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检出来了!

第四百五十三章 检出来了!


                作为警察,必须擅于察言观色。

韩博看了几眼死者丈夫,觉得他不太像杀人凶手,在分局吃了一顿便饭,同老吕一起赶到死者生前工作的超市。

超市是全国连锁的,上下三层,规模很大,隔壁是一家手机大卖场。

人流量大,员工多。

超市和手机大卖场的营业员、促销员,大多跟死者一样在后面的小吃一条街吃午饭。正值饭点,各种风味的小饭店生意一家比一家好,里面坐不下,把小桌子搬出来,许多人在外面吃。

饭店不是普通人家的厨房,菜品多,原材料多。

卫生防疫部门没那么多黄曲霉毒素试纸,现场检测根本检不过来,只能取样带回实验室检验,且只取了两家,另外十几家打算下午再过来。

吴兰兰极可能是在这些小饭店吃了不卫生的食物中毒身亡的,害的协助卫生部门调查的分局民警不敢在这儿吃,没搞清楚情况之前又不能收队,干脆在超市买几桶方便面,跟一些不愿意出来的超市员工一样凑合下。

姐妹情深,吴青青没回去,跟学校请过假,姐姐死因没搞清楚,姐姐的丧事没办完之前她不会回校上课。

一个人坐在塑料凳上发呆,手机响了都不知道。

“韩支队,吕主任。”看见“少帅”和老法医,分局刑警刘敬军和派出所民警老徐不约而同起身相迎。

“坐,吃完再说。”

韩博压压手,坐到小姑娘身边问:“青青,面快泡烂了,怎么不吃点?”

“吃不下。”

“我知道你很难过,换作谁都一样,可是我们总得往前看。你伤心,你父母更伤心,这个时候你必须坚强,这个家靠你,只有你才能安慰他们。”

“我知道,可是我……”想到前几天还在这里工作的姐姐,想到白发人送黑发人正悲痛欲绝的父母,吴青青又控制不住开始流泪。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生离死别,人家刚失去至亲,说什么安慰的话也无济于事。

韩博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看到她这副伤心的样子,不由想起年迈的外公外婆,想起一天一天老去的父母和岳父岳母,想到自己将来不可避免要面对亲人离去,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韩支队,我们吃好了。”

刘敬军吃得很快也很多,一个人吃掉大半袋火腿肠,面汤喝一干二净,把垃圾扔进垃圾桶,找了块抹布擦了擦桌子,从包里取出笔记本汇报起工作。

“我们刚才询问过吴兰兰生前关系较好的几个同事,她食物中毒没几天,出事前去过哪几家小饭店,吃过什么饭,吃过什么零食,几个要好的同事有印象,基本上能回忆起来。”

“中午一般吃拉面、蛋炒饭或鸭血粉丝,就在后面小吃一条街上。17号好像买过烤红薯,下班时吃过同事买的粘玉米。休息时跟同事们一起吃小零食,大多是在这个超市买,散装的……”

“卫生局同志取样没有?”

“卖红薯的今天没来,玉米是在超市小吃摊位买的,前面卖烤肠、卖奶茶那个摊位,防疫站取过样,超市销售的零食也一样取了一点,后面小饭店没取完,他们说下午再过来。”

“平时去哪几家小饭店吃饭知道吧?”

“知道。”

“走,去看看。”

第一家拉面店,生意火爆,人满为患。

卫生防疫站的人和警察上午来过,没想到又来了,小店老板不太高兴但也不敢得罪,端着刚煮好的面回头道:“公安同志,你们来得不是时候,这儿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别管我们,你忙你的。”

“没事没事,大家接着吃,我们就是随便看看。”

跟好奇张望的食客说了一声,韩博抬头看起贴在墙上的菜单,主要是牛肉拉面和蛋炒饭,炒菜不多,凉菜也不多,也没什么人点。

拉面煮面在外面,各种调料也摆在外面,卫生环境很一般,这样的小饭店也没法高标准严要求。

凉菜炒菜在里面做,卫生防疫部门上午来过,里面显然收拾过,菜墩菜刀生熟分开,地上用水冲了,湿漉漉的。各种材料调料放在架子上,到底黄曲霉毒素超不超标,光凭肉眼也看不出来。

死者是食物中毒几天后肝功能衰竭死亡的,腹泻好几天,胃早空了,法医病理检验从胃内容中检不出什么东西,不知道她是吃什么导致食物中毒的。

几个同事知道她来这儿吃过,一样不知道到底吃过些什么。要查的范围不大,但想找到黄曲霉毒素超标的食物尤其原材料却不容易。

走马观花,看完第一家看第二家。

当走到第三家,看到脏兮兮的菜单时,吴青青突然道:“韩警官,我姐喜欢吃辣,她跟我提过这家的山椒木耳好吃。”

早上在死者厨房见过瓶装的野山椒,不光有野山椒还有豆瓣酱。正如她妹妹所说,她生前比较喜欢吃辣。

野山椒问题不大,木耳就难说了。

韩博放下菜单,回头问:“老板娘,这个菜怎么做的?”

