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抢救无效!

第四百八十九章 抢救无效!


                医院忙,医护人员辛苦,大晚上急诊中心还有很多人。

两个输液室,坐满输液的。

急诊室的小窗口时不时打开,一个护士递出一张甚至几张单子,急促地喊某某人家属快去交费。

一会出来一个医生,捧着夹子把等在门口的病人家属喊到谈话室,谈话室里有人在谈,只能站着角落里通报情况,要求家属做病人住院治疗或转院的准备。大厅几排椅子上同样坐满忧心忡忡的人,韩博找了一圈没发现老同学身影。

“何权家属,何权家属在不在?”

刚过来一会儿救护车又送来两个需要急救的病人,一个交通事故,担架上全是血,妻子在身边没敢带她往前凑。一个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子女们心急如焚,居然一直跟进急诊室,被一个小护士气呼呼赶了出来。

这里是救命的地方,医护人员太忙,韩博不敢耽误人家时间,毫不犹豫举起手:“在,我是何权家属。”

“马上过来一下。”

医生推开门看看谈话室,确认里面有同事在跟另一个病人家属在谈,快步走到一间办公室,韩博二人刚跟进来,吴娜拿着一份交完费的收据气喘吁吁到了。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我们,我们是他朋友。大夫,跟我们说一样的。”吴娜歉意的看了看李晓蕾,擦了一把汗走到医生面前。

“别紧张,初步诊断食物中毒,应该吃过不卫生的东西,正在催吐洗胃,然后采取补液利尿保肝等支持疗法。今晚肯定回不去,你们要留一个人在大厅等,遇到什么情况我们能找到,麻烦您签一下字。”

急诊室里人满为患,医生三言两语说完,递上笔让签字。

他没多大事,老同学的爱人更不能有事!

吴娜接过笔,急切说:“大夫,我留在这儿,不会走。有件事要跟您说一下,晚上我们四个人一起吃饭,他吃的我们全吃过。您看,我朋友怀孕了,要不要检查一下?”

“一起吃饭的?”

“嗯。”

医生把目光转移到李晓蕾身上,问道:“有没有觉得肚子不舒服?”

“没有,挺正常的。”

“你们呢,你们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也没事。”

“在哪儿吃的,在家还是在饭店?”

“饭店,望江楼。”

“望江楼大饭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食物中毒有一个过程,他有事你们没事说明晚上吃的东西没问题,可能中午甚至早上吃得东西不卫生。”

“大夫,我朋友怀孕了,谁能有事,她不能有事。”

一切为了下一代,医生能理解吴娜的心情,接过签好的文件说:“别自己吓自己,你这么年轻,身体代谢功能好,如果没什么症状的话,一般不会有事的。再说吃的东西肠胃给消化了,现在也检查不出什么。”

韩家可不是一般家庭,韩家少奶奶要是出事,韩总和老同学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吴娜悔之不及,一个劲埋怨自己干嘛让老同学叫她一起吃饭。

“可是……”

现在人怎么成这样了,医生觉得有些小题大做,起身道:“要是你们不放心,可以在大厅等会儿,发现不舒服可以及时治疗。”

人家是真忙,说完之后快步走出办公室,顾不上看大厅有多少人,推开急诊室门进去继续工作。

又过来一个医生,不能耽误人家事。

在大厅里找了个地方坐下,吴娜一脸歉意说:“晓蕾,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搞成这样,让你担惊受怕,让你们这么晚休息不成。”

她是一个负责任的女人,不然不会想到打电话。

李晓蕾潜意识中的那点敌意烟消云散,挽着她胳膊笑道:“请我们吃饭,我们应该感谢你,再说不是没事么。别这样,别说对不起,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在这儿陪你。”

“是啊,多大点事。”

“你们明天不用上班?”

“她这几天休息,我早点晚点去单位没什么关系。”

韩博笑了笑,注意力集中到前排的几个病人家属身上。李晓蕾回头看看急诊室,低声问:“吴娜,何总中午吃什么了?”

“不知道,这次来我也是晚上才见到他的。”

相比老同学,坐在前排的几个病人家属更急更担心,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哭哭啼啼,看上去像她老伴的人正在低声安慰,一个应该是病人妹妹的女孩正给亲戚打电话。

她不光急而且很气愤,咬牙切齿说:“二舅,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哪有那么多食物中毒,绝对是田国兴那个混蛋下的毒。我姐不同意离婚,他起歹心要杀我姐,公安局您认不认识人,我要报警……”

下毒,报警!

