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案中案

第四百二十九章 案中案


                下午6点半,韩博、曲聪到宾馆,向同样匆匆赶到的曹副局长汇报情况,与冯进程等重案组成员召开案情分析会。

会议桌上一堆粗制滥造的非法出版物,有的像报纸,印着十二生肖或一些半文半白、缺韵少辙的歪诗,有的是装订好的籍,同样没刊号,内容同样莫名其妙。

“韩支队,白小姐是谁,曾道人是干什么的?”冯进程从来没见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搞得一头雾水。

“芳原绿野恣行事,春入遥山碧四围。兴逐乱红穿柳巷,困临流水坐苔矶。小韩,这又是什么意思?”

在电话里说有重大发现,没想到发现的是这些,曹副局长同样莫名其妙。

“这两句诗出自宋代程颢的郊行即事,后面还有两句:莫辞盏酒十分劝,只恐风花一片飞。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我在长满芳草花卉的原野尽情游玩,目睹春色已到远山,四周一片碧绿的意思。”

韩博指着他手中的出版物,话锋一转:“不过在这上面不是原意,曹局,您手上拿的在香港、在南方一些私彩也就是地下六合彩问题较严重的地区,被称之为‘码报’,这些叫‘码’,上面印刷的是玄机图、******。

许多赌徒在下注前都要看看‘码报’或‘码’,试图在这种粗糙印刷的非法出版物上寻找玄机,找到*,也就是中奖的号码,押一赔四十,试图以此一夜暴富。*彩似乎离我们很遥远,以前只是在电视电影里见过,其实离我们很近。”

“被害人买六合彩?”

“六合彩是香港赛马会主办的,特区政府和香港赛马会从来没有在香港以外地区开设投注业务,也没有委托任何人或组织进行相关业务。就算委托过,在内地省份也是违法。我们只有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除此之外全属于严厉打击对象。”

“他买地下六合彩,他参与赌博?”

“我认为他不是买,他极可能是庄家,他以六合彩为手段,非法聚赌,且赌资巨大。”

“庄家!”

六合彩已经很不可思议,坐庄听上去更匪夷所思。

他们没见过,韩博见过。

在公大担任教官期间,经侦教研室一位同事就专门研究此类犯罪,前段时间刚被部里抽调去南方某省参与打击私彩的专项行动。

韩博点点头,胸有成竹解释道:“这个骗局大致分发报-酌码-下注-开奖-收钱5个阶段。发报,指发放码报。每周一、三、五下午两点左右由庄家雇用的专门人员向赌徒分发;

酌码,彩徒拿到码报后可以斟酌到次日晚上8点之前,与每周二、四、六的开奖时间相对应;下注,彩徒必须在次日晚8点之前,将自己猜测的*告知庄家;开奖,庄家每周二、四、六通过打电话或网站公布中奖号码,时间在晚8点40分左右;

收钱,由于庄家一般采用电话投注,所以赌徒一般是先空头投注,庄家在*公布之后再向彩徒收钱,或给中奖的赌徒发放奖金。四十个号码只有一个能中奖,这个几率比正轨彩票高不了多少,所以庄家绝对有利可图。”

地下六合彩,在南方好几个省市泛滥,带来许多社会问题,比传销更严重!

曹副局长可不希望自己辖区出现这样的问题,急切问:“韩博同志,你怎么确定他是庄家?”

“一般赌徒只会买一份当期的码报,或者买一本码,有些参赌人员甚至?笃信‘*’来自中央电视台。最早受到追捧的节目是天线宝宝,那四个卡通娃娃的一举一动,在一些参赌人员有权农民眼中成了高深莫测的天机。

总之,如果只是参赌,只是下注,他不会也不需要这么多同期的‘码报码’,更不会自己编玄机图、******,冠以‘白小姐’、‘曾道人’、‘黄大仙’或‘刘伯温’的名字拿到印刷厂大量印刷。”

韩博坐下身,指指曲聪:“曲大,具体工作你们做的,其它情况你汇报。”

“是!”

协助刑侦调查命案,没想到查出一起涉案金额巨大的“案中案”。

曲聪打开笔记本,不无激动汇报道:“今天上午,韩支队在被害人办公室发现这些用于地下六合彩赌博的非法出版物,在韩支队指点下,我们重点查被害人及其亲属的个人账户和通话记录,结果发现很多问题。

每周二、四、六晚上8点之后他们的电话都会骤然增多,每周日及每周三、五他们的私人账户都会打进几十笔钱,然后再转存入一个在东广开户的银行账户,资金流动异常,种种迹象表明被害人及其亲属在从事地下六合彩的犯罪活动。”

“涉案金额有多大?”

“每次开奖后汇入的资金均在80万以上,最多的一次高达130万,汇入资金来自闽省、东广、西广及南湖四个省份,本地银行账户只有一个,属于海鲜一条街的一个女老板,同样是闽省人。”

这是如假包换的大案,刚刚过去的一天,经侦民警做了大量工作。此时此刻,小单正在他安排下在银行查账。

曲聪从包里取出一叠笔录,继续汇报道:“可能我们安乐本地人之前从来没接触过,不太相信这个,也可能被害人担心犯罪活动暴露。只是接受在安乐经商的老乡下注,且不与老乡发生直接接触。

这个女人叫张玉玲,就是刚才说的海鲜饭店老板,她是‘写单人’,负责给在安乐的闽省老乡发码、接受下注和结算。她拿总下注额10%作为提成,其它违法所得打人被害人个人账户,然后再转存进刚才所说的东广一个私人账户。”

招商引资,引进来一个以实业为掩护从事非法活动的骗子!

