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同桌的你

第四百一十四章 同桌的你


                老卢果然在汽车站对面等,头上戴假发,脸上一口罩,西装革履,皮鞋擦铮亮,看上去很怪异。

校庆仪式9点开始,8点45之前要赶到母校,今天不是叙旧的时候。

下车打了个招呼,同妻子道别,跟一样在汽车站等候的亲戚汇合,大舅的皇冠开道,九家人、十辆车,打着双闪跟领导视察一般浩浩汤汤赶到丝河镇。

丝河初级中学50周年校庆,50年培养出多少学子,桃李满天下,虽然不像良庄能出黄记、顾政委那么高级别的领导和部队首长,难得聚一次“成功人士”一样不会少。

学校重视,镇里同样重视。

一进镇区就是一条热烈欢迎丝中学子母校参加校庆的大条幅,街道打扫干干净净,沿路插满红旗,联防队员上街维持秩序,学校门口是民警,拿着对讲机指挥交通。

“各位同学辛苦了,里面请里面请!”

“各位领导、各位老板,这边这边,里面地方大,操场上全车位”

顾校长穿着西服,胸前佩戴红花,同教导主任及几个老师在门口迎接客人,见人就握手、发烟,热烈欢迎!

客人太多,大门不能堵塞,开车坐车的不用下车,隔着车窗打个招呼,让直接开里面去,一个老师和一个民警正在前面指挥。

韩博坐在帕萨特后排他没看见,就这么稀里糊涂“混进”阔别十几年的校园。进来时注意到大门里侧有一排摊着红布的桌,几个相貌出众的女老师在给来宾登记,说是登记,其实是收钱。

车在民警引导下开进操场,地上果然画满车位,从东到西共四排,北面是搭好大舞台,舞台后面有喷绘的背景墙,看样子等会有节目。

“这么多车!”

“我的妈呀,我们丝河大老板不少,哥,你看,大奔!”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奔驰一辆,宝马、奥迪好几辆,路上跑得常规车型这里几乎全能看见,左右几排加起来至少有八十辆轿车,大门口还在往里进。

显摆不成了,至少显摆不过人家。老姐有些失望,表兄弟、堂兄弟同样不太爽,下车聚一块儿嘀咕起来。

大舅倒是没什么,因为他要显摆的全是他认识的人,跟领队似的大手一挥:“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看人车好,去好好赚钱,以后自己也买一辆。小军,请柬不要搞忘了,先去登记。”

他辈分最高、年龄最大,韩总在他要靠边站,韩总不在他说了算。

韩博觉得有些好笑,正准备让表弟顺便帮自己去登记,黄副校长小跑着迎上来,笑容满面,热情无比打起招呼:“各位老板,各位同学,百忙之中能来参加校庆,感谢感谢,各位请跟我来,这边请”

韩博同学倡议每人500!

今天真没脸见人了,韩博躲在姐夫身后,他忙着招呼大小老板依然没看见,快到登记处时,身份暴露了。

“韩支队,您来了,李行长呢?”

老家派出所长立正敬礼,自己一身便服,周围又这么多人,韩博被搞得很尴尬,急忙把他拉一边:“姜所,别这样,今天只有韩同学,没韩支队。”

“是,没韩支队,只有韩同学。”想起从早上到现在个个打听谁是韩博,姜所长反应过来,一脸同情。

“你忙你的,别管我。”

“那,那我先过去了。”

姜所长走出几步想想又过头,到他身边神秘兮兮说:“韩支队,顾校长这事办得太不地道,不是把人架火上烤么!你放心,我会帮你解释的,所里同志一起解释,来一个人解释一次。”

韩博探头看看正在大门口迎接一个“老同学”的顾校长,苦笑道:“不用了,我不得罪人他就要得罪人。我一年能来几次,把人全得罪光又有什么关系。他不一样,你我将来工作可能会调动,他能调哪儿去,要是把人全得罪光,他这个校长以后能有威信?”

难怪人能当领导,背这么大黑锅都无所谓。

姜所长点点头,愤愤地说:“韩支队,我觉得他是吃柿子挑软的捏,算准了你度量大不会跟他计较,换别人试试,非得跟他翻脸不可。”

“不说了,我先登记。”

“好,等会儿我去找你。”

吃高价饭居然要排队,好不容易排到前面,没想到这里也有“韩博同学倡议每人500元”的条幅,光条幅也就算了,登记几几届同学多少礼金的大红纸,竟然有好几个不认识的名字后面写着2000、1500、1000、800,感情500是起步价。

十有八九是顾校长找的托儿,或许压根儿就没这几个人。

大舅二舅、大姨父二姨父他们不出意外上当了,就高不就低,一人上了2000。老姐更夸张,车没比过人家,决定在礼金上显摆显摆,来了个2888!

