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兄弟市局遇到的麻烦

第四百一十九章 兄弟市局遇到的麻烦


                民警一个重伤一个轻伤,01案爆炸物来源更要追查下去!

“老帅”查完非法炒制的炸药,接替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程文明继续追查追缴非法制造的雷管。崔局亲自打来电话,让韩博再次督办“老帅”顾不上的长江分局毒案。

这个长假休不成了,第三天一早,驱车赶到长江分局,实地了解侦破进展。

分局刑警大队长边耀新很尴尬,准备那么充分,两个大活人竟然跟丢了,邓局不在,只能硬着头皮据实汇报。

“他们当时在农村,白天车不多,晚上车更少,担心打草惊蛇,没敢盯太紧。考虑到蒋辉对江南地区比较熟悉,极可能往南边潜逃,我们在南边几个路口布控,北边只有一组人。没想到他没往南跑,一路往北,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跟踪,尤其跟踪如同惊弓之鸟的嫌犯,没电影电视里那么容易。当时就觉得这个办法不是很靠谱,没想到果然出了纰漏。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也不好追究谁责任。

韩博紧盯着地图,低声问:“在什么地方跟丢的?”

“两省交界,可能更早,到这一带的时他们乘坐的客车开进一个停车吃饭的大停车场,里面十几辆大客,往哪个方向去的全有,可能趁乱上了其中一辆。”

“人先撤来吧,总呆在东山作用不大。”

“只能先撤来,现在只有等消息。”几个民警整天呆在小旅馆里也不是事,边耀新早想让史原波他们来,只是这个命令不太好下,“少帅”开口就不一样了,作为督办领导他甚至可以接过指挥权。

蒋辉能去哪儿,难道跟当年侦办税时的东华嫌犯一样往大西北跑?

史原波肯定交代过李固,一旦发现蒋辉不打算跟上线联系,决定就这么亡命天涯,去哪个离南港非常远的地方隐姓埋名,就立即想方设法汇报,必要时可以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警抓人。

因为出现那种情况,意味着继续贴靠没任何意义,不如把他抓来审。

现在人跑那么远,跑无影无踪,贼猴子又一点消息没有,这说明什么问题,要么他在北方有熟人乃至同伙,要么贼猴子出事了。

程文明刚出事,要是贼猴子再出事,那这个五一节真是“黑色五一”。

一点头绪没有,现在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能做的只有等待,耐心等贼猴子的消息,不管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韩博沉思了片刻,拿起包:“边大,我先支队,你继续等消息,一有消息给我电话。”

“韩支队,要是要是再过几天仍没消息呢?”

“准备材料,随时上报,再过一星期要是仍没消息,上报材料申请上网追逃,两个人一起上网。”

“是。”

了解完情况,到支队,正好碰上准备出现场的几个值班民警。

目送走勘查车,问今天值班的副支队长刘铁到底什么案子,没想到去年底频发的砸车窗盗窃案又发生了,作案手法极为相似,昨天一起今天是第二起,原来这一连串盗窃案便衣大队一直没破。

大案要破,小案一样要破。

事实上公安机关能破获多少小案,直接关系着群众对南港治安的总体评价,侵财案件全发生在老百姓身边,他们有切身感受。

韩博跟刘铁聊了一会儿,走进办公室拨通苏海冰手机。

“苏大,别误会,我又不是刑警支队长,没催的意思,就是想问问包括刚发生的这一起,市区共发生过多少起此类案件。”

“28起,我们知道的28起,具体多少要问问几个分局,有些是他们立案侦查的。”

这么多起,看样子极可能是个团伙。

韩博想了想又问道:“能不能总结出规律?”

“作案地点附近没什么人,作案时戴手套不会留下指纹,得手后迅速撤离,具有一定反侦查意识。韩支队,市区这么大,现在车那么多,我们大队总共这几个民警,不可能在所有路段和停车场布控蹲守。”

遇到这样的案子,苏海冰真束手无策。宁可继续侦办26案那样的陈年旧案,也不愿意抓如此狡猾的小偷惯犯。

这么下去不是事,难道让他们砸完一辆又一辆一直砸下去。

韩博摸摸下巴,紧握着电话问:“苏大,要不打电话跟韦支队请示一下,看能不能联合各分局搞一个专项行动,多组织点人上街布控。”

“我倒是想,关键现在打电话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

“程疯子不是出事了么,01案快收尾还差点出人命,他心情肯定不好。”

砸车窗盗窃案去年就责令便衣大队侦破,搞到今天依然没破,他不敢打这个电话很正常,韩博沉吟道:“我打,我帮你请示。”

犯罪分子太猖狂,去年砸市委的车,今年不知道又会砸多少车,又会砸到那位领导的专车。

“老帅”心情本就非常不爽,韩博提到的这帮家伙无疑撞到他枪口上,一口同意搞一次打击盗抢的专项行动,他亲自给局领导打电话请示。

技术和侦查根本无法分家,虽然现在是两个支队,但这真算不上“多管闲事”。

给苏海冰复了一下,正准备打电话问问王燕,程文明今天情况怎么样。手机又响了,并且是陈局亲自打来的。

“陈局,我韩博,您有什么指示?”

