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武疯子”杀人?

第四百二十一章 “武疯子”杀人?


                安乐历史远比南港悠久,名胜古迹众多,正值五一长假,随处可见前来旅游的人。

程文明躺在几千公里外的医院,督办的毒案没消息,妻子在家里等,韩博没心情也没时间游山玩水。

钻进桑塔纳警车,直言不讳说:“冯支队,如果你们送检材去我们刑技中心检验分析,我不会提出任何要求,只会积极协助。但我们来到安乐,曹局甚至打算让我们见一下被害人及嫌疑人亲属,这不只是物证鉴定那么简单了。我们想先看看现场和案件材料,先见见嫌疑人。”

疯子作案,没动机,没目击者,审讯简直是对牛弹琴,除了一把带被害人血迹的铁锤其它什么没有。

这种案子搞对很麻烦,要做被害人及嫌疑人亲属工作。万一搞错会更麻烦,会闹出大笑话,甚至会造成恶劣影响。

天下公安是一家,找“第三方”说起来不难,可遇到这种事做起来却很难。谁不怕搞出冤假错案,谁不怕担责任,省厅刑侦局领导建议请身边这位协助,未尝没有“踢皮球”的意思。

要人家“背”,人家当然要把事情搞清楚。

局里有这个心理准备,冯进程一口答应道:“没问题,韩支队,其实我们本来就想请你帮着把把关。”

“把关谈不上,就是了解一下心里有个数,跟当事人亲属谈的时候不至于一问三不知。”

“我们先去宾馆,先安顿下来。”

“实不相瞒,我们也挺忙的。冯支队,要不我们兵分三路,我同你一起去现场看看,宁局陪我们政委一起去见见嫌疑人,再安排一个同志送海龙去技术部门,利用你们的设备再提取检验一次。”

“周政委见嫌疑人?”一个女同志去看守所见疯子,宁益安觉得很不可思议。

“宁局,我们政委可是精神病方面的专家,担任过安康医院副院长,是我们南港精神病鉴定专家组成员。”

南港市局搞得太夸张,不仅把刑事技术独立出来,给“韩打击”配的政委都是专家,宁益安反应过来,连忙道:“行,我陪周政委去,冯支队,麻烦你给看守所打个招呼。”

“好的,我给看守所打电话。”

冯进程掏出手机,又欲言又止说:“韩支队,我们支队条件没你们好,设备没你们先进,尤其dn鉴定,没自动测序的仪器。”

“没关系,万海龙会银染测试,在这边检验分析,鉴定报告以我们市局名义出。”

人家很忙,不能耽误人家时间。

冯进程同样想尽快了结这件事,当即给看守所打电话,再给后面车打电话,兵分三路,分头行动。

案发现场在城乡结合部,一条三四十米宽的新修公路,绿化刚搞不久,道路两侧栽树的树很小。

南边是一个村庄,一排一排全是二层或三层小洋楼,北边的田地全被征用,有的圈起围墙正在搞基建,有的厂房已投入生产。外地人比本地人多,建筑工人看上去比在工厂里打工的人多,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警车停在一个三岔路口右侧。

冯进程推开车门,往前走十来米,指着地面一片隐约可见的血迹介绍道:“韩支队,被害人桑云波在这个位置被群众发现的,当时趴在地上,后脑勺被砸开了,红的白的全流出来了,现场惨不忍睹。

你往我手指的方向看,那几栋蓝色钢结构厂房就是他的工厂,离这儿大约400米。他年龄大了,习惯跑步锻炼身体,当时穿运动服,就一部收音机,身上没手机、没钱包,没其它贵重物品。”

韩博环顾了下四周,蹲下身仔仔细细观察已模糊不清的血迹,往前挪了几步,找到几处应该是飞溅出的血迹污点。

“冯支队,法医判断凶手砸了几下?”

“至少七八下,我包里有现场勘查时的照片。小余,帮我把包拿过来。”

照片上的被害人确实惨不忍睹,换言之,凶手作案手法极其残忍。

韩博放下照片,一脸不解地问:“冯支队,有没有没从嫌犯案发当日所穿的衣服上检出被害人血迹?”

