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四百零八章 突破性进展!

第四百零八章 突破性进展!


                问完张小媛问马慧,问完马慧问孙冬雪

沙海健在东广询问,苏海冰等专案组民警在其它地方询问。不断了解,相互验证,要进一步调查的人由21名当年在海员俱乐部工作过女人,变成67名与她们或多或少有点关系的男人。

“摸排”两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没那么容易。

26案过去十一年,许多证据随着时间消失了,不能轻举妄动,不能贸然接触要调查的人。

为避免打草惊蛇,先从侧面了解案发前后他们在哪儿,有没有作案时间,完了再找各种借口采集其指纹乃至dn进行比对。

这个借口不难找,昨天你们单位或你家附近发生一起失窃或一起交通肇事逃逸,配合公安机关办案是每个公民义务,找你了解点情况,做个笔录,指纹就有了。至于生物检材,抽烟的捡几个烟头,不抽烟的再想其它办法,比如帮你拔白头发等等。

离得远没办法,只能采集他们父母的生物检材与匕首上的细胞做亲子鉴定。出一趟差要花多少车旅费,建立一个dn样本只需要投入200元成本,这个账很好算。

今天要采集取样的对象情况特殊,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在东海的姐姐家生活,他本人又在江南的张湾市做生意,要不是打听到他一个亲戚过80大寿,想找到他还真不容易。

喝寿酒,开车能喝酒么!

小徐换上一身交警制服,同交警一起将他拦了下来,示意他歇火,举行敬礼:“我是交警二大队民警秦明,请出示驾驶证行驶证。”

谭海超暗想真够倒霉的,早知道这有交警查车就从另一条路去渡口,从遮阳板背面取出驾驶证行驶证,又摸出一烟讨好般地说:“交警同志,我有证,我老驾驶员,证,在老家考的,在外面做生意上外地牌照图个方便,这不是外地车,我不是外地人。”

“本地人本地车就可以违章?”秦明反问了一句,翻开证件检查真伪。

喝得面红耳赤,接下来的工作好做了,小徐拿出早准备好的酒精测试仪:“先下车,下来吹吹。”

“警察同志,用不着吹,我没喝,没喝多少。又不是外地人,帮帮忙。”谭海超忙不迭从车里翻出几盒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二人口袋里塞。

“别这样,把烟收起来。”

小徐脸色一正,伸进车里拔出钥匙:“满身酒气,不测都知道没少喝,这样可不能开车,上我们车,先去中队。”

“警察同志,我有事,有急事,我认罚行了吧,罚多少开罚单。”

开什么玩笑?

为打听你下落,过去几天跑断腿,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拦住,别说你确实酒驾,就算没喝酒也要找个借口采集你的指纹和dn。

小徐公事公办,谭海超没办法只能跟他走。

办完手续只能扣车不能扣人,不过什么时候交还车,酒驾如何处罚是交警的事,小徐只需要指纹和为检测酒精含量的血样,把指纹和血样送到刑技中心根据名单再去找第二个人。

技术民警太忙,不光dn比对结果要等一星期才能出来,指纹比对同样要排队。毕竟这是陈年旧案,已经等十一年再等几天又有何妨,本职工作不能因此受影响。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一点消息没有。

韦国强等得有些心焦,半个月前说出“拜托”就意味着不再干涉专案组侦破,报废的市委8号车勘查结果不知道,前些天在人民医院医生田学文和技侦支队法医李佳琪婚礼上没好意思问,今天实在忍不住打电话了解进展。

“小韩,吸毒人员查差不多了,从分局抽调的同志明天就要让他们去,我不能光扣着张不放。”

他急,韩博何尝不急。

不知不觉在26案上已投入十几万经费,大多是技侦支队垫支的,要是查不出眉目一堆发票找谁去报。

过去这些天动静闹那么大,如果张依然在留意旬丽案,他从戒毒所出来后马上就能知道局里正在重新调查26案。

不是他干的没什么,要是他干的,绝对会打草惊蛇。

韩博骑虎难下,紧盯着白黑板上的一个个名字,故作轻松说:“韦支队,难道就没一点收尾工作,实在不行找个借口再支开几天。”

“几天没问题,关键几天之后怎么办?”这么多年没动就是担心打草惊蛇,案子办成这样韦国强多少有几分不快。

“再给我一星期。”

