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死马当活马医

第四百六十三章 死马当活马医


                老同志做死者亲属工作确实有优势,加之夏占田大伯是党员、是村干部,得知南-港公安免掉一大笔尸体存放和检验费用,火化费用也会想办法帮着解决,且把他侄子的事当成一起案件在查,同夏占田姐姐姐夫一起签字同意火化。

当作无人认领尸体处理,不符合相关规定。

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对待,人死在市委市政府门口,不管怎么死的,早点把事情解决掉,别搞出不良影响。市委张副秘书长和政法委王副书记对这个处理结果很满意,让再做做死者亲属工作,安抚安抚死者亲属情绪。

公安局不是民政局,更不是社会福利机构,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死者亲属不愿意走,非要留在南-港等消息,只能让他们自己管自己。

他们不走也无形中给韩博和田国钢又增加了几分压力,人家已配合到这一步,没吵没闹,痛痛快快同意亲人遗体火化,夏占田到底怎么死的,必须给人家一个交代。

一天时间过去了,几条线一无所获。

韩博非常失落,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其它工作,挂断田国钢电话,同周素英、陈文其、韦绍文一起继续研究法医室主任曲传喜关于设备采购的申请报告。

“有ct当然方便,一些必须ct检验的尸体,尤其**的尸体,几家医院都不愿意帮我们做,给多少钱都不做。不过也可以理解,尸臭太难闻,很难散发,去医院看病的患者又忌讳死人……”

“必须ct检验,陈支队,这方面我不是很懂,到底上ct机的迫切性有多强?”

安乐市局给了一百万培训费,法医室开始打小算盘,想来个一步到位,采购一台ct机,把给他们预留的医学影像检验空间用上。谁不想搞单位建设,关键这不是一件小事,要花的不是一笔小钱。

周素英嘴上说不是很懂,态度不言自明,认为可以再缓缓。

发展规划是自己制定的,不能自己打自己脸,见所有人朝自己看来,韩博不得不表态:“一百万能采购几层扫描的ct机,别说相对先进的ct机,恐怕连采购相对先进的x光机都不够。今天局里在我们这儿投入那么多,再开口不合适。明年吧,我们自己省省,再向局里争取争取,争取明年上。”

“饭要一口一口吃,别总想着一口吃个胖子。”

周素英附和了一句,刚把申请放进文件夹,痕迹文检室主任孙忠臣拿着两份刚打印出来的材料,兴冲冲跑了进来,不仅忘了喊报告,连敲门都顾不上。

“韩支队,政委,小沙刚捞出一条大鱼!”

“什么大鱼?”

“部刑侦局前段时间不是刚下发一批指纹么,小沙从我们前科人员指纹库里捞出一个。您看,标记的十几个特征点全比对上了。这个家伙叫白荣伟,徽省人,徽省同行不知道他名字,只知道他的指纹出现在一起命案现场,出现在凶器上。”

这段时间最辛苦的当属搞指纹的技术民警。

建前科人员指纹库,不光要修补、录入,一有时间便要比对,区县公安局技术中队同志更辛苦,既要出现场又要负责基础信息采集。内网虽然搞起来了,但网速太慢,白天上传不了,只能错开上传高峰期夜里上传。

在他们的努力下,数据库里已有三万多前科人员的指纹信息,且每天在增加。

从建数据库、从上指纹比对系统到今天,已捞出各类犯罪嫌疑人60多名,但涉嫌杀人的嫌犯这是第一个。

韩博接过刚打印出来的指纹,仔仔细细比对特征点,确认无误,起身问:“他在什么位置,他的指纹是怎么采集到的?”

“在思岗,在您老家。资料显示他现在从事废旧物品回收,一个月前,涉嫌收赃被思岗县局治安大队处理过。因案值不大,只罚了点款。”

直接让王解放抓人不合适,韩博权衡了一番,掏出手机:“我给韦支队汇报,政委,你向省厅刑侦局汇报。”

“好的。”

指纹是部刑侦局通过省厅刑侦局下发到技侦支队的,捞出一个涉嫌杀人的嫌犯当然要第一时间向省厅汇报,何况这是露脸的事,周素英毫不犹豫拿起电话。

孙忠臣反应过来,急忙指了指指纹下面的案件情况。

韩博看了一眼,走出办公室拨通“老帅”手机:“韦支队,我韩博,我们支队技术民警沙磊同志刚从指纹库里成功比对上一枚部刑侦局下发的命案嫌犯指纹。嫌犯叫白荣伟,徽省人,现在……”