这就是嫌疑人亲属咬定不放的一个问题,也是这个案子的一个重要疑点。

冯进程苦笑着解释道:“嫌疑人张大勇在家排行老四,今年岁,上面有三个姐姐。父母是近亲结婚,重男轻女思想又比较严重,当年为生他被罚过款。结果三个女儿没事,好不容易把他生下来,等两三岁时发现有问题,是个傻子。

大姐二姐嫁出去了,三姐留在家里招女婿,其父母之所以这么安排,也是考虑到他们不在之后老四怎么办,希望三女儿和三女婿将来能照顾张大勇。包办婚姻,又是倒插门,家庭存在许多矛盾。

张大勇父亲觉得女儿女婿不一定靠得住,六十多岁还出去打工,张大勇母亲农忙时种地,农闲时捡破烂。老两口想赚点前给他交保险,让他老了之后生活有所保障。因为忙,所以他没人管。

他穿的衣服有亲朋好友送的旧衣服,有他母亲捡的旧衣服,也有他自己捡甚至偷的衣服。他脑子里没是非观念,不知道什么是犯法,看见就拿。总之,案发当日他穿得什么衣服,衣服哪儿去了,这些情况没搞清楚。”

“他家里没有?”

“里里外外搜过,全检验过,没发现血衣。”

“曹局在电话里说,有人在案发当日看见他在这一带转悠。”

“他不止案发当日,他几乎天天在这条路上转,有时候能沿这条路走到市区,从10岁到现在他走失过不下50次,有时候自己能走来,有时候他父母把找来,有认识的熟人送来的,也有我们公安民警送来的。”

“提供这条线索的人印象不是很深?”韩博只问重点。

冯进程点点头,不无尴尬确认道:“首先想到有这一可能性的是我们专案组民警,从辖区派出所抽调的民警。因为去年夏天,他在路上骂人甚至捡砖头块砸上下班职工,派出所处理的,印象比较深刻。

在管段民警提出这个可能性之前,我们做过大量工作,走访询问,调马路东头的监控,调查被害人社会关系,摸排他企业的职工乃至供应商,该查的全查过,没发现任何可疑。所以我们顺着这个方向查,结果一个早上去批发市场进菜的村民,称案发当日在附近见过他。”

“中间相隔多长时间?”

“6天。”

六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不能排查目击者记错的可能,要是找他不断追问,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极可能会说只是有印象,不敢百分之百确认。

这个证据也算不上证据,别说被害人亲属工作不好做,估计检察院也会打来让他们补充侦查。

韩博沉思了片刻,抬头道:“这么说张大勇承认是他干的?”

提起这个冯进程更尴尬,长叹了一口气,掏出香烟道:“我们问他是不是他干的,他说是。再问他是怎么干的,他开始满口胡话,说先开一枪,然后用锤子砸,完了开飞机炸,用机关枪扫,他打了大胜仗,打死好多敌人。

再问鬼话更多更离谱,他是公安局长,他是国家主席,中国他最大,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要撤审讯他民警的职,要求看守所管教民警全听他的。吹完牛唱歌跳舞,把看守所当成他家,呆在里面不想出来了。”

遇到这种嫌犯怎么审,换作谁谁头大。

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追问道:“有没有请精神病专家参与审讯?”

“请了,请好几位,专家说他就是一个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且是先天遗传的,不是因为受什么刺激造成的,很难医治。他智力极低,跟五六岁孩子差不多,整天妄想,脑子里会产生各种幻觉、错觉,一旦暴怒发作,完全失控,情绪行为异常粗暴,具有很强烈的攻击性。”

“武疯子?”

“对,就是一个武疯子!”

韩博转身看看冯进程所指的嫌疑人家方向,接着问:“铁锤上有没有第二个人的指纹?”

“没有,只有他的。”

“铁锤是他家的么?”

“这个怎么说呢,他的话不能信,他父母的话同样不能完全采信,他父母包括他姐姐姐夫坚决否认铁锤是他家的。但在农村,锤子跟农具差不多,几乎家家户户有,他父亲做小工,他姐夫做木匠”

是不是“武疯子”放一边,现在的问题是你们没确凿证据。

首先无法百分之百确认案发当日他有没有来过现场,就算来过现场也无法确定他是凶手,甚至无法确定铁锤是不是他家的。他母亲平时捡破烂,他完全有可能从案发现场或其它地方把凶器捡去。

如果血迹能比对上,鉴定报告可以出,本来就具有同一性。

但存在这么多疑点,简直漏洞百出,被害人亲属和嫌疑人亲属的工作不能瞎做,一旦做了就等于跟他们一样定性,以南港市局名义帮他们定性,将来出了问题谁负责?(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