韩博深吸一口气,解释道:“韦支队,现在人口流动这么大,基层同志有多不容易您知道的。直到今天,尚未完成对当年排查过的前科人员基础信息采集,只完成一大半。指纹这一块又比较忙,许多之后摸排的人员指纹都没比对完。”

时代变了,以前刑事技术主要应用于大案,现在大案要管普案一样要管。

只要有条件的现场全要勘查,区县公安局刑侦部门不断送检,刚开始建的前科人员指纹库已发挥出作用,成功串并上十几起盗窃案,协助长江分局和开发区分局破获七起,抓获犯罪嫌疑人九名。

跟医院化验室一样从早忙到晚,这些情况韦国强知道,关键这个案子情况更特殊,一旦引起嫌疑人警觉,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就在他准备问问到底有没有把握之时,韩博突然道:“韦支队,我这边有点急事,我等十分钟给您过去。”

“先紧重要事办,不一定十分钟,有时间再打。”轻重缓急“老帅”还是知道,很干脆结束通话。

韩博放下手机,紧盯着刚走进心理测试室的痕迹文检室主任孙忠臣问:“孙主任,什么情况?”

“韩支队,比对上了,您看看这个!”

孙忠臣打开文件夹,指着材料上两指纹既激动又有那么点失落地说:“十几个特征点一模一样,可海龙那边却比对不上。”

虽然dn没比对上,但这同样是一个突破性进展。

韩博欣喜若狂,紧攥着材料笑道:“匕首的主人不一定是凶手,指纹的主人也不一定是凶手,血迹、指纹、dn,三个有关联的人我们已找到两个,等把第三个找到基本上就真相大白了。”

“这倒是,找到磨匕首的,找第三个人应该不难。”

“干得漂亮!”

韩博拍拍他胳膊,放下鉴定报告按照编号查询排查人员名单,再根据名单找到其与当年海员俱乐部女工作人员的关系材料。

“原来是她,原来是他,幸好海冰工作够扎实,不然真可能会让他继续逍遥法外。”

“韩支队,您是说”

“刚才不敢确定,现在敢确定了。”

韩博再次看看材料,迅速拨通苏海冰手机:“苏大,我韩博,通报一个好消息,指纹成功比对上了,47号嫌疑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怎么可能是他?”

“怎么就不可能是他,案发前他虽然不在南港,但离南港并不远,并且从材料上看他完全有动机、有条件潜南港作案,然后连夜过江江南。正因为如此,尽管他是刑满释放人员,当年排查过那么多前科人员却漏掉了他,让他一直逍遥法外到今天。”

有作案动机,有作案条件,看样子就是他了,工作没白做,经费没白花,想到一起陈年旧案即将水落石出,苏海冰激动不已。

韩博接着道:“指纹比对上,dn没有,这说明他非常狡猾,不仅想好不在场证明,而且有预谋地用别人的匕首作案。抓捕时间还不够成熟,请你们立即调整方向,分为三个小组,第一组根据他当时的社会关系调查匕首到底属于谁,第二组落实他与真正想杀的人之间的恩怨,第三组调查他与张之间有可能存在的关系。”

范围越缩越小,接下来应该不难查,苏海冰笑道:“是,我立即安排!”

挂断手机,韩博越想越激动,想到“老帅”正在等消息,急忙了过去。

听完介绍,韦国强觉得很不可思议,可想想这个案情又很合理,喃喃地说:“看样子我怀疑错了,张真是无辜的。”

“现在还不能确定,等找到匕首主人,等其它情况全部落实,才知道他在整个案件中扮演的角色,毕竟血迹在他当时开的车上。”

“不管怎么样,总算查出头绪。小韩,谢谢。”

“谢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韦支队,直到现在陈局都不知道我们在查这个案子,您是不是给陈局汇报一下。”

“是该汇报,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韩博想了想,提议道:“以前很难查是没方向,现在有方向接下来的工作会势如破竹。最多三天,我就能把其它情况搞清楚。您完全可以请当年的老领导过来旁观审讯,甚至可以把李海强副市长请过来,一起揭开这个谜团,同时给他们一个交代。”

“这个主意好,老局长他们我打电话,李海强你联系。”十几年了,是该给人家一个交代。韦国强长叹一口气,如释重负。

ps:下一章真相大白,求各种鼓励支持!(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