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抓捕(二)

第四百三十一章 抓捕(二)


                行动开始,在小店买烟的便衣民警冲到铁门前,确认里面有铁销子立即微蹲下来。

从车厢里冲出来的五六个民警紧随而至,一个跟便衣民警一起蹲下,另一个在他们二人帮助下踩着他们手,紧握着手枪,借助他们往上托的劲儿,跟体操运动员一般趴在铁门顶上,一个翻身,跳进院子里。

“锁了,撞开!”

民警发现铁销子的搭扣上有锁,朝门外的战友低吼了一句,双手持枪带着刚翻进来的第二个民警摸向车间。

门外待命的民警打了个手势,不约而同闪到两侧,货车引擎再次被点着,径直冲向铁门,只听见“哐啷”一声巨响,铁门被冲开了,埋伏在四周的民警一拥而上。

与此同时,守在后门的抓捕小组民警也已翻墙而入。

这一组史原波带队,运气不好,嫌犯居然养了一条大狼狗,可能大门外白天人来人往,嫌狗总是叫太吵,用铁链子系在一排旧宿舍门口。

它汪汪直叫,拼命往前冲,嫌犯显然被惊动了。

“别管它,小王北门,长军西门!”

车间里,两个嫌犯果然被惊动了,一个探头往外看,一个下意识从腰间摸出一把枪,指着李固额头咆哮道:“你是内鬼,你敢出卖我!”

有枪。

李固吓一大跳,急忙往油漆桶后一躲:“你特么才是内鬼,辉哥,快跑!”

逃命要紧,蒋辉顾不上去想到底谁是内鬼,撒腿就往门外跑,高个子嫌犯气急败坏,对着他后背就是一枪,啪一声清脆的枪响,蒋辉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在王八蛋不光有枪而且敢开枪,李固吓懵了,躲在油漆桶后面瑟瑟发抖。

“不许动,把枪放下!”

“我们公安,给我把枪放下!”

翻大门进来的两个民警目睹其中一个嫌犯倒下,顾不上确认是不是上级要求留意的特情,急忙闪到车间东门两侧找掩护。

史原波这一组负责堵车间北门,只听见枪响,不知道有没有人中枪,见车间内堆满一些编织袋装的化学原料,小心翼翼摸上去寻找目标。

“老子跟你拼了,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王八蛋,敢出卖了,姓李的,给老子出来!”

车间里有几百公斤冰毒片,投降也是死路一条,高个子彻底疯狂,啪啪啪朝东门民警掩护的方向连开三枪,一边叫嚣着一边找李固。

这么多民警又有谁真正经历过枪战?

史原波惊出一身冷汗,但现在顾不上害怕,特情就在前面三四米,与疯狂的毒贩只隔着几个涂料桶。

他咬咬牙,猛地起身对着嫌犯开枪。

“啪!”

根本没时间瞄准,一枪打空,不仅没击中毒贩,反而迎来毒贩更疯狂的还击,幸好及时蹲下,否则真要光荣。

不过他这一枪给埋伏在东门的战友赢得宝贵机会,趁毒贩注意力被吸引过去的一刹那,民警果断射击,一枪击中高个子毒贩左腿。只见“啊”一声惨叫,噗通摔倒在地,枪摔出老远。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紧随而至的民警迅速冲进车间,一脚把枪踢老远,旋即瞄准中枪的毒贩和跟李固一样吓的魂不守舍的矮个子毒贩。

“小王,快叫救护车!原波,检查嫌犯伤势,想办法帮他止血。”

确认嫌犯全控制住了,确认特情没受伤,边耀新终于松下口气,摸出一塑料袋先将毒贩的枪捡起来。

谢天谢地,贼猴子没事。

韩博同样松下口气,先看看蒋辉的伤势,旋即头道:“边大,先找弹壳弹头,找到之后再勘查其它地方。”

“是。”

这么大行动不可能不通知地方公安部门,考虑到保密没跟张湾市(县级市)公安局打招呼,而是直接跟东州市局刑警支队沟通的。

参与行动的东州市局刑警支队重案大队副大队长惊呆了,看着外面地上的一滩血,再看看腿部中弹的毒贩,喃喃地说:“这混蛋,居然有枪,居然敢开枪拒捕。”

“狗急跳墙,幸好我们没人员伤亡。”

韩博心有余悸的摸摸下巴,快步走向车间中央的生产区,冷冷说:“搅拌机、压片机、干燥机、封口机,设备挺全。”

“韩支队,这些就是冰毒品片?”

