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六十章 上级重视

第四百六十章 上级重视


                公安没《劳动法》,临时加班没加班费。

技侦支队不光没加班费,而且没食堂,搞到12点多连夜宵都吃不上。

送李佳琪回市一院宿舍,路上见一大排档,肚子饿得难受,干脆停车让老板来两份蛋炒饭,要了一份儿蒜蓉空心菜,烧一个汤,再到旁边烤了二十块钱羊肉串。

刚看完解剖,居然吃得下。

李佳琪倍感意外,她是法医,几乎天天跟尸体打交道,早习以为常。眼前这位上司兼大哥不是,不仅吃得下,竟然吃津津有味。

“韩支队,阿姨和嫂子肯定给你留了饭。”

“我知道,关键我回去有得吃,你回去没有,你们天天吃食堂,又不在宿舍做饭。”韩博抬头看看前面几个围坐在一起打牌的出租车司机,示意她再吃一根肉串。

体恤下属,不光对自己这样,对待其他同志也一样。

李佳琪很庆幸能有这样的“大哥”兼上司,嫣然一笑:“是不做饭,但有零食,有方便面,不会饿着的。”

“方便面没营养。”

“说起吃,我想起一件事。”

韩博拿起汤勺,好奇问:“什么事?”

“梁丽云从英国回来了,有情人终成眷属,要跟张兴宝要结婚,还打算在市里开一家饭店。”天天接触社会阴暗面,李佳琪知道怎么调节心情,下班时间只想好事不想那些悲剧,闲聊自然也捡高兴的事说。

旬丽案影响那么多人,张兴宝整整提心吊胆十一年,能洗脱嫌疑,能跟初恋重续前缘真不容易。

韩博感叹道:“好事,两个人都不容易,他们本来就是一对儿。你嫂子知道这个消息肯定高兴,前段时间还说要帮他们做媒呢。”

“曾经沧海难为水,想想他们是挺不容易的。”

“你怎么知道的?”

“张兴宝今天上午来过支队,带梁丽云一起来的,想当面感谢,你在新闸派出所蹲点,没遇到你人,周政委也不在,刘支队和韦政委接待的。本来打算给你打电话,他俩担心影响你工作,没让打,说确定婚期再过来发请柬。”

李佳琪笑了笑,又补充道:“晚上吃饭时光顾着跟阿姨和嫂子闲聊,稀里糊涂忘了跟你说,刚想起来刘支队又打电话让出现场。”

“知道就行了,现在知道也一样。”

“梁丽云变化不大,跟照片上一样漂亮,从国外回来的,穿得很洋气,看上去特有气质。”

“是吗?”

“所以说张兴宝运气好,其实张兴宝年轻时也一表人才,只是遇到旬丽遇害的事心理压力太大,更不会去保养,看上去显老。”

“那叫成熟,只要有感情,这些不是问题。好事,真是好事,要是发请柬,他们的婚礼我肯定去,祝他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提起张兴宝,韩博不由想起李海强,不禁笑道:“对了,李市长不再是副市长,前几天刚扶正,现在是仪庆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这么厉害!”

“北州市的政治明星……”韩博注意到一个出租车司机俯身看车头,突然岔开话题:“佳琪,死者受那么重却不去医院治疗,而且伤得很奇怪,你说有没有碰瓷的可能?”

一年检验那么多具尸体,做那么多伤情鉴定,李佳琪早想到了。

可能与比较内向的性格有关,没把握的事她轻易不会说,既然上司兼“大哥”提出这个推测,不能再藏私,沉吟道:“确实有这个可能,以前有这样的案例,一伙外地人流窜到南-港专干这个,好多司机被他们讹诈,案子正好是长江分局破的,抓获嫌疑人六名。”

“我们能想到,分局一样能想到。”韩博把刚掏出来手机塞进口袋,打消了提醒边耀新的念头。

吃完饭,结账。

把李佳琪送到市一院,回到家已是深夜一点多,洗了澡,倒下就睡。

第二天一早,正常上班。

吃早饭时告诉“李行长”梁丽云从英国回来且打算跟张兴宝结婚的消息,“李行长”果然高兴,唏嘘感叹有情人终成眷属。

计划不如变化,市委市政府门口死了人,市里果然要了解情况。

今天的点是蹲不成了,至少上午蹲不成,先去单位拿上血样尿样化验单,按照崔局指示直接赶到市委,同邓局一起向政法委王副书记和老熟人市委副秘书长张光浩汇报。

两个副处级警察在公安局“很大”,在市委却“很小”。

王副书记在开会儿,让等会儿,只能在外面等。幸好有市委“二管家”张光浩在,否则真会坐立不安。

张光浩把二人带到二楼一间小会议室,放下纸笔笑道:“韩博,坐,别拘束,市委又不是龙潭虎**。”

“不怕您笑话,第二次来市委,有点小紧张。”

“紧张什么,又没市领导。”

“您就是领导,邓局,你说是不是。”

市委是什么地方,南港的权力中心,分局局长一样没什么机会来,何况今天来汇报工作跟作检讨差不多,邓局真有那么点忐忑不安,敬上一根烟:“张秘书长,韩支队说得对,您就是领导。”

