经‘三长’会议研究决定,对犯罪嫌疑人陶玉玲取保候审。”

“现在呢?”

“死者父亲、弟弟多次报案,不断上-访,在跟丁家人发生争执的过程中,陶玉玲居然声称就是她毒死的,毒死又怎么样。民愤太大,压力太大,分局只能将其羁押,人关在看守所。”

韩博低声问:“进了看守所,她口风就变了?”

“她知道我们没足够证据,有恃无恐,她还请了个律师,关着不是事,放又不能放,搞得我们焦头烂额。”(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