“小韩,程文明同志情况怎么样?”

正打算问别人,他居然问起自己来了,韩博觉得有些奇怪,他想知道可以直接给“老帅”,给正在医院的其他同志打电话。甚至不用打电话,发生这么大事在医院的同志不可能不汇报。

不过他既然问了就要到,韩博起身道:“陈局,我早上打电话问过,意识恢复过来了。由于全身多处骨折,腿里面是钢板,手指有知觉,腿脚的知觉没恢复过来。暂时没发现脑血肿等开颅手术极易造成的并发症,医生说观察几天没问题,那应该不会再有生命危险。”

“从头伤到脚,一听就知道伤有多严重,遇上那么大爆炸,真是捡一条命。离太远,不然一定要去医院看看的。国强同志在电话里跟我说,要不是他及时把小宋推开,小宋这会儿可能已经光荣了,因为小宋身后堆不少钢管,撞上去的后果不堪设想。”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样的同志不是英雄谁是英雄,这样的英雄不表彰以后谁还有工作积极性。

陈局打定主意等程文明来后好好表彰,突然话锋一转:“小韩,在思岗县局工作期间你没少跟安乐市民警打交道,刚才安乐何局长给我打了个电话,向我们市局求助,他们那儿发生一起命案,影响比较恶劣。

本来是想请省厅刑侦局帮忙的,电话打过去刑侦局领导说用不着舍近求远,我们南港市局技术条件比省厅刑事技术中心甚至更先进,所以转过来请我们帮忙。天下公安是一家,人家能请我们协助是我们光荣,你辛苦一下,跑一趟,去看看到底怎么事。”

原来是五一期间不好意思直接让部下去做“份外事”,于是先提一下程文明。

跑一趟就跑一趟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韩博问道:“陈局,他们有没有留联系方式,我是直接去安乐市局还是在案发地公安局?”

“有联系方式,我让张昊发你手机上。”

“好的,收到短信我立即联系,联系上搞清楚大概情况,搞清楚要带什么器材就出发。”

“路上注意安全,让司机开车,不要自己开。”

“是。”

短信来得很快,对方是一位市局副局长,接到韩博电话很高兴很热情。

“韩博同志,我们虽然没见过,你的名字我们可如雷贯耳。当年打击虚空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我们两市局合作得很愉快,我们市局经侦大队长曲聪你应该有印象,算起来你可是他师傅。”

“曹局,您别开玩笑了,我只是跟曲聪同志合作过,正如您所说合作的很愉快,师傅可不敢当。”

“谦虚,师傅就是师傅,我们市局经侦民警谁不知道你,等到了之后我组织一下,让你们好好叙叙旧。我简单介绍下案情,其实这个案子并不复杂,甚至已经破了,关键是被害人亲属和嫌犯亲属工作不太好做。”

“曹局,您说,我正在记。”

“是这样的,半个月前,我们市长林分局辖区发生一起命案,一个民营企业老板在晨练时被人杀害了,脑部钝器伤,被砸好几下,脑浆都砸出来了。被害人不是我们安乐人,是招商引资过来的,市领导很重视,由市局刑侦支队负责侦破。”

曹副局长点上根香烟,接着道:“经过七天七夜奋战,专案组终于抓获嫌疑人,本地一个精神有问题的男子,从他家找到带血的凶器,一把铁锤。案发当日,有人见过他在案发现场附近转悠。

被害人亲属对我们公安可能存在偏见,认为我们抓不到凶手,于是找一个疯子顶包;嫌犯亲属同样认为我们抓不到凶手,把事情赖到他们家精神有问题的亲人头上。两家全在闹,搞得我们焦头烂额。”

神经病杀人,这种事不少见。

他们作案不是有没有预谋,甚至连动机都没有。能抓到现行最好,抓不到现行这种案子非常难破,就算破了也很麻烦。

一是嫌犯亲属认为不可能,无冤无仇,我家人怎么会去杀人?

二是被害人亲属不会答应,不仅跟一个疯子无冤无仇,他不可能杀我家人。就算被害人亲属接受这个事实,后面还有一大堆问题。

在老百姓心目中人命关天,杀人必须偿命。可杀人犯要是精神有问题,法院是不会判死刑的,杀人抵命,凭什么不枪毙,你们包庇。

没想到这种事居然被他们遇上了,想想他们真够倒霉的。

韩博很同情安乐同行,苦笑着问:“曹局,既然已查明真相,我去又能起什么作用?”

“你们是南港民警,你们过来一趟帮我们检验分析凶器上的血是不是属于被害人的,以你们市局名义出具一份鉴定报告。这么一来,被害人亲属和嫌犯亲属的工作我们就能好做一些,显得客观公正。”

“万一他们还不信呢?”

“小韩,你是北大硕士,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是公大特聘教官,是刑侦专家,是技术权威,出具的报告一样权威。不像我们的技术员,半路出家,学历不高又没什么公信力,所以厅领导听到我们遇到的这个情况之后当即推荐你。”(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