事实已经很清楚了,不是分赃不均就是搞地下六合彩引发的其它矛盾,或许跟桑云波一起合伙开厂的台湾人一样是骗子。

他们抱团排外,从事的这些非法活动非常隐蔽,要不是“韩打击”见多识广,一眼认出“码报码”,谁特么能想到他们是一伙儿骗子。

因为他们差点搞出一起冤假错案,差点让一个疯子蒙受不白之冤,曹副局长越想越窝火,啪一声猛拍了下桌子:“查,立案调查,刑侦经侦密切配合,集中力量,一查到底!”

“是!”

“小韩,谢谢,你又帮了我们大忙。”

“曹局,别这么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韩博想了想,继续道:“以此作为侦查方向应该不会错,我再留在这里也发挥不出更多作用。曹局,我打算等会儿去,锁定嫌犯,要采血样比对您给我电话。”

“后天正式上班,再住一晚,明天下午走。”

“明天我值班,而且我正在督办一起毒案,不能再不去。”

这几天打听过,南港市局刑侦部门有两个能独当一面的人物,一个“老帅”一个“少帅”,“老帅”正在外地查一起部督案件,他这个“少帅”现在是顶梁柱,已经耽误人家两天三夜,再挽留实在说不过去。

曹局很羡慕南港市局崔副局长有这么能干的部下,起身笑道:“既然一定要走,也要吃完晚饭走,我们去餐厅,没别人,就我、你和老郑。”

“行,恭敬不如从命。”

具体工作让具体人去干,何况这又不是南港的案子。协助他们重新确定侦查方向,韩博一身轻松。

虽然只有三个人,晚餐却搞得很丰盛。

一个大包厢,满满一大桌子菜,浪费是极大的犯罪,韩博也不客气更不减肥,放开吃。

一起命案引起一起案中案,开一期*彩就那么多赌资,整个犯罪团伙一年会有多少!

侦查方向已确定,命案“指日可破”,赌案同样能破,缴获更不会少。

曹副局长心情舒畅,放下筷子笑道:“小韩,当年你们侦办税案,我还是治安支队长。只知道我们两家合作侦办一起特大案件,不知道具体情况,等案件办结才知道跟东华税案其实一个案子,有一次去新俺想见见你,才知道你已经去bj进修了。”

现在查税案很正常,当时法律法规不健全,公安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到底有没有管辖权还不是很清,甚至连专业的队伍都没有,但他们居然敢立案侦查,且查出一起当时的“共和国第一税案”。

郑支队同样佩服眼前这位后起之秀,不禁笑道:“小韩,我们离这么近,打过不止一次交道,配合得这么默契,以后要常来常往。”

“有机会肯定来,同样欢迎二位领导去我们南港做客。”

“老郑,你刚才说跟小韩打过不止一次交道?”

“我是记得,不知道小韩记不记得。”

“记得,哪敢忘。”

之前确实打过一次交道,韩博微笑着解释道:“我去bj进修前,柳下河发现一具水漂,两市交界,到底归谁管辖说不清,最后由两个县局联合侦办,由当时的良庄分局和新俺县局的城东分局负责具体侦办。

水漂,尸体高度*,面目全非,那个案子真是一点头绪没有。郑支队去指导过,我们市局刑侦支队时任副支队长也去过。后来发大水,又冲出一具尸体,通过另一具尸体破了水漂这个案子。”

“原来跟老郑是老相识!”

“郑支队是领导。”

“什么领导,我当时支队长,现在还是支队长。你当时好像副科,现在已经副处了。”时间过得真快,刚才说的像发生在昨天,郑支队感慨万千。

韩博不想聊这些,凝重地说:“郑支队,当年参与侦办水漂案的一个民警,现在调到我们市局刑警支队重案大队,前几天在追查爆炸物时因公负伤,差点把命搭上,现在人依然躺在重症监护室。”

“有这事!”

“我们韦支队就是因为他负伤才再次去西川的,其实我想说的是,那个案子仍有两个疑点,带被害人私奔的那个男子莫名其妙失踪,被害人的丈夫迄今为止杳无音信。程文明同志,就是受伤的那位民警一直在查。如果有线索,我们两家是不是再次合作,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人家帮那么多忙,这个请求不过分,何况这个案子应该算新俺县局的案子,要不是被人一竹篙把尸体拨到柳下河东岸,思岗县局不会介入。

郑支队了解情况,一口答应道:“没问题,只要有线索。”

ps:可能有友觉得“韩打击”就这么退出有些虎头蛇尾,但他只是协助,只是提供技术支持,同邻市民警一起侦查就显得不符合逻辑。不过请各位放心,案件真相后面会交代的。

今天一号,下午还有一章,求订阅,求月票,求所能求的一切,谢谢!(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