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442章 权宜之计

第442章 权宜之计


                工人上班,农民种地,警察打击犯罪……全是工,只是社会分工不同,惊险的抓捕只是工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

三个毒贩落网,案件并没有因此而办结。

长江分局根据审讯结果和现场收集到的线索,组织警力奔赴各地抓捕,要深挖细查,涉及到的贩吸毒人员全要查处。

韩博了解完分局的部署,帮他们与兄弟公安局协调,甚至请省厅禁毒总队出面协调,安排好一切再次背上行囊,先去省警校,再去公大、刑院两所部属警校招人。

为良庄农民合基金会董事长兼法人代表,李晓蕾一样要工。

从东海回来跟丈夫聚了两天,又带着韩妈李妈乘坐小敏的大客车赶到良庄,接待前几年总是来,今年却是第一次过来检查的省金融办领导。

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

本应该取缔的“老大难”,不仅看不到一点“关门大吉”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从四个营业厅变成二十六个营业厅,其在思岗的经营规模已超过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连县政府的“清偿办”都在边清偿边从事信贷业务。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也不能这么干。

阳奉阴违,段副主任很生气,可面对两个主要责任人,气又生不出来。

一个是非常难缠的退休老干部,在本地非常有威信,且患有白血病,化疗化得头发全掉了。因为抵抗能力差,为避免感染,坐在会议室都戴着口罩。

一个是怀孕6个多月的女同志,肚子那么大,走路都要小心翼翼,你跟她生气,她会动胎气。跟这么两个人,你只能心平气和,甚至要带笑脸。

“徐县长,焦书记,信用社的同志也到了,我们正式开始吧。”

开这样的座谈会真郁闷,香烟送到嘴边,打火机拿到手上,想想对面的白血病人和孕妇段主任只能放下,刚上来的烟瘾只能憋着。

今天开得是金融工座谈会,徐副县长是分管金融工、负责全县农基会债务清偿,联系县内各银行的副县长,焦汉东虽然是县委常委,但在这个场合只能排第二,必须让徐副县长先发言。

徐副县长翻开文件夹,

看着早准备的稿子照本宣科:“段主任,我先简单汇报一下,根据中央、省、市三级文件精神,我们思岗县委县政府高度农村合基金会取缔及农基会债权债务清偿工的重要性。

多次召开工会议,设立‘清偿办’,统一思想,要求各乡镇和有关部门提高对债权债务清偿工的认识。要把农民的个人利益放在首位,各乡镇领导要亲自抓,当大事来抓,确保农民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

二是增添措施,要摸清底子,举办强化学习班,通过法律手段,依法追回借款;三是明确责任。清收工要做到领导包抓,分解到位,明确责任,严格考核。四是坚持杜绝挪用、挤占、坐支清收资金现象发生;对回收的物资、财产要通过公开、透明的方式来拍卖,使其合法化……”

抑扬顿挫,一套一套的,全官话套话。

李晓蕾一边听一边做记录,很认真很严肃,事实一直在忍着,要不是有领导在,真会爆笑出来。

老卢习惯当一把手,比较喜欢由他发表重要指示,让别人做记录,纸笔放在面前纹丝不动,双手抱着双臂同样很认真很严肃,时不时点点头。

分管副县长准备一大叠材料,镇党委书记同样不少,如果把基金会负责人算上,让他们挨个汇报,今天不用干其它事了。

段主任觉得这不是办法,敲敲桌子:“各位,今天我是为良庄农基会取缔来的,其它农基会的债权债务清偿工就不用汇报了。同志们,我知道基层的难处,可再苦再难也不能违反政策法规。”

“段主任,钱处长,我们工没做到位,我们检讨。”

“二位领导,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想方设法把农基会取缔工推行下去!”

……

来一次检讨一次,来一次就说一次“请再给一点时间”。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段主任耳朵已听出老茧,再也不相信眼前这些人,凝重说:“汉东同志,晓蕾董事长,中央明令取缔,你们不仅拖到今天,反而越搞越大。涉及上亿存款贷款,困难比较大。照现在这个趋势,马上不是上亿,是数以十亿计,请你们告诉我,以后怎么取缔?”

