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四十八章 “食物中毒”

第四百四十八章 “食物中毒”


                不想遇上的人偏偏遇上了,吴娜既高兴又失落,回头看看四周,欲言又止:“我,我晚上约了人。”

“真约了?”

“约……约了,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哦,我介绍一下,”韩博正准备介绍,突然发现林新霞已经走了,显然不想打扰他们老同学重逢,只能解释道:“来探望一个同事,他因公负伤,在这儿修养。”

“严重么?”

“伤的比较重。”

“当警察太危险,你也要小心点。”

“谢谢。”

老同学重逢竟然不知道该点什么,韩博有些尴尬,吴娜更尴尬,走到车边突然回头道:“韩博,要么这样,叫上你妻子,一起坐坐。”

“你约了朋友,不方便吧。”

根本没约人,不过南港倒真有一个朋友,而且今天他又打过电话。

吴娜没别得想法,只想看看他老婆长什么样,扶着车门道:“没关系,反正我们没关系,不知道你妻子赏不赏脸。”

“吃饭逛街这种事,她一向是来者不拒的。”

“你给她打电话,你回去接她吧,望江楼,我先过去占位置。”

原则性错误不能犯,跟单身老同学吃饭这种事,就算不叫上“李行长”也要请示汇报,不然“李行长”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事实证明“早请示晚汇报”非常有必要,李晓蕾听完事情经过,竟自言自语说:“这么巧,这都能遇上,她是不是在跟踪。”

“跟踪警察,人家吃饱没事干。”韩博坐在自己车里,朝正在倒车的老同学点点头。

“她不是跟踪警察,她是跟踪我老公。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大魅力,她想见见我,我还想见见她呢,吃饭,没问题,哪个饭店,我打车过去。”

“别,我回去接你。”

“我就在外面,正陪王大姐做头呢。”

她在思岗有王燕、杨小敏和常回娘家的高亚丽三个闺蜜,在市里不光有李佳琪这个闺蜜还有好多朋友,全是领导夫人、老总夫人或领导家的千金。业余生活丰富,不是一起逛街就是一起吃饭,永远不会闷。

韩博不想把事情搞太复杂,笑道:“还是我去接吧,顺便把王大姐送回家。”

主动要求接,不是跟老同学单独相处。

李晓蕾很满意,嫣然笑道:“行,我们在中山路,里面人多,车不要开进来,停华联超市门口,我们过去找你。”

接到妻子,把谢部长爱人送回家,赶到望江楼天色已大黑,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把市区最好的淮扬菜馆照得金碧辉煌。

可以看到江景的酒店,生意超好。

吴娜同样来晚了,没订到包厢,只能坐大厅,不过大厅里没什么人,且位置靠窗户,倒也清静。

人比照片上更漂亮,看不出离过婚,生过孩子。

李晓蕾怀孕好几个月,肚子典老高,脸上起了几颗妊娠斑。生怕宝宝营养不够,从早吃到晚,天天喝这样或那样的汤,体重110多斤,吃得白白胖胖,看见身材苗条的女人很不爽。

但作为一个见过大世面的女强人,再不爽也不会流露在脸上,拉着吴娜手笑道:“吴经理真漂亮,难怪我家韩博总念叨你,怎么就一个人,你朋友呢?”

她羡慕吴娜身材好,吴娜一样羡慕她有个好老公,羡慕她幸福的生活,抬头看看墙上的液晶时钟,用一口带着江城味的普通话解释道:“不好意思,他公司有点事,我催过两次,马上到。”

“南港人?”

“江城人,在南港做生意。”

“我说呢,你又不常住南港,不是一般朋友吧,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

“让你见笑了,一般朋友,真是一般朋友。”

俩女人初次见面有说有笑,搞得一对久别重逢的闺蜜。

韩博对妻子太了解了,对老同学虽然不是很了解,但能把药品销售搞那么好,说明她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全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

这个时候最好装傻,干脆专心致志研究菜谱。

“韩博,晓蕾,上次在丝河韩芳姐请的客,今天不许跟我抢,你们点,喜欢什么点什么。”老同学的bj媳妇确实厉害,吴娜定定心神,热情招呼起来。

“谁买单都一样。”

李晓蕾不是韩芳,不会在这个问题出风头,笑盈盈说:“老公,这家的避风塘炒虾不错,生敲膳丝也挺好,再帮我点个清淡的,大煮干丝。”

“晓蕾,这家你来过?”