“是的,这些全是,”韩博俯身嗅了嗅,又走到一堆塑料桶前,指指一堆刚结晶的化学品:“看样子挂羊头卖狗肉的冰毒片只是其中一个产品,还有更纯的冰毒。”

顾副大队长被震撼到了,惊诧地说:“起码上百公斤!”

“别人论克,他们要论吨。”

韩博确认李固已被带上车,掏出手机拨通崔局手机,汇报这里发生的一切。

“好,太好啦,我立即向陈局汇报,你组织参战民警就地审讯,深挖细查,搞清楚原料从哪儿来的,搞清楚毒品都卖给了谁,动作要快,争取一举捣毁这个制毒贩毒集团。”

“崔局,分局有预案,同志们正在行动,邓局也马上到。”

“老邓去最好,跟他说清楚,一定要抓住战机,快侦快破。”捣毁一个制毒工厂,缴获几百公斤毒品,崔局非常高兴。

韩博既高兴也庆幸,将这里交给匆匆赶到的邓局,走出车间,钻进面包车,头笑道:“吓坏了?”

“****的有枪,****的敢开枪!韩特派,以前没说过这么危险,两万太少,不能低于四万。”

这家伙眼里只有钱,经过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想得还是钱。

韩博彻底服了,笑看着李固问:“奖金头再说,先说说跟蒋辉搭上之后他一共给过你多少钱?”

“干什么?”

“他中枪了,但他没死。你不说,他会说。他的钱全是赃款,花哪儿去了,给过谁多少,全要搞清楚。”

管他要钱就是管他要命,李固果然急了:“韩特派,韩支队,我给你们当线人,帮你们破大案抓毒贩,连工作都丢了。蒋辉给我的是工资,不是什么赃款,你们不能这样,这是我拿命换来的。”

确实是拿命换的,不过法律就是法律。

韩博从口袋里掏出盒烟,往他手里一塞,提醒道:“李固,你可以把钱留下,不过这么一来你就是同伙,车间里有多少毒品你也看见了,主犯绝对死刑,从犯至少无期,你是不是想在牢里过一辈子?”

“我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同伙,我跟你们一伙的,我是在帮你们公安做事!”

“帮我们做事,只能拿我们的钱。既拿我们的钱,又拿毒贩钱,你自己想想这意味着什么?”

“可是,可是花掉怎么办?”

“花掉的没关系,不过要说清楚,一笔一笔说清楚。”

赚钱的日子在后头,用不着为万把块钱得罪“韩打击”,更不能因为万把块钱去坐牢,李固暗叹一口气,从怀里掏出一叠钱,一脸舍不得地说:“韩特派,没花掉的全在这儿,花掉的我等会慢慢想。”

“别给我,等会儿给史警官。”

韩博想了想,接着道:“为确保你的人身安全,接下来可能要在看守所呆一段时间,我们会跟管教民警打招呼,在生活方面会关照。出来之后别乱说,谁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其他同伙,我们为你负责,你一样要为自己负责。”

这帮混蛋手太黑,居然敢朝警察开枪。

李固不会拿自己小命开玩笑,连忙点点头:“我不会乱说的,不该说的话一句不说。”

“记住自己的话,以后遇到什么事联系史警官。李固,车里就我们两个人,跟你明说吧,其实我不希望你在市区混,不希望你继续当线人。干这一行没前途,说难听点甚至不会有好下场,自己好好想想。”

“韩特派,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干不了别的。”

“人各有志,我只是这么一说,到底何去何从你自己拿主意。总之,既要保持清醒头脑,别同流合污从线人变成犯罪嫌疑人。也要注意自身安全,千万别有命赚钱没命花。”

“谢谢韩特派,我会注意的。”

“就这样了,有机会再联系。”

办完这一件事,韩博乘押运毒品的车返南港,一赶到刑技中心,周素英就急切问:“韩支队,听说嫌犯极度危险,抓捕时发生过枪战?”

“是啊,谁也没穿防弹衣,没出事真是万幸。”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遇到这样的行动不可能再没防范。”

“怪我,我当时提出过嫌犯有武器的可能,邓局说多去几个人问题不大,我就没坚持。结果他们破案心切,不想耽误时间,从各单位紧急抽调四十多个民警就去了。不光有刑警,还有坐办公室的机关民警,有派出所的管段民警,既没准备也不专业,想想就后怕。”

“南港多少年没发生过枪案,麻痹大意。”

从程文明出事之后韩博有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想了想之后突然道:“其他单位管不到,我们支队不能再麻痹大意。过几天组织民警轮流训练,请武警支队安排几个教官,让同志们摸摸枪、打打靶。”(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