“晓蕾董事长,你最熟悉情况,你向段主任汇报。”

“好的。”

“李行长”挪挪椅子,笑盈盈地说:“段主任,刚才徐县长没汇报完,其实我们思岗县委县领导在农基会取缔及债权债务清偿这一问题上的态度是坚决的。只是我们的工方式比其它地方科学,把取缔和清偿当成一个问题,把它们有机结合起来办,而不是分成两个问题处理。”

“能不能说具体点?”

“其实很简单,全县另外十几个乡镇的农基会虽然已取缔,但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清偿工要做,中央专项借款要还,要连本带息归还。除了良庄镇和思岗镇,有几个乡镇能拿得出这笔钱?”

李晓蕾脸色变了,变得忧心忡忡,一副忧国忧民的架势。

她长叹了一口气,同样凝重地说:“国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思岗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欠谁的钱打可以,唯独不能欠国家的钱。中央又有明文规定,不能把农基会清理中所产生的债务转嫁给信用社或其它金融机构。

这笔钱从哪儿来,总不能去抢吧?

所以县领导想到了我们,想到业绩良好、想到风险管控严格的良庄农基会,于是下决心来个‘以毒攻毒’,让我们参与清偿,同时给各乡镇垫还中央专项借款的本息,等把其它乡镇农基会问题解决了,再解决良庄农基会。”

生怕省里来的领导听不明白,老卢用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补充道:“段主任,这跟打仗差不多,先解决小的,再解决大的。最后农基会的问题解决了,各乡镇的借款问题也能解决,一劳永逸。”

一百个小麻烦加起来也不如一个大麻烦,什么一劳永逸!

段主任被搞的啼笑皆非,忍不住问:“惠生同志,请你告诉我,小的解决之后大的怎么解决?”

“晓蕾董事长有方案,晓蕾,你接着汇报。”

“好的,我继续。”

李晓蕾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叠材料,一边分发一边兴高采烈说:“段主任,我们基金会是怎么运营,采取哪些风险管控措施,包括硬件和软件怎么样,您和钱处长听过汇报也实地检查过。不夸张的地讲,我们就是一家银行。

中央要求取缔农基会,中央同样鼓励基层尤其农村地区设立农村商业银行,江南几个市已成立6家,我们打算积极响应中央号召,申请成立思岗县农村商业银行,只要申请到银行执照,基金会不就取缔了么。”

想法是不错,可是申请银行执照有那么容易吗?

段主任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看着材料示意她继续说。

“我们去考察过,不谦虚地说,我们各方面条件不是比他们差,而是比他们好,且好很多。我们这个大胆的设想,获得了县委县政府乃至市领导支持,丁副市长甚至过批示,要求我们做好两手准备。”

“哪两手?”

“如果能申请到银行执照,所有问题全解决了,皆大欢喜。要是申请有困难,中央的政策法规必须要遵守,要求我们与信用社进行协商,做好并入信用社的准备。”

听上去比较靠谱,申请银行执照那是异想天开,并入信用社倒具有一定可行性。

段主任权衡一番,放下文件问:“信用社同志什么意见?”

什么意见,意见大了!

“李鬼”不光跑马圈地,而且自主性极强,上级不许金融机构搞有奖储蓄,他们现在不是合法的金融机构,公然搞有奖储蓄。存款利率同样如此,只要有利可图他们就敢浮动。让他们这么搞下去,最多年底,信用社就会成为老二。

关键人家有县委县政府支持,你信用社虽然也是县里的,但现在要受省联社管,县领导不把你当自己人。( uukshu.om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在思岗混,就不能得罪县委县政府。

信用社总经理嘿嘿笑道:“我们没什么意见,只要上级批准,我们会积极配合县委县政府工。”

明明是独立法人,却要受市联社、省联社管,这跟自己家孩子叫别人爹一个道理。李晓蕾从未想过并入信用社,老卢没想过。

县里自己有家银行多好,要不是良庄农基会,烂尾楼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决。政府要贷点款,要帮企业协调点贷款,给国有商业银行打招呼不管用,现在连信用社都不听话,县领导同样没想过让良庄农基会并入信用社。

这只是一个借口,一个拖时间的权宜之计,事实证明这个权宜之计成功了。

段主任跟随行的钱处长对视一眼,抬头道:“晓蕾董事长,这是一个新情况,没经过调查研究,我既不能支持也不能反对。这样,你准备一分详细的材料,我先带回去向领导汇报,到底可不可行,听领导指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