她是王玲请来的客人,上多少礼算在王玲名下。

闺蜜如此给力,一个顶五六个,王老师笑得合不拢嘴,拉着她去后面的教室介绍当年到同届乃至同班同学。

“您好,欢迎来参加校庆,您贵姓?”

负责登记的这位以前从来没见过,韩博放下请柬,递上500块钱,用尽可能低的声音说:“免贵姓韩,单名一个播。”

登记的女教师没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在红纸上写下名字,准备问几几届的时候,猛然想起他就是倡议每人500的“成功学子”,看着她一脸震惊差点惊叫出来的样子,韩博急忙道:“就这样了,几几届你知道的,谢谢。”

后面这么多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刚钻出人群走出几步,胳膊被人拉住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嘿嘿笑道:“大班长,想去哪儿,等你一上午,走吧,去老地方好好谈谈。不光我,好多人要跟你谈,大头不光要找你谈,还要找你报销饭钱。”

周庆海,从小一起玩到大,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以前关系特别好,高一时还经常写信,之后渐渐断了联系,没想到他居然来了。

“哎哟,我说谁呢,比以前胖了,要是在其它地方,一眼真认不出来。”老同学见面,韩博打心眼里高兴。

“胖了,你看我这肚子,你没怎么变。”

周庆海头看看身后,凑到他耳边道:“别担心,刚才跟你开玩笑呢,顾瞎子什么人我们能不知道,就算不知道可以打听。想拉赞助明说,竟然拐弯抹角让你背这个黑锅。算了,今天办喜事,不跟他计较。”

“到底是好兄弟,说心里话我真不想来的。”

“什么风头都可以出,这个风头能出么,除非脑子有病。不光我们这一届,今天来的,包括比他顾瞎子年龄大的老前辈心里都有数。给他几分面子,心照不宣吧了。”

想想也是,今天请得大多是有头有脸、混得比较不错的校友,谁也不是傻子,顾校长这点小技俩能瞒得了谁?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老同学这一说韩博终于松下口气。

丝河镇就一所初中,学生多教室一样不会少,三个年级,一个年级六个班。

不过今天来的校友更多,不光人多时间跨度还那么大,老同学重逢谁都想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叙旧。先下手为强,谁先来的谁占一个教师,来晚的只能挤办公室,有些甚至三三两两的聚在外面。

周庆海属于先下手为强的,早早为这一届兄弟姐妹搞了一块根据地。

快走到教室门口时,他突然拉住一背对着韩博打电话的女同学,把两个人凑一块,往教室里一推。

“各位,看看,谁到了!”

“哎吆,原来是两位班长,一起来,我起头,我的老班长预备齐!”

随着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老同学起哄,教室里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不约而同唱了起来:“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好久没有收到你的信,我时常还会想念你。你说你喜欢我们班吴娜,唱着我们校园的歌!你说你喜欢我们班吴娜,唱着我们校园的歌!”

没想到吴娜也来了,幸好老婆大人没跟来,不然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

同周庆海一样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唯一不同的是她成绩跟自己一样好,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当班长或副班长,一直当到初三毕业。

不在一个班的时候她是班长,分在一个班时候,自己成绩比她好,又是一个男生,她只能屈就当副的。

小学表演节目一起登台演出,初中表演节目或开运动会学校总是安排二人一起主持,用“青梅竹马”来形容不为过,是所有同学乃至一些老师心目中的“一对儿”,连两家家长遇上都开玩笑称呼对方“亲家”。

她变化挺大,变漂亮了,比上学时更漂亮。

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双杏眼,仰着头,笑盈盈,左边脸颊有一个浅浅一印的酒窝,一头长发披在肩后,一拢秀发,洁白的右手充满了浑然天成的美感。莞尔一笑,明眸酷齿,就如一株矗立在田野之中的向日葵,明媚而亮丽。

韩博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好的军歌被你们改成情歌。”

当年起哄起得最厉害的管锡凤,岂能错过这个调侃二人的机会,吃吃笑道:“各位听见没有,韩班长嫌这歌不应景,换一个应景的情歌。”

“同桌的你!”

“这个最应景,来来来,我起头”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二十八九岁快三十的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韩博被感染了,竟稀里糊涂一起哼唱起来。

似乎想给唯恐天下不乱的一帮同学示威,吴娜更是挽着他胳膊,头轻轻靠在他肩上,装出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同学会同学会,搞散一对是一对!韩博,头往这边来点,笑一笑,茄子,好,再来一张,这个张最甜蜜,头给尊夫人看看。”

“手放这儿,搂着。老周,再来一张。”

“锡凤,别光顾给他们拍,我们是不是也来一张,想当年我追你追得多辛苦,情写那么多封,来来来,老周帮帮忙,让我弥补下遗憾。”(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