耽误做生意,老板娘一肚子不快,凑过来看看:“凉菜,凉拌的。”

“走,去厨房,麻烦你让厨师给我现场拌一份。”

“正好有一张空桌子,你们坐这儿等吧,我们给你倒茶。”

“不用,我就想看看怎么做的。”

卫生局的人惹不起,公安一样不能得罪,老板娘只能把韩博和老吕带进厨房。

饭店不大,一个厨师两个配菜的,大厨忙满头是汗,配好的菜放在不锈钢小盆里堆成一排等他炒,凉菜由配菜的做。

两个警察盯着,配菜师傅尽可能注意卫生。

从保鲜盒里抓出一把泡好的木耳,已经洗过摘过,又当着二人面洗了一次,沥干水,放进一拌凉菜的不锈钢盆,从冷藏柜里取出几根袋装的笋尖,切成小块,再把野山椒剁碎,放进盆儿里加上味精、醋等调料一起拌。

动作麻利,不到两分钟就好了。

吃起来肯定很脆很酸爽,不过木耳没用开水烫,笋尖一样是生的,韩博和老吕可不敢吃,示意厨师用塑料袋打包,完了又从保鲜盒里抓了一把木耳,给了10块钱,装上塑料袋一起带走。

要了一个菜不如多要点,只要吴兰兰生前喜欢吃或常吃的,韩博干脆让几个饭店一样做一份儿。

顺路把吴青青送回家,赶回刑技中心已是下午1点半。

把一堆“外卖”编上号交给理化室检验,带着老吕走进心理测试室隔壁的观察室,隔着单向透明玻璃看死者丈夫接受测谎。

以前要请江城市局的同行帮忙,现在不用。

招了新同志,又有周素英这位精神病专家兼半个心理学专家在,完全可以开展心理测试工作。刑事案件应用的少,现阶段主要是为交管局提供技术支持,协助他们调查一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交通事故。

“你知不知道黄曲霉毒素?”

“不知道。”

“你销售的保健品能不能治疗高血压、胆囊炎、脂肪肝?”

“能,应该能。”

“到底能还是不能?”

“不能。”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细菌性食物中毒?”

“不知道。”

……

生物技术有很多方向,他的毕业证上虽然是生物技术专业,事实上没学到多少生物技术,主要是动物保健、动物养殖、动物饲料方面的,测谎结果显示竟然对黄曲霉毒素闻所未闻。

2点要替搭档参加支队长、县(区)公安局长会议,周素英不知道搭档就在隔壁,反复问了十几个问题,把这里交给心理测试室民警先走了。

接受测试的人作案可能性不大,之所以测试只是确认一下。

两个技术民警全新同志,测谎的机会又不是很多,不像dn、痕迹文检等科室一样从早忙到晚,干脆把他当成“小白鼠”,不断问反复问。

换作别人,韩博会让他们别折腾,到底有没有作案嫌疑,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但这家伙不是别人,而是一个长期招摇撞骗且以招摇撞骗为生的混蛋,不知道骗了多少老人的退休金和农民的血汗钱,公安无权查处他,但可以吓唬他,可以关他24小时!

“吕主任,走吧,一起去楼上看看。”

老法医同样痛恨这种江湖骗子,意味深长笑了笑,跟韩博一起走出观察室,乘电梯上三楼。

换上白大褂,走进理化室实验区,看着一台台先进的仪器设备,一个个忙碌的年轻民警,老法医由衷感叹道:“条件越来越好,比我在时强一百倍。”

“要不我再想办法把你调回来?”韩博半开玩笑地问。

“千万别,在分局呆挺好,就算调回来也跟不上时代。”

“活到老学到老,这些没你想象中那么难,我们检一个,你当我助手。”

“行。”

这里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老吕很高兴能回老单位给老领导打下手,二人取出一份检材,同黄志远等技术民警一起忙碌起来。

只要一进实验室就没有时间这个概念,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了,刚填好一份检验报告,安乐市局派来培训的技术民警突然惊呼道:“韩支队,黄主任,检出来了,木耳中的黄曲霉毒素严重超标。”

问题果然出在木耳里,韩博看看数据,回头道:“再检一次,黄主任,这次你来。”

事关重大,必须由不同鉴定人检验两次。

黄志远毫不犹豫答应道:“好的,我来。”

第二次检验的数据显示同样严重超标,韩博掏出手机,打起电话:“王主任,我这边检出来了,问题出在川味饭店的木耳里,死者生前喜欢吃他家的山椒木耳,别人没食物中毒,她之所以中毒,跟个人口味和菜品做法有一定关系。”

“韩支队长,什么关系,您能不能说具体点。”

“山椒木耳是凉菜,干木耳泡开直接拌,没用开水烫,更没用过油。我中午在这家店里见厨师做过其它带木耳的菜,可能是为了赶时间,几乎全用沸油过过,油温绝对超过200°,黄曲霉毒素基本上被杀灭了,所以吃带木耳的木须肉、鱼香肉丝不会中毒,吃直接凉拌的山椒木耳极易中毒。”

吴兰兰点过这个凉菜,别人一样可能点。

这是卫生防疫部门的事,王主任不敢耽误,脱口而出道:“韩支队长,我立即责令那家饭店下停业,立即向上级汇报,向工商局通报,请您安排民警协助我们调查木耳来源。”

“没问题,我给分局打电话,请分局安排民警协助你们工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