“千万别这么说,我只是按照严书记和华秘书长指示,向你们了解昨晚人民广场发生的情况。”

“张秘书长,事情是这样的……”

“别急,等王副书记到了再说。”

政法委是管公检法的,自己这个副秘书长只是代表市委了解情况,王副书记没来之前张光浩不会先听汇报。

这个场合叙旧不太合适,东拉西扯说了一会儿没营养的话,政法委王副书记到了,跟张光浩相互谦让了一番才坐到主位让二人汇报。

长江分局准备得很充分,邓局有光盘,甚至把笔记本电脑都带来了,先给二位领导放死者进入人民广场,与两个男子发生争执,然后一个独坐五六分钟起身往前走了几步摔倒死亡的视频。

等二位领导搞清市委市政府门口没发生打架斗殴,更没发生性质恶劣的谋杀,才取出一叠材料汇报道:“死者姓夏,叫夏占田,今年19岁,初中文化,南云省腾江市梁陵乡人。一小时前,梁陵派出所民警帮我们联系到死者伯父。

他伯父是村干部,他父亲在省城打工,一时半会联系不上,他母亲在家务农。山区,计划生育管得不是很严,他上面有两个姐姐,嫁人了,下面有一个弟弟,今年刚念初一,家庭条件比较困难,他伯父正打算同他姐姐姐夫一起过来。”

“他伯父说夏占田春节就出去打工了,村里几个孩子一起出去的,期间极少给家打电话,也没给家汇过钱。家里人一直以为他在东广,接到噩耗才知道他来了南港,我们已委托当地民警代为打听另外几个孩子的下落,看能不能联系上。”

“市局对这件事非常重视,韩支队连夜组织包括法医在内的技术民警,连夜解剖检验尸体,尸检结果显示死者是左侧第5、第6肋骨骨折,导致延迟性、外伤性、张力性血气胸,最终导致呼吸衰竭死亡的。”

……

他是分局局长,这些情况当然由他汇报,韩博沉默不语。

邓局不认为这是一起刑事案件,抬头看看两位领导,继续道:“我们连夜请市局发协查通告,港口分局、开发区分局和南州分局,包括我们长江分局各派出所,都没有夏占田办理过暂住证或租房的记录,市区各大小旅馆同样没有其住宿的记录。

我们南港对外来人口管理很严,由此可见他到南港时间应该不长。鉴于其左臂骨折比较奇怪,我们考虑过死者从事碰瓷活动的可能,连夜请交警支队和巡警支队协查,甚至请市局指挥中心同志调看过去一个月的接警记录,同样没什么收获。”

“晚上光线不太好,离得又比较远,虽然有监控视频,但与其发生争执的两个男子五官很模糊。想以此找到这两个人,找到其在市区的落脚点,搞清其伤是怎么造成的比较困难。但我们不会放弃,已安排专人调查,人命关天,死者亲属过几天就到,必须给人家一个交代。”

怎么看怎么不像谋杀,也不像刻意针对市委市政府,不是什么敏感事-件。如果死者是本地人,如果故意死在市委市政府门口,那个影响可就恶劣了。

王副书记松下口气,抬头问:“韩博同志,你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报告王书记,死者的血样尿样检验结果刚出来,结合死者**的注射针眼,我们可确认死者生前接受过治疗,注射过用于治疗脑水肿、创伤或手术所致肿胀的七叶皂苷钠。口服过头孢拉定、病毒唑、氧氟沙星、复方氨基比林和头孢三嗪等药物。”

“这都能检出来?”接过检验报告,王副书记将信将疑。

“我们只是从血样和尿样中检出药物残留的一些成分,具体什么药物是医科大学和市一院的专家帮着一起分析的。不过能检出这些微量成分也不容易,市里给我们下拨那么多经费,局里帮我们添置那么多先进的仪器设备,可见给我们的经费没白花。”

“仪器再先进一样要人去操作,能这么快形成战斗力,能进行这样的检验分析,说明你这个支队长是称职的。”

王副书记对韩博很满意,指着检验报告又侧身大发起感慨:“张副秘书长,你看看,这跟电影电视里有什么区别,打过什么针、吃过什么药都能检出来,这在以前简直不敢想象。”

“现在是越来越先进,有机会一定要去公安局参观参观。”

不管故意伤人致死的可能性有多低,既然市委知道了就要把它当成一起刑事案件办。

“韩打击”拿出的是一条重要线索,邓局脱口而出道:“王书记,张秘书长,我立即安排民警顺着这条线查,走访询问全市大小诊所,有名有姓有照片,应该不难查。”

“嗯,这个思路很好,认真查查。”

死者是自己走到人民广场,跟两个家伙发生口角之后死的,不太像谋杀案,也不可能是想搞出什么影响,但韩博发现的新情况带来一个新问题。

张光浩再次看了一眼检验报告,不无担忧地说:“别查来查去查到卫生医疗机构头上,接诊医生有没有对死者进行必要的体格检查,有没有及时转诊,有没有出现误诊误治。要是查出医疗机构存在过错,与这个夏占田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卫生局就要头疼了。”

王副书记想了想,摇摇头:“骨折不是其它病,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人命关天,先查,有什么进展及时汇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