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暂时没坏消息”

第四百四十五章 “暂时没坏消息”


                蒋书记下达完命令,陈局打来电话。

别人全在忙,韩博当蒋书记面摁下通话键,陈局可能也咨询过专家,语气比之前更凝重。

“小韩,事故调查,首先要确定这是一起安全事故。请你立即从分局抽调民警,组建调查组,搞清楚来龙去脉,搞清涉及人员的政治面貌、社会关系、家庭背景及现实表现,排除有人刻意‘投毒’的可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事情没搞清楚之前谁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事实上韩博也打算从分局抽调民警好好查查,不查查不放心。

不等他开口,陈局接着道:“我了解过,氢-氟-酸早被列入《重点监管的危险化学品名录》,是公安部规定的级无机剧毒物品!根据相关规定,除依法取得经营许可证的企业外,其他单位购买剧毒化学品的,应当向我们公安机关申请取得剧毒化学品购买许可证。

学校有没有按规定申请,分局治安大队有没有对辖区内的剧毒化学物品单位进行检查,全在你调查范围之内。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三中要调查,开发区分局要查,其它区县局同样要查。

这么危险的东西根本不应该拿来给缺乏相关知识的学生做实验,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学校里。据我所知,教学大纲里也没有要求教师做这个实验。我刚给治安支队打过电话,他们马上跟你汇合,该封存立即封存,涉及到的责任人统一上报,经市委研究后再作处理。”

不光要调查这起安全事故,也要联合治安支队开展全市剧毒化学物品大检查。

有那么点“一人生病全家吃药”的意思,不过非常有必要。

韩博毫不犹豫答应下来,刚挂断手机,蒋书记补充道:“韩博同志,你先开展工作,纪检、安监和教育部门同志马上到,你们各负责一摊,明早8点在管委会碰头,汇报调查进展。”

“是!”

救人如火,应急处置方面韩博不需要担心。

开发区工委、开发区管委会效率高得惊人,参与活动的人员名单一统计出来,就组织教育局和三中教职工紧急联系。

包干到人,有电话打电话,没电话开车连夜去学生家。

市卫生局组织的医疗专家组移师市三院,从医药公司和市内各医院紧急调集化学灼伤处理所需的药物,先紧急处理然后再送氢-氟-酸中毒抢救经验丰富的江城化工医院进一步治疗。

韩博要组织民警调查,今夜别想睡。

辖区发生这么大事,董局一样别想睡。

涉及人员太多,开发区管委会和教育部门没那么多车,能派的警车全派出去了,同时要做好维护社会稳定的各项准备。学生家长一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情绪怎可能不激动,这些问题必须考虑到。

“韩支队,人到了,你看着安排。”

“谢谢董局。”

韩博回头看看坐在高一(3)班教室的几个责任人,给刚赶到的分局政保大队民警分配起任务:“同志们,我先通报下情况,今天下午……问题非常严重,市委及局党委要求我们必须在明早8点前搞清这是不是一起安全事故。

现在分一下工,一共8个同志,我们分为三组,第一组询问当事人,问完之后相互验证,搞清楚每一个细节;第二组了解当事人在学校期间的现实表现,第三组查阅档案材料,教育局同志会积极协助。”

“跟政审差不多?”

“对,就相当于政审,但要比一般政审更严格。”

领导不需要事事亲力亲为,只要分配任务下达命令。

安排好分局民警,找到封存完危险化学品的支队民警,让部下们暂时别回去,先找校工拉水管,把下午做实验的教室彻底冲洗一遍。

小量泄漏,用砂土、干燥石灰或苏打灰混合处理现场最合适,但现在没那个条件,只能用大量清水稀释。

这边忙得焦头烂额,刚调入调查组的安监部门同志跟教育部门同志吵起来了。

安监问教育局为什么不管,教育局说对学校所用的实验用品不干涉。刚开始调查,调查组内部居然先起“内讧”。

各管一摊,韩博不会也没时间凑这个热闹。

治安支队俞副支队长到了,把两位领导请到一边急切问:“韩支队,董局,问题有多严重,有多少学生中毒?”

“我没去医院,这些情况不太清楚,董局,您消息灵通,您知道吧?”

刚听说时觉得挺严重,随着了解深入,现在不是觉得有多严重,而是怕!

