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两位老领导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两位老领导


                管徐总借了一个移动硬盘,把监控视频拷贝下来去车间。

确认夏占田一上班就去厕所,从厕所出来一个师傅让他去当时没人的车间东南角搬原料,没想到他“哎呀”一声,师傅回头一看,他抱着一捆木料倒在地上,一脸痛苦的表情,说胳膊疼。

没目击者,从工人师傅模仿他倒地时的姿势上看,摔倒得有些奇怪,地面并不滑,木料也不算重,而且工人师傅让他搬的并非这一捆。

情况基本上搞清楚了,拿移动硬盘和他签字摁手印的保证书复印件,跟徐总道别,直接赶到开发区分局。

先吃饭,吃完饭用分局的电脑放视频,截取两个身份不明男子的面部图,通过刚架设的公安内网分别传给长江分局和东港县局,请包括开发区分局在内的三个区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值班民警,比对旅馆酒店管理系统中的外来人员住宿记录。

“小韩,这个工作量可不小。”

董局晚上正好值班,刚才的晚饭就是他请的。工作关系调到市局来之前就认识,当时他代表市局去良庄宣布记功命令。

去bj进修期间,韩博关系一直挂在他担任主任的政治处,三天两头通电话,逢年过节不光打电话还会见面,可以说他是现任局党委成员中最熟悉韩博的人。

邓局同样是局党委成员,但称呼韩博一般以职务相称。在那么多局领导中,也只有陈局和他一口一个小韩。

他没把韩博当外人,韩博一样视他为老领导,说话比较随意。

参观完他的局长办公室,坐下笑道:“听上去不小,其实没那么大。要找的那两个家伙二十岁左右,先圈定‘性’别和年龄,‘女’的不看,年龄大的和年龄小的不看;他们是西南口音,再圈定贯籍范围,其它省份的不看,排除掉这些就没几个人了。”

“这是现在有管理系统的,要是没系统,要是身份证没扫描上传,你怎么比对?”

“所以说要科技强警,这话还是您跟我说的。”

“那会儿你副科,现在副处,看见你就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董局感叹了一句,突然笑道:“老邓也真是的,居然把皮球往你这儿踢,案子破了让他请客,不能便宜他。”

“他是没办法,张副秘书长跟我熟,王副书记也拉不下脸批评我一个新同志。再说这不只是分局的事,一样是市局的事。”

“行啊,什么时候跟张副秘书长搭上关系的?”

“说起来跟开发区分局有点关系,张兴宝牵扯的那个案子,被害人的丈夫李海强跟他好朋友,在侦查期间他帮过忙,凶手落网之后一起吃过饭。”

“李海强当时是市委副书记秘书,他是本地干部,认识他很正常,没想过关系这么好。当时我在县里,不怕你笑话,虽然一样在公安系统,但这个案子我真不知道。”

你当时可能只是一个普通民警,这么敏感的案子能让你知道,韩博暗暗发笑。

两个副处级警察一个比一个忙,难得像今天这样聚一次,董局掏出香烟,冷不丁来了句:“小韩,老韦明年要退居二线。”

“董局,这不是新闻吧。”

“这不是新闻,局里个个知道,关键谁接替他担任支队长。”

“您,您不会说我吧?”

谁不希望自己的老部下、不希望跟自己关系不错的人上位,董局点上烟,紧盯着他双眼:“你担任过刑警副支队长,现在虽然是技侦支队长,但一直没离开过刑侦战线,成绩有了,能力有目共睹,你接任顺理成章。”

在市局所有支队中,刑警支队长实权远没治安支队长和‘交’警支队长大,但却是市局最重要的岗位之一。

机构重建以来,治安支队长一直不是局党委成员,‘交’警支队长(‘交’管局长)同样不是,但无论之前的刑侦支队长还是现在的刑警支队长,无一例外地进入局党委班子,全是局领导。

同样是副处,进不进入局党委班子是不一样的。

韩博从未想过有这个可能,毕竟太年轻,连连摇头道:“董局,别开玩笑了,我哪有这个资格。”

“该争取的时候就要争取,可以先干几年支队长再进入党委班子,好多地方刑侦支队一样不是局党委成员。”

“技侦支队成立没几天,我不能扔下不管,而且我确实没资格。”

“应该反过来想,刑警支队不是其它支队,那个位置不是谁都能坐的,你说你没资格,那你说说谁比你更有资格。”

局长可以不懂刑侦,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也可以不懂,刑警支队长不行,刑警支队长必须懂。要是连刑警支队长都不懂刑侦,市区发生大案要案谁去组织侦破,各县局发生大案要案谁去指导侦破?