这跟“网上追逃”一样,送上门的功劳不能不要。

韦国强很高兴,不无兴奋说:“好,太好了,我给王东山打电话,让他立即带人去思岗组织抓捕,嫌犯落网之后再通报。思岗是你根据地,你也给思岗县局同志打个招呼,安排几个人待命。”

“行,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

要是程文明没受伤,这个任务绝对交给他执行。可惜他躺在病床上,“老帅”只能安排重案大队长王东山去。

韩博暗叹一口气,给思岗县公安局长方峰先打了个电话,再给王解放打,让他安排几个人先盯着,等王东山到了再协助抓捕。涉及到成绩记在哪个单位头上,这种事只能这么办。

安排好一切,下班时间到了。

好几天没去武警支队医院,韩博决定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去看看。在斜对过交警队食堂三口两口吃完饭,赶到医院发现李固也在,正老老实实坐在边上听程文明训话。

“怎么现在过来,今天不上班。”程文明不解地问。

“中午没什么事。”

“韩特派,你坐,我给你倒水。”李固大献起殷勤,搞得跟病人亲属似的。

“有没有吃饭?”

“吃过了,”韩博跟林新霞笑了笑,坐到程文明身边问:“这两天过得怎么样,李固没让你失望吧?”

“挺好,不过他比我好。”

程文明显然已进入工作状态,保密意识特别强,跟妻子使了个眼色,等她走出去把门带上,才似笑非笑地说:“难怪他不愿意回良庄,一天赚好几百,昨天更厉害,赚一千多,干一个月顶你我干一年。”

“开张了?”

“开张了,两个治安案件,一个刑事案件,端掉一个专门盗窃电瓶车的犯罪团伙,港口分局赵队刚给我打过电话,说过几天把线人费送过来。”

“李固,这就对了么,治安案件的线索要提供,刑事案件的线索一样要留意,总抓赌抓pio有什么意思。”

“韩支队,我既然跟程大干,肯定不能给程大丢脸。再说我最讨厌小偷,这是程大不许我动手的,要是程大同意,用不着刑警队去,我自己就把他们逮着送派出所了。”

吹起牛不打草稿,居然说什么最讨厌小偷,小偷小摸的事当年在良庄他没少干,否则也不会闯下“贼猴子”的名头。

不过人家已改邪归正,现在只能鼓励不能揭短。

李固眉飞色舞,越说越来劲儿:“韩支队,我现在手上有三条线索,一个办假证的,到处贴小广告;一个堵锁眼的,他们也贴小广告,把人家卷闸门锁眼用502胶水堵上,人家没办法只能打小广告上的号码叫他们去修门。还有一伙儿外地人,专门收空酒瓶做假酒。”

“制假售假归工商管。”

“所以过来跟程大商量,假酒也害人,听说能喝死人。”

怎么商量是他们的事,韩博不想掺和,一旦掺和程文明不是没事干了么。不过不得不佩服他消息灵通,忍不住问:“李固,这些线索你是怎么搞到的?”

“我市区朋友多,全在外面租房,没事去他们那儿转转,跟他们吃吃饭喝喝酒。周围有什么人,平时在干什么,不用刻意问就知道了。网吧也要去,现在的小混混儿个个喜欢上网,我在学打字,学打游戏,不学跟他们玩不到一块。”

加强学习,与时俱进!

韩博彻底服了,想到他整天在社会底层混,不禁聊起夏占田的事,让他和程文明帮着一起分析分析。

“胳膊断两次,没什么钱,不太像碰瓷,韩支队,有没有可能是故意致残去乞讨。我们良庄没出现过,新俺县局遇到过这种案子,也是一个外地人,把一个小孩腿搞残了,逼小孩在新俺街上乞讨,小孩不敢报警,他们租住的那家房主发现不对劲,打110报警,才把孩子从他们手上解救出来的。”

“可能性不大,死者年龄不小,且上过初中,不太可能被胁迫。”

“有没有可能是自愿的,很多人为赚钱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对自己下得去这个狠心。”

“我回头安排人查查,市区乞丐不多,流浪人员很少,主要在汽车站、人民广场和几个商场附近,拿照片让他们辨认,看他们有没有见过。”

“韩支队,有没有那个人照片,有给我一张,我帮你打听,市区我比你熟,朋友比你多。”李固非常想在他们面前表现表现,一脸跃跃欲试。

“不行,你身份不能暴露。”

“我不要死人照片,只要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就说他欠人钱,我帮人家找他要,请朋友帮帮忙,问问朋友有没有见过,要是没见过帮着留意留意。”

他以前虽然当保安,但是帮人讨债的事没少干。

这个主意不错,韩博想了想同意道:“也行,我手头上没有,下班带过来,你帮我打听打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