董局点上香烟,深吸一口,靠在警车上说:“在市三院执勤的同志汇报,专家组认为指甲发黑属于可确诊的,有没有吸入、或通过手指渗透进去却没症状的很难诊断。不光国内,国外一样没这个医疗技术。

现在确诊十七个,要往手指里注射葡萄糖酸钙,要喝含钙的葡萄糖,最严重的要拔指甲。第一批学生已经送走了,看病要紧,家长顾不上其它事,不然这会儿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治好就没事了?”

“没这么乐观。”

韩博摇摇头,忧心忡忡说:“氢-氟-酸中毒对人造成的伤害难以下结论,它是渐进性加重的,谁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没事。化工企业和一些实验室发生这样的安全事故比较多,我上大学时听说过一例,一个研究生在微电子实验室不小心沾上,实验室没葡萄糖酸钙软膏,他用水冲洗,觉得没什么事,结果截肢都没能保住命。”

“死了?”

“嗯,我们班辅导员的一个同学,所以我对氢-氟-酸特别敏感。”

“千万别出事,否则谁日子都不好过,小韩,你们忙,我在车上眯会儿。”不但区领导没走,市又来领导,董局不好就这么回去,只能在车上打盹。

瞌睡归瞌睡,工作不能耽误。

韩博沉思了片刻,抬头道:“俞支队,剧毒化学物品和民爆品一样归你们治安管,明天的大检查我就不参与了。你也知道那东西有多危险,跟各区县局治安大队和派出所民警说清楚,检查尤其封存各学校有可能存在的氢-氟-酸时一定要注意安全,最好请专业人员参加。”

“我打话找找,不光要找人也要找仓库,不然没地方封存。”

“找专门出场危化品的仓库。”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陈局其实没必要让你来的,回去路开慢点。”

……

政保民警搞政审,对口得不能再对口。

组织活动的化学备课组总共三四教师,档案现成的,除了王新之外人全在学校,他们的领导、同事也不难找。凌晨5点,情况搞清楚了,纯属业务水平不高导致的无心之过,可以排除刻意投毒的可能。

在距管委会不远的开发区分局抓紧时间睡了两个小时,带着材料赶到管委会汇报调查结果。

公安的调查结束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很简单。

纪检、安监和教育部门的调查比较麻烦,他们的调查结果直接关系责任追究,甚至关系到追究领导责任。

陈书记、蒋书记、分管安全和分管教育的两位副市长一起听汇报,脸色一个比一个阴沉,吓得教委副主任不敢再帮区教育局说话。

“韩博同志,你熬了一夜,先回去休息。其他同志,继续调查。”

陈局先把部下“摘”出来,打发走另外几位调查组副组长,回头问:“蒋书记,江城那边有没有消息?”

“暂时没坏消息,刚跟化工医院的专家通过电话,专家说发现及时,我们最担心的事不太可能发生。他们经验丰富,过去三年共收治153名患者,148名患者在急诊治疗观察4至24小时,症状消失之后离院,5名患者因病情严重收住重症监护,只有3名患者经积极救治无效死于急性呼吸循环衰竭。”

收治153例,150例没事,死亡3例。

这个比例听上去不高,可具体到三中可不低,意味着要做好3至4个学生出事的思想准备。

蒋书记嘴里虽然这么说,心情其实一样沉重。

他深吸一口气,接过香烟道:“专家说辛亏发现及时,幸亏采取过紧急处置措施,要是拖到今天,后果不堪设想。陈书记,韩博立了大功,等事情过去要好好表彰。”

一个政法干警,及时发现教育系统发生的重大安全事故,事实证明部下不是一两点争气长脸。

立这么大功,当然要表彰,不是政法委表彰,要请市委表彰。

陈局点点头,直言不讳说:“蒋书记,各位,如何表彰韩博同志先放一边,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决这件事,涉及到党和政府形象,涉及社会稳定,我建议开发区管委会和教育部门加强工作力度,积极主动化解矛盾。”

言外之意很清楚,谁惹出的麻烦谁负责,别让政法系统擦屁股。

到底怎么负责,一是要追究几责任,三中校长必须撤换,但光撤换校长是远远不够的。开发区教育局乃至分管教育、分管安全的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全是责任人,要让群众尤其学生看到市委市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

二是怎么安抚学生及学生家长。

三是做最坏打算,要拿出一套预案,万一有学生出事怎么应对那个局面。

……

领导们很头疼,韩博虽然同样担心,但出那么长时间差,一回来又因为这事折腾一夜,实在太困太累,在请开发区分局民警送他回家的车上就睡着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