回来时间虽然不长,参与侦破和协助侦破过的案子却不少。

东港的强‘奸’杀人案、海工集团爆炸案、十一年前旬丽案,包括协助安乐市局破获的命案都比较具有代表‘性’。

脚跟站稳了,干出一点名声,“少帅”这个新绰号在别人看来已名副其实,“少帅”接替“老帅”担任刑侦系统一把手似乎顺理成章。

要说不心动是假的,韩博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董局,经验丰富的刑警多得是,没有谁是不可取代的,我刚晋升副处、刚担任技侦支队长没多久,局里真是委以重任。如果像您说得去争取,别人会怎么想,肯定认为我韩博得陇望蜀。”

他这么年轻,将来有得是机会。

董局笑了笑,磕磕烟灰说:“你考虑得也有道理,你跟我们不一样,没必要‘操’之过急。”

“其实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干自己擅长的,‘挺’充实。”

“这次可以不争,但要是有机会去分局或去县局必须争,尤其去县局。小韩,想在政法系统干出一番事业,有没有担任过县一级公安局长的经历非常重要。”

“您又开玩笑,现在县公安局长大多下兼,政法委书记兼任。”

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这么一搞公安地位是有所提高,不过公安民警想当局长比以前更难了。

人家是只升不将,公安跟其他部‘门’不一样。

警力下沉,许多大队长、副大队长变成普通民警,大不了给你来个括弧,主任科员或副主任科员。为了把局长位置空出来给政法委书记兼任,一些地方的局长居然变成了常务副局长。

董局非常清楚不管他多努力、多能干、多出‘色’,想担任县一级公安局长有多难,不再聊这个话题,正准备问问前南州区委书记、现省计委副主任侯秀峰的近况,一个在治安大队帮忙比对的值班民警在‘门’外喊了一声报告。

“请进。”

民警推开‘门’走进来立正敬礼,递上一张身份证复印件,不无‘激’动地说:“报告董局,报告韩支队,比对出来了,这个人叫肖军,管理系统里有他的记录,5月11日至5月15****在海光旅社住过。”

肖军,南湖省人,22岁,跟夏占田果然不是一个地方的,难怪之前没查出来。

有名有姓有身份证信息就好办了,韩博正准备开口,董局倒是先命令道:“给长江分局通报,再让我们分局各派出所留意这个人,如再来我辖区旅馆住宿立即报告。”

“是。”

“等等,再帮我查查上网记录。”

“是!”

田国钢先走的,他这会儿应该在长江分局,他接到通报之后一样会查长江分局的旅馆酒店管理系统和网吧管理系统。公安的几个管理系统是从下往上建的,区县公安局有这些信息,市局没有。

韩博想了想,掏出手机拨通另一位老领导电话。

董局掐灭烟头,好奇地问:“谁?”

“张局,张书记。”

“张自林?”

“死者打过工的南丰木业紧邻东港,从活动轨迹上看他们在一条线上,不能排除他们去过东港甚至就在东港的可能。”

“你那位老领导跟我们公安有缘,稀里糊涂穿上警服,刚脱下没几年又穿上,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张自林张宝利,县局民警称呼都不用改。”提起前思岗县公安局长张自林,董局就觉得好笑。

“小韩,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原来电话通了,董局可不在乎,凑到韩博身边调侃道:“我,董金平。陈书记,陈局,升官也不请客,这事办得可不漂亮,我跟小韩约好明天去,你准备准备。”

“升官!”

张自林被搞得啼笑皆非,禁不住笑道:“董局,兼公安局长算哪‘门’子升官,不开玩笑了,这么晚有什么指示,你是局领导,我现在要听你的。”

“不开玩笑还说什么要听我的,我没事,小韩找你有事。”

“张书记,我韩博,前几天有一个外地小伙子死在人民广场,死在市委市政fu‘门’口,市领导比较重视,我想请您帮我查查,跟死者有关系的两个人在不在东港,有没有去过东港。”

老部下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别说市领导重视,不重视一样要帮这个忙。

张自林追问道:“什么地方人,知不知道名字?”

“有身份证信息,我给您用短信发过去。”

“发过来吧,我安排帮你查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