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人情难却

第四百七十一章 人情难却


                良庄的变化肉眼看得见,工业园区二期工程由蓝图变成了现实。

柳北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宽阔整洁的马路、一栋栋大楼和一排排钢结构厂房。

每个路口都有一快蓝色指示牌,牌子上是中英文的企业名称,虽然翻译水平不敢恭维,几乎每个块牌子上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笑话,但看上去很洋气,很上档次。只是规模小了一些,从局部上看同国家级的南-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得一比。

良庄的柳北村消失了,新俺的柳北乡因为撤乡建镇、撤镇建街道,变成了柳下街道的柳北社区。

相比之下,良庄曾经的柳北村更像社区,归柳下管辖的柳北社区只是换了块牌子,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用老卢的话说“柳下河东岸风景独好”。

“爸,这是良庄么,看上去像县城。”

常婷婷上一次随父亲回江省老家还是良庄撤乡建镇的时候,“西部大开发”刚开始,老良庄变化最大的就是多了一个派出所,当时韩博刚提副科,刚进入镇党委班子,而她还是一个高中生。

五六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良庄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她不是几乎,是完全不认识,印象中的几个地标全消失了,找不着回老家的路,甚至无法确定老家在哪个方向。

女儿觉得不可思议,趴在窗边连连惊叹。女婿看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就是岳父的农村老家。

“家在那边,你二姑住那儿,从刚才路口左拐应该能到。变化是不小,这么多厂,据说年产值过亿的二十几家,工农业总产值真可能顶上一个贫困县。”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乡好,常援建指指东北方向,一脸得意。

良庄发展得好,常援建高兴,韩博更高兴。

他抬头看看后视镜,微笑着介绍道:“良庄之所以发展这么快,一是镇领导能干,二是良庄人敢闯敢拼、吃苦耐劳,三是地理位置好,紧邻柳下河航道,过了柳下河就是省道。现在交通便利,将来交通会更发达。

南-港至江城的铁路正在施工,经过李庄,在新俺县有一个火车站,从良庄到新俺能有多远,以后出远门会更方便。听说省里规划了一条高速公路,西边连接京东高速,东面连接正在施工的沿海高速,同样经过柳下和良庄。”

“有铁路,马上又建高速公路!”常援建爱人惊叹起来,赫然发现丈夫老家不仅比现在的部队驻地好了,而且极具发展潜力。

韩博笑了笑,确认道:“火车站只能建在县城,良庄没法儿跟新俺争,毕竟思岗一样有火车站,而且是很重要的中转站。高速出口不一样,设在良庄跟设在柳下没什么区别,镇里包括县里非常重视,县领导和镇领导一有时间就跑交通厅。”

常援建好奇问:“有没有希望拿下?”

“这我就不知道了,还是前段时间听晓蕾说的。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以前是焦书记跑,以后该陈书记跑了,镇党委书记,已正式任命。镇长姓徐,叫什么忘了,从县里调来的。”

“陈文兵光接任镇党委书记,不是县委常委?”

“在基层提副处太难,想进入县常委班子更难,焦书记是第一个估计也是最后一个。”

镇长和镇党委书记一样是正科级干部,但地方跟部队不一样。党委书记是一把手,镇长要听书记的,不像部队军事主官和政治主官一样大,在一些单位,军事主官的权力甚至比政治主官大。

在部队呆太久,差点忘了地方与部队的区别。

常援建反应过来,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兴业路到了,商务车缓缓停在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营业厅门口。

“卢书记好,卢书记好,婷婷、信生,快叫卢爷爷。”

“哎呀,婷婷都已经当新娘了!信生是吧,好,小伙子很精神,援建,蕙萍,你们有福气!”

老朋友重逢,老卢格外高兴,跟他握手跟你握手,嘘寒问暖,别人根本插不上话,

李晓蕾穿着一身孕妇装,笑盈盈站在车边。

韩博走到她身边,王燕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了出来:“韩支队,吃完饭别急着走,去所坐坐。”

“有事?”

“向你汇报工作。”

“别逗了,向我汇报什么工作。”

李晓蕾当然帮闺蜜说话,凑到他耳边窃笑道:“审核组刚走,过来审核的领导对所里各项工作很满意。评选上一级所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当然要庆祝庆祝,要提早做准备。”

“现在就庆祝。”

“晓蕾不是说了么,先做准备。”

一级派出所是基层派出所的一项荣誉称号,这个等级评定制度今年开始实行的,共分为5个等级,由县(区)、市、省、部四级公安机关按照评定权限,每年考核一次。

考核内容包括人口、治安、执法办案、内务管理等八个方面,评定不搞终身制。公安部考核评定一级派出所,公安厅评定二级派出所。一级公安派出所的评定标准要求工作成绩突出、考评分数在95分以上、群众满意率超过90%!