这两个关键词引起韩博注意,禁不住微皱起眉头。

“正在抢救,医生说很严重,不是当一般食物中毒治疗,是按照中毒性肝炎在抢救。急诊医生认为很严重,发现我姐有生命危险,打电话请内科主任过来的,这会儿是主任医师在抢救。”小姑娘越说越急,时不时用纸巾抹眼泪。

急诊医生对何权采用催吐洗胃,采取补液利尿保肝治疗。对她姐姐是采用中毒性肝炎的治疗办法,病情确实严重。

韩博回头看看正跟妻子热聊的老同学,俯身上前:“小妹妹,巧了,我朋友也是食物中毒。”

“不一样,我姐比你朋友严重!”

坐这的全是病人家属,小姑娘没在意,回过头梨花带雨说:“我姐发热,腿都肿了。医生说有腹水,胃肠道出血,人已经昏迷。”

“昏迷之后送过来,还是送过来之后昏迷的?”

“送来时没昏,就是肚子疼,呕吐,腹泻,发高烧,她还说没事。”

“送过来多长时间了?”

“下午4点半过来的,抢救4个多小时。”

“这两位是你父母?”

“嗯。”

闲着也是闲着,李晓蕾对此表现出极大兴趣,凑过来问:“你姐结婚没有?”

“结了,遇上一负心汉,正在闹离婚呢。”

“有没有孩子?”

“有,女孩,她奶奶带,没过来。”

闹离婚,吴娜有亲身经历,对正在急救的女孩姐姐非常同情,低声问:“这还没离婚呢,出这么大事,你姐夫没来?”

“他才不会来呢,他恨不得我姐死!”

正说着家长里短,一个四十多岁的医生走出急诊室,一脸凝重地问:“吴兰兰家属,吴兰兰家属在不在。”

“在,我们是,医生,我家兰兰怎么了,是不是要交费?”

中年妇女迎上去忐忑不安问,双腿在微微颤抖。他老伴儿紧攥着拳头,站在医生身边魂不守舍。短发女孩搂着她母亲胳膊,同样紧张。

她们紧张,李晓蕾和吴娜跟着紧张,下意识站起身。

大厅病人家属太多,不是说话地方,医生回头看看跟出来的另外几个医护人员,深吸了一口气,指指办公室:“走,我们去办公室说。”

“医生,医生,我家兰兰没事吧?”

天若有情天亦老,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医生欲言又止,他的几位同事神情一个比一个凝重,没直接回答病人母亲的问题,迈着沉重的步子把她们请到办公室。

进去不到两分钟,里面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声。不用过去打听便知道,病人病情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李晓蕾紧抓着丈夫手,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热泪在眼眶里打转。

吴娜几乎天天跑医院,这种事见多了,长叹一口气沉默不语。

“我要报警,肯定是那个王八蛋下毒。”

短发女孩满面泪水冲出办公室,掏出手机拨打110,一边伤心哭泣一边语无伦次说:“警察同志,我姐死了,被人害死了,我知道谁是凶手,肯定是他下的毒……”

报警不是这么报的,再说真有可能有人下毒,医院会第一时间报警。

这种事照理不应该管,韩博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过去接过手机,凝重说:“指挥中心,我技侦支队韩博,我正好在市二院。这里一个食物中毒的病人经抢救无效死亡,病人亲属怀疑死者丈夫投毒,请安排长江分局刑警三中队出警。”

反正她要报警,指控的还是一起命案。让指挥中心直接通知责任区刑警队,巡警就不用白跑一趟,因为就算来一样要移交给责任区刑警队。

指挥中心接线员反应过来,下意识问:“韩支队,您正好在,您知不知道报警人姓名?”

“请稍等。”

……

报警人姓名,死者姓名,指控的嫌疑人姓名,家庭住址,联系方式,韩博一一问完,短发女孩缓过神,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位原来就是警察。

“警察叔叔,我姐真是被人害死的,您朋友一样食物中毒,食物中毒怎么会抢救无效?”

亲姐姐去世,她心如刀绞,脑子里只有仇恨,抓住韩博胳膊不送,请他为姐姐申冤,生怕他不管。

人死了,说节哀之类的话无济于事。

韩博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你先别急,刑警马上到,我也想找医生了解下情况,如果你姐姐死因可疑,我们公安机关会立案侦查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