“以前经常来,我已经点三个,你们点。”

……

正相互谦让点菜,吴娜的朋友到了,三十多岁,肤色白皙,五官端正。上身一件淡蓝色衬衫,下身一条西裤。皮包,皮带,皮鞋全名牌,手机也是刚上市的高档货。

本来就一表人才,再加上这身行头,看上去器宇轩昂。

一上来就发名片,一边发名片一边致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何权,这是我的名片。韩警官,小娜经常提起你,久仰久仰,久闻大名。”

刚才老婆大人说自己常在她面前提起吴娜,现在这位何总又说吴娜在他面前常提起自己,一个比一个会表演,韩博觉得很是好笑,双手接过名片:“何总,不好意思,我们警察发名片的机会不多,总是忘带。”

“没关系,没关系,等会儿留个号码。”

何权只知道他的公安局上班,小警察,有什么了不起的,根本没打算管韩博要名片,只想讨心仪的女人欢心,掏出一包软中华,发现韩博不抽又回头问:“小娜,有没有点菜?”

“点了,就等你。”人家是恩恩爱爱的两口子,自己一个人坐这儿像什么,吴娜对何权的表现很满意。

“酒水呢?”

“韩博不喝酒,晓蕾更不能喝。”

“韩警官不喝酒?”

“我今天备勤,又是开车来的,不能喝。”韩博不想解释太多,用这个借口最合适。

不抽烟不喝酒的警察绝对是小民警,何权优越感十足,很绅士地问:“韩夫人,你喝点什么,要不来盒牛奶,让服务员热一热。”

从名片上看他跟吴娜是同行,做医疗器械的。

模样不错,看上去挺豪爽,李晓蕾发现丈夫的老同学有两下子,离婚了还能找到这样的男人。

“就牛奶,谢谢何总。”

“不客气,服务员……”

三个人不喝,他干脆也不喝,接过主动权,招呼服务员上饮料上菜,俨然成为今晚的主人。

吃了一会儿,开始眉飞色舞聊起生意。

干他们这一行多么多么赚钱,问两位客人有没有医院乃至卫生局的关系,要是有,要是能帮着介绍,到时候可以给提成,比上一年班都强。

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你有钱,但不有社会地位么,人家是副处级领导,人父亲多少年就是百万富翁,眼前这位大肚子更厉害,人是开银行的!

吴娜被搞得很尴尬,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韩警官,南港三中前段时间出了件事你知道么。”

聊完事业,何权突然脸色一变,神神叨叨说:“三中一个化学老师不懂化学,竟然让学生用氢-氟-酸腐蚀制作玻璃画,氢-氟-酸是什么东西,剧毒化学品,几百个学生中毒。南-港的几家医院没救治经验,只能送江城,死好几人!”

“死人了?”吴娜第一次听说,倍感震惊。

“压下去了,给钱私了,这种事怎么能公开。”

消息挺灵通,不过消息来源有问题。明明没死人,到他这儿不仅死了,而且死好几个。

韩博很想辟-谣,可是说了他不一定信,干脆洗耳恭听。不管怎么说,这顿饭气氛还是比较好的,宾主尽欢,吃得其乐融融。

回到家,李晓蕾越想越好笑,带上门道:“老公,我今天终于明白什么叫以讹传讹,说到底还是怪你们消息不透明,政务不公开。”

“这种事能公布么,会引起社会恐慌的。”

“虽然信-谣-传-谣,不过这个何总人还可以,抢着买单,对你的老-情-人千依百顺,你可以放心了。”

“什么老-情-人,什么我可以放心,这是碰巧遇上的,我跟她没什么关系。”

两口子正嬉笑打闹,吴娜突然打来电话,在手机那头心急如焚:“韩博,出事了!何权突然肚子疼,我刚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说可能食物中毒。他有事,我没事,你们有没有事,晓蕾有没有事……”

食物中毒!

一起吃的饭,要是何权吃坏肚子,其他人不一样会肚子疼么。

谁都能中毒,唯独孕妇不能,韩博大吃一惊:“吴娜,你先别急,我们暂时没事,何总在哪家医院,我们去看看,顺便去检查一下。”

“市二院,刚进急诊。”

“你先盯着,觉得不舒服赶紧跟医生说,我们马上到。”

“望江楼是大饭店,不可能拿有问题的菜给客人吃吧。”李晓蕾感觉不可思议,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还是穿上外套,打算去检查检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