良庄派出所是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的评选的模范基层所队,评定上一级所相当于拿到大满贯。

荣誉是一方面,实实在在的东西也不少。

评定上之后单位级别将由副科变成正科,所长教导员会成为正科级干部,县局才是正科级单位,局长要是不由县政法委书记、副县长或县长助理兼任,其行政级别跟以前一样只能是正科。

可见对职数少,晋升难的基层公安局而言,能不能评定上有多么重要。

能不能评定上没多大问题,毕竟各方面条件和成绩摆在这儿。

王燕之所以提出让自己去一趟所里,估计是办喜事的经验不足,成功评定上、挂牌时会来许多领导,她们不知道怎么接待、怎么安排比较合适。

搞得太夸张上级领导可能会有看法,搞得太简单同样可能会有想法,大环境如此,方方面面必须考虑到,尺度一定要把握住。

“好吧,下午去所里看看。”这个忙必须帮,至少可以帮她们参谋参谋,韩博微微点了下头。

三个人正聊着,今天的主角焦汉东到了,尽管他极力控制情绪,但仍能从他脸上看出抑制不住的喜悦。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焦书记,恭喜恭喜。”

“小韩,连你也笑话我?”

“没有,我是实话实说。”

韩博紧握着他手,哈哈笑道:“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但用在你身上很贴切。只要能跳出思岗,不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而是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一套一套,知道的你是警察,不知道的以为你是语文老师。”

“其实我上学时语文不错,作文全拿高分,结果我爸说学文科没前途,说什么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硬是逼着我报理科。”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一回来就忘了自己是谁。”李晓蕾笑骂了一句,拉着常婷婷手说:“别急着走,一起吃饭。”

“谢谢李姐,不了,我跟我妈回去收拾收拾,爷爷奶奶正等着,还有好多事要办呢。”

既然遇上为焦汉东准备的欢送宴,自己肯定是走不了,常援建不想喧宾夺主,走过来笑道:“焦书记,晓蕾,让她们先回去,刚才打电话,我老父亲说家里一屋子人,已经到了镇上,不回去不好,老人会不高兴的。”

“常师长……”

老卢非常清楚让他家属和孩子留下来这顿饭也吃不好,毕竟之前没怎么打过交道,相互之间不熟悉,干脆一锤定音:“行,我们兵分两路,蕙萍带孩子们先回去见老人,准备办喜事。援建不能走,援建要留下。”

“这样也行。”

“小吴,你送送,蕙萍她们快到家了,别那么着急,路上开慢点。”

送走常援建家属和女儿女婿,众人信步来到富丽堂皇的富贵酒家。

常援建是继已去世的黄书记以及明年退休的顾政委(副大区级65岁退休)之后良庄最有出息的人,富嫂不仅认识而且很熟悉,进门时拉着又说了一会儿话。

韩博同样是良庄走出去的干部,但在她眼里警察不算干部,依然是“韩打击”,只是换个地方“打击”,不再跟以前一样“祸害”良庄。

相比韩博,李晓蕾要受欢迎得多。

基金会三天两头有接待任务,且财大气粗从来不欠账,不需要左一趟右一趟跑过去要饭钱,整个一“财神爷”,专门为“李行长”准备一大杯鲜榨的豆浆。

老卢请客,摆了五桌。

良中良小老校长、良庄幼儿园老园长、砖瓦厂老厂长,包括小单大伯在内的老良庄乡几个老村支书,以及能联系上的几位老良庄乡干部和现任良庄镇党委委员……全是他认为有资格参加这个欢迎宴的人,结果五桌没坐满。

刘旭是局党委成员,不是镇党委成员,所以没来。

王燕接替老殷进入镇党委班子,有资格参加欢送宴,但没跟镇党委成员们坐一桌,而是跟韩博、李晓蕾、单支书等人一桌。

老卢讲话,口罩摘了,热情洋溢,抑扬顿挫。

常援建级别最高,端起杯子祝贺。

然后按照资历一个一个来,焦汉东最后一桌一桌给众人敬酒,感谢众人过去十几年对他工作的支持,虽然人不是很齐,气氛还是不错的,搞得很热闹。

吃完饭,老卢叼着牙签把常援建、焦汉东和韩博叫到三楼洗浴的一个包厢喝茶聊天。副处级以上干部及老干部聚会,别人没资格跟上来。

跟焦汉东没什么好说的,他当那么多年干部,县委常委也干好几年,上任之后工作该怎么干不用人教。

重点讨论常援建要转业的事,老卢很不理解,皱着眉头说:“你四十好几奔五十的人,转业相当于二次就业,一切从头开始,有点晚,不合适。”

“卢书记,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十八岁就出去当兵,在部队一干近三十年,对部队既有感情又觉整个生活一成不变,跟社会快脱节了。我想回地方闯闯,升不升官无所谓,主要是想换个生活方式,换个工作环境。”

“下定决心了?”

“嗯。”

“人各有志,你既然下定决心我们只能支持。”

老卢想了想又叹了一口气,指着韩博道:“不过我也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以前能说上话的领导干部去世的去世、退休的退休,你这个级别的军官转业安置我是帮不上忙,只有找小韩,小韩认识领导多,在市里吃得开。”

“卢书记,你太看得起我了。”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下意识放下杯子。

“政法委陈书记器重你,谢立华跟你关系更好,侯秀峰虽然调省里去了,但他跟市领导熟,这事他能帮上忙。再说这又不违反组织原则,副师职军官转业,肯定正处,主要是工作安排,别跟我一样挂个什么调研员。”

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韩博暗叹一口气,只能答应道